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21

更新时间:2011/10/28

十二月一过,新的一年来临了。

  一九七二年的元旦,带来了崭新的一年,带来了充满希望的一年,带来了有光、有热、有爱、有温情的一年,元旦,这该是个好日子。在风雨园中,这天也洋溢着喜悦的气息,好心情的雨薇,使整个风雨园里的人都跟着高兴起来。一清早,雨薇就在竹梢上挂了一串长鞭炮,让那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把若尘惊醒,他睡梦朦胧的跑出来,只看到雨薇酣笑得像园中那盛开的一盆兰花。她笑着奔过来。对他眨眼睛,喊他是懒虫。她那浑身的喜悦和那股青春气息感染了他,使他不能不跟着笑,跟着高兴。他抓住她的手臂,问:

  “什么事这么开心?”“新年快乐!”她嚷着,又说:“你别想瞒我,昨天唐经理和我通了电话,他说你今年的订单堆积如山,工厂中正在赶工,预计到夏天,你就可以转败为胜,使债务变成盈余,而且,他还说,以目前的资产负债表来说,资产已远超过了债务。我虽然对做生意一窍不通,也明白一件事,就是你成功了!你使克毅公司重新变成一家大公司,一年以前,这公司尚且一钱不值,现在已身价亿万!”

  “这是你的功劳!”若尘也笑着说:“如果没有你拿着马鞭在后面抽我,我又怎么做得到?”

  “算了!算了!”雨薇笑容可掬。“我不想居这个功!我也没拿马鞭抽你,别真的把我形容成一个女暴君好不好?我自己还觉得自己很女性、很温柔呢!”

  “一个最温柔,最女性,最雅致,最动人,最可爱的女暴君,好不好?”若尘笑着说。

  “别把世界上的形容词一次用完,留一点慢慢用,要不然,下一次你就没有句子可以用来夸我了。”

  “用来夸你吗?”若尘轻叹一声:“实在可以用来夸你的句子太少了,因为古往今来的作家们没有发明那么多的形容词!你,雨薇,你的好处是说之不尽的。”

  雨薇的脸红了。“算了吧,若尘,少肉麻兮兮了!”她笑着,微侧着她那美好的头:“告诉你一声,今晚我请了客人来吃晚饭,你不反对吧?”“为什么要反对?”若尘说,突然笑容一敛:“我知道了,你请了那个X光!”雨薇笑得弯了腰。“我干嘛要请X光?我又没害肺病!”她笑嚷着:“你心里除了那个X光之外,还有别人吗?”

  “我不知道你除了X光之外,还有什么别的男朋友!”若尘闷闷的说。“那你对我了解太少了!”雨薇用手掠掠头发,笑意盎然。“我请了……”她掐指细数:“一、二、三、四,一共四个男客,一个女客也没有。”“四个男客?”若尘蹙起眉头:“少卖关子了,雨薇,你到底请了谁?”“不告诉你!”雨薇奔进房间,呵着手。“我快冻僵了,应该把壁炉生起来了!”“喂,女暴君,你到底请谁来吃饭?”若尘追进来问。“不要吊人胃口好不好?”“到晚上自见分晓!”“不行!你非说不可!弄得人心神不定!”

  “都是我的男朋友吗!”雨薇笑着:“我把他们统统请来,和你作一个比较!”“少胡扯了,鬼才信你!”

  “那么,你等着瞧吧!”

  “你真不说吗?”若尘斜睨着她。

  “不说!”她往沙发上一躺。“反正是男人!”

  “好,”若尘扑了过来:“你不说我就呵你痒!”

  “啊呀!”雨薇跳起来就逃,若尘追了过去,他们绕着沙发又跑又追又笑,雨薇被沙发一绊,站立不住,摔倒在地毯上,若尘扑过去,立即按住她,用手轻触她的腋窝,轻触她的腰际,嘴里叫着:“看你说不说!看你说不说!”

  “好人!别吵,我说,我说!”雨薇笑得满地打滚,长发散了一地。“是谁?”他仍然按着她。“是朱律师,唐经理,和我的两个弟弟!”

  “嗳!你这个——小坏蛋!”若尘笑骂着:“你就会捉弄我!我非惩罚你不可!每次都要弄得人心魂不定!”他又开始用手指抓她的胁下和腰间:“让你尝尝味道!看你还敢不敢捉弄我!”她又笑得满地滚,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又喘又咳,终于叫着说:“我投降!我投降!快停止!好人!好若尘,饶了我吧!”

