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男人的较量

大院子女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方玮在刘双林和乔念朝两人中间无形之中系了一个扣,这是两个男人间你死我活的扣,起码在乔念朝心里是这样想的。

  在三个月的新兵连生活中,乔念朝和刘双林成了一对冤家对头。乔念朝自从发现刘双林对方玮有了那种想法后,他就一直敌视刘双林,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没有叫过他一次排长,人前人后的,他只叫他刘双林或“刘双林那小子”。

  他私下里对方玮无数次地说:刘双林那小子,我看他不是个好东西。

  方玮就一脸的清纯和不解:我看刘排长挺好的。

  乔念朝又说:那小子给你喝迷魂汤呢,你还不知道?!

  方玮说:我不管,反正刘排长对我还不错。

  方玮越是这么说,越激起了乔念朝对刘双林的憎恨。他认为如果事情这么发展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刘双林会在他的手里把方玮夺走。

  乔念朝如愿以偿地和方玮双双来到了部队,到了部队他才意识到,虽然他和方玮天天见面,两人都在训练排,可留给他们单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新兵连的生活是紧张而忙碌的,他们在一起说会儿话的空档都没有,更别说谈情说爱了。在队列里,乔念朝只能用目光和方玮交流,

  乔念朝用目光说:方玮我爱你。

  方玮的目光只要和乔念朝的目光一碰上,她马上就躲闪开了。不知是害羞,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她在躲避乔念朝这种火辣辣的目光,弄得乔念朝心里火烧火燎的。

  每天晚上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那天晚上吃完饭,在洗碗的时候,乔念朝冲方玮说:一会儿我在操场上等你。

  乔念朝径直去了操场,他并没有马上见到方玮,时间过去了很久,他才看见方玮不紧不慢地向操场上走来。乔念朝迎了上去,不无抱怨地道:怎么这么长时间,你去哪儿了?

  方玮说:刚才刘排长找我谈话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乔念朝的脸拉长了,他冲方玮没好气地说:是那家伙重要,还是我重要?

  方玮睁大眼睛,很天真地说:排长让我写入团申请书,是正事。

  乔念朝就说:狗屁正事,他是想泡你呢。

  方玮听了这话,便急赤白脸地说:你怎么这么说刘排长,他是在关心我。

  乔念朝把脚下一颗石子踢飞了,气呼呼地看着方玮,冷冷地说:方玮,我发现你变了。

  方玮低下头,半晌嗫嚅道:部队有规定,战士不能谈恋爱。

  乔念朝道:谁说的?

  方玮:是刘排长说的。

  方玮这种张口刘排长闭口刘排长的,大大刺伤了乔念朝的自尊心,他没好气地说:你来部队时间不长,规定倒学了不少。

  方玮说:本来就是嘛,战士服役条例上写的,刘排长还让我看了呢。

  乔念朝简直是忍无可忍了,他丢下方玮就走,走了两步又站住了。他走回来,指着方玮的鼻子说:那你说咱们的事怎么办?

  方玮抬起头,眼里闪着泪光,她一副无助的样子,委屈地说:念朝,我是喜欢你的。

  乔念朝一下子没了脾气,他最看不得女孩子在自己面前这种样子,他长吁了口气,缓和下语气道:以后你别在我面前提那家伙,行不行?

  方玮又低下了头,用脚踢着石子,点了点头,又似乎摇了摇头。

  乔念朝又说:什么狗屁规定,兴他们干部谈恋爱,就不许战士谈,不行咱就不当这兵,咱们回家。

  这回轮到方玮吃惊地看着他了。

  方玮在刘双林和乔念朝两人中间无形之中系了一个扣,这是两个男人间你死我活的扣,起码在乔念朝心里是这样想的。

  刘双林发现了乔念朝对自己的敌视,他也意识到乔念朝在喜欢方玮,从他的角度看,乔念朝和方玮是再合适不过的一对,他们年龄相当,家庭背景相同,就是举止和做派也是惊人的相似。他心里一阵隐隐地疼,他说不清这种痛来自何处。他自卑地意识到,虽然他提干了,但他仍然是个农村兵,有着和高干子弟间巨大的差距。他嫉妒这些高干子弟,同时也有些憎恨。他从骨子里看不惯乔念朝们的做派,但又羡慕得要命。

