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婚后梦想的破碎

大院子女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然而,他现在不是她的老师了,她也不是他的学生了,接下来他们只能是夫妻关系了,这种关系让他们寸步不让,据理力争,这就是夫妻关系。从理想回归到了现实。

  李亚玲渐渐地真正地找到了城里人的感觉。三年的大学生活,半年的婚后生活,她已经完全融入到了城市中来了。她再也不用担心有朝一日她又回到农村去了,因为她的户口和档案已经被城市接纳了。也就是说,她现在已经是彻头彻尾的城里人了。

  她住在筒子楼里,有时值夜班,有时上白班,工作之后回到家里,简单地打扫一下儿卫生,然后就等着张颂回来。每天傍晚,都是张颂的备课时间,只要李亚玲在家,张颂都要去办公室备课,他说那里安静。以前张颂备课都在筒子楼里,那时他一边和李亚玲幽会,一边备课两不误,现在只有李亚玲一个人在家里独守空房了。

  李亚玲多么希望时光回到从前呀,那时两个人恨不能每一分每一秒都厮守在一起,可是现在,张颂只知道逃避,不知是逃避李亚玲,还是逃避这来得不是时候的婚姻。

  天晚了,李亚玲还等不回来张颂,她只能自己洗洗睡了,张颂有时在她还没有睡着时回来了,有时她已经睡着了,张颂才懒洋洋地回来,也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她偎在他的身边,希望他拥吻自己,可是他却推开她说:累了,快睡吧。结果,他翻了个身睡了。

  她却睡不着,望着暗夜,听着闹钟嘀嘀嗒嗒地响着,她开始怀念起婚前那些幸福的时光,她真想回到从前。此时她想起一本书上的一句话:男人与女人的最好时光是恋爱而不是结婚。

  可是她为了留在城里,不能不结婚。张颂在当时也并没有急于和她结婚,他是被动的,甚至她曾经要挟过他。他们在这种无奈中结婚了,于是就有了这种无奈的结局。

  有时,她兴致勃勃地从单位回来了,她对他有了诉说的欲望,他也准时回来吃饭了。她为了使这顿饭吃得长久一些,还专门多炒了两个菜,还倒了一杯酒放在桌子上。他坐在桌前,似乎没有看到酒,也没有体会到她的心情,匆匆地,一如既往地吃饭,他的神情是马马虎虎的,她看到他这样,良好的心情就受到了打击,但她还是想把美好的愿望表达出来。

  她说:周末的时候给你添件衣服吧?你穿灰色衬衫更合适。

  他说:周末我还要加班,算了吧。

  她又说:要不晚上去,现在商店关门晚,时间还来得及。

  他又说:晚上还备课。

  她就不知说什么好了,看着他的饭碗,在收拾饭桌的时候,她只能默默地把那杯酒倒进瓶中。

  傍晚的时候,有时她一个人走出筒子楼,在校园里走一走,看见三三两两的年轻大学生,有的在树荫下窃窃私语,有的在相互拥抱,干一些年轻人热爱的事情,她走着看着,眼前的一切竟有恍若隔世之感。最后她走到办公楼下,看到张颂所在的教研室里透出的灯光,知道他还在那里,恍若自己又回到了从前,感觉是那么温暖,那么迫切,那么冲动。她此时的情绪还在,然而张颂呢?她站在一个树影下望着那一窗的灯火,眼泪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流了出来。她有了一种失落和惆怅。

  如果说,她婚前对城市有些功利的话,那么现在她的心境已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她并不想奢求生活中的大富大贵,她只奢求生活中应该有的那份内容。如果早知道婚姻是这样的,那她宁肯放弃留在城市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浪漫和温馨。李亚玲毕竟是个年轻的女性,她有年轻女性对生活的梦想和要求。

  她开始和张颂吵架了,而且,一吵而不可收拾,她的心里似乎有许多愤懑,没处发泄,她只能通过和张颂的吵架才能发泄出来。

  她说:这是过的什么日子,我过够了。

  在一天晚上吃饭时,她这么冲张颂说。

  张颂对她的语调和说话的内容虽然没有心里准备,一双茫然的目光透过镜片望着她。

  她说:张颂你变了,婚前你对我什么样,现在又是什么样?你说,你说呀。

  张颂一时没有回过神来,仍那么陌生地望着她。

  她又说:看着我干什么,你怎么整天无精打采的,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我说。告诉你张颂,这份婚姻不是我求来的,如果你当初不那么对我,我不会求着和你结婚。

  张颂半晌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怎么了?

  她说:怎么了,你自己清楚。张颂我问你,你是不是对我不满意?

