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如金岁月

大院子女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单纯就好,他怕的就是复杂。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刘双林决定找对象就要找方玮这种家庭出身的。他从救师长夫人和女儿的事件中尝到了甜头。

  刘双林接近方玮的办法很古朴,也很通俗。

  在每日的训练中,文艺路这些兵们似乎都不把刘双林这个小排长放在眼里,新兵训练最

  基本的无外乎就是列队跑步、左右转,或者是看齐、稍息这些东西。军区大院的乔念朝、方玮们,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高中毕业,他们上的是“八一”子弟学校,就是军区大院子弟学校,这所学校与别的学校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军事化管理,时不时地还要军训一两个月。新兵连这些最基本的训练,他们小学时就已经完成了。因此,这些老掉牙的科目对他们来说不足挂齿。他们不像那些工农子弟,对这一切正新鲜着,他们利用训练休息的时间都在虚心地请教着刘双林。这些大院的孩子,休息的时候就在操场上打闹成一团,这种集体生活,仿佛又让他们回到了学生时代。

  刘双林无法在他们的心目中树立自己的权威。方玮在队列里,似乎从来也没有正眼瞧过刘双林,刘双林长得又黑又瘦,他在他们的眼里,也就是个牌位而已。

  大院里的这些新兵,尤其是方玮对待刘双林的态度,让刘双林觉得自尊心大受伤害。他明白,这些兵跟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想在部队干就干几年,不想干了,回到地方照样有好工作等着他们。也就是说,他们不用努力,照样比自己强。他现在是排长了,不敢说自己以后转业准能找到工作,如果找不到工作,他就会被安排到县里的复转军人安置办,说不定就回到公社,公社的干部过的仍然是农村人的生活。刘双林一提起那样的生活就感到害怕,从小到大,他简直过够了那种人下人的日子。他现在已经是排长了,他要抓住这样的机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城里人。他一边向往着城里人的生活,一边仇视着城里人。他仇视城里人一出生就比自己优越,不用努力,也不用受苦,就什么都有了。尤其是文艺路那帮新兵,他们看他的眼神,让他感到既自卑又难受。

  刘双林在这种煎熬中暗自发誓,一定要过得比他们强。这样想时通常都是在进入梦乡之前,他的意识空前地活跃。当太阳初升,他站在那些人面前时,他就又是刘双林了,对待这些人的态度有讨好、巴结,还有些小心翼翼。总之,刘双林在文艺路那些新兵中活得极不自信。

  那天中午吃过午饭后,他终于找到了单独和方玮说话的机会。他清清嗓子,声音有些抖颤地说:方玮同志,一会儿我在操场上等你,有话对你说。

  直到这时,方玮才认真地看了他一眼,那目光中充满了问询和不解。她似乎要问他什么,他没有勇气回答方玮,就赶紧甩开大步走了。

  刘双林在太阳很好的中午站在操场的一个单杠下,他焦灼不安,来回地踱着步子。这时所有的新兵午休了,只有炊事班的人零星地在操场上活动着。他们只有这个时间才是自由的,过不了一会儿,他们又开始为几百号新兵准备晚饭了。

  方玮一步步向操场走来,她走路的姿式很好看,风摆杨柳,却又坚定不移。离刘双林还有三两步距离的时候,她站住了,她似乎在微喘着,胸前不易觉察地起伏着。

  她说:排长,你找我?

  他平静了一下儿呼吸,不知为什么,他一见到文艺路这些新兵就有些紧张。他清清嗓子说:我找你谈谈。

  她说:我没做错什么吧?

  他听了她的话怔了一下儿,待反应过来,就笑笑说:不,你做得很好,所以我才找你谈谈。

  她仍不解地问:那还谈什么呀?

  她不明白,自己做得很好了,排长为什么还找自己谈话。她茫然无措地望着刘双林。

  刘双林在单杠下兜着圈子,背着手,似乎琢磨着如何开口。半晌之后,刘双林终于说: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方玮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他的名字她是知道的,她不明白,排长为什么要问这个。她望着刘双林好一会儿,才答:刘排长,刘双林。怎么了?

