关闭

正文

18

一帘幽梦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28

一星期后,我和云帆迁进了我们的新居,那是在忠孝东路新建的一座豪华公寓里。四房两厅,房子宽敞而舒适,和以往我们住过的房子一样,云帆又花费了许多精力在室内装饰上,客厅有一面墙,完全是用竹节的横剖面,一个个圆形小竹筒贴花而成。橘色地毯,橘色沙发,配上鹅黄色的窗帘。我的卧室,又和往常一样,有一面从头到底的珠帘,因为这间卧室特别大,那珠帘就特别醒目,坐在那儿,我像进了蓝天咖啡馆。云帆对这房子并不太满意,他说:

  “总不能一直住在你父母那儿,我们先搬到这儿来住住,真要住自己喜欢的房子,只有从买地画图,自己设计开始,否则永不会满意。”他揽住我。“等你决定长住了,让我来为你设计一个诗情画意的小别墅。”

  “我们不是已经决定长住了吗?”我说。

  “是吗?”他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的。“只怕你……引火焚身,我们就谁也别想长住。”

  “你不信任我?云帆?”

  “不是你把你自己交给我的,紫菱,”他深思的说,靠在沙发上。“是命运把你交给我的,至今,我不知道命运待我是厚是薄,我也不知道命运对我下一步的安排是什么。”他吸了一口烟,喷出一个大大的烟圈。“我只知道一件事,那个楚濂,他在千方百计想找机会接近你。”

  “我们说好不再为这问题争执,是不是?”我说:“你明知道,我只是想帮助他们!”

  他走近了我,凝视着我的眼睛。

  “但愿我真知道你想做些什么!”他闷声的说,熄掉了烟蒂。“好了,不为这个吵架,我去餐厅看看,你呢?下午想做些什么?”“我要去看看绿萍。”我坦白的说:“趁楚濂去上班的时候,我想单独跟绿萍谈谈。你知道,自从我回来后,从没有机会和绿萍单独谈话。”他把双手放在我的肩上,然后,他吻了吻我。

  “去吧!祝你幸运!”“怎么?”我敏感的问。

  “你那个姐姐,现在是个难缠的怪物!你去应付她吧!但是,多储蓄一点儿勇气,否则,你非败阵而归不可!”他顿了顿,又说:“早些回来,晚上我回家接你出去吃晚饭!”

  于是,这天午后,我来到绿萍的家里。

  我没有先打电话通知,而是突然去的,因为我不想给她任何心理上的准备。她家住在敦化南路的一条小巷里,是那种早期的四层楼公寓,夹在附近新建的一大堆高楼大厦中,那排公寓显得黯淡而简陋。大约由于绿萍上楼的不方便,他们租的是楼下的一层,楼下唯一的优点,是有个小小的院子。我在门口站立了几秒钟,然后,我伸手按了门铃。

  门内传来绿萍的一声大吼:

  “自己进来!门又没有关!”

  我伸手推了推门,果然,那门是虚掩着的。我走进了那水泥铺的小院子。才跨进去,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从里面冲出来,差点和我撞了一个满怀。我吓了一大跳,又听到绿萍的声音从室内转了出来:

  “阿珠,你瞎了眼,乱冲乱撞的!”

  那叫阿珠的小姑娘慌忙收住了脚步,一脸的惊恐,她对室内解释似的说:“我听到门铃响,跑出来开门的!”

  “别人没有腿,不会自己走呀!”绿萍又在叫:“你以为每个客人都和你家太太一样,要坐轮椅吗?”

  我对那惊慌失措的阿珠安慰的笑了笑,低声说:

  “你是新来的吧?”“我昨天才来!”阿珠怯怯的说。“我还没有习惯!对不起撞了你!”“没关系!”我拍拍她的肩。“太太身体不好,你要多忍耐一点呵!”小阿珠瞪大了眼睛,对我一个劲儿的点头。

  “喂!紫菱!”绿萍把头从纱门里伸了出来,直着脖子叫:“我早就看到是你了,你不进来,在门口和阿珠鬼鬼祟祟说些什么?那阿珠其笨如牛,亏你还有兴趣和她谈话,这时代,用下女和供祖宗差不多!三天一换,两天一换,我都要被她们气得吐血了!”我穿过院子,推开纱门,走进了绿萍的客厅。绿萍正坐在轮椅上,一条格子布的长裙遮住了她的下半身。这已是夏天了,她上身穿着件红色大花的衬衫,与她那条格子长裙十分不配。我奇怪,以前绿萍是最注重服装的,现在,她似乎什么都不在乎了。她的头发蓬乱,而面目浮肿,她已经把她那头美好的长发剪短了,这和我留长了一头长发正相反。

  “紫菱,你随便坐吧!别希望我家里干干净净,我可没有那份闲情逸致收拾房间!”

