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爱情与军人的责任

大院子女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这句话让马非拉浑身颤抖,她不知如何回答乔念朝。在心里她千遍万遍地爱过乔念朝了,然而现实告诉她,自己已经不配乔念朝了。这种时刻,让她作出抉择,她不能不痛心而又犹豫不决。

  乔念朝心中就有了那种玉树临风的感受,还有一点儿悲壮。他明白,真正考验他的时候到了。马非拉出事,他是当事人,马非拉是为了爱情出事的。他想过逃避,远远地躲开马非拉,就像从前一样,他们各自行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一样,在最初的两天时间里,他也试图这么做过,可是无论他睁眼闭眼,眼前都是马非拉的影子。有时在夜半的梦中醒来,马非拉那双眼睛仍死死地盯着他,在他眼前挥之不去。乔念朝知道,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他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感受到心底里的什么东西猛醒了,他可以选择逃避,但是他不能,而且绝对不可以,否则他就不是乔念朝了。他明白,他的骨子里流淌着父亲的血液,父亲这一辈子从来没有选择过逃避,父亲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父亲在昔日的战场上面对的是生与死的考验,父亲每一次的出现都选择了勇敢地向前,这是军人的责任。他现在也是一名军人,在这样一件突发事情来临的时候,他无法、也不可能选择逃避,他要像父亲一样,昂起头走向勇敢。

  如果,马非拉没有这件事情,也许他们之间就不会有后面的故事,在这件事情中,乔念朝有着一种深深的自责,那就是作为一个男人,他没有保护好马非拉,他感到脸红和汗颜。当时的他痛恨自己,为什么不竭尽全力和那三个流氓拼下去,如果那样的话,也许马非拉就不会出事。思前想后,他觉得马非拉出事,完全是因为他。他在心里一遍遍地说:我要对得起她,这一生一世,我要永远对得起她。

  当时,乔念朝还没有意识到,他在心里做这些表白时,已经深深地爱上了马非拉。

  马非拉在乔念朝的眼里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次意外是马非拉人生阶段一次重要的开始,在她以前的生活中,到处都是阳光灿烂,包括她追求乔念朝完全是按照自己对爱的理解,她喜欢,她就要得到。她出生于六十年代,三年自然灾害已离她远去,童年的时候,她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但文化革命却没有给她留下多少印记,她从有了记忆,便在部队大院里,一切都那么简单和无忧无虑。等她忽拉一下子长大时,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了,她高中一毕业,便迎来了高考,于是她顺理成章地考上了军校。乔念朝他们需要付出几年的努力,她一夜之间就完成了,实现了。生活在她的眼里是那么的亮丽和美好。

  在这美好中,她爱上了乔念朝,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是个初中学生,每天早晨上学的时候,她都早早地来到部队大院门口,然后在大院门口磨磨蹭蹭,直到乔念朝从大院里出来,她才悄悄地跟上 ,一直走到学校。那时,她一天的心情都很愉快,嘴里哼着歌,眼睛晶亮。在校园里,乔念朝的身影仍不时地在她视线里出现,每一次的出现都会令她心跳不已,她也说不清,她为什么会这样,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脸热了心跳了,然后就是一阵儿又一阵儿的茫然。那时,她说不清为什么喜欢乔念朝,只是想看到他,如果能和他在一起,那更是一件美妙得令她睡不着觉的事。

  有一次,学校里搞文艺演出,从各年级里挑选了十几个文艺骨干,她被选中之后,进行第一次排演时,她发现乔念朝也在他们这一组,那些日子,她晕头昏脑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乔念朝扮演李勇奇,她扮演小常宝,她在戏里喊他爹,刚开始她怎么也喊不出口,她望着眼前的“李勇奇”,怎么也张不开口,脸涨得通红,几次下来她都不能喊他“爹”。辅导老师说:这是演戏又不是真的,你要是不行,就换人。

