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爱的执着与感动

大院子女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他要不惜一切代价追求方玮这份爱情,即便撞得头破血流他也再所不惜。没想到的是,困难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大,他没有使出浑身的力气,方玮似乎就向他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刘双林和方玮之间发生了神话,是一个关于公主和穷小子的故事。

  刘双林对方玮是执着的,在方玮上护校的两年时间里,刘双林的腿都跑细了。部队离护

  校所在地差不多有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刚开始,刘双林每个月都会来看一次方玮,时间在某个周末。刘双林周末晚上乘上火车,转天的十点多钟到达护校,往回返的火车是下午两点多开车,留给刘双林的时间也就几个小时。

  头两次,刘双林见到方玮时,他都说这是出差路过,两个人在护校周边找个小饭店坐下来。

  刘双林一边抹着头上的汗,一边说:咱们今天改善一次伙食吧,我知道你们学校的伙食不好。方玮就点菜,然后两人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

  刚开始时,方玮真的以为刘双林是出差路过,顺便来看看自己,她的表情很轻松,莺歌燕舞的样子。

  她说:谢谢排长,这么忙还来看我。

  刘双林就虚虚地笑一笑道:谁让我当过你的排长呢,应该的。

  一次又一次,许多次之后,方玮就知道刘双林不是出差路过,而是专程来看自己的。她真的有些感动了,从学校到部队,往返一次得二十几个小时,留给他们见面的时间也就是三四个小时。刘双林经过一夜的旅行,显然没有休息好,但他的神情却是亢奋的,从书包里拿出水果和一些零食摆放在方玮面前,他微笑着说: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方玮就认真地望着刘双林说:你这么跑太辛苦了,以后你就多写几封信吧。

  不知什么时候,方玮已经不称刘双林为排长了,而是改成了你。

  刘双林就说:我没事,周末闲着也是闲着,来看看你,我高兴。

  刘双林真的很高兴,他每次离开部队都是要请假的,他每次向团值班的参谋长请假时,都是去一个地方,理由也只有一个:看朋友。

  刚开始的时候,别人并没有把刘双林的举动当回事,请假也就请假了,回来就回来了。可时间一长,人们就发现刘双林是在恋爱,看一个人需要花费二十几个小时的旅行,而见面也就是三四个小时,这不是见一般的人,只能是见恋人,刘双林恋爱的消息便不胫而走。在部队不管干部战士,只要一有人恋爱就是一件挺新鲜的事,众人就七嘴八舌地议论。猜测对方是何许人也,干什么工作的,便在心里进行一次对比,都在部队这个环境中,谈朋友也暗中较劲儿。

  大家每次问刘双林去看谁时,刘双林显得非常的含蓄,他幸福地说:你们以后就会知道的。

  人们便顺着蛛丝马迹进行分析,分析来分析去,大家就都想到了原师医院的方玮。众人就睁大了眼睛,他们说:难道是方玮?真的是方玮?

  人们这么问时,刘双林也不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笑笑道:还不一定呢。

  随着问话的深入,刘双林就等于默认了。人们就对刘双林刮目相看了。方玮考上护校之后,她的身份才真正地公开,军区后勤部长的女儿,高干子女!众人对高干子女是又嫉妒又兴奋的。高干子女不论取得什么成就,他们心里都能接受,一句话:人家是高干子女;或者,人家是某某某的女儿。什么就都没什么了,仿佛在这之前,人已经分成了三六九等,人家出息,有作为,那是理所应当的。那会儿,军校刚刚恢复招生,谁能考上军校,都觉得是件很稀奇的事。当人们知道方玮是高干子女后,对方玮能上护校也就见怪不怪了。

  他们见怪的是,方玮居然能和刘双林谈恋爱,这简直是天鹅和丑小鸭的故事。刘双林的举动赢得了众人的关注,他们对刘双林拭目以待。

  每到周末,就是刘双林出发的日子,他先向团参谋长请了假,把平时在连队训练时穿的衣服换下来,穿上一套崭新的干部服,皮鞋也是刚擦过的,一尘不染的样子。背上挎包,干净利索地就出发了。