  张颂对这个话题似乎还没有琢磨过,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半晌张颂才说:现在咱们都还年轻,以后生活还长着呢,我是想趁年轻多学点儿东西,以后肯定有用。

  这句话露出了破绽,让李亚玲抓住了,她马上说:你对我好一点儿,难道就影响你学习上进了。

  李亚玲这句话说得并没有毛病,张颂怔了半晌,才说:我对你不够好吗?你说结婚就结婚,结婚后,每月工资都给你了,这个家你当,你还想怎样?

  李亚玲流泪了,她抹着眼泪说:我不要你的工资,我只想过一个正常人过的日子,你总是很忙,连和我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有时一天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难道这就是你对我的好?

  张颂无话可说了,这么吵过禄次之后,果然就有所改变了。在晚饭后也能抽出时间陪着李亚玲在校园里走一走了。那时的李亚玲是幸福的,她把手放在张颂的臂弯里,有时两个人的身体还不停地碰在一起,李亚玲似乎又找到了那种过电的感觉,像恋爱时一样。走了一会儿,张颂看看表说:我该备课去了。

  李亚玲就说:送我回到门口,你再走。

  张颂就陪她来到了筒子楼门口,两人停下来,张颂要走,她又把他叫回来,帮他正了正领口,然后才望着他远去。

  李亚玲独自一人回到家里,心情很好,她还哼着歌,喜气洋洋的样子,上床前还抽空看了一会儿带到家里的病例,然后才上床躺下,她等着张颂早点儿回来。

  张颂回来后,她已经睡了一觉了,她伸手摸到了张颂,抱住了他的一只胳膊,然后又踏实地睡去了。明天她是早班,五点多就要起床,然后去接班。张颂不用那么早,他八点钟赶到课堂给学生们上课就可以,所以总是她先睡。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天之后,张颂又我行我素起来,每天晚上吃完饭一抹嘴就到办公室备课看书去了,又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家里。这时,她的心很不安,看着闹钟一点点向前游移着,她什么也干不下去,心情烦乱得很。不时地谛听着过道里的动静,有几次她听着门外的脚步声以为是张颂回来了,她急忙打开门,结果并不是张颂,她就失望地关上门,很郁闷的样子。然后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她开始失眠。终于张颂回来了,他躺在了她的身边,没多一会儿,张颂睡着了,并且打起了鼾声。她坐起来,望着他,黑暗中,张颂的脸一副朦胧的样子。眼前的张颂还是以前的张颂,可是物是人非,这日子和她想像的一点儿也不一样。她真想冲他大喊大叫,把他从梦中叫醒,她的愤懑又一点点在心中积攒着,最后终于有一天又爆发了出来。

  她说:你心里根本没有我。

  他一副愕然的样子道:怎么没有你了?

  她说:你就是没有我,只有你那些学生,你是不是看上哪个更年轻的了?

  他对她的这种胡搅蛮缠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他就挥挥手说:我就看上年轻的了。你这样累不累呀?咱们现在是夫妻,不是恋爱中的情侣,天天哪有那么多事,有时间干点儿正事好不好?

  张颂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他对那种婚后生活还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位。

  她听了他的话,眼泪又一次流了出来,她感到很伤心,所有的浪漫和幻想就这么远她而去了。

  她说:你陪我逛过几次街,连我的生日你都记不住,这么跟你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他不想和她吵,匆匆吃完饭,夹起教案就去办公室了。有时,他干脆就不回来了,夹个凉席睡在办公室里。这么吵来吵去的,往往要僵持几天,生活才能恢复正常。

  这样的现实生活是李亚玲没有想到的,她对婚姻有着许多浪漫的想法,当年在大学宿舍里,她们躺在床上,女孩子们梦幻般地对婚姻有着许多畅想,她当然也有着自己的梦想。当她们集体爱上张颂老师时,她是多么的幸福啊,因为那时,自己离张颂老师最近,她那时认

  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然而现实的婚姻却把她的梦想击得粉碎,自己梦想的,追求的婚姻,原来竟是这样一幅画面,李亚玲深深地感到了失望。这就是她得到的所谓的幸福吗,李亚玲独自一人时,不免黯然神伤。