  她当时眼里竟涌满了泪水,她哆嗦着嘴唇,低着头,红着脸说:再让我试一次。

  她终于喊了出来,那次她浑身颤抖,眼泪流了下来。扮演李勇奇的乔念朝似乎什么事也没有,等着这一声喊似乎等了许久了,然后痛快地答应了,还转过身冲同伴们挤眉弄眼,露出很坏的笑。

  马非拉心里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她眼里水汪汪地望着乔念朝。那时,她只有一个想法,只要让她和乔念朝在一起,让她干什么她都愿意做。那些日子,她的大脑整日里一直处于缺氧状态,晕晕乎乎的,那样的日子既幸福又辛苦。

  乔念朝似乎对她的这种举止一无所知,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和他们高年级的那些同学有说有笑,就是不和比他们低几个年级的这些学生来往,甚至连正眼看她一眼都不肯,只有在排练的时候,通过戏词他们才算交流了。

  那会儿,方玮也在宣传队里。马非拉看着乔念朝和方玮那股热乎劲儿,她心里难受得要死要活。

  那时,她就想:自己要是方玮该多好哇。可她毕竟不是方玮,在他们眼里,她只是马非拉。

  她的名字就和他们相差很遥远,乔念朝是抗美援朝之后出生的,父母为了纪念朝鲜,便给他取名为念朝。马非拉的名字,当然也有另外的含意。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北京中南海高瞻远瞩地对世界各大洲进行了一次伟大的分析,分析的结果是:亚洲和非洲以及拉丁美洲都是发展中的国家,于是这三大洲的人民都是可以团结的,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当时有一首歌非常流行,歌里唱的是:亚非拉小朋友,革命路上手拉手……这就足以证明亚、非、拉三大洲人民的团结是多么的紧密呀。正处在一穷二白的中国人民,在毛主席的号召下,派出医疗队还有铁路援建队,浩浩荡荡、大张旗鼓地开进了非洲大地。非洲人民是可以团结的力量,当然这又是另外一种外交了。

  马非拉就出生在这时,于是她就有了这样一个具有历史意义和纪念意味的名字。单从名字上说,他们之间就有着一大段的距离。乔念朝他们不理她是有理由的。

  在学校、文艺宣传队的排演大都是业余时间,他们从学校回来的时候,大都是晚上。乔念朝、方玮和她三个人一路。为了安全,老师特意安排他们三个人一起走,可乔念朝和方玮就跟没她这个人似的,她像个小尾巴,毫不起眼地跟在他们的身后。上公共汽车时,他们会有意无意地看她一眼,确认她上车了,便再也不望她一眼了,乔念朝和方玮他们,亲热而又神秘地说着他们那个年龄感兴趣的悄悄话。

  只有一次,他们去外校交流演出,那天方玮病了,没有去参加演出。演出结束后,马非拉和乔念朝上了公共汽车。上车时,乔念朝还特意关照一句:上车了。

  上车之后,乔念朝就不管她了,在一个双人座的空位上坐了下来,她跟在他的后面,见他坐下了,犹豫了一下儿,最后还是坐在了乔念朝的身边。那是一辆夜班车,公共汽车上已经没什么人了,有几个人也是坐在那里,闭着眼睛打瞌睡。马非拉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离乔念朝这么近,那一瞬间,她的体温一下子高出了好几度,她发现自己的脸已经滚烫了,好在,她还没有卸妆,脸上还画着演出时的油彩,她正襟危坐,目不斜视的样子,可她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警醒着,所有的细胞此时都为明天兴奋着。

  在这时,她多么希望乔念朝能和她说上一句话呀,哪怕一句也好。乔念朝不说话,她就想和他说话,想了一路,也没有想好一句话,车都到站了,她仍然兴奋地想着……

  他突然说:下车了。

  这时,她才清醒过来,车已经在军区大院门前停下了。她慌慌地让开路,看见乔念朝下车,然后醒悟地自己也下了车。她跟着他一起走进大院,又来到家属区,她站在暗影里一直望着乔念朝走回自己家那栋楼,进了楼门再也看不见了,她才捂着脸向家里走去。那个晚上她感到幸福无比,又懊恼异常。他们单独在一起了,可她却没和他说成一句话。那一夜怎么也不能平复激动的心绪,她是在半睡半醒中度的。