  有人就问:刘排长,走哇。

  刘双林就说:走。

  还有人说:刘排长,你真辛苦,这么远的路,就为见上一面,多写封信得了。

  刘双林又说:那不一样。

  又有人说:小刘,你真幸福。

  刘双林就微红了脸,冲人又是笑一笑。

  恋爱中或者说在追求中的刘双林是可爱的,也是勤奋的。就像众人说的,他为爱情跑细了腿。

  刘双林一离开连队,干部战士便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有人说:他,找高干子女谈对象,可能吗?别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吧?

  又有人说:那个方玮在师医院时,好像和他就有过来往。

  有人说:他在新兵连当排长时,带过方玮。

  众人就“噢”一声,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

  他们都觉得刘双林不可能和方玮之间有什么,一个高干子女,长得又那么漂亮。刘双林算什么?农村出来的青年,如果不是发生那次偶然事件,说不定早就回家种地去了。在他们的心里,方玮要谈朋友,最差的也应该和军长的儿子谈恋爱,要么是省委书记的公子,只有那样,他们才觉得心里平衡。刘双林算个什么东西,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众人在怀疑嫉妒的时候,刘双林的爱情却取得了意想不到的进展。

  以前刘双林看方玮,两人临分手时,方玮只是礼节性地把刘双林送上公共汽车站,一个车上,一个车下,他微笑着冲她挥手告别,她也在挥手。车刚走,她便转过身向学校走去,他望着他们之间一下子拉大的距离,那时的刘双林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但有一个声音一直在鼓励着刘双林,我一定要追到手,一定。那是另一个刘双林在说话。

  这么几次下来之后,有一次,刘双林又上了公共汽车,准备和方玮告别时,没料想方玮也上了车,她小声地说:我送送你。

  一句话,让他很受感动。他说:你早点儿回去休息吧,明天又该上课了。

  她说:你这么远来看我,我送你到火车站这有什么。

  那一次,方玮不仅把刘双林送到了火车站,还买了张站台票一直把他送上了火车,当列车启动之后,她开始向他招手,她甚至还向前走了几步,一直到他看不见她为止,她一直向他挥舞着手臂。

  这在刘双林看来,他和方玮之间的关系有了里程碑一样的纪念性。

  方玮做这一切时,她真的是被刘双林的精神感动了,世界上的事怕就怕“认真”二字,不管什么事,只要认真了,就会有一个不错的结果。在爱情上也是这样,刘双林尝到了甜头。

  刘双林要趁热打铁了,后来他又改成每半个月来一次,最后他就改成每星期一次了。以前一个月来一次还觉得没有什么,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经济上,刘双林觉得还能承受,现在每周都来一次,他就有些承受不住了。每到周末,他就在火车上度过,他现在已经学会在火车上睡觉了,不管有没有座位,他出发时,挎包里总要装几张报纸,如果有座位,他只要一坐下,身子向后一靠,便能进入梦乡;没有座位的时候,他就铺开报纸,坐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他也能很快入睡。第二天一睁眼睛,车就到站了。他下了火车,在候车室里把脸洗了,然后精神抖擞地又蹬上了开往军区护校的公共汽车。

  虽然这种奔波是疲惫的,但却是兴奋的。农村出身的刘双林,养成的吃苦耐劳的品格,在方玮身上有了用武之地。

  方玮真的感动了,她每到周日,十点一过,就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过不了多一会儿,刘双林的身影就会及时地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她就紧走几步迎上去,然后两人相跟着向院外一家小饭店走去,那家小饭馆成了他们约会的场所,在他们的爱情经历中,被隆重地记上一笔。