  刘双林听了方玮的回答心里好受了一些,在他看来,方玮这些心高气傲的兵,也许都叫不出他的名字。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他要把自己深刻地印在方玮的心里,只有这样,以后才有可能接近方玮。刘双林为方玮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感到了几分满足。然后他又说:咱们以后就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

  方玮越听越糊涂了,刘双林大中午地把她叫出来,就是来说这些费话的?不是战友,难道还是敌人吗?她想到这儿忍不住乐了。方玮的笑让刘双林彻底放松了下来,他就又说道:我现在是你们的排长,新兵连一结束就不是了,希望我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还能相互关照。

  说到这儿,刘双林停住了,他像个士兵似的立正站好,然后背诵似的说:我刘双林,1972年春天入伍,今年二十四岁,农村兵,探过一次家……

  方玮看着刘双林的样子,可笑又好笑,忍了半天,最后终于绷不住捂嘴笑了起来。

  刘双林一口气说完,才如释重负地放松了下来,他对方玮这样的兵心里没底,他不知道该怎样和这些高干子女打交道。

  等方玮笑够了,刘双林才又说:方玮同志,你对自己的前途是怎么考虑的?

  刘双林问到方玮的前途,说心里话,她自己也没有认真想过,母亲想让她参加工作,因为她和乔念朝相恋,乔念朝要来当兵,她也就不顾一切地来了。以后究竟怎么样,她根本没有考虑过。方玮和那些无忧无虑的小女孩一样,真的没设计过自己的命运和前途。

  刘双林这么问她,她深感茫然无措,不知如何回答,就那么空洞地望着刘双林。

  刘双林似乎看出了方玮的茫然,便说:我知道你父亲是高干,以后你不管干什么都错不了。

  停了一下儿,他又说:我要是你呀,就在部队干下去,以后提干啥的,不就是你父亲一句话的事儿。

  方玮就怕来部队别人说她是高干子弟,她当兵临走的前一天,父亲把她叫到书房里和她认真地谈过一次话。在她的印象里,这是父亲第一次如此严肃地和她谈话。

  那天晚上父亲说:小玮,你要去当兵,我不拦你。

  她冲父亲点点头。

  父亲又说:不过,你记住了,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你可别后悔。

  她当时想也没想就说:爸,我不后悔。

  父亲沉吟了一下儿道:到了部队上,你就和别人一样,不要以为父亲是军区的领导,就提出过分的要求。

  她说:我知道了。

  父亲还说:路要靠自己走,这样心里才踏实。父亲能帮你一时,可帮不了你一世,你明白吗?

  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时她只想和念朝在一起。父亲的这些话,她听不明白,也不想听明白,从小到大无忧无虑的生活,让方玮变得简单起来。

  当刘双林提到她的父亲时,她忙说:我爸说了,他是他,我是我,以后的路要靠我自己走。

  刘双林就又笑一笑,笑容有些复杂,他才不相信方玮的话呢。他又说:三个月训练结束后,我会记着你的。

  方玮不明白刘双林为什么要这样说,她睁大眼睛望着刘双林。

  刘双林自顾说下去:方玮同志,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我保证赴汤蹈火。

  方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真的不明白刘双林干吗要说这些。

  刘双林说完这些后,似乎就没有留方玮待下去的理由了,他不再说话,方玮就一遍遍地向宿舍张望。刘双林看出了方玮的意思,就说:你回去休息吧。

  方玮就走了。

  刘双林坐在单杠上,他点燃了一支烟,心里有些兴奋。这是他第一次和方玮单独接触,没想到方玮一点儿也不复杂,虽然她说的不多,但从她的眼神中能够看得出来。方玮不像李亚玲,李亚玲是复杂的,最后不还是败在他手下了。他在李亚玲的事情上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自己在李支书面前丢的颜面总算又给找了回来。

  单纯就好,他怕的就是复杂。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刘双林决定找对象就要找方玮这种家庭出身的。他从救师长夫人和女儿的事件中尝到了甜头。

  晚上散步的时候,方玮把刘双林找自己谈话的事冲乔念朝说了。两人来到部队后,才感受到了约束,他们虽然天天见面,训练吃饭也都在一起,可这么多人,根本没有两人活动的空间。他们只能利用晚饭后的这段时间,在操场上走一走。那时候,有许多兵也都在操场上活动,他们只能平平淡淡地说说话,连拉手的机会都没有。

  方玮讲了刘双林谈话的内容,乔念朝半晌没有说话。

  方玮就说:哑巴了,怎么不说话?

  半晌,乔念朝才说:我看出来了,这小子没安什么好心。

  方玮不解,仍天真地问:谁没安好心?

  乔念朝说:这么多人,他不找别人谈话,为什么单单找你?

  方玮立住脚,认真地看了一会儿乔念朝,说:他也没说什么呀?

  乔念朝就又说:我这是给你提个醒,以后你要对他注意点儿。

  方玮在黑暗中冲他点了点头。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