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时来运转

大院子女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接下来的事情又戏剧又简单,直到车开到师长家门前,刘双林才弄明白,他救的不是别人,而是师长的夫人和女儿。原来,师长夫人趁女儿放暑假,带着女儿回了一趟老家,火车进站的时候天就黑了。师长的专车去接她们,不想坏在路上。她们没等来车,想走路迎车,结果就发生了意外。

  那一阵子,李亚玲的心情是困惑和茫然的,她一面想接近刘双林,在她的内心里一直希

  望刘双林真的能提干,那样她也就能拯救自己了。同时,她也担心万一刘双林提不成干,就不得不回来当农民,她无论如何是不能找个种庄稼地的。凭李亚玲现在的条件,如果在农村找的话,也能找到吃公家饭的,比如公社中学的老师,或者公社机关的办事员什么的。李亚玲是大队支书的女儿,当着赤脚医生,年轻貌美,在农村能有这样的条件也算是人上人了。刘双林如果回到农村,那就太普通了,家里穷得丁当响,他哥都二十大几的人了还没找到对象,弟弟初中毕业在家务农,老妈又是个药罐子,整天不是这不舒服,就是那不得劲儿。

  爹毅然拒绝刘双林的求亲,也终于让李亚玲冷静下来,她相信爹的判断能力。爹经常说:闺女,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长。相信你爹,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

  李支书的态度表明之后,李亚玲对刘双林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她开始冷淡刘双林。刘双林再去接李亚玲时,不管刘双林怎么对她热乎,她都变得无动于衷了。

  刘双林受到了挫折,他说话的口气就虚了起来,他说:亚玲,你爹不同意,我不怪他。只要你对我好,咱们迟早都能走到一起。

  他还说:亚玲,我这次回去一准能入党。

  他又说:等入党了,下一个目标就是提干。

  他说这些时,李亚玲一声不吭,低着头匆匆地往前走。

  刘双林便追问道:亚玲,咱俩的关系到底咋整,你给我一个痛快话。

  李亚玲立住脚,冲刘双林认真地道:刘双林同志,以后我们就当是普通朋友吧。

  刘双林的样子像要哭出来,他抹了一把干涩的眼睛说:那我以后给你写信,行不?

  李亚玲不说话,仍低着头往前走去。

  他紧跟两步说:我给你写信,你可得回信呀。要不然,我剃头挑子一头热,那还有啥意思。

  李亚玲就委婉地说:我要是有时间就给你回信。

  刘双林也只好这样草草收场了,他明天就要归队了,他把李亚玲拿下的想法就这样落空了。

  但他心里还残存着一线希望,只要自己能超期服役,入党是有希望的,一超期服役就有希望把李亚玲拿下来,到那时,就是他仍回放马沟也不怕了。这辈子能娶上李亚玲这样的媳妇,死都值了。

  有时命运真是让人难以琢磨,刘双林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真的能时来运转。

  就在他归队的路上,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到了部队所在地,下车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火车站离军营还有十几公里。如果他天亮之前无法归队,那他就超假了,他知道探亲超假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他会受到部队的处分,以后所有进步的道路也就被堵死了。他连想都没想,提起随身的包就向暗夜里走去。结果事件就发生了,在一片树林里,他听见两个女人的呼救声,那声音听起来,一个年龄大些,一个年轻一些,两个人在暗夜里喊得撕心裂肺的。当时,刘双林知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是迎上去还是跑开,在短短的时间里,他还是思考了一下儿。他知道,如果这时挺身而出,他就会成为英雄,英雄的后果可想而知;他如果跑掉将会很安全,但注定是一种平淡。对于努力改变命运的刘双林来说,这机会来得太及时了!想到这儿,他放下包,在路边抓起两块石头,英勇地冲进小树林。他看见两个男人正按着地上的两个女子,那两个女人无疑是受害者,她们在挣扎着、嘶喊着。

  那两个恶人发现了冲过来的刘双林,其中一个放开地上的女人,亮出一把尖刀,冲他喊:滚远点,这里没你啥事!

  刘双林已经不能多想了,把手上的一块石头狠命地朝那人砸去,接着大叫一声扑了过去。他一边和那两人撕打,一边说:我是解放军!我是解放军!

