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防空洞里的初恋

大院子女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他们死在了一起,死去的姿势还是挺感人的,女兵紧紧地搂着男兵的腰,男兵托着女兵的头,仿佛在欣赏女兵的美丽。他们的表情是笑着的,恋人般的微笑,对死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他们全身心地表达着爱意。

  在初秋的这一天,当章卫平踌躇满志地回到军区大院探亲时,十八岁的乔念朝和同样十八岁的方玮走在防空洞的地道里。

  军区大院的防空洞已经修了好多年了,自从苏联专家和军事顾问撤走,形势一下子就紧张起来,毛主席他老人家号召全民、全军要深挖洞、广积粮。二战时,美国人在日本广岛投下的原子弹的阴影太深了。老人家号召全国人民时刻提防美、苏两霸的原子弹。于是,军区大院和全国一样,轰轰烈烈地开展了一场深挖洞、广积粮的运动。防空洞挖到一定程度就真的有点儿像当年打日本人时的地道了,最后是家连家、户通户了。刚开始的时候,每家每户的地下都有一个菜窖。后来就连成一体了,现在每户人家的菜窖都通着地道。客厅或卧室的某一块地板,只要掀起来,便是地道口了。

  军区大院的防空洞平时是有人管理的,什么水呀、电呀早就通了进去,还在里面修建了指挥所,电话、电台什么的,里面也是应有尽有。军区以前每年都要搞上几次演习,把军区大楼里的指挥部搬到地下防空洞里去,作战人员在里面住上几天,遥控指挥着地面的作战部队,地面部队在假想敌人面前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战斗。

  乔念朝和方玮从记事开始便被这种紧张和神秘吸引了,防空洞里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充满想像和诱惑。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在一年一两次的演习中,他们在父母的带领下才有机会来到洞子里,那几天,防空洞简直成了孩子们的天堂。因为在那几天里,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不用去上学了,虽然他们的行动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限制,但是他们仍然是快乐的,灯永远地亮着,他们过着集体生活,吃着一样的饭菜,起床、睡觉都听着铃声,但他们可以疯闹疯玩,全然不顾军人的紧张情绪。那些日子孩子们比过年还要高兴。演习结束后,他们高涨的情绪还会持续好几天,他们的中心话题仍然是防空洞里有趣的生活。在大人眼里,防空洞的生活是枯燥的了无生气的,但对孩子们来说非常人性,也很有趣。他们走出防空洞后,便开始期盼下一次的演习。有时他们希望美、苏两霸的原子弹真的扔过来,那样他们就可以在防空洞里生活下去了,并且永远不回到地上过正常的生活,那才是最好的结局。

  后来防空洞的连接口挖到每家每户了,他们偷偷摸摸地可以在任何时间里进入地下了解情况。那时防空洞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经常有警卫连的战士深入到防空洞里巡视,也曾发现一些孩子们擅自闯进防空洞里,他们就一次次把孩子们捉上来。孩子们更加喜欢这种冒险了,他们和这些警卫战士打起了游击,他们把这当成了一种游戏。后来部队又想出了办法,用铁门把一些通往具有战备设施的洞口封了起来,家长对自家的孩子又严加看管,才平静了一些。但管是管不过来的,仍不时地有孩子出入地道。地道平时不通电的,排风设备也没有打开,要是在里面迷了路,时间长了是有一定危险的。

  前几年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两个孩子偷偷地从自家的菜窖口钻进了地道,他们是开着手电筒下去的,后来手电筒没电了,他们迷失了方向,上不来了。半夜了,家长找不到孩子,才想起了地道。那天半夜时分,防空洞里灯火通明,二百多个战士在沟沟岔岔的地道里找了两个多小时,才发现了那两个奄奄一息的孩子。经抢救,这两个孩子活了过来。这两个孩子就是乔念朝和方玮。那时他们念小学四年级。

  这件事情发生后,家家户户的地道口都严格管理了起来,有的加了锁,有的干脆封了。从此以后,孩子们下地道的机会才少了起来。

  同样是几年前,地道里还是发生了一件大事,警卫连的一个战士和通信团的一个女兵谈恋爱,两人偷偷地钻进了地道,后来不知是迷路了还是窒息了,三天后才被人找了出来。他们死在了一起,死去的姿势还是挺感人的,女兵紧紧地搂着男兵的腰,男兵托着女兵的头,仿佛在欣赏女兵的美丽。他们的表情是笑着的,恋人般的微笑,对死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他们全身心地表达着爱意。他们是在热恋中死去的。在火化时,人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他们分开,最后是两个人一起被火化的,骨灰分装在两只骨灰盒里,双方家长悲天怆地地把他们带走了。