  身为女人的方玮,她的心地是善良的,同时也是柔软的,有一个男人对她这么坚贞不渝地好,她感到幸福而又知足。方玮并不是一个复杂的人,她的出身,她的经历,注定她复杂不起来。在和刘双林交往过程中,她没有想过对方的地位和出身,她从小到大就没想过地位和出身,因为她一直很优越地生活着,还没有想到生活的艰辛和难处。也就是说恋爱中的方玮还没有真正地意识到生活是什么。她只能在感动中,体会着热恋中的感受。方玮从一开始到现在,她一直是被动着的。而刘双林第一次见到她时,便有了一个“阴谋”,能和方玮接近,就是刘双林的胜利,如果能和方玮有什么,那简直就是幸福了。

  刘双林也没有想到,他和方玮之间的关系会这么顺,顺利得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在那一段时间里,刘双林奔波在两个城市之间,他的爱情宣言传播到全师每个人的耳朵里,全师的人都知道有个刘双林,并且知道和他谈恋爱的是一位军区首长的女儿,许多人都想一睹刘双林的风采。

  那些日子,刘双林脑子里昏沉沉的,脚重头轻,每到周末,他都把自己收拾一新,然后挎上背包像一位奔赴战场的勇士,在众人的注目下,英勇悲壮地走出军营,奔向了下一个城市,那里有他寻找的爱情。

  时间一长,首先带来的是经济问题,那时的刘双林,每个月才几十元的工资,他一个月就要往返四趟,每趟路费就得十几元钱,每周还要和方玮在小饭店里吃上一顿饭,他的工资就入不敷出了。刘双林的生活就变得拮据起来,一双袜子破了洞,他补了又补,他像当年的雷锋一样,拿出针钱包在灯下那么补呀补的。

  每块香皂和牙膏他也是省了又省,最后他干脆不用香皂洗脸了,牙膏每次都挤那么一点点,刷在牙里都没有沫了,吸了几年的烟也戒掉了。他不仅是在为爱情的奔波做打算了,他现在已经远远地看见了爱情的风帆正一点点向自己驶来。上次他去看方玮时,方玮主动向他要了一张照片,方玮不是为了自己的留存,她要寄到家里去,让父母审查通过。虽然,方玮没说过爱他,但这一切勿须再说了,一切都明了了。他选了一张自己认为最春风得意的照片送给了方玮,那张照片是自己被宣布提干那天,在营院门前照的,他冲着镜头喜出望外地笑着,背后是营院;还有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的标语,他认为这张照片是自己有生以来最精神焕发的一张。

  接下来,他要为结婚做准备了,虽然现在看,结婚还遥遥无期,他甚至还没有勇气去拉方玮的手,但是他已经看到胜利的旗帜向自己招展了。恋爱之后就是结婚,他明白,自己结婚,家里帮不上什么忙,一切都要靠自己。他要攒些积蓄,免得在结婚时,让方玮小瞧了自己。他最怕的就是方玮小瞧自己了,这是他的软肋,他的意识里,一直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情结,尤其在方玮这些高干子女面前。

  自己的父母都是农民,而且都不能摆到台面上来,家境又不好,可以说,要什么没什么。然而方玮家呢,人家是高干,一家住一栋小楼,楼外还有卫兵站岗,出来进去的都是小车接送。人家过的是什么日子,自己家过的是什么日子,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

  刘双林一直暗暗地为自己出身在这样的家庭而悲哀,有时还恨自己,还有自己那个家。自从提干后,每年都有二十天的休假,他很少回家,回到农村住在自己那个破破烂烂的家里,他认为那是一种受罪。父母求人一封接一封地给他来信,信里面描述着如何思念儿子的话语,同时也为儿子能够混到今天感到无比的骄傲。他怕接到这样的信,每次接到父母的信,他都偷偷一个人一目十行地看过了,然后就撕掉了,并撕得粉碎,不留下只言片字。每次读完家里的信,他的情绪都不好。