  在训练的时候,无形中他对乔念朝这个班的人就多了一些狠劲儿,乔念朝是三班,三班十几个人当中,有四五个新兵都是高干子弟,他们领悟动作要领很快,经常取笑那些农村入伍的新兵。因为,只要刘双林把动作要领演示一遍后, 这些高干子弟马上就能做得有模有样,而那些农村兵则不行。刚开始的时候,刘双林会当场让这些高干子弟站在一旁休息,自己专门给农村兵开“小灶”。后来他连同这些高干子弟一同吃“小灶”,因为他忍受不了这些高干子弟那种玩世不恭的目光。他的这种做法得到了乔念朝为代表的高干子弟的抗拒。乔念朝站在队列里,背着手梗着脖子说:刘双林你不要一视同仁,我们哪点做得不好了,给我们开“小灶”?

  刘双林对乔念朝这种称谓已经忍无可忍了,因为这几个高干子弟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大大地影响了他在新兵排的威信了,有许多农村兵也开始看碟下菜了。他要树立自己的威信,就要杀一杀这几个高干子弟的威风。这一次,他把乔念朝从队列里叫了出来,他不冷不热地说:你说自己做得很好了,那你给示范示范。

  刚开始乔念朝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中了刘双林的圈套,严肃认真地踢了一遍正步。

  刘双林又说:大家没看清,你再示范一遍。

  就这样,他一口气做了三遍。刘双林还让他做,他意识到刘双林是故意的,便停了下来。

  刘双林就说:乔念朝,你怎么不做了?我看你做的也不怎么样嘛。

  乔念朝这时一字一顿地说:告诉你刘双林,我不做了。

  说完解开腰中的武装带,大摇大摆地走到操场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冷冷地看着刘双林,并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潇洒地抽了起来。他下决心来当兵完全是一时冲动,因为他很羡慕章卫平成熟的举止和做派,他把章卫平身上的一切全部归结为社会锻炼的结果。因为章卫平经风雨见世面了,所以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成熟男人的形象,他想早日成为章卫平那样的男人。他选择了部队,他希望在部队的几年生活,使自己成熟起来,潇洒起来,然后有资格去恋爱、去享受生活。让他没想到的是,部队的枯燥生活又让他回到了学生时代,他开始厌倦,甚至开始憎恨。方玮对待自己的变化也更加激发了他的这种态度,他把眼前的刘双林当成敌人。只有把眼前这个敌人推倒,他才能获得自由和翻身,于是他不参加训练了。

  这一结果,大大出乎刘双林的意料之外,在部队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没有见识过乔念朝这样的兵。以前,他也接触过许多城市兵,虽然城市兵没有农村兵那么努力要求上进和刻苦,但也没有人太出格。毕竟部队是有纪律的,况且要求进步是生活在集体中每个人的天性。今天,乔念朝的举动,大大让刘双林开了一次眼界。他冲着乔念朝运了半天气,竟不知说什么好,队列里那几个高干子弟还冲乔念朝竖起了大拇指。

  方玮他们那个班的几个女兵在一旁训练,此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停地向这边张望。

  刘双林冲着乔念朝道:你、你、你……

  他气愤得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

  最后,刘双林也没想出用什么办法让乔念朝就范,如果换成别的兵,刘双林会有一千个办法,比如给这个不听话的兵一个处分,然后召开全排大会让这个兵作检讨。如果一个兵在新兵阶段就受到处分,无疑在部队生涯中进步的路就被堵死了。现在眼前这个不听话的兵恰恰不是那些兵,那些兵怎么敢做这样过火的事情来呢。

  刘双林一时没想好怎么对待乔念朝,他只能把火发到那些听话的农村兵身上。他冲这些农村兵大声地命令,让他们在操场上一遍遍地踢正步,或一遍遍地奔跑。

  乔念朝坐在石头上讥笑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仿佛他是个局外人,他一边悠闲地抽着烟,一边晃着二郎腿。

  私下里,刘双林冲着那些农村兵带着哭腔说:你们能不能给我争口气呀,啊?