  这就是少女时期处于单相思的马非拉,这种少女情结一直陪伴着她长大。长大了,许多事和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可她爱乔念朝的信念一直没有变,她还像少女时期那么爱着乔念朝。这种爱比少女时期更热烈了,更坚定了。

  为了能走近乔念朝,她听说乔念朝被保送进了陆军学院之后,毅然决然地报考了陆军学院。她终于和他在一起了,当然,他也把她当成大人看了。她的果敢和大胆终于渐渐地赢得了乔念朝的爱,她似乎已经看到了他们相恋的黎明。也就是在这时,那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天晚上,她跑到家里,一头栽倒在床上,把两床被子都盖上了,她彻底地大哭了一晚

  ,那时,她就意识到,自己将永远不可能和乔念朝走在一起了,她是一个破碎了的人,怎么还能配上乔念朝呢。她绝望了,彻底绝望了。

  那天,她哭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母亲准备送她回学校时,敲了半天门也没见她回答,便推开门,她还蒙着被子躺着。母亲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掀开被子,看到她的样子吓了一跳,伸手一摸,她正在发着高烧,不论母亲说什么,她都一句话也不说,闭着眼睛。

  那次母亲给陆军学院打了个电话,为她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马非拉似乎一下子就长大了,她悟到了许多,也悟透了许多,她甚至都有过放弃继续上学的想法。在开学之前,她给乔念朝写了一封很长的信,足有十几页纸,那是她向乔念朝大胆表白的一封信,从她的暗恋开始,那是一个少女情怀,一点一滴地向一个成熟女性递进的一个过程,她写了许多个晚上才完成的,她原打算开学那一天,在火车上交给乔念朝的,可临行前一个晚上,那件事情发生了,她所有美好的想往,以及一个女性的情怀就此关闭了。在那几天里,她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更看不到自己的幸福。她拿着那封信,在洗手间里用火柴点燃,看着那一页页浸透自己心血的信纸一点点地化成灰烬。她在灰烬中洒下了自己诀别的泪水。

  一个星期后,她还是登上了返校的列车,此时,她的心境已不是一个星期前的马非拉了。那时她的心里装着火热的爱,幸福的未来,此刻她的心里空了。

  重新回到学校的马非拉的已是物是人非了。

  乔念朝仿佛做了一场梦,从出发的起点,转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马非拉在他的心里如同一粒不经意被风吹来的种子,短短的几天之内便生根发芽了。马非拉以前在他的心里一点儿也不刻骨铭心,甚至他一直认为马非拉就是几年前那个没长大的小姑娘,活泼、任性,有时还有一点点刁蛮。她一夜之间走进了他的生活,使他原本平静的生活溅起了几圈不大不小的涟漪。他对她太熟悉了,她是在他眼里一点点长大的,她说过爱他,他没觉得那是真心话,甚至有些好笑。后来渐渐发现,她是认真的,还有那么一点点痴情,他的心情也是水过地皮湿,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迹。因为这种熟悉,他认为,自己不会和马非拉发生什么。他和她在一起是愉快的,那种愉快是一个男人看着他眼里一个小女孩的恶做剧,也有点儿反常而已。以前他看过许多书,那里面描写了很多坚贞不渝和青梅竹马式的爱情,他读那些书时,也常常被描写的爱情所感动。现在他才知道,那些爱情仅仅是写书人一种美好的想像。一对男女从小到大看着长大,实在是一件挺困难的事。距离产生美,他与马非拉可以说一点儿距离都没有,他一直是俯视着马非拉长大的,她的个头先是到他腰那么高,后来又到了他的脖子,这时差不多到他耳朵这么高了,她应该是个大人了,所谓的大人是从生理而言,而在他的心里,她永远是那个没心没肺、顽皮的小姑娘。