  没有办法,他一年还得回一次家,有时二十天的假期,他只在家里住上那么三五日,便又匆匆地回来了,他回到家里后,情绪不高,整日里阴沉着脸,他做这一切不是给父母看,而是一看到家里这番模样,他真的高兴不起来。刘双林的父亲,刘二哥的身体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背也弯了,腿脚也走路不利索了,走几步就要扶着东西喘上一会儿。对他的回来,父母是高兴的,毕竟儿子出息了,好赖也是个军官了,以后铁定要吃公家饭了。许多人都要来他们家坐一坐,刘双林回去那几天,是父母最荣光的日子。他们脸色红润,对每个人都笑脸相迎,刘二嫂说:我家双林从部队上回来了,快进屋坐坐吧。

  刘二哥说:儿子回来了,他是军官了。

  众人就都来坐一坐,问一些部队上的事,听着新鲜,以此来打发农村单调而又刻板的日子。

  众人散了,母亲就照例要关心一番儿子的大事了。

  母亲就问:双林,个人的事有啥眉目没有?

  刘双林就说:就咱们这个家庭背景的人,谁愿意跟咱呢。

  那时,他和方玮之间还看不到一点儿希望呢。

  母亲又说:咱也别挑了,只要是城里的,有个工作就行。

  刘双林就说:还挑什么呀,人家不挑咱们就不错了。

  父母就不说话了,都为自己的家境而连累了孩子感到万分不安。

  最后母亲就小心地说:要嫌咱们是农村的,以后你就说自己是孤儿,没父没母。

  父亲也说:就是,你就当没我们这两个老东西,只要你能过上好日子,我们不用你惦记。

  虽然这么说,刘双林的心里一点儿也不感到轻松,相反更沉重了。

  最后母亲又说:支书家那个闺女李亚玲我看就不错,现在人家也留在城里了,当初你要是跟她,我觉着也错不了。

  刘双林突然发火了,他冲父母说:都别说了!

  父母就闭上嘴,小心地长吁短叹。

  此时的刘双林已不是昔日的刘双林了,昔日的刘双林,为了能当上兵,父亲带着他去求李支书,最后父亲和他跪在支书面前求情时,他看到父亲的背影是高大的,能为他遮风挡雨。现在,父母的身影在他眼里一天天苍老下去,再也不能为他做什么了。他感到悲哀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半点儿的怨恨。他怨恨父母怎么就没把他生在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里,他还恨父母为什么这么无能。

  离开家的时候,他每次连头都不回一下儿,一踏上返回部队的火车,他的心里似乎才一点点轻松起来,然后在心里咆哮着对自己说:我刘双林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

  每次,刘双林从老家放马沟走出来,都显得悲壮异常,不成功便成仁,他没有退路,只能挺直腰板,咬紧牙关往前走。可他的出路又是什么呢,他现在是提干了,当上了排长,全师有一百多个连队,也就是说有几百个排长,他在部队干了这么多年,他知道有多少人在排职位置上,一直干到转业,再也没有晋升一级。最后就又哪来回哪去了。

  刘双林能干到今天这个份上,完全是一种偶然,如果没有那次意外,他早就回到放马沟种地去了。他也想表现自己,正如当战士的时候,他想把工作干得出类拔萃一样,然后自己才能出人头地一些。然而在和平的生活中,要想找到立功表现自己的机会简直太难了。别人一天八小时这么过,自己也是这么过;一日里,自己训练学习,别人也训练学习,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做得比别人强多少,在平淡的日子里,刘双林感到平庸无比。刘双林真恨自己生不逢时了,如果他在战争年代参军,为了前途和命运,他一定不会怕死。可自己偏偏就生活在平淡的和平生活环境中。他看不到自己未来的出路。