  我勉强的微笑着,在沙发上坐下来,可是,我压着了一样东西,使我直跳了起来,那竟是绿萍的那只假腿!望着那只腿,我忽然觉得心中一阵反胃,差点想呕吐出来。我从不知道一只栩栩如生的假腿会给人这样一种肉麻的感觉,而最让我惊奇的,是绿萍居然这样随意的把它放在沙发上!而不把它放在壁橱里或较隐蔽的地方,因为,无论如何,这总不是一件让人看了愉快的东西。

  我的表情没有逃过绿萍尖锐的目光。

  “哦,怎么了?”她嘲弄的问:“这东西使你不舒服吗?可是,它却陪伴了我两年多了!”

  “啊,绿萍!”我歉然的喊,勉强压下那种恶心的感觉。“我为你难过。”“真的吗?”她笑笑。“何苦呢?”推着轮椅,她把那只假腿拿到卧室里去了。我很快的扫了这间客厅一眼,光秃秃的墙壁,简单的家具,零乱堆在沙发上的报纸和杂志,磨石子的地面上积了一层灰尘……整个房间谈不上丝毫的气氛与设计,连最起码的整洁都没有做到。我想起绿萍穿着一袭绿色轻纱的衣服,在我家客厅中翩然起舞的姿态,不知怎的,我的眼眶不由自主的潮湿了。绿萍推着轮椅从卧室里出来了,同时,阿珠给我递来了一杯热茶。“还喝得惯茶吗?”绿萍的语气里又带着讽刺。“在国外住了那么久,或者你要杯咖啡吧!”

  “不不,”我说:“我在国外也是喝茶。”

  “事实上,你即使要咖啡,我家也没有!”绿萍说,上上下下的打量我。我已经有了先见之明,故意穿得很随便、很朴实,我穿的是件粉红色的短袖衬衫,和一条纯白色的喇叭裤。但是,我发现,即使是这样简单的装束,我仍然刺伤了她,因为,她的眼光在我那条喇叭裤上逗留了很久很久。然后,她抬头直视我的眼睛:“你来得真不凑巧,紫菱,楚濂下午是要上班的。”她说,颇有含意的微笑着。

  “我知道他下午在上班,”我坦率的凝视着她。“我是特地选他不在家的时间,来看你的。”

  “哦!”她沉吟片刻,唇边浮起一个揶揄的笑。“到底是我亲爱的小妹妹,居然会特地来看我!”

  “绿萍,”我叫,诚恳的望着她。“请你不要这样嘲弄我,好吗?我是很真心很真心的来看你,我觉得,我们姐妹间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话,像以前我们没有结婚的时候一样,那时候,我们不是很亲密吗?”

  “是的,”绿萍的笑容消失了,她眼底竟浮起一丝深深的恨意。“那时候,我们很亲密,我甚至于把不可告人的秘密都告诉了你。但是,我那亲爱的小妹妹却从没有对我坦白过!”“哦,绿萍,”我蹙紧眉头。“我很抱歉,真的!”

  “抱歉什么?”她冷笑了起来。“抱歉我失去了一条腿吗?抱歉你对我的施舍吗?”“施舍?”我不解的问。

  “是的,施舍!”她强调的说:“你把楚濂施舍给我!你居然把你的爱情施舍给我!你以为,这样子我就会幸福了?得到一个不爱我的男人,我就幸福了?紫菱,你是天下最大最大的傻瓜!你做了一件不可原谅的错事!紫菱,你知道是什么毁了我吗?不止是失去的一条腿,毁灭我的根源是这一段毫无感情的婚姻!紫菱,你真聪明,你真大方,你扼杀了我整个的一生!”“啊!”我惊愕的、悲切的看着她。“绿萍,你不能把所有的罪过归之于我,我总不是恶意……”

  “不把罪过归之于你,归之于谁呢?”她打断了我,大声的嚷:“归之于楚濂,对吗?”