  马非拉走近他的生活,他不可否认,给他的生活带来了许多的愉悦,他跟她在一起,更多的是一种友谊,有时他都没把她当成异性,就是那种很哥儿们的一种友谊。他不推拒她,但他能感受到她时时刻刻迎面而来的压迫,这种压迫也被他理解成了一种游戏的成分。他和她在一起没有一丝紧张、急迫和欲望,平静得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当他在新学期又一次面对马非拉时,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他再也忘不了马非拉了,她越回避他,他越是想见到她,两人的关系完全颠倒过来了。他也说不清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每天早晨,他们列队去教室上课,他都能远远地看见马非拉,她的神精已经不是那个一脸轻松的女孩子了,苍白的脸上呈现一丝忧郁,还有的就是写在脸上的心事。这一切都让他的心跟着一同颤抖。他现在一有时间就会想起她,她的音容笑貌,活灵活现地呈现在他的眼前。有时,他坐在那里就那么痴痴地想,忘记了时间和地点。

  有时做梦也会梦见她,她在他的梦中仍然是那么的调皮、俊俏。猛不丁儿地在梦中醒来

  ,发现原来这是一场梦,他的心便空空落落的,好长时间睡不着。

  他当年和方玮初恋时,似乎也没有过这种感觉,他只是想见到方玮,见到之后就是愉快的,并没有那种刻骨铭心、欲罢不能,甚至偶尔会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他此时有了,他说不清这是不是爱情,反正,马非拉他是放不下了。在那些个日子里,乔念朝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小男孩一样,昏头昏脑地闯进了初恋,他变得魂不守舍,经常站在马非拉宿舍的窗户外面。他很有时间规律地站在那里,就引起了马非拉宿舍女兵们的注意。

  一天,理着假小子发式的一个女生探出头来说:喂,指挥队的那个男生,你在这里等谁呢?

  这句话让乔念朝警醒了,他冲那个女生不好意思地笑一笑,装作没事人似的走了。过不了多久,他梦游似的又在那里出现了。他一出现,马非拉宿舍里的几个女生就炸了窝。

  她们说:看,那个男生又来了。于是她们把头挤在窗口处,横横竖竖地打量着乔念朝。在这之前,马非拉已经知道乔念朝在楼下那么痴情地张望了。她只看一眼,便再也不看了。

  女生们就议论起来:长得还不错么,挺神气的。

  然后有人就猜:他到底来看谁呀?

  还有人说:他是单相思吧。

  ……

  众人就笑,惟有马非拉不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众人在惊诧、调笑中就回过味儿来。因为她们发现,马非拉这一学期和上一学期,简直是两个人。她们一直没找到原因,现在终于找到了,她们一下子就把马非拉围上了,然后七嘴八舌地猜测。

  有人说:马非拉你是不是失恋了?谁把你折磨成这样?是楼下那个臭小子吗?如果是,你说一声,我们在楼上用水泼他。

  又有人说:楼下那个小子,一定是等你的,你还不快去;你要是不去,我们可去了。

  还有人说:马非拉,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你要真不同意,别怪我们把他给抢走了。

  ……

  不管这些女生七嘴八舌说什么,马非拉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逼急了她就说:你们胡说什么呀?!

  然后到窗口转了一圈,装模作样地往下看了一眼,道:我根本不认识他。

  有个女生当场就揭穿她道:不对,上个学期明明看着你和他亲亲密密那个劲儿,现在怎么装作不认识了。

  又有人说:你是不是不想理他了?这事好说,我去楼下告诉他,让他走。

  说完,果真下楼了。众女生眼看着有一场好戏就要开始了,她们又纷纷地趴在窗前,观看那一场戏的开演。

  那个女生下了楼,来到树下。

  乔念朝发现了走过来的女生,他装作找东西的样子,弯着腰在地上寻找着。

  女生说:嘿,别装了,什么东西丢了?