  “讲一声好听的,就饶你!”若尘继续呵着她。

  “我最好心最好心的人!我最心爱的人!”

  “这还像话。”他停下手来,她仍然止不住笑,头发拂了满脸,他用手拂去她面颊上的头发,看着她那笑容可掬的脸,听着她那清脆的笑声,他猝然间长长叹息,伏下身来,他用嘴唇堵住了那爱笑的小嘴,他们滚倒在地毯上,她本能的反应着他,用手紧紧揽住他的头。半晌,她挣扎着推开他,挣扎着坐起来:“不要这样,”她红着脸说:“当心别人看见!”

  “谁看见?”他问:“你怕谁看见?”

  她抬头望望那炉台。“怕你父亲!”她冲口而出,想起耿克毅给她的那封信。

  他愣了愣,也抬头望着炉台上父亲的那张遗像。

  “为什么?”他问。“因为……因为……”她支吾着,垂下眼帘。“因为我想,如果你父亲在世,是不会赞成我们的。”

  “你凭什么这样想?”他惊奇的问。“因为……因为……”她又支吾了起来。

  “因为什么?”他紧盯着她,怀疑的神色逐渐浮上了他的脸,明显的写在他的眼睛里。“他很喜欢你,不是吗?”

  “我想——我想是的。”

  “他也很喜欢我,不是吗?”

  “那是当然的,你是他最宠的儿子。”

  “那么,如果我们两个相爱,对他而言,不是正中下怀吗?”他深深的看着她。“我——并不这么想。”

  “为什么?”他再问。“因为……因为……”她再度支吾起来了。

  “天哪!”他喊:“你从来不是这样吞吞吐吐的!”怀疑在他的眼睛里加深了,他的脸色开始严肃而苍白了起来,他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看在老天份上,雨薇,对我说实话!难道他曾经对你……”她猛的跳起来,脸色也发白了。

  “你又来了!”她说,严厉的盯着他:“你又开始怀疑我了!你又转着卑鄙的念头,去衡量你的父亲和我!”

  “不是这样,雨薇!”他急急的叫:“我并不怀疑你,只是你的态度让我奇怪,为什么你觉得我父亲会反对我们结合?你为什么不爽爽快快说出来?”

  雨薇一怔,然后,她放松了自己的情绪,轻轻的叹口气,把手放在若尘的手腕上,深深的、深深的凝视着若尘的眼睛,低语着说:“你刚刚用了结合两个字。”“是的。”“这代表什么呢?”她问。“你从没有对我谈过什么婚姻问题。”“老天!”他叫,热情涨红了他的脸:“你明知道我是非你不娶的!”“我为什么该知道?”她瞅着他。

  “这……”他瞪视着她:“你是傻瓜吗?雨薇?我已经为你快发疯了,你还不知道吗?哦,对了,我还没向你正式求过婚,是不是我需要跪下来呢?”

  “这倒不必,”雨薇幽幽的说:“只要告诉我,你有权利向我求婚吗?”“权利?”他愣了愣:“这是什么意思?”

  “我一直在想……”她沉吟的说:“我并不完全了解你过去的恋爱历史!我曾想略而不谈,可是,你的历史中有婚姻的障碍吗?”“婚姻的障碍!”他的脸色又由红转白了。“你指纪霭霞的事吗!你答应过不再介意了,不是吗?”他逼近她。“雨薇,雨薇,”他恳切的、至诚的、发自内心的呼喊:“我爱你!虽然我也爱过纪霭霞,但决不像爱你这样深、这样切。雨薇,雨薇,别再提她吧,让她跟着我过去所有的劣迹一起埋葬,而让我们共同创造一个新的未来吧!雨薇,答应我!”

  “我并不想提起你的过去,“她低语,融化在他那份浓浓的挚情里。“只是……记得宣读遗嘱那天吗?”

  “怎样?”“记得你父亲曾分别给我们两封信的事吗?”“是的。”“我不知道你父亲对你说了些什么,他却在信中警告我不可以接受你的爱情,所以,我想,他是不赞成我们结合的。”

  “真有这种事?”他困惑的问。

  “真的,他特别提醒我,最好弄清楚你的恋爱历史,所以,告诉我,你还有什么特别的恋爱历史,是我所不知道的吗?”

