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做个真人

老子传

作者:佚名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6


  光阴象一只巨大无比的神鸟,忽闪着大得能够盖过一切的、黑里儿白表儿的翅膀,轻无声息地往前飞进。随着这只神鸟翅膀的轻轻忽闪,我们的李耳不知不觉地从少年进入了青年。
  公元前五四八年,二十四岁的李耳忽然听说生身父亲李乾从老远的地方回到了家乡。他从失踪至今没回过老家。这次回乡他没到曲仁里来,而是在一个表亲的家里停了一下。当李耳急忙到这家亲威家看望父亲时,才知道原来是个谎信,根本没有此事。
  人皆有情,况且李耳感情又很丰富,他既没见过生父,也没见过生母,没尝过父爱,也没尝过母爱,心中多么难过!他虽有叔父、婶妈的抚爱,但是想起亲爹亲娘,总免不了那不定时间出现的凄苦悲伤。他常把一腔相爱之情深深地倾注到婶妈所讲的生母的身上。哪怕这只是一种往“假设”之上的感情倾注。那么这种假设性的倾注,也曾使他驱走过不少的孤苦凄凉之感,使他在精神上得到暂时性的安慰和解脱。缺乏骨肉之爱和对于骨肉之爱的饥渴,反而使他产生了对众生的大爱,没尝过生父、生母的温存,反而使他象孤身独站的大树一般的生长,更加冷静,更加坚强,更有独立见解,更加使他宽大的心扉对着广漠的天宇而开。对于他的生来从没见过生父和生母,与其说是先天性的匮乏,倒不如说是为一个哲学家的头脑的形成而准备了可贵的因素,他决心不在红尘空走一趟,决心给尘世留下一点什么,用他的话来说,叫做“既来红尘,不愧红尘,绝不浮光掠影,空走一回”。他要做个好人,于世有益的好人。
  做好人,基本的条件有哪些呢?首当其冲的又是哪一条呢?开初,他也不无困惑,还是后来,经过那件事情之后,他才深深得知。
  那是李耳听说他生父“回乡”之后的第二个年头。初春,大地尚未复苏,草木孕育生机。一个浮云遮日的上午,李耳从外边做田回来,正打算看他的《九丘》,忽然传来一阵叫卖的声音:“牡丹!牡丹!牡丹根!卖牡丹根哟!”
  李耳放下刚刚展开的书简,走到大门外边一看,见一群人正围着两个卖牡丹根的看新鲜。本里里正崇恩大伯也在其中。这时候,牡丹花在世上还是很稀少的东西,一般人是不容易见到的。
  人圈当中的空地上,铺着一个红色的麻布单子。单子上放着几小捆用红麻绳捆着的褐黄色的根根。这些根根,有长有短,有细有粗,有的发几股杈,有的是一条独根。单子旁边栽一根五尺多长的小竹竿,竹竿上挂着一面白绫子旗,旗上画着一株开着鲜花的牡丹树。靠竹竿两边的两个小麻扎上,分别坐着一高一矬两个男人。矬些的,上穿蓝色短衫,下穿扎腿白裤,一副憨厚老实模样。此人姓郑,名叫结实,住在这东边不远的小郑庄。高些的,身穿黄裤,腰系紫裙,头顶正中的发纂上包扎着一块鲜红鲜红的绸子布,白白秀秀的脸蛋上,转动着一双十分机灵的大眼睛。此人风度高雅,谈吐不凡,说起话来,犹如墨士骚人。据郑结实说,他是他的表哥,是洛阳有名的花匠,外号“京都花王牡丹客”。
  这位卖牡丹的京都花王,解一捆牡丹根,拿起一根,托在手上,轻轻笑着,环视一下众人,然后不急不慢地说道:“这种牡丹,不同于一般的牡丹。我在洛阳养花二十四年,都没弄到过这种品种。后来,在我被越国一位朋友请去帮助养花期间,一天,突然在深山谷中发现这样一株红牡丹。它比一般牡丹红艳,红得耀眼,艳得使你想起天上的彩虹,叫人禁不住为它动心;它比一般牡丹朵大,开出的花朵,大如碗口;它比一般牡丹棵大,大得象是一株小树。它的枝叶,也和一般牡丹的枝叶有不同之处,油绿的叶子,看起来有点和橘树的叶子相仿佛。我的那位朋友,曾高兴地把它称为小牡丹树。我把它移到朋友的花房,精心护理,繁殖三年,给朋友换取一笔可观的银两。我的这位朋友,重义轻利,在我临走之时,他要把钱财全部给我!我无论如何也不要。他问我想要些什么,我提出,想带几捆我亲手培植的这种牡丹根,让它到家乡安家落户。朋友欣然同意。此次回乡途中,拐到好友郑结实家,我想顺便售出几根,一来是为朋友的家乡添点光彩,二来也是换取一点盘缠钱。这种牡丹,价钱昂贵,需二十两白银才能买到一根,而又言不二价,所以非富家弟子和那般文人雅士不要。有人买也好,没人买也罢,我并不同于一般卖牡丹的人,非卖不中;我卖牡丹,一是为了证实一下它的价值,二是为了看看人的价值,以便以花会友。”
  李耳见他说得顺理,由不得扒开人群,走到圈里,很感兴趣地蹲了下来。