  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在军区大院里一直流传了许多年,成了一个凄美、又有些悲壮的爱情神话,这个爱情神话也深深地打动了乔念朝和方玮。他们如今也是年满十八岁的青年男女了,在1975年的7月份,他们完成了高中学业,他们现在在家里待业。从他们未成年开始,便被那两个男女战士的爱情神话深深击中了,他们对防空洞又投入了另外一种感情,全然不是他们孩子时的那种游戏心理了。

  这段日子以来,他们都想到了防空洞,先是乔念朝钻进洞中,他轻车熟路地来到方玮家的下面,他抬手敲洞口的地板,轻三下重三下。方玮听到了,如果安全,她会一闪身钻进洞中。他们大了,已经能轻而易举地找到家里锁防空洞的钥匙了。如果此时家里有人,不方便的话,她会在地板上跺三下脚。

  那天上午,乔念朝和方玮是手拉着手走进防空洞的。乔念朝举着手电,电池是新换的,他的兜里还揣着两节备用电池,所以他们不用担心因为黑暗而迷路。那天上午,他们的情绪很高涨,两人哼着歌儿: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着神兵千百万——

  他们走着走着,就都不说话了,他们在一个平台上坐下来,手电光有些昏蒙地照着对面的墙壁,两人一半在光线里,一半在黑暗中。

  咱们毕业都两个多月了,你是怎么打算的?乔念朝歪着头冲方玮说。

  方玮摇了一下儿头,刘海在她的头上晃悠着,在手电的光影里她的眼睛很黑,也很亮。她摇完头后,才轻声说:我不知道。半晌,又问乔念朝:你呢?

  我爸说,让我去当兵。

  那我也去当兵。

  乔念朝站了起来,方玮也站了起来。他手里的手电光影也随之发生了变化,顺着幽长的防空洞射向了远方,巨大的黑暗很快就吸纳了这些亮度,手电光感觉有气无力的。

  两人在微弱的光线里对视着。他们在孩提时代就一起疯闹,后来长大了,就都有了一种陌生感。那次他们从地洞里被救上来后,不久,两人就上了中学,从那时起,他们突然就变得生分起来,但他们在心里还是忘不了对方。上课时,他们在一个班级里,两人的目光经常会在不经意间撞在一起,他们就会脸红心跳。接下来,他们又一起上了高中,直到高中的最后一学期,两人才开始说话。那也是一次偶然。那天,他们前后脚走出军区大门去学校。方玮在前面,脚步犹豫不决,慢也不是,快也不是,乔念朝距她有三两步远,也是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后来还是乔念朝先叫了声:方玮。

  声音干涩极了,一点儿也没有生气。

  她回了头,他就走了过来,清了清嗓子才问:快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

  她小声说:不下乡,就是当兵呗,你呢?

  从那次起两人之间的僵局才算被打破,以后他们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就会有意无意想往一起走。走在一起也没有更多的话,说一些学习的事或毕业后的打算。

  两个月前,他们真的毕业了,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他们一下子似乎就长大了。他们频繁地约会,约会的地点首先想到的就是防空洞。他们对若干年前那次事故至今记忆犹新。

  今天,他们在防空洞里四目相对,两人距离很近,彼此都能听见对方的呼吸,以及他们擂鼓般的心跳声。

  不知是谁的身体向前移动了一下儿,他们几乎同时抱住了对方的身体。手电筒掉在了地上,“啪哒”那么一响,又滚了两下,停住了。光在他们的脚底亮着。

  他们开始接吻了,他们的嘴唇湿润而颤抖,牙齿碰在一起,发出了轻脆的响声。不知过了多久,掉在地上的那只手电筒的电池快要耗尽了,只发出微弱的一点儿红光。

  方玮轻吟着:念朝,我都快激动死了。

  乔念朝说:那我们就一起死吧。

  两人又一次紧紧地抱住了对方,他们同时想到了几年前那对偷吃禁果的战士,还有那个凄美的神话。他们恨不能把自己和对方融为一体。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