  那些农村兵困惑地望着眼前的刘排长。

  乔念朝这件事发生之后,刘双林向连里作了汇报,他冲新兵连长说:乔念朝这个兵我没法带了,把他调到别的排去吧。

  新兵连长当然不会采纳刘双林的建议,在全连军人大会上,连长还是点名批评了乔念朝。乔念朝站在队伍里,梗着脖子,望着刘双林的背影,心里想:小子,咱们的事没完。

  新兵连的早餐是定量的,每人两个馒头,馒头不大,不足一两一个的样子。新兵连刚开始训练的时候还可以,随着训练强度的加大,两个馒头显然不够吃了。每个新兵的细粮又是定量的,没办法,不够的那部分,就用高梁米粥代替了,为了能让每个新兵吃饱,粥熬得很稠,接近于干饭和稀粥之间的那种。

  乔念朝一直没有学会狼吞虎咽,别的新兵为了抢饭早已学会了三五口就把大半碗粥送到肚子里去,乔念朝不行,他只会细嚼慢咽。每天早晨从新兵列队到进入食堂,到又一次集合训练,中间只隔半个小时的时间,其实能轮到真正的吃饭时间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

  这天早晨,乔念朝吃完馒头,刚盛了碗稀饭,还没有吃上几口,外面的集合哨声已经响了。在这其间,吃饭快的已经出门了,稍慢一些的,也在吃最后一口了,惟有乔念朝那半碗稀饭还在碗里。外面的哨声一响,整个食堂一下子就空了,乔念朝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他想把饭倒进泔水桶里,可泔水桶旁站了一个老兵,他是专门监督那些倒剩饭的战士的。这时候乔念朝把剩饭倒了,无疑会成为浪费粮食的罪人。他在犹豫间,果断地把剩饭倒在了汤汤水水的桌子上,这样一来,别人就说不清这饭是谁倒掉的了。一张桌子上有八个人吃饭,这么多的嫌疑人,怎么说也比把罪名落在一个人身上强。

  果然,乔念朝刚在队伍里站定,那个炊事班的老兵就找到了值班的排长耳语了几句,只有乔念朝知道那老兵在说什么。值班排长和炊事班老兵两人回到食堂,很快就又出来了。值班排长径直找到刘双林说:刘排长,是你们排的。

  刘双林的脸白了一下儿,他别扭着身子在众人的注视下走进了食堂,出来时脸阴得能拧出水来。值班排长有些幸灾乐祸地把其他排的新兵带到训练场上去训练了,食堂门口只剩下刘双林这个三班了。他只让乔念朝所属的三班排着队走进食堂,人们一走到吃饭桌前,就什么都明白了,你看我、我看你地低下头去。只有乔念朝不低头,也不看桌子,他盯着食堂一角,心里想的是:我就不说是自己倒的,看你刘双林能怎么着?

  刘双林背着手绕着桌子走了两步,他用目光依次在每个新兵脸上扫了一遍,他盯着乔念朝时,乔念朝也在看他,他便把目光移开了。最后把目光定格在几个农村兵脸上,他怀疑是农村兵所为,因为农村兵食量大,多盛了饭吃不完是常有的事。于是,刘双林恨铁不成钢地说:净往我眼睛里上眼药,说吧,你们谁干的?

