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幸福从天而降

大院子女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两人这种想法,一时间让他们产生了错觉,他们想像着对方是自己最合适的人,他们没有理由不在那些美妙夜晚里相亲相爱。他们拥抱接吻,他们恨不能融为一体。即将分离的情绪在影响着他们,他们都怀着一种告别的情绪在恩爱着对方。

  刘双林的情断义绝,使李亚玲和章卫平的关系从最初的朦胧不清到渐渐地明晰了起来。

  章卫平知道以前李亚玲和刘双林的关系,那时他还不是革委会主任,只是民兵连长。那时的李亚玲还没有走进章卫平的心里,说白了,两年前的章卫平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包括李亚玲单身一人去了刘双林的部队,当然她去的时候,谁也没有告诉,包括自己的父亲李支书。李亚玲回到家之后,便大病了一场,躺在炕上不吃不喝的,她的自尊心受到了空前绝后的伤害。她的伤还没有治愈,刘双林从部队上来的信便揭开了这个谜底。刘双林在给父母的信中骄傲又自豪地叙述了李亚玲来部队的过程,他是在寻找一种心里平衡,刘双林在李支书面前可以说丢尽了颜面,现在他找补回来了。那几日,刘双林父母也从来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他们举着儿子从部队上的来信,逢人便讲,那些识字的,会津津乐道地把信翻看上两遍,总之,刘双林和他的父母一起在向人们昭示一个真理,那就是,李支书的闺女李亚玲要上赶着嫁给刘双林,可刘双林不要,李亚玲只能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这样的消息一阵儿风似的在放马沟大队每个人的耳旁刮过。李支书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他又不好说什么,毕竟不争气的女儿做出了这样丢人的事情,他只能把火气吞到肚子里,然后又从嘴上冒出。

  那些日子,李支书的嘴上长满了火疱,躺在炕上的李亚玲也是一嘴的火疱,她和父亲一样心里憋气。李支书无法冲外人发火,回到家里只能把火撒到李亚玲的身上。

  李支书盘腿坐在自家的炕上,一边喝酒,一边说:妈拉个巴子,丢人呢,你想嫁给谁不好,偏偏要嫁给那个姓刘的。他是个啥东西?不就是天上掉下个馅饼让他叼着了么,一个小破排长有啥了不起的,我“社教”时就是支书了,那姓刘的小子算个啥东西。

  李支书差不多就在这件事情发生的前后,提出辞去支书职务的,章卫平就走马上任当上了大队的革委会主任。

  支书和革委会主任只是名称的改变,其实行使的权力是一样的,章卫平在这种时候脱颖而出,取代了当了几十年支书的李支书。

  伤口总有愈合的时候,李亚玲不久又回到了赤脚医生的岗位。她似乎一下子就变了,以前爱说爱笑、开朗活泼的李亚玲,现在变得满腹心事了,她对人对事比以前冷了,她把心思藏了起来,表现出来,就显得很孤傲。

  李亚玲就是这时走进了章卫平的心里。章卫平自从当上革委会主任之后,人一下子就变得成熟了,他开始偷偷留意起身边的女性来了,他一眼就看中了变化后的李亚玲。李亚玲在农村女孩子中鹤立鸡群,走进章卫平的内心也纯属正常。关于李亚玲和刘双林在村里的谣传,章卫平根本没往心里去,只是一段小插曲而已。

  随着时间的流逝,章卫平也在点点滴滴地走进李亚玲的心里,她惟一不能释怀的就是章卫平一直信誓旦旦地要在农村扎根一辈子。刘双林情断义绝抽身离开,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实毕竟是残酷的,她在这种打击面前,很快就清醒了,她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超过刘双林,靠自己的努力去城里生活,而且要比刘双林生活得更好,只有这样,憋闷在心里的那口恶气才能释放出来。眼前的章卫平无疑比刘双林要优秀,如果章卫平能回城里,要什么样的工作都能够找到,夫贵妻荣,那时,她将会扬眉吐气,让李亚玲无法理解的是,章卫平铁了心,要在农村扎根一辈子,这是李亚玲无论如何也百思不得其解的。

  现在李支书已经把章卫平当成了家里的座上宾了,李支书年纪是大了,现在喝上几口酒之后,便开始怀旧了。李支书和章卫平喝了几杯酒后,李支书就说:你爹章副司令,我们小时候可是光腚的朋友。你爹参加抗联那年才十三岁,那天我和你爹在山上放牛,山下过部队,你爹把放牛鞭一扔,说走就走了,连头都没回过一次。

