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大院子女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记着,你不论以后干什么,别忘了你是老乔的儿子。你爸从来没有干过丢人现眼的事,以后你也不许……乔念朝当时还没有完全理解父亲的话,但他已经感受到了肩上的重量,他还不知道,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为了父亲那句话,他将付出许多。

  命运竟如此地富有戏剧性,乔念朝却没有领会到这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受。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可思议,他喂猪的时候,一点儿功利性也没有,只想把当兵这个过程完美地结束,他不在乎被别人说当了三年兵,喂了三年猪。他不觉得喂猪就比别人低一等。这个戏剧性的结果真的很出他的意外,他只能用平静来应对这种意外。

  在去陆军学院报到前,他回了一次家,这是他阔别军区大院两年多的时间里,第一次回家。一切都那么熟悉,只不过是人变了。父亲见到他的时候,望了他半天没有说话,他看见父亲的眼睛里竟有了一层泪光。吃饭的时候,父亲破例拿出了一瓶茅台酒,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身为军区副参谋长的父亲还给他倒了一杯,他拿着杯子的手竟有些抖。

  父亲命令道:干了它。

  他就干了,浓烈的酒火辣辣地滚进了胃中。

  父亲说:小子,你是个大人了。

  父亲又给他满上了一杯。乔念朝知道父亲是高兴的,为了他在部队的表现。

  父亲又说:记着,你不论以后干什么,别忘了你是老乔的儿子。你爸从来没有干过丢人现眼的事,以后你也不许。

  父亲独自把那杯酒又干了,他也学着父亲的样子干了杯中的酒。父亲不再说话了,很快就吃完了饭,放下筷子,忙他自己的事去了。乔念朝当时还没有完全理解父亲的话,但他已经感受到了肩上的重量,他还不知道,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为了父亲那句话,他将付出许多。

  方玮在同一时间也回家了,她和乔念朝是在军区礼堂门口碰到的。那天军区礼堂正在播放一场电影,乔念朝闲着没事就想去看电影,没想到,他在这里碰到了方玮。自从那次以后,他没有再见过她,甚至把方玮忘在了脑后,说是忘那是不可能的,他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那份屈辱。他一想到这份屈辱心里就有一种难言的感受。

  方玮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切,见到他的时候,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惊呼一声:乔念朝,你也回来了?

  他淡淡地答:回来了。

  她说:知道吗?我考上了护士学校,听说你被师里保送去陆军学院上学了?

  他说:我一个喂猪的,上不上学的不还是一样。

  方玮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儿,娇嗔地道:还生我的气呢?以前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嘛。

  他不说话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她说:电影快开演了,咱们进去吧。

  他说:我不想看了。

  说完便转身走了,她在背后喊他,他像没听见一样向家里走去。

  乔念朝知道,两年多的部队生活,让他看透了一些东西,也明白了一些东西。比如他和方玮,以及他们曾经有过的一切,一切都结束了,他意识到自己和方玮不是同一种人,志不同而道不合,也就没有必要重续什么旧缘了,那份缘早就没有了。从此,他和方玮真正断了来往。

  九月初的时候,他来到了陆军指挥学院,开始了为期三年的军校学习和生活。

  一天,乔念朝正在图书馆里看书,有个女学员大胆地坐在了他的对面,他只用目光瞟了她一眼,发现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他又埋头看书去了。

  那女孩子把一只玉手伸过来,一下子捂住了他正在看的那本书,他先看到了她的一只手,白皙、干净,圆润,他顺着那只手抬眼望过去,女孩正微笑地望着他。

  他怔在那儿,觉得面前的女孩很眼熟,可一时就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女孩说:你当了两年兵当傻了吧,连我都不认识了?

  他呆呆地望着她,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她了。

  她说:我是马非拉呀,马权的妹妹。

  这下子他想起来了,马非拉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马权的妹妹,跟他们在一个学校上学,比他们低三届。他和马权是一批入伍的,新兵连结束之后,马权就分到另外一个团去了。

  临离开部队时,听说马权当班长了。他和马权通了一次电话,还骂骂咧咧了一阵子。

  他瞪大眼睛说:马非拉,你也在这儿?