  那几个农村兵把头埋得更低了,虽然不是他们干的,但在排长目光的逼视下,神情就跟

  自己干的一样,惭愧得无地自容,有两个兵还红了脸。可静默了一阵儿后,并没有人承认是自己干的。

  刘双林就提高嗓门,大声地又说了一遍:谁干的?说——要是我查出来,哼……

  那意思是不言自明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刘双林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些农村兵慢慢地抬起头来,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最后都把目光落在乔念朝的身上。他们发现乔念朝正用坦然的目光望着他们时,他们又倏然把目光移开,低下头去。

  刘双林在这一过程中,彻底绝望了,看来没有人肯站出来承认这件事了。别的排已在操场上热火朝天地训练起来了,他不能落后别的排,他没有时间了,他要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件事摆平。他沉稳地走到桌边,用筷子把那摊在桌上的半碗粥分成八份,想了想,又分成九份,然后自己先捧起一份放到了嘴里,边吃边说:浪费粮食是极大的犯罪,你们不承认,那就是你们全班的责任,大家一起吃了吧。

  那些低眉顺眼的农村兵见排长亲自在吃剩粥,心里受到了极大震撼。他们争先恐后地把属于自己那份粥送到了嘴里,惟有乔念朝没有动。他的目光不望吃饭的人,也不看桌面,而是望着窗外,窗外一班和女兵班站在那里交头接耳地议论着。

  乔念朝别过头,看了刘双林一眼说:我不吃。

  刘双林:别人都吃了,你为什么不吃?

  乔念朝:恶心。

  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他没想到刘双林会想出这种办法来对付那碗剩饭,剩粥流淌在桌子上,很容易让人产生不雅的联想。乔念朝如不及时地走出来,他就会吐了。

  乔念朝的拂袖而去又一次让刘双林的脸色难看起来,他的脸红一阵儿白一阵儿的,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有一个聪明的农村兵忙走过来,捧起桌上的剩粥,一边说,一边放到嘴里:我来,我替乔念朝吃。

  这件事暂时就算平息过去了。

  在白天的训练间隙里,刘双林分别找到三班的人谈了一次话,关于倒剩饭的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这事情调查起来并不复杂,其实三班的兵当时心里就清楚饭是谁倒的,只不过他们没有勇气说出来。

  晚上排务会的时候,刘双林把三班的兵挨个表扬了一番,尤其是那个吃了两份剩饭的农村兵,惟独没有表扬乔念朝。对刘双林是否表扬自己,乔念朝从没做过更多的奢望,他才不稀罕刘双林的表扬呢。

  最后刘双林话锋一转,提高声音说:早晨倒剩饭的人我已经调查出来了,我不说,他自己心里清楚,哼——

  众人就都用目光望着乔念朝,别的班的人也不明真相地把目光投向了乔念朝。乔念朝的目光和方玮的目光碰到了一起,方玮的表情是惊讶的,还夹杂着一种指责的意味。乔念朝可以坦然地面对任何人的目光,但他无法面对方玮的目光,他的脸在灯影下红一阵儿白一阵儿,表情极不自然。

  刘双林在这一战役中可以说是大获全胜,他虽然不点名地批评了乔念朝,避免了正面冲突,却让全排的人都在心里谴责了乔念朝。

  从那以后,心情很好的刘双林经常在中午太阳很好的时候,把方玮约出来谈心。有时为了避嫌,刘双林还叫上另一个女兵陪着。他们的身影在安静的操场上徘徊,刘双林说了什么,乔念朝不得而知,但方玮的表情是愉快的。乔念朝看到刘双林和方玮如此大张旗鼓地在一起,他的心如油煎刀割般地难受。

  那天中午,方玮在回宿舍的时候,让乔念朝叫住了。她刚和刘双林谈完话回来,她的脸上的喜色还没有退净,脸孔红扑扑的。

  乔念朝把方玮叫住后,不由分说地把她拉到一边,乔念朝有些气急败坏地说:以后不许你再理那家伙。

  方玮不明就里地歪着头问:他怎么了?

  乔念朝气呼呼地道:不许就是不许。

  方玮面对乔念朝蛮不讲理的样子说:我看刘排长挺好,他说的都是为我们好。

  乔念朝气愤地“呸”了一口,说:好个屁,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你就看不出来?

  方玮突然说了一句:我要入团了,我不想当落后的兵。

  说完,方玮转身就走了。

  乔念朝愣怔在那里,望着远去的方玮的背影,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他觉得方玮变了,变得陌生起来,这一切都缘于刘双林那家伙。他把这笔账又记到了刘双林的头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