  章卫平就说:老支书,咱不说他了,喝酒。

  李支书还说:你爹真是个人物,有一年冬天我上老林子里给抗联送吃的,看见你爹光着脚在雪里跟着队伍跑步,真不容易。

  章卫平又说:过去的事了,就别再提了。

  李支书已经双眼朦胧了:咋能不提呢,你爹这人命大,抗联牺牲了那么多人,你爹都挺过来了,应了那句老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哇,咋样?他现在是副司令了吧?那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没错吧……等你下次回家,给你爹捎两袋高粱米,就说我送给他的,你爹一准还记得我,我们打小是光腚子朋友。

  李支书说了半晌,看到了一旁的李亚玲,话题就转了,他说:闺女,你和卫平好,爹举双手赞成。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咱们全公社各大队的干部,卫平你最年轻,你扎根不走,以后准能当上个县长,省长啥的,没跑!你信我的。

  章卫平听了前支书的话,心里顿生豪情,但他嘴上却不说,他只是说:老支书,咱不说这些。

  在章卫平的心里早把未来的蓝图描绘好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他要一直作为下去,十七岁的时候没能去越南参战,现在他二十岁却阴差阳错地成了放马沟大队的党政一把手,他此时有了一种胸怀全球的境界,他要把自己的理想扎根在这片沃土中,让它生根、开花、结果。他不希望父亲小瞧自己,没有父亲他照样可以生活得很有理想,如果有一天,他当上了县委书记走到父亲身边,那将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啊。他为自己的远大抱负激动不已。章卫平一直在寻找着努力上进的机会,他不甘于在放马沟大队永远这么干下去。

  他想着机会的时候,这时候机会真的就来了。县里给公社两个上大学的指标,这两个大学生是去省里的中医学院,到那里进修,毕业后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当一名医生了,救死扶伤是一件多么光荣的工作呀。

  这个指标公社研究来研究去,决定把这个名额让给章卫平,章卫平是扎根青年,早已经是全公社的典型了,另外,他年轻又有文化,况且,父亲又是军区副司令员。虽然父亲在章卫平回老家插队没有和地方父母官打过任何招呼,但章卫平的存在,所有人却是有目共睹的。章副司令不仅是军区副司令,他还兼着省委常委。这是一棵无形的大树,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他的的确确真实地存在着。

  当公社的领导找到章卫平谈话时,章卫平连想都没想就说:这个指标给我们大队吧,但我自己不能去,还是让有理想的知识青年去吧,医生是给咱们自己公社培养的,不管怎么说,我是个外乡人,我去了怕影响不好。

  章卫平现在已经很成熟了,他知道如何艺术地表现自己心中的想法了。他说这些话一半是真的,另一半是给人听的。他对这种工农兵大学生是不感兴趣的,如果他想回城,随时随地都可以回去,用不着上什么学。况且他也不想上学,如果这时候把名额让给别人,在他的年轻的政治生涯中,无疑是一件贴金的事情。他已经想好了,这个名额到手后,他要让李亚玲去上这个学。

  公社领导见章卫平说得这么情真意切的,很快就同意了他的想法。在那年的七月份,章卫平怀揣着大学生推荐表,意气风发地走在乡间的大道上。这时太阳西斜,火热地照耀在章卫平的身上,此时他的心情如同乡间的庄稼地,正在茁壮地成长着。他看到了自己的前途,也看到了李亚玲的未来。他坚信自己以后的生活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他也希望自己的恋人发生变化。李亚玲不可能当一辈子赤脚医生,她要发展,这样的恋人才能比翼齐飞。不仅自己要进步,李亚玲也要同时进步,这样的日子才是幸福的。

  章卫平回到大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一眼看见准备下班的李亚玲。李亚玲也看见了他,两人对视着。

  章卫平无法掩饰自己的喜悦,他挥挥手说:亚玲,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两人脚前脚后地进入了大队办公室,他有些迫不及待地从怀里掏出了那份入学推荐表,放在了李亚玲的面前,嘴里说着:你看,这是什么?