  “纪霭霞的事,你早就知道了!其他的,我也告诉过你,我曾经很荒唐,曾经堕落过,却没有不可告人之事。”他凝视她:“或者,父亲指的是我那段荒唐的日子,怕我会对你用情不专,他太怕你受到伤害,所以先给你一个警告,这并不表示他反对我们结合。”“也可能。”雨薇沉思了一会儿,抬眼看他:“那么,你会对我用情不专吗?你会伤害我吗?你会吗?”

  “我会吗?”他长长叹息,用手捧住了她的面颊。“雨薇,假若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假若你知道我脑中充塞的都是你的影子,假若你知道我血管里流的都是你的名字,假若你知道我爱你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有多深的话,你就不会问我这问题了!”“但是,你也曾这样疯狂的爱过纪霭霞,不是吗?”

  他用手一把蒙住了她的嘴,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她。

  “别再提她的名字,我也不再提X光,好吗?”

  “可是,我可从没有爱过X光啊!”

  “别骗我,”他说:“也记得父亲给我的信吧?”

  “当然。”“他说他已经调查过了,你和X光实在是感情深厚的一对,他还警告我横刀夺爱是件不易的事呢!”

  她瞪大眼睛。“你父亲在撒谎,我从没有和X光恋爱过,我不知道你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是同样的理由,他怕我带给你不幸。”他说,眼里却流转着喜悦:“可是,这却把我弄惨了!那X光真不知让我吃了多少醋,伤过多少心!”

  “哎!”雨薇轻轻叹息。“你父亲如果这样千方百计的想‘营救’我,可见你有多坏了!”

  他涨红了脸。“事实上,我比他想像的要好得多,雨薇。”他祈求的低语:“我发誓,如果我有一天负了你,我就……”

  她蒙住了他的嘴。“不要发誓,”她说:“爱情的本身就是誓言!我相信你,而且,即使你真的很坏,我也已经爱上你这个坏蛋了!”

  “雨薇!”他唤了一声,俯下头来,深深的吻住了她,吻得那样深,吻得那样沉,吻得那样热切,吻得那样长久,使他们两人的心脏都激烈的跳动起来,两人的血液都加速了运行,两人都浑身发热而意识朦胧。

  一声门响惊动了他们,雨薇迅速的挣开了他,脸红得像一朵盛开的蔷薇。进来的是李妈,目睹了这一幕,她“啊呀”的叫了一声,慌忙想退出去,可是,若尘叫住了她:

  “别走!李妈!”李妈站住了,虽然有些尴尬,却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悦,她在围裙里搓着手,呐呐的说:“我——我只是来问问江小姐,晚——晚上的菜,十个够不够?”“不够!”雨薇还没开口,若尘已经抢着说了:“你起码要准备十二个菜,李妈!”“干什么?”雨薇惊奇的问:“十个菜足够了,又没有多少人,别浪费!”“我要丰富一点,”若尘说,望着雨薇:“假若你不嫌太简陋,我希望在今天晚上宣布我们订婚!”

  “啊呀!”李妈大叫了一声:“真的吗?三少爷,江小姐,恭喜呀,怪不得今天一早我就觉得喜气洋洋的呢!啊呀!太好了!太好了!”她拉起围裙,擦起眼泪来了,一面飞奔着往外跑:“我要去告诉他们去!我要去告诉老赵和我那当家的!让他们也跟着乐乐!啊呀,太好了!太好了!如果老爷在世呀,啊呀,如果老爷在世……”

  她一边叽哩咕噜的叫着,一边跑得无影无踪了。

  这儿,若尘凝视着雨薇。

  “或者,我决定得太仓促了,会吗?雨薇?或者,你希望有个盛大的订婚典礼?”雨薇痴痴的注视着他。

  “这是最好的日子,”她低语:“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今天是元旦呀!”他走近她,握住了她的双手。

  “我能勉勉强强的算一个男子汉了?”他怯怯的问,担忧而期盼的:“能吗?”“让我告诉你,”雨薇热切的看着他:“你一向就是我心目中最标准的男子汉!从在医院的走廊里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个道道地地的男子汉了!”

  他注视了她好一会儿,然后,他低下头去,拿起她的手来,他虔诚的把自己的嘴唇紧贴在那手背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