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乔念朝的第一次宣战

大院子女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回到宿舍的刘双林久久没有睡着,他没想到自己会败在一个新兵的手上,而这个新兵还是乔念朝。不知为什么,他在文艺路这些兵当中,一直找不准自己的位置。

  刘双林对方玮无所谓喜欢,也无所谓不喜欢,他挖空心思接近方玮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方玮是部队的高干子弟。对于农民出身的刘双林来说,方玮的身份让他嫉妒又让他着迷。方玮身上的所有东西都在深深地吸引着他。

  出乎意料的提干,让刘双林很快否定了以前的自己,包括他对爱情的追求。在提干毫无希望的时候,他多么想得到李亚玲的爱情呀!李亚玲的爱情可以换来许多他想得到而得不到的。现在他提干了,他现在看自己和李亚玲那份爱情时,才发现原来的爱情是那么的贫瘠。他不想生活在贫瘠中,他要找到一片沃土,只有这片沃土才能让他根深叶茂,而眼前的方玮就可以给他提供这片沃土。

  方玮和李亚玲比较的话,在刘双林的心里简直是天上地下。方玮就是方玮,身上具有典型城市女孩的洋气和对什么事情都那么不屑一顾的样子,这反而衬出了她的从容大度,这不是装出来的。李亚玲在刘双林经过和方玮的比较后,根本就一无是处。刘双林觉得自己可以理直气壮、放心大胆地去追求方玮了,因为自己现在已经是部队的排级干部,况且还有师长做自己的靠山。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师长一家的救命恩人,师长理应就是自己的后台了。有师长做自己的后台,他就该理直气壮起来。

  刘双林通过几次和方玮的单独接触,他发现方玮是个很单纯的姑娘。她的想法远不如李亚玲那么复杂,甚至都远不如李亚玲那么难对付,李亚玲在答应和他好时,是有条件的,也就是说目的性很强。他们之间的交往,都有各自不同的目的,双方都想借助对方实现自己的目标。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背道而驰,只能是越走越远了。

  刘双林认为,自己是完全有可能追求到方玮的,如果那样的话,自己的靠山一下子就是军区后勤部长了,方玮的父亲是自己未来的岳父,自己的前途和未来还会差吗?于是刘双林抖擞起精神,准备谈一场旷日持久的恋爱。

  后来,刘双林终于发现了接触方玮最好的机会。那就是晚上方玮上夜班岗的时候,他是在一次查夜岗的时候发现的,男兵每天夜里的时候,都是一个人,每人两个小时一班岗。轮到女兵的时候,考虑到女兵胆子小,就变成了两个人一班岗。

  那天刘双林查岗的时候,就发现了方玮。方玮站在门口的灯下,很害怕的样子。另外一个女兵,可能这两天有特殊“情况”,老是去厕所。方玮一个人的时候,抱着枪,心里很没底地站在灯影里。刘双林夜里起来很困顿的样子,他想查一遍岗后就回去睡觉,没想到的是,让他意外地碰上了方玮。他的大脑立马清醒了过来,他有些急不可耐地走近了方玮。

  方玮终于有人相伴了,她似乎才从惊恐中慢慢回过神来,神态开始变得自然起来。她说:排长,你查岗啊。

  刘双林就说:方玮,你穿得太少了,夜里凉,小心感冒了。

  说完很利索地脱下自己的衣服,顺理成章地披在了方玮的身上。

  方玮在那一刻感到了一股温暖顺着前胸和后背流进了全身。其实她并不冷,因为同伴的离开,她一个人站在哨位上就有些紧张,因为紧张她就觉出了冷。现在她浑身放松了,于是就感受到了暖意。

  那个女兵是跑步而来的,她见到刘双林有些紧张,她解释道:排长,我肚子疼,去厕所了。

  刘双林就说:身体不舒服啊,回去休息吧,你这班岗我给你站了。

  那个女兵有些犹豫,她不知道排长替自己站岗合适不合适,就站在那儿踌躇着。

  刘双林就说:回去休息吧,是我批准的。

  女兵忙感激地冲刘双林笑笑,就回宿舍了。

  寂静的哨位上就只剩下刘双林和方玮两个人了。静下来的时候,他们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刘双林才说:你以前没受过这样的锻炼吧?

  方玮在灯影里摇了摇头,很快又说:现在不同了,我是一名军人,应该锻炼。

  她说这话时,想到了父亲在她参军前对她说过的话。

  刘双林又说:你们高干子弟能吃这样的苦?