  “不!”我摇头,“楚濂也没有恶意……”

  “是的,你们都没有恶意!是的,你们都善良!是的,你们都神圣而伟大!你们是圣人!是神仙!可是,你们把我置之于何地呢?你们联合起来欺骗我,让我相信楚濂爱的是我,让我去做傻瓜!然后,你们这些伟人,你们毁掉了我,把我毁得干干净净了!”“哦,绿萍!”我叫着,感到额上冷汗:“你怎么会知道?怎么会知道?”“怎么会知道?”她压低了声音,幽幽的自语着。“紫菱,我不会一辈子当傻瓜!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你心里总会有数。你知道我们的婚姻生活是怎样的吗?你知道他可以一两个月不碰我一下吗?你知道他作梦叫的都是你的名字吗?你知道他常深宵不睡,坐在窗前背你那首见鬼的一帘幽梦吗?你知道这两年多的日子里,每一分钟,每一秒钟,你都站在我和他的中间吗?……”“哦!”我用手支住额,低低的喊:“我的天!”

  “怎么会知道?”她又重复了一句。“我们彼此折磨,彼此怨恨,彼此伤害……直到大家都忍无可忍,于是,有一天,他对我狂叫,说他从没有爱过我!他爱的是你!为了还这条腿的债他才娶我!他说我毁了他,我毁了他!哈哈!”她仰天狂笑:“紫菱!你是我亲密的小妹妹,说一句良心话!到底我们是谁毁了谁?”我望着绿萍,她乱发蓬发,目光狂野,我骤然发现,她是真的被毁掉了!天哪,人类能够犯多大的错误,能够做多么愚蠢的事情!天哪,人类自以为是万物之灵,有思想,有感情,有理智,于是,人类会做出最莫名其妙的事情来。我深吸了一口气,明知道现在说任何话都是多余,我仍然忍不住,勉强的吐出一句话来:

  “绿萍,或者一切还来得及补救,爱情是需要培养的,如果你和楚濂能彼此迁就一点……”

  “迁就?”绿萍又冷笑了起来,她盯着我。“我为什么要迁就他?弄断了我一条腿的是他!不是吗?害我没有出国留学的是他!不是吗?欺骗我的感情的也是他,不是吗?我还要去迁就他吗?紫菱!你不要太天真了,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实吧,我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最恨的一个人,就是楚濂!”

  我张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绿萍,我从没有听过一种声音里充满了这么深的仇恨!不到三年以前,我还听过绿萍对我低诉她的爱情,她的梦想,曾几何时,她却如此咬牙切齿的吐出楚濂的名字!哦,人类的心灵是多么狭窄呀!爱与恨的分野居然只有这么细细的一线!我呆了!我真的呆了!面对着绿萍那对发火的眼睛,那张充满仇恨的面庞,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我们相对沉默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最后,还是我先开了口,我的声音软弱而无力。

  “那么,绿萍,你们预备怎么办呢?就这样彼此仇视下去吗?”“不。”她坚决的说:“事情总要有一个了断!我已经决定了,错误的事不能一直错下去!唯一的解决办法,是我和他离婚!”“离婚!”我低喊:“你怎能如此容易就放弃一个婚姻?那又不是小孩子扮家家,说散就散的事情!绿萍,你要三思而行啊,失去了楚濂,你再碰到的男人,不见得就比楚濂好!”

  “失去?”她嗤之以鼻。“请问,你从没有得到过的东西,如何失去法?”“这……”我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紫菱,你不要再幼稚吧!”绿萍深深的看着我:“你以为离婚是个悲剧吗?”“总不是喜剧吧?”我愣愣的说。

  “悲剧和喜剧是相对的,”她凄然一笑:“我和楚濂的婚姻,已变成世界上最大的悲剧,你认为我们该维持这个悲剧吗?”

  我默然不语。“结束一个悲剧,就是一件喜剧,”她慢吞吞的说:“所以,如果我和楚濂离了婚,反而是我们两个人之幸,而不是我们两个人之不幸。因为,不离婚,是双方毁灭,离了婚,他还可以去追求他的幸福,我也还可以去追求我的!你能说,离婚不是喜剧吗?”我凝视着绿萍,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成一个口舌伶俐的善辩家了?“好吧,”我投降了,我说不过她,我更说不过她的那些“真实”。“你决定要离婚了?”

  “是的!”“离婚以后,你又预备做什么?”