  刀子还是扎了过来,不疼,先是凉凉的,后来就觉出热了。刘双林在那天晚上的搏斗中英勇无比,他又喊又叫,弄出很大的动静。那两个家伙毕竟做贼心虚,不敢恋战,慌张地逃跑了。

  刘双林趔趄着身子往回走,他终于看清了那两个女人,一老一少,她们的衣服被撕破了,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刘双林说了一句:老乡,别怕,我是解放军,坏人跑了。

  那两个女人见到亲人似的,突然蹲在路边哭泣起来。好人做到底,刘双林决定把这娘俩送回去,便说:你们住哪儿,我送你们回去。

  年长的女人并不说去哪儿,只是说:我们和你一路。

  他几乎是在搀着这娘俩儿往前走的。这时,他才感觉到伤口的疼痛,腿上、胳膊上扎了好几刀,血热乎乎地往外淌着。他们没走出几步,突然身后驶来了一辆车,那辆车在他们身边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解放军,那个司机亲热地叫着:嫂子,我可接到你们了。

  接下来的事情又戏剧又简单,直到车开到师长家门前,刘双林才弄明白,他救的不是别人,而是师长的夫人和女儿。原来,师长夫人趁女儿放暑假,带着女儿回了一趟老家,火车进站的时候天就黑了。师长的专车去接她们,不想坏在路上。她们没等来车,想走路迎车,结果就发生了意外。如果不碰上刘双林,她们肯定就被坏人强暴了。当师长得知这一切时,他热烈地伸出那双温暖的大手,把刘双林从车上拉到灯影里,此时的刘双林浑身上下已经成了血人。刘双林还想给师长敬礼,师长一声惊呼,他就软软地倒进师长的怀里。

  刘双林的命运从此就奇迹般地发生了变化。刘双林还没有出院,便被评为全师的见义勇为标兵,然后就是入党。他是在医院的病床上颤抖着双手填完入党申请表的。那一刻,有泪水滴在那张表格上,这是他做梦都在想的一刻。

  他出院不久,就给李亚玲写出了第一封信,把自己的英雄事迹很是渲染了一番。那时候,他还没想到自己会提干,他要抓住这样的机会好好表现,来赢得李亚玲对自己的好感。其实,李亚玲已经知道刘双林的事了。在刘双林住院时,当地武装部的人,就把刘双林立功的喜报送上了门,刘双林的母亲,那个没有见过任何世面的农村妇女,手拿儿子的喜报比过年还高兴。过年每年都是要过的,儿子的功可不是年年能得到。刘双林的母亲手捧喜报,喜极而泣,她跪在来人面前,哽咽着说:谢谢党,谢谢部队。她只会重复着这一句话。

  李亚玲很快给刘双林回了信,信里的情绪也不怎么热乎,称刘双林为同志,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刘双林离李亚玲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内容也都是一些勉励的话,什么争取早日提干了,为部队再立新功了等套话。这就足以让刘双林高兴一阵子了。

  刘双林在那一年的时间里,几乎成了全师的红人,他不停地到各团去作见义勇为的报告,同时,师长的专车还接过他去师长家做客。师长是为了感谢他救了自己的夫人和女儿,师长在饭桌上还陪他喝了几杯酒。最后,刘双林一脚高一脚低地从师长家走了出来。几天之后,刘双林就把这次师长家做客的事,添枝加叶地写进了给李亚玲的信里。他在信里还一次次要求李亚玲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到部队光临指导。他每封信里几乎都诚恳地提出同样的要求。许多老兵探亲后,都陆续地有女朋友来队了,他们要把这样的好事生米做成熟饭。只有李亚玲毫无动静,刘双林只能一次次地在信里这么热切地期盼了。

  李亚玲心明眼亮,不上刘双林的当。她只在信里和刘双林谈理想,谈提干的事,就是不谈来队。刘双林就只能努力,在努力中又显得很无奈。

  事情的转机是在年底,那天指导员突然找刘双林谈了一次话,当然是关于提干的话题。结果没两天,刘双林就填了一份士兵转干表。据说,刘双林的提干问题师长亲自过问了,于是,全团仅有的两个指标中的一个就给了刘双林。这一连串的事情,让刘双林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竟是真的。

  当填完士兵转干表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亚玲,他又一如既往、热情洋溢地给李亚玲写了一封报喜的信。信都装在信封里了,他才冷静下来,他想:自己马上就是军官了,慌什么?好日子在后头呢。想到这儿,他把那封信撕了,扔到了厕所里。

  他觉得自己离放马沟大队一下子遥远了起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