  李亚玲起初没有反应过来,她惊愕地望一眼推荐表,又看一眼章卫平。章卫平才说:这是给你的。

  给我的?李亚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知道上学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工农兵大学生已经招过好几届了,刚开始上学前,都在说为工农兵各单位培养大学生,可毕业的时候,这些学生几乎从没有一个人回到农村来,他们在城里成了国家干部,可以说大学生活能让一个人一步登天。她做梦都不敢奢望这样的机会会属于自己。她一下子抱住了章卫平,压低声音说:卫平,这个表真的是给我的?她的眼里闪着激动的光泽。

  章卫平就势把她抱在了怀里,一边亲吻着她,一边说:真的,唔唔,真的是给你的。

  他在那天傍晚嗅到了李亚玲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女人体香,这样的味道一阵阵让章卫平着迷,他太爱眼前这个女人了,如果这时李亚玲提出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会满足她。李亚玲是哪一点在吸引着他,他说不清道不明,反正就是为李亚玲着迷。爱情可以让人失去理智。那天晚上,两个人相拥了许久,他们都忘记了时间和地点。

  李亚玲一遍遍地说:我真的要上大学了,我要上大学了。

  章卫平就说:大学毕业后,你就是个真正的医生了,坐在医院里给人看病。

  李亚玲如梦如呓地呢喃着:我就要进城了。

  章卫平说:全公社就两个名额不容易,咱们公社需要医生。

  李亚玲说:我要进城了。

  此时李亚玲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进城。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李亚玲简直是换了一个人,她见人就笑,性格也变得像以前那么开朗了。她在用一种愉悦的心情向放马沟这里的一切告别,当然包括章卫平。

  她到公社去交入学推荐表时才知道,她上学这个名额本来应该属于章卫平,章卫平扎根农村的想法没有变,把这个名额给了她。此时的她从心眼里感激章卫平,也就是说,没有章卫平就没有她的今天。由感谢,便生发出了爱的冲动。

  在即将离开放马沟大队的那些日子,李亚玲和章卫平在夜晚的山坡上,小河边,还有大桥下,他们频繁地幽会。两人抒情地畅谈着人生的理想。

  他们坐在河边的草地上,眼前是淙淙流过的河水,天上的星星倒映在水中,周边草丛里不知名的虫儿发出一阵阵轻吟般的鸣叫。两人的目光或远或近地望着。

  她这时仍在问他:你真的想在农村呆一辈子。

  他答:好男儿志在四方。我不想呆在城里,上个班,每天就那点儿事,又有什么意思。

  她说:你来农村时间还短,长了就没有意思了。

  他说:不,我的理想是在广阔天地,我喜欢这种无拘无束的生活。我不能成为英雄,那么就要自由,能体现出自我价值的自由。

  她说:你回到城里也可以找到自由和价值。

  他说:那不一样,我喜欢这里的广阔天地,农村需要我这样的青年。

  两个人不说话了,当时他们没有意识到,从一开始,他们就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一个想进城,一个想在农村扎根一辈子。在即将分别的日子里,他们被一种即将分离的情绪笼罩了,谁也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那道深不见底的裂缝。

  他想:她虽然上学了,可根还在农村,公社需要医生,她毕业后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医生,穿着白大褂,坐在医院里,为农民救死扶伤。那是多么美好的场面呀。而他们的爱情呢,也注定是浪漫的。章卫平向往保尔和冬尼亚那种爱情,朦胧的、唯美的。

  她想:身边坐着的章卫平她是喜欢的,惟一不能让她忍受的就是,他要在农村扎根下去。不过这一切想法都是暂时的,有一天章卫平会改变想法的,微笑着挥着手向农村告别,然后去城里找她。那时,她说不定已经是城里医院的医生了,她和章卫平结合在一起,那将是章卫平的生活。她不仅喜欢章卫平,还喜欢章卫平那样的家庭,如果她以后真的嫁给章卫平了,那她将是高干家庭中的一员,出出进进的,那将是多么风光的一件事呀。

  两人这种想法,一时间让他们产生了错觉,他们想像着对方是自己最合适的人,他们没有理由不在那些美妙夜晚里相亲相爱。他们拥抱接吻,他们恨不能融为一体。即将分离的情绪在影响着他们,他们都怀着一种告别的情绪在恩爱着对方。