  就在这时,方玮闯进了他的生活,仿佛一个绝望的人,又看到了生的希望。他要不惜一切代价追求方玮这份爱情,即便撞得头破血流他也再所不惜。没想到的是,困难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大,他没有使出浑身的力气,方玮似乎就向他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他和方玮之间的转机发生在一个周末,在那个周末里,他又出发了。他怕路上饿,出发前在食堂里找了两个早晨剩下的馒头,然后用报纸包上,放到了挎包里。他和方玮见面后,中午的时候,他只给方玮一个人点了饭菜,他说自己来时在车上吃过了,现在还不饿。其实经过一夜又一上午的折腾,他早已饥肠辘辘了,当方玮吃完,准备送他去火车站时,他刚站起来,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护士学校门诊部的病床上,正输着液。那天,他没有走成,方玮花钱为他在招待所开了一个房间。当方玮当着他的面,从挎包里掏出那两个用报纸包着的馒头,还有一个喝水的瓶子时,他红了脸,嗫嚅着说:饭店的饭菜我吃不惯。

  方玮的眼圈红了,方玮拉住了他的手,轻轻地说:刘双林,你别来看我了,要看,下周我回部队看你去。

  果然,在下周末的同一时刻,方玮出现在连队门前。她的出现不亚于一颗炸弹那么轰动。美丽高贵的方玮真的爱上了其貌不扬、家境贫寒的刘双林。

  方玮的出现意味着刘双林的爱情已大获成功了。

  当方玮把刘双林的照片寄给父母时,当然,在信里也把刘双林的情况汇报给了父母。

  母亲看了信,又看了照片,没说什么,心事重重地把信和照片又推给了方玮的父亲,父亲没有看照片,只是匆匆浏览了一遍女儿的信。

  母亲就说:是个农村的,长相也一般。

  父亲说:农村的有什么不好,我就是农村出来的,咋地了?别瞧不起农村娃,农村娃厚道,能吃苦。

  母亲叹口气,不置可否的样子。母亲又说:要不,啥时候让闺女把他带回家来看一看?

  父亲说:咱们看啥看,又不是跟咱们过日子,只要孩子看着中,我看就行。都啥社会了,还想父母包办那一套。

  父亲当天就提笔给方玮写了封信,草草地肯定了这门婚事,一切都让女儿自己做主。

  方玮的意思是想让父母给自己出出主意,在爱情的问题上,她真的没有自己的主张。刘双林对她好,坚贞,她知道,可除了这些,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了。她对刘双林谈不上爱,有的只是感动。现在她一想起刘双林挎包里的那两个干馒头,她的眼眶就发潮,他为了她,为了爱情,背着两个馒头上路,这是多么感人的行为呀。单纯善良的方玮接到父亲的信后,决定嫁给刘双林。

  在方玮护校毕业那一年,她又回到了师医院当上了一名护士,她和刘双林的关系全师上下尽人皆知。也就是在那一年的秋天,刘双林被调到师机关司令部当上了一名副连职参谋。这又是刘双林没有想到的。刘双林感叹,自己这两次命运转折,真是天时地利。这一命运的转变,他可以肯定,一定是与自己和方玮的恋爱有关。

  那年的元旦前夕,他和方玮在师长的主持下,隆重地结婚了。一般干部结婚,能让师长出面,况且又是师长主持婚礼,在这之前,刘双林连想都没想过。事后他才知道,师长曾经给方玮的父亲当过警卫员,他们之间的感情非同一般。在那天婚礼上,他第一次明正言顺地敬了师长一杯酒,师长当然也回敬他一杯酒,师长还在嘈杂声中,附在他耳畔小声地说:小刘,争口气,好好干!你不是以前的小刘了,你现在和方玮是一家人了。下面的话师长没说,那意思很明显,他已经是方部长家里的人了。

  刘双林看到了自己在部队的前途如一轮东方的红日,正喷薄欲出。刘双林感觉到自从和方玮结婚后,整个部队上上下下的,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他当排长那会儿,来师机关办事,没有人把他这个来自基层的小排长当回事,因为机关的参谋干事,最低职务都是副连以上。现在刘双林已经是机关的副连职参谋了,况且,身上还有一个部长女婿的头衔,走到哪里,人们都对他仰慕备至。刘双林在新婚的日子里感觉良好。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