  不论是上班还是下班,她都没有了一点儿热情。刚结婚那会儿,对这个筒子楼里的家是那么眷恋,当她锁上门时,总要回过头来留恋地看上一眼,走到楼下时,她抬起头来,看一眼属于自己的窗口,她就有了一种很踏实的感觉,如同一粒飘浮的种粒终于找到了土地,有了一种根脉和希望。每天她下班回来,不管早晚,她总要先到菜市场买来蔬菜,兴冲冲地回来,进门后,她甚至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便点着了火,整个筒子楼的走廊里在一片炒菜声中交织着一曲生活的乐章。那时,李亚玲就感慨,生活是多么的有意味呀!她一想起生活,她的眼睛就发湿发潮,有着一种感恩之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生活却变成了另外一种样子。什么样的心情培育出什么样的生活,生活其实过的就是一种心情,此时,李亚玲没有了这份心情,生活也随之便失去了光泽。

  张颂似乎早就谙熟了这种生活,他刚结婚便开始逃避了,和李亚玲南辕北辙。李亚玲不能不抱怨,不能不和张颂去争、去抢。在上大学时,和张颂偷偷摸摸地恋爱,那时她是甜蜜的,有着对张颂的一种占有欲,因为从情感到心里,她和张颂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这种距离是师生关系造成的,她是学生,张颂是老师,因为这种距离就有了一种审美。然而,他现在不是她的老师了,她也不是他的学生了,接下来他们只能是夫妻关系了,这种关系让他们寸步不让,据理力争,这就是夫妻关系。从理想回归到了现实。

  李亚玲因为心情的变化,她在医院下班时回家的心情就不那么迫切了,以前她总是第一个换好衣服,打冲锋似的冲出来。现在她和所有那些老医生、老护士一样,学会了慢条斯理、从容不迫,她摘了手套,换好衣服,还要在水龙头下把手打上肥皂,一丝不苟地将手指甲的缝隙认真地仔细地洗上几遍,才不紧不慢地走下楼来,还不停地和身边的人打着招呼。

  当走近筒子楼时,她再也不会抬头寻找属于自己的窗口了,而是低着头,心事重重地上楼,有几次她都找错了,当掏出钥匙去开别人家的门时,才意识到走错了门。李亚玲的神情因此也变得恹恹的,她不再和张颂争吵了,他回来,就回来,不回来,她也不对他期盼什么了。

  两人吃饭时,也有一搭无一搭的。

  他说:这届新生基础很好,比你们那批工农兵学员强多了。

  她说:是吗,有没有漂亮的女生呀?

  他不觉看了她一眼。

  半晌,她才又说:我们医院新分进来两名大学生,做一个小小的阑尾手术都出差错。

  他又看了她一眼,放下碗。

  她也放下碗,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张颂,我想要一个孩子。

  这个想法是她突然间萌生的,就在放下饭碗那一刻,可此时说出口之后,这个想法一下子变粗变大了,变得顽强无比。她紧张地望着他。

  他一直没有说话,就那么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会儿,才说:也好,兴许有了孩子你就不胡思乱想了。

  她的想法得到了他的首肯,她激动万分,她又被另一种理想鼓噪得神情不安起来。平淡的生活总是期待着惊心动魄,虽波澜不兴,也希望有所变化。在这种期待中,她下定决心要生个孩子,也许到那会儿,她真的会是幸福的。既然每个人都要结婚,结婚后又都要生孩子,那么为什么不早一点儿把这个过程都完成了呢?

  从那以后,她一心一意地在为生孩子做准备了。自从她未婚先孕,她就有了教训,在和张颂有那层关系时,她坚持一定要用工具,张颂也言听计从,一直坚持到现在。他们现在想要孩子了,工具自然不会用了。于是他们开始齐心协力地共同努力,这是他们结婚后,想法最一致的一件事了。他们恩爱完之后,躺在那里,身子软软的、倦倦的。

  她说:兴许有了孩子,你就恋家了。

  他说:有了孩子,你就不胡思乱想了,生活就是生活,哪有那么多累人的想法。

  她说:有了孩子会很累人的。

  他说:你想带就带,不想带就交给我妈,我妈明年就退休了,她想要孙子都快想疯了。

  前些日子,李亚玲隔三差五地到张颂父母家去一趟,时间大都是周末,有时在他家吃一顿饭,张颂母亲不说什么,更多的时候用探寻的目光在李亚玲的腰身上扫来扫去。

  吃饭的时候,张颂母亲就说:你们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要个孩子了。

  当时两个人都没有接母亲的碴,那时她还没有要孩子的想法,她仍沉浸在对婚姻对家庭的期盼中。现在她终于下定决心要生个孩子了,她想像自己以后怀孕时,挺胸腆肚的样子。那一阵子,张颂似乎很配合李亚玲,每天从办公室备课回来便早早上床,他们都变得很勤奋,他们的生活又变得甜蜜起来。李亚玲一时间沉浸在了一种假想的甜蜜之中,她对生活又变得积极起来,每天下班的时候,她又是第一个冲出门诊楼,飞快地骑上自行车往菜市场赶,每天的晚饭都做得很丰盛,她的脸孔红润,眼神迷离,仿佛她又谈了一次恋爱。热恋中的女人总是迷人的、可爱的。