  庞雄的堂弟,曲仁里第二富家子弟庞秀典,问那卖牡丹根的说:“这牡丹根要是有假,要是不象你说的那样咋办?”那人说:“结实可作保人。”郑结实拍着胸口说:“凭良心说,半点也不假,因为我在越国亲眼见过,你们不信,我愿意拿我的家产作保,要是假了,我情愿扒屋子卖宅子包赔!”他说得十分认真,实在是令人无可置疑。
  庞秀典问:“十两银子一根,你卖不卖?”
  那人回答:“不卖。”
  又问:“十五两银子一根呢?”
  又答:“不卖。”
  “十九两银子一根呢?”
  “少了二十两不卖。”
  庞秀典生气了,把眼一瞪说:“你不卖,我不要!你这个人咋这样?没见过卖恁硬的!”
  卖牡丹的笑了:“我已说了,不要谎头,因为我知道我的货物的真正价值。老弟看值就要,看不值就不要,生意不成人情在,请老弟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李耳转脸往身边的崇恩大伯看了一眼,见他一声不响,就又转过脸来,从那捆解了绳的牡丹根里拿了一根,举在眼前,认真地看着。看来他对这牡丹根很感兴趣。
  卖牡丹的见李耳白袜黑履,蓝裤蓝衫,头顶浅蓝扎帕、白髭淡雅,相貌温文,一时感到很大的兴致;他见李耳对牡丹根看得十分认真的样子,就笑着说:“看来兄弟想买一根。”李耳笑而不语,没说要,也没说不要。卖牡丹的说:“我观这位兄弟,文质彬彬,阔绰泰然,风清月静,相貌不凡,定是一位有学问的高人雅士。我可以毫不避忌地说,我这牡丹,非高人雅士不舍得买,也不愿意要,因为他们没有那份美情妙致。你买到之后,用土埋到盆里,勤于浇水,待一段时间,即可发芽长成一株小树一般的棵棵;然后,特别肥美的花朵,怒放盛开,又香又好看。或陪你于书斋,或伴你于窗前,悦目赏心,清志静神,可以说是其乐也无穷!我的那位养花的越国朋友,就是一位高人雅士,他对我培植的这种牡丹,爱得如醉如痴,他曾写过一段百字颂词来夸赞我这牡丹。这段颂词我已经抄写起来带在身上。我看这兄弟是个识字人,现在特意请你当众念念。”说着掏出一卷白绢递给李耳。李耳接过白绢,展开一看,见上面写满清楚的小字。他说他念不好,把它递给崇恩大伯。崇恩伯说他也念不好,又递给了那卖牡丹的。
  “好,你们不念,我来当众献丑。”卖牡丹人双手撑持白绢,以情带音,宏声朗朗地读了起来:
  “一树春色!满院溢香!朵艳,瓣丽,裁彩虹于天庭;枝绿,花红,若旭日上扶桑。居茅舍而不卑,植污土而不脏。辟恶气以美人情,清烦恼以宁心房。伴君于书斋窗外,陪君于床头案旁。富增志趣兮!学业上进;贵宽胸襟兮!心情豁朗。
  未出屋——能触朝霞,不喧赫——可掬荣光!”
  卖牡丹人读到这里,李耳和崇恩大伯心里都感到特别高兴,他们觉得这人确实有趣,心想,他的牡丹一定很不寻常。崇恩伯立即拿出二十两雪花白银买了一根牡丹根。李耳更感兴趣,跟叔父要银来买牡丹根。叔父手里只有十两银子,又东凑西借,给他弄够二十两白银,买了一根牡丹根。
  李耳喜得这根牡丹根,珍爱地在胸口捧了一会,然后,十分欢欣地走回家去。
  崇恩伯满面春风地走来,笑眯眯问李耳说:“卖牡丹的说栽在地上和盆里皆可,你准备把它栽到哪里?”李耳说:“这价值昂贵的东西,得来不易,我怕以后鸡狗伤它,打算栽到盆里。”“好咧。”崇恩伯点头乐滋滋退去。
  李耳端来一个特大的斗盆,把盆底钻上小眼,然后将盆里盛满肥沃的湿土,小心翼翼地把牡丹根埋在土里。白天,他把斗盆放在影门墙里边的砖台上。这里,保险,阴凉,通风,又能得到反射过来的柔和的阳光。晚上,他怕牡丹根万一被人偷去,就和叔父一起把斗盆抬进小西屋里,放在和他朝夕相伴的小书桌旁。白天抬到院里,晚上抬进屋里,就这样,一里一外抬来抬去。叔父李莱是个勤劳厚道的老人,他很支持养子的喜好,叫抬就抬,总是咧嘴嘿嘿笑着,从来不说一句麻烦。婶妈慈祥地看着他们爷儿俩的可笑动作,用手理着散在额前的花白头发,笑哈哈地说:“你们爷儿俩,配合得可真好咧。”
  李耳很爱他的那根埋在土里的褐黄色的牡丹根。他常坐在书桌旁边看那斗盆。人说爱屋及乌,由于他爱他那埋在土里的“心尖子肉”,推而及之,他对那个破盆,甚而那盆里泥土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一天,他给牡丹根浇水之后,坐在书桌旁边,呆呆地看那斗盆里泥土。只见斗盆慢慢地变成一个肥大的浅红花蕾。花蕾咧嘴,炸开鲜红的花瓣,露出嫩黄的花心。花瓣慢慢地伸展,伸展,霎时铺满整个屋子。有一片花瓣从屋门口伸进院子,霎时,整个院子全被馨香的“红锦”覆盖。
  一闪!幻影消失。面前还是那盛满泥土的斗盆。他多么希望那斗盆里快快长出一棵浓香四溢的牡丹花呀!
  十天以后,牡丹根发出了黄绿色的嫩芽;春去夏来,嫩芽长成一棵手指头粗细的牡