  她扬起头来,她的脸上忽然焕发出了光彩,她的眼睛燃亮了。在这一瞬间,我又看到了她昔日的美丽。她抬高下巴,带着几分骄傲的说:“我要出国去!”“出国去?”我惊呼。“怎么?”她尖刻的说:“只有你能出国,我就不能出国了吗?”“我不是这意思,”我讷讷的说:“我只是想知道,你出国去做什么?”“很滑稽,”她自嘲似的笑着:“记得在我们读书的时代,我很用功,你很调皮,我拚命要做一个好学生,要争最高的荣誉,你呢?你对任何事都满不在乎。我想出国,看这个世界有多大,要拿硕士,拿博士!你只想待在台湾,弹弹吉他,写写文章,做一个平凡的人!结果呢?你跑遍了大半个地球,欧洲、美洲,十几个国家!我呢?”她摊了摊手,激动的叫:“却守在这个破屋子里,坐在一张轮椅上!你说,这世界还有天理吗?还有公平吗?”我睁大了眼睛,瞪视着她,我又瞠目结舌了。

  “这是机遇的不同,”半晌,我才勉强的说:“我自己也没料到,我会到国外去跑这么一趟。可是,真正跑过了之后,我还是认为:回来最好!”“那是因为你已经跑过了,而我还没有跑过!”她叫着说:“你得到了的东西,你可以不要。但是,你去对一个渴望这件东西而得不到的人说,那件东西根本没什么了不起。你这算什么呢?安慰还是嘲笑?”

  “绿萍,”我忍耐的说:“你知道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你既然那样想出国,你还是可以出去的。”

  “我也这样想,所以我已经进行了。”

  “哦?”“记得在我结婚的前一天,我曾经撕掉了麻省理工学院的通知书吗?”我点点头。“我又写了一封信去,我告诉他们,我遭遇了车祸,失去了一条腿,我问他们对我这个少了一条腿的学生还有没有兴趣,我相信,那条腿并不影响我的头脑!结果,他们回了我一封信!”“哦?”我瞪着她。“他们说,随时欢迎我回去!并且,他们保留我的奖学金!”她发亮的眼睛直视着我:“所以,现在我唯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我和楚濂的婚姻!”我呆呆的看着她,我想,我自从走进这间客厅后,我就变得反应迟钝而木讷了。“楚濂,他同意离婚吗?”我终于问出口来。

  “哈哈哈!”她忽然仰天狂笑,笑得前俯后仰,笑得神经质。“他同意离婚吗?你真会问问题!亏你想得出这种问题!他同意离婚吗?世界上还有比摆脱一个残废更愉快的事吗?尤其是,他所热爱了那么久的那只小天鹅,刚刚从海外飞回来的时候!”“绿萍!”我叫,我想我的脸色发白了。“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吗?哈哈哈!”她又大笑起来。“你一直到现在,才说出你真正的问题吧?”

  “我不懂。”我摇头。“你不懂!我懂。”她说:“等我和楚濂离了婚,你也可以和费云帆离婚,然后,你和楚濂再结婚,这样,有情人终成眷属,岂不是最美满的大喜剧!”

  “绿萍!”我喊:“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得太清楚了!”她喊:“自从你回来之后,楚濂天天去妈妈家,看妈妈?还是看你?难道你们没有旧情复炽?”“我保证,”我急急的说:“我没有单独和楚濂讲过一句话!”“讲过与没有讲过,关我什么事呢?”她又冷笑了。“反正,我已经决定和楚濂离婚!至于你和费云帆呢——”她拉长了声音,忽然顿住了,然后,她问我:“喂,你那个费云帆,是天字第几号的傻瓜?”“什么?”我浑浑噩噩的问,糊涂了。

  “我如果算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的话,他起码可以算是天字第二号的大傻瓜!”她说,斜睨着我。

  “他为什么娶你?”她单刀直入的问。

  我怔了怔。“老实说,直到现在,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娶我。”我坦率的回答。“我想,在当时那种混乱的情况下,大家都有些儿迷乱,他娶我……或者是为了同情。”

  “同情?”绿萍叫:“难道他竟然知道你和楚濂相爱?难道他知道你爱的不是他而是楚濂?”

  “他知道。”我低语。“他什么都知道。”

  “天哪!”绿萍瞪大了眼睛。“好了,我必须把那个天字第一号傻瓜的位置让给他,我去当天字第二号的了!因为,他比我还傻,我到底还是蒙在鼓里头,以为楚濂爱我而结的婚,他却……”她吸口气:“算我服了他了,在这世界上,要找他这样的傻瓜还真不容易呢!”

