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6 今年的第一场雪

更新时间:2011/10/16


  林斌再一次约杜娟见面,是十几天以后的事了。那天是星期天,星期六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星期天上午,白扬又来宿舍坐了一会儿,王参谋去外地接兵去了,大梅没处可去。白扬来之前,大梅和杜娟正趴着窗子向外看雪景,这时白扬就来了。三个人先是嘻嘻哈哈地说了会儿话。大梅知趣地卷起一堆衣服去洗漱间去了。因为有大梅在,虽然她此时不在屋里,但大梅的身影是随时可以出现的,因此,白扬就很不踏实的样子,这瞅瞅,那看看,背着手不停地在屋里踱步。

  过了一会儿白扬说:“大梅这个人心眼很多,你们俩住在一起,你要多长个心眼。”

  白扬说大梅心眼儿多这话时,杜娟心想这是白扬在吃醋呢。白扬每次和大梅见面时总显得很不自然,不知是不是没有追求到大梅,心理不平衡的关系。白扬坐在宿舍里,就显得极不自然。一上午,白扬也没有说几句完整的话,后来大梅洗完衣服回来了,白扬就走了,杜娟自然要把他送到门口,白扬这次没有伸出手在她脸上爱抚一下。

  中午的时候,大梅和杜娟都睡了一个挺长的觉,睡前两人照例说了一会儿男人。大梅每次的开场白都是从王参谋说起,王参谋长,王参谋短的,最后又说到王参谋家里,话语间自然少不了那栋小楼,甚至还说到王参谋家里的司机和公务员,大梅的语气里透着无限的幸福和骄傲,每次话停下来时,她都说:“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大梅说这样的话已经好长时间了,可一直不见大梅结婚,杜娟能感受到,大梅在日盼夜想结婚,结婚之后,她可以名正言顺地搬到王参谋家那栋小楼里去住,也就是说,那时,她将是名正言顺的王部长的儿媳妇。到那时,谁不高看她一眼?每次说到这,大梅总是一脸的幸福和畅想。

  大梅说完自己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那个林斌有消息了吗?”

  其实杜娟这几天一直想着林斌,和林斌那次分手后,林斌曾说过,过几天就找她,可都过去十几天了,她都和白扬单独见了几次面了,林斌再也没有约过她,她曾想,也许林斌那次是无意约她,或许是自己多情了。

  这么一想,杜娟就沉静下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天都暗了下来,她才和大梅从床上爬起来,这时有人叫杜娟去接电话,电话是林斌打来的,林斌约她去自己的宿舍。

  林斌住在东院的一个集体宿舍里,那里住着机关一大部分的单身汉。

  杜娟以前很少到单身楼里来,七扭八绕地总算找到了林斌那间宿舍。杜娟来的时候,林斌正忙活着,林斌同宿舍的一个干事,家是本市的,今天回家了,此时宿舍里就林斌一个人。他买来了菜,还有一条活鱼,杜娟进门的时候,林斌正在给那条鱼开膛破肚,见到杜娟就说:“今天晚上咱们自己做饭,改善改善。”

  杜娟觉得这一切很新鲜,也很温馨,便兴高采烈地和林斌一起干了起来,两人一边干一边说着话,无非是一些日常工作,家里又发生了什么事。从第一次知道两个人的老家是一个市之后,两人说起老家来,话语自然透着亲切和随意。

  两人正亲亲热热地干着活时,突然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白扬。白扬没想到在这里会碰见杜娟,他有些吃惊地望着两个人。倒是林斌很随意地说:“杜娟是我的老乡,想改善一下伙食,她过来帮我做几个菜,你来了刚好,咱们一起喝几杯。”

  白扬腋下夹着一副象棋,下午没事,他找人下棋,他来到单身楼一连推了几个门,不是睡觉,就是去会女朋友了,他才想起推林斌的门。杜娟见到白扬的那一瞬,也有些吃惊,要是知道会遇见他,她无论如何不会来的。好在林斌的一番话,很快让大家轻松了下来。白扬就大大咧咧地说:“那好,晚上就在你这里改善了。”

  白扬有千万条理由这么随意的,他爸爸是文化部长,林斌就是父亲手下的干事,他有着这祥的心理优势。

  接下来,两人就坐在床上下棋,做菜的活就落在杜娟一个人的身上。林斌棋下得很不专心,不停地抬起头来,告诉杜娟盐在什么地方,油在何方。两人一问一答的,倒平添了几分热闹。

  白扬似乎下棋的兴致也不高,不时地抬起头瞟一眼杜娟。杜娟埋着头,也不能一门心思地做菜,她在想,日后将怎样面对这两个男人呢?

  菜总算是做好了,接下来三个人就坐在桌前吃饭,白扬和林斌喝酒。几杯酒下肚之后,白扬的话多了起来,声音自然也很大。

  白扬说:“林干事,我爸经常在家提起你,说你多才多艺。”

  林斌就笑,是那种挂在脸上的笑。

  白扬又说:“林干事,你比我有出息,在大机关,不像我,只在文工团里,小单位,没什么前途。”

  林斌就开玩笑说:“文工团当然好,整天有那么多漂亮女孩子围着。”

  白扬说:“围着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

  两人说到这,都笑。

  杜娟不笑,她没法笑,自从白扬一进门,她的心就乱了。杜娟这时抬起头看着林斌,林赋也在望着她,两人对视了一下,林斌冲白扬摇摇头。

  白扬就说:“看上谁了跟我说,我们文工团就不缺姑娘,我给你当月下老人。”

  林斌就低下头,摆着手说:“现在还不好说,到时再说吧。”

  一顿饭下来,杜娟也没说几句话。两个男人刚放下筷子,杜娟就要告辞回文工团,林斌执意要送杜娟回去,这时白扬站起身来说:“我替你送吧,反正我也要走了。”

  林斌就不好说什么了,白扬随杜娟走了出来。

  到了楼下,白扬说:“这里你来过几次?”

  杜娟看了一眼白扬说:“第一次。”

  接下来两人就没话了,白扬一直陪杜娟走到文工团楼下,才说:“我不上去了。”杜娟一个人往里走。这时,白扬又把杜娟叫住了问:“你和林斌真是老乡?”

  杜娟说:“是呀,怎么了?”

  白扬摆摆手说:“没什么。”

  杜娟以为这个晚上会很愉快,没想到却过得没滋没味的。杜娟有些失落。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