  乔念朝就说:是钥匙,宿舍的钥匙。

  女生又说:是打开马非拉心灵的钥匙丢了吧。

  乔念朝的脸红了。

  那个女生又说:告诉你,马非拉对你没有意思了,你抓紧想别的辙吧,别在一棵树上下功夫了。弄得马非拉那么痛苦,你也忍心。

  乔念朝听了这话,脸顿时白了,他有些吃惊地望着眼前的女生,语无伦次地说:是她、她让你、告诉我的?

  女生说:她说的话就是我说的话,我说的话就是她说的话,明白了吧?

  乔念朝抬起头来又望了一眼女生宿舍的窗口,转过身一步步向前走去。

  女生们挤在窗前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走了,他真的走了。

  另一个说:你看他的样子好伤心呢。

  等她们回过头来的时候,才发现马非拉泪流满面。 她们一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突然扑在床上,拉过被子,在被子里呜咽起来。

  刚下楼那个女生,一进门就看到了这样的场面,她傻了似的立在那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她抬起头看见的是众人责怪的目光,手足无措地说:我、我做错了?

  她来到马非拉的床前,低声说:马非拉,要是我做错了,我这就把他给你找回来,不,请他来咱们宿舍。

  说完又要下楼,马非拉哽着声音说:我的事不用你管。

  马非拉在痛苦中抉择着,她自从发现乔念朝站在女生宿舍的楼下,她的心里就在流血。如果,这要在以前,她会高兴得飞起来,然后不顾一切地投入到他的怀抱中。然而,现在她却不能,甚至都不敢看他,她怕控制不住自己。当别人议论乔念朝时,她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那个好心的女生要下楼时,她的话她都听到了,知道念朝终于走了,她虽然没有看见,但她能想到他失落的样子。这段时间,她知道乔念朝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自己,队列里,食堂的饭桌上,还有图书馆……虽然相隔那么远,他的目光似乎会拐弯,她不论走到那里,都有他的目光在追随。她强迫自己不去看他,如果她的目光和他的目光碰在一起,她怕自己承受不住,干出一些荒唐的事情来。可她强忍着不去望他,她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时时警醒着自己,这种克制,有时让她全身发抖。

  宿舍事件之后的第二天,她终于在傍晚的图书馆门前的台阶上看到了乔念朝。乔念朝腋下夹了几本书,他立在那里仿佛千年万年了,他迎着她,脸色严肃又有些苍白地等着她,她不可避免地和他的目光对视在一起。那一瞬,她还在内心告诉自己:不理他,走过去。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数着自己的步子。

  她都走过他有一两步了。他突然说:马非拉,你站住。

  她就像听到了命令,一下子就站住了,但并没有回头。

  他转过身,几步走到她的面前,她匆匆地看了他一眼,忙把头扭到一边去。

  他说:马非拉,今天你告诉我,你还认不认识我乔念朝?

  乔念朝已经被思念折磨得忍无可忍了,今天他横下一颗心一定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否则他将寝食难安。昨天他几乎一夜没睡,他想清楚了,一定要当着马非拉的面把话问个明白。

  这句话让马非拉浑身颤抖,她不知如何回答乔念朝。在心里她千遍万遍地爱过乔念朝了,然而现实告诉她,自己已经不配乔念朝了。这种时刻,让她作出抉择,她不能不痛心而又犹豫不决。

  乔念朝说:你说话呀,如果你说不认识我,我拔腿就走,不耽误你一秒时间。

  她咬着嘴唇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他望一眼天空,吸口气,然后慢慢转过身子一步步向台阶下走去。

  就在这时,马非拉撕心裂肺地叫了一声:念朝——

  乔念朝转过身时,看见马非拉用手捂着脸在低低而泣,他走过来,一下子把马非拉抱在怀中。马非拉身子一下儿就软了,任由乔念朝抱着。

  许多路过图书馆门前的人,立在那里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