  那天晚上,已经很晚了,他们不得不分别了。他送她回家,他没有用手电筒。那天晚上的夜色很好,整个村街都静静的,劳累了一天的村民们已经睡下了,狗们也睡下了。赶到她家门前的时候,他立住脚,冲她说:你回去吧。她不动,立在那里,水汪汪地望着他。

  她说:我走后,会想你的。

  他说:我也是。

  两人就立在那里,他们很近地对望着。

  李支书家的狗听到了动静,听到了主人回来的声音,睡眼惺松地出来迎接,它对章卫平已经很熟悉了,差不多已经把他当成是自家人了。它不叫不吵地站在那里,静静地望着它的两位主人。

  他说:进去吧,早点睡,明天准备准备,后天你就要走了。

  说完他做出了走的姿式,却没有走。她也没动,仍那么水汪汪地望着他。

  半晌,她说:我送送你。

  两人却没说话,她陪着他又走上了通往大队部那条路,两人都觉得脚下的路比平时短了不少。

  他推开大队部的门,立在门口,她立在门外,两人又那么不舍地相望着。

  他说:我到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还是我送你吧。

  这时的她已经不说话了,上牙咬着下唇。突然,她一把抱住了他,她浑身颤抖着,两人进了屋里,她怕冷似的说:卫平,今晚就让我留在这儿吧。

  两人又热吻在了一起。两人就那么相拥着,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的身体轰然倒在了身边的炕上。

  她气喘着说:卫平,今夜我不走了,我是你的人,你就要了我吧。

  她开始脱衣服,他坐在那里张大了嘴巴,惴惴地望着她。

  她脱光了衣服,顺手拉过被子,躺在那里。

  她说:今晚我是你的人了。

  他坐在那里,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她真心实意地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她的爱人,作为爱的回报,她觉得为他付出自己的第一次很幸福。

  他爱她,爱她农村姑娘的纯朴与洁净,还有她的火热。他的爱是怀着许多梦幻和理想的,他注定要为自己的爱付出。此时,他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圣洁,有一种摸不到却看得见的光环在他的前方闪着神圣的光芒。此时,他对她的爱已超越了肉体,进入到了灵魂的境地。

  他隔着被子拥抱住了她。

  他说:亚玲,我爱你,真的爱你。让我们就这样坐到天亮吧。

  她在他的怀里渐渐地冷静下来,她推开他开始穿衣服。同时她的泪水汹涌而出,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此时,她的心里很平静也很温柔,她真正地被章卫平这种爱所感动了。

  她穿好衣服后,她又和他拥抱在了一起。他们没有语言,只有默默的凝视。在这种恒久的凝视中,他们迎来了黎明。天亮了,太阳从东方冉冉升了起来。直到这时,他们才离开了对方。

  她理理头发说:明天我就要走了。

  他说:到时,我会去送你。

  第二天早晨,她背着行李,提着包来向他告别了。大队部门口就有长途汽车的停靠站,他们站在路口等早班车到来,然后,她还要到县里坐火车,去省城。

  她此时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了,她就要告别生她养她的农村去城里生活学习去了。最初的几天,她是兴奋和激动的,这是她梦寐以求的愿望。她进城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不仅进城了,还是省中医学院的一名大学生。她庆幸自己和刘双林是那一种方式结束的,如果不和刘双林结束,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种结果。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一切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此刻,她相信了命运,还有别的,也就在这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她似乎明白了许多事理,这些事理被一句话概括了,那就是——一切都要朝前看。

  长途车满身灰土地来了,几分钟后,她就要真正离开这片土地了。

  他说:到学校后,就来信。

  她说:我会每天都给你写信的。

  他说:我会去学校看你。

  她说:我会在学校等着你。

  长途车停下来,她上了车招了招手,车就开了。他望着车影一路灰尘远去,直到长途车看不见了踪影,灰尘散尽他才向回走去。

  分别是伤感的,也是甜蜜的。他怀着这样一种心情在等待着李亚玲进城后的消息。

  就在李亚玲走后不久,章卫平又一次被县里树为扎根农村的典型。他放着大学不上,把名额让给了别人,自己真的要在农村扎根一辈子了。

  表彰大会在县里隆重开过了,他回到放马沟不久,县委便作出了决定,任命章卫平为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全县都轰动了,章卫平是有史以来公社一级最年轻的干部。

  章卫平在那一瞬间似乎看到了埋藏在心底的那一簇理想之光,“腾”的一下儿被点燃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