  她说:我是今年高中毕业考到军校来的,学通讯专业。

  部队院校恢复高考不久,还没有大批量地在社会招生,只是试探性地招收一些部队子女。

  他说: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

  她说:别隔着门缝看人,你不就比我才大三岁吗?还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

  她说话的声音很大,不少学员都朝他们这里看,他冲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两人溜出图书馆来到了外面。

  他说:你怎么也来到这儿上学了。

  她说:怎么,兴你来就不许我来呀。

  他说: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说:听说你要来这儿上学,所以我就来了。

  他 笑着说:正经点儿,我来上学跟你有什么关系。

  她一本正经地说:当然有关系了。

  他冲她做了个鬼脸,点了支烟说:最近你哥有消息吗?

  她说:鬼相信他的话,他一会儿来信说要入党了,又一会儿说要提干了,到现在一样也没有兑现。

  他就冲马非拉笑。马权这人他了解,什么事都好大喜功,把不可能的事说得跟真的一样

  。

  她顺手夺过他手里的烟,他以为她不喜欢他抽烟,以为要把他的烟扔了。没想到拿过他的烟后,竟自己叼在了嘴上,刚吸一口,就呛得鼻涕眼泪的。

  他忙夺过那支烟道:哪有女孩子吸烟的,别忘了,你现在是个军人了。

  她一边咳,一边说:吸烟怎么了?兴你们男兵吸烟,就不许女兵吸了?

  乔念朝在这时,想起了马非拉的外号,她的外号叫小辣椒。得理不饶人,跟个男孩子似的争强好胜。小时候,他们大孩子偷偷地钻防空洞不让她去,她死活不依。后来男孩子钻进去了,她也钻进去了,结果出不来迷路了。警卫连的战士都调动了,最后才找到她。就这样,她还和男孩子不依不饶地嚷嚷着下次再玩一定叫上她。

  那时的小辣椒很瘦,头发也很短,跟个男孩子差不多少,现在不一样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她已经是个丰满圆润的大姑娘了。

  他又说:真没想到在这儿会遇到你。

  她说:没想到的事多了,以后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他说: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呀,一点儿都没变。

  她嬉笑着说:变了就不是我了。

  他说:可我第一眼还没认出来你。

  她一下子拧住他的耳朵道:你该死,看来你早就把我忘了。

  马非拉之所以考陆军学校,真的是因为乔念朝。她从小就喜欢乔念朝,为了引起乔念朝对自己的注意,她像男孩子一样和乔念朝这帮男孩子疯跑。她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是在上初中,这时乔念朝已经毕业当兵去了。那时她暗下决心,等自己高中毕业了,也去当兵,去找乔念朝。

  有许多次,她默默地跟着乔念朝,后来她发现乔念朝和方玮谈恋爱了,他们躲到地道里接吻、拥抱,她全看到了。那时她伤心极了。后来,她眼巴巴地看着乔念朝和方玮坐上拉着新兵的火车走了。那时,她就发誓,自己一定要把乔念朝从方玮手里夺回来。一个少女对爱情的誓言已经在她心里埋藏了很长时间。后来她开始留意有关乔念朝的消息,先是听说乔念朝喂猪去了,后来她又听说乔念朝立功、受奖了,然后就是他要来陆军学院上学的事。在她临毕业前,她毅然地报考了陆军学院通讯专业,因为只有这个专业才招收女兵,结果她考上了。

  她就是为了来到乔念朝的身边,才上的陆军学院。

  乔念朝对这一切当然一无所知,他还像以前一样把马非拉当成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跟她嘻嘻哈哈的,他没把她的话当真。在这种时候,也不可能把她的话当真。有马非拉在陆军学校,三年的学习生活,将是热闹和愉快的。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