  我对于云帆是天字第几号傻瓜的问题并不感兴趣,我关心的仍然是绿萍与楚濂的问题。我沉默了片刻,然后,我问:

  “你和楚濂已经谈过离婚的问题了?”

  “是的,我们谈过了,不止一次,不止一百次,从结婚三个月后就开始冷战,半年后就谈判离婚,如果不是我们双方父母都干涉得太多的话,说不定早就离了。现在,麻省理工学院已给了我奖学金,你又从国外回来了,我们再也没有继续拖下去的理由了,说不定明天,说不定后天,我们就可以去办手续,双方协议的离婚,只要找个律师签签字就行了。”

  她说得那样简单,好像结束一个婚姻就像结束一场儿戏似的。“绿萍,”我幽幽的说:“我回国与你们的离婚有什么关系呢?”“哈!”她又开始她那习惯性的冷笑。“关系大了!紫菱,我谢谢你这些年来的好心,把你的爱人让给了我,现在,我把他还给了你,懂了吗?”

  “可是,”我傻傻的说:“一切早就变了,你或者要离婚,而我呢?我还是云帆的太太。”

  她锐利的盯着我。“你真爱费云帆吗?”她问:“你爱吗?”

  “我……”“哈哈!你回答不出来了!哦,紫菱紫菱,你这个糊涂蛋!你一生做的错事还不够吗?为了你那些见了鬼的善良与仁慈,你已经把我打进了地狱,现在,你还要继续的害费云帆!他凭什么要伴着你的躯壳过日子!我告诉你,我现在以我们姐妹间还仅存的一些感情,给你一份忠告,趁早和费云帆离婚吧,不要再继续害人害己了!我和楚濂的下场,就是你们的好例子!至于你和不和楚濂重归于好,老实说,我根本不关心!你们统统毁灭,我也不关心!”

  “绿萍,”我低声喊,心中已经乱得像一团乱麻,她那些尖锐的言辞,她那些指责,她那种“无情”与“冷漠”的态度都把我击倒了。我头昏脑胀而额汗。一种凄凉的情绪抓住了我,我低语:“我们难道不再是亲爱的姐妹了吗?”

  “亲爱的姐妹,”她自言自语,掉头看着窗子。“我们过份的亲爱了!人生许多悲剧,就是因为爱而发生的,不爱反而没问题了!”她掠了掠头发:“好吧,总之,我谢谢你来看我这一趟,我想,我们都谈了一些‘真实’的、‘内心’的话,可是,真实往往是很残忍的!紫菱,我但愿我还能像以前那样和你挤在一个被窝里互诉衷曲,但是,请你原谅我,我不再是当年的我了!除了失去一条腿之外,我还失去了很多的东西,美丽、骄傲、自负,与信心!我都失去了。或者,你会认为我变得残忍了,但是,现实待我比什么都残忍,我就从残忍中滚过来的!紫菱,不要再去找寻你那个温柔多情的姐姐了,她早就死去了!”

  我扑过去,抓住她的手。

  “不不,绿萍,”我说:“你不要偏激,一切并没有那么坏……”她从我手中抽出她的手来,冷冷的说:

  “你该走了,紫菱,我们已经谈够了,天都快黑了,抱歉,我无意于留你吃晚饭!”“绿萍!”我含着泪喊。

  “不要太多愁善感,好吗?”她笑了笑。“你放心,当我拿到博士学位的时候,我会找回我的信心!”她再凝视了我一下。“再见!紫菱!”她是明明白白的下逐客令了,我也不能再赖着不走了。站起身来,我望着她,一时间,我泪眼迷□。她说对了,我那个温柔多情的姐姐已经死了!面前这个冷漠的女人,除了残存的一丝野心之外,只有残忍与冷酷!我闭了闭眼睛,然后,我摔了一下头,毅然的说:

  “好吧,再见,绿萍!我祝福你早日拿到那个博士学位,早日恢复你的信心和骄傲!”

  “到现在为止,你才说了一句像样的话!”她微笑的说。

  我再也不忍心看她,我再也不愿继续这份谈话,我更无法再在屋里多待一分钟,我冲出了那院子,冲出了那大门。我泪眼模糊,脚步踉跄,在那小巷的巷口,我差一点撞在一辆急驶进来的摩托车上。车子煞住了,我愕然的站着,想要避开已经绝不可能,楚濂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紫菱!”他苍白着脸哑声的叫。“还想要躲开我?”

  我呆呆的站着,呆呆的望着他。心中是一片痛楚、迷茫,与混沌。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