  她不再和张颂争吵了,这么甜蜜的生活还有什么可争可吵的呢?如果这样的生活这么持续下去的话,她肯定会满足的。

  可几个月之后,她并没有像期待中的那样怀孕,她在幸福的过程中,甚至忘掉了当初的目的。

  直到有一天,张颂大汗淋漓地努力过之后,伏在她的身上说:都好几个月了,也该怀上了。

  这时她才意识到,她原本是想怀孕的。她伸出手摸着自己平滑如初的肚子,她是学医的不用摸肚子也知道怀没怀上孩子,每个月正常地来月经,就足以证明她没有怀孕。

  几个月下来之后,张颂的情绪就不高涨了,也不那么勤奋了,有时很晚才从办公室里回来,她已经睡醒一觉了。他躺在她的身边,她希望他能在今晚仍有所作为,便把身子偎过去,用手热热地把他缠住。

  他推开她的手说:太累了,等过两天吧。

  她就有些失意,把手一点点松开,身体也一点点冷却下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几个月。

  当每个月来月经那几天,他总是用探寻的目光望着她。如果来了,她便摇摇头,叹口气。他的目光在这之前是有一些期望的,有如几粒炭火在燃着,听了她的话便又熄灭了。

  有几次,她的月经推迟了几天,她便在日历牌上做出种种记号,准确无误地记算着日子,可几日之后,月经又来了,她和他如泄了气的皮球,于是又期待着下一个月。

  这样努力期待了一阵儿之后,两个人似乎都疲沓了。

  她就说:以前怕怀上,偏偏就怀上了,现在想怀上,却怀不上,你说急人不急人。

  张颂就说:要不去医院查一查吧,是不是哪里出了毛病?

  她说:有什么毛病,又不是没怀过。

  他也沉默了,为这种无望的努力他感到了失望。

  还是科里一个老大姐鼓动李亚玲去妇科做一下儿全面的检查,她才走进妇科的。这个老大姐以前也经历过类似这样的事情,后来,一检查还是查出了毛病,于是,又是做手术,又是吃药的,终于怀上了。

  李亚玲果然检查出了毛病。结论是这样的,李亚玲交待了自己曾怀过孕又做过人流的历史,医生便顺着这条线索检查,上一次人流做得很不成功,把子宫刮漏了才造成了大出血。虽然现在伤口早就愈合了,但现在的子宫壁太薄了,受精卵无法在子宫里着床,没有了生存的土地,种子自然不会生根、开花、结果。

  这一诊断是致命的。李亚玲是学过医的,她本身就是医生,这无形中等于宣判她将终身不孕。那天,当她得到这一结论时,她坐在检查床上久久没有下来,她脸色苍白,神情麻木。

  当她走出妇科时,她已经泪流满面了,一个想做母亲的女人,突然宣判她没有权力做母亲了,无疑宣布了她的死刑。

  那天,她回到家里,手没洗、脸没洗,便一头倒在了床上,灯都没有开。一直到张颂回来,他进门拉开了灯,看到了床上神情呆滞的李亚玲,惊讶地走过来问:你病了?

  他说完伸出手在她的头上摸了一下儿,她并不热,甚至额头有些发凉。

  他又问:你怎么了?

  她从枕头底下摸出那份检查报告,张颂只看了几眼,便什么都明白了。他也呆坐在那里,不相信似的反复研究着那张纸。

  李亚玲突然找到了发泄口,她坐起来冲他叫道:当初你说不会怀孕,骗我上床,结果怎么样?如果没有当初,怎么会有今天?

  说完,她用被子蒙住头,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这是悲痛欲绝的嚎哭、毁灭的痛哭。

  张颂呆呆地坐在那里,恍惚间如同坐在了梦里。

  她昏昏沉沉地这么过了几天,情绪才稳定下来,她认命了。她觉得这就是她的命,这一切都是为了进城所付出的代价。

  如果当初她不和张颂谈恋爱,就是谈恋爱而不发生意外怀孕,全校的人就不会知道她和张颂的恋爱关系,她就没有权力要求张颂和自己结婚,不结婚,她就无法留在城里工作,说不定自己现在正在农村吃苦受罪。想到这些,她心里平衡了,情绪便稳定下来,既然认命了,生活就又是生活了。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欲望需要满足,为了欲望,日子一天天地就有了盼头和努力的方向。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