  方玮看了看刘双林,她不知道刘双林怎么知道她是高干子弟。他们这些大院里的孩子,在填写入伍申请表时,在父母职业一栏里都填写的是军人,父母的真实职务并没有写在表格上。她有些惊诧地看着刘双林。

  刘双林顺着自己的思路说下去:以后你们提干一定很容易,还不是你们父母一句话的事。

  方玮真的没有想过提干或者是将来会是什么样,只因为乔念朝要来当兵,她才跟来的。提干不提干的,她真的没有想过。她见刘双林这么说,就回答道:排长,我还没想过提干的事。

  刘双林说:你应该提干,你这么好的条件,有父亲这样的靠山,在部队干一定错不了。

  刘双林希望以后方玮能留在部队,这样他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接触方玮。他知道自己没法和城市兵比,城市兵不管干好干坏,就是复员回去,也会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而自己就不行了,他只能干好,一直干到实在不能留在部队了,才能离开。如果方玮当上两三年兵就复员的话,他就没有机会继续和方玮交往下去,他知道环境对一个人的改变是多么的重要。在那天的晚上,他清醒地意识到只要方玮能在部队提干,他把她追求到手就多了几分把握。

  刘双林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在那个静静的夜晚,并没有什么浪漫的言辞和举动,他只一味地说一些在方玮听来很乏味的话。

  就在这时,乔念朝发现刘双林在陪着方玮站岗。乔念朝知道方玮今晚的夜班岗,因为他们每个班排岗,事先都会张贴出来。乔念朝不放心方玮,他借上厕所的机会,特意转到哨位上看一眼方玮,结果他就看到了刘双林在陪着方玮站岗的一幕。他在暗影里已经待了有一会

  儿了。刘双林和方玮说的话,他也听到了。另外一个女兵是怎么离开的,他不知道,见哨位上就刘双林和方玮两个人,他觉出味道有些不对了。他就在这时走出暗影了。

  他还没等刘双林说话,就先开口了,话里面明显带着刺,他说:是排长哇,怎么也来站岗了?

  刘双林忙说:苏亚芹身体不好,我替她一会儿,乔念朝你这是上厕所呀?

  他想三言两语把乔念朝打发走,好留下更多的时间单独和方玮相处。只要和方玮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说,他都会觉得离幸福靠近了一些。

  让刘双林没想到的是,乔念朝竟说:排长,你回去休息吧,我替苏亚芹站这班岗吧。

  刘双林在黑暗中突然有些脸红,心虚让他一时乱了方寸,他竟从哨位走下来,下意识地把枪递到了乔念朝的手里。他向回走了两步后,才反应过来,但他已经不好再回到哨位上去了。他停下来,冲乔念朝说:你辛苦了。

  乔念朝挥挥手道:没事,这是我们战士应该做的。

  他说这话时,有些玩事不恭的味道。

  刘双林没有再留下去的理由了,他向回走去。乔念朝看见方玮身上还披着刘双林的衣服,他把刘双林的衣服拿过来,追上刘双林说:排长,穿上衣服,小心别感冒了。

  刘双林接过衣服,在暗影里他的脸红到了耳根,似乎自己的企图已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浑身上下也似乎被乔念朝剥得体无完肤。

  回到宿舍的刘双林久久没有睡着,他没想到自己会败在一个新兵的手上,而这个新兵还是乔念朝。不知为什么,他在文艺路这些兵当中,一直找不准自己的位置。按理说,他是他们的排长,他们是他的兵,这种优势是明显的,可刘双林也说不清楚,在文艺路这些兵面前,尤其是在乔念朝面前,他就是找不到这样的优势,无形中就有了相形见绌的心理。就是这种心理,让他失去了许多自信。

  在工农子弟的新兵当中,刘双林很容易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他就是排长,他们就是新兵。

  乔念朝在他面前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事后想起来让刘双林感到羞辱,甚至无地自容。就在刘双林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时,乔念朝和方玮正站在哨位上眺望远方的星空。

  乔念朝指着天上的星光说:那就是北斗星,像把勺子。

  方玮则在一边惊喜地寻找着织女星、牛郎星。有关牛郎和织女的故事,方玮从小就知道,一看到那两颗奇亮的星星,她的心里总会涌动着一种激动的情绪。

  乔念朝从天空中收回目光,看着方玮说:他刘双林没安什么好心,我看他一定是在打你的主意。

  方玮就说:我看刘排长这人不坏,知冷知热的,还把他的衣服借我穿呢。

  乔念朝说:他这是糖衣炮弹。

  方玮刚想说什么,马上又被乔念朝的话岔开了。

  乔念朝说:他对别人怎么不这样,为什么只对你这样,这里面难道没有问题?

  方玮说:那我怎么知道。

  乔念朝对方玮的麻木有些气愤,在初恋的日子里,他希望方玮是自己惟一的,只能接受他的关怀和情感,他不希望有人在其中染指。爱情在这一阶段成了乔念朝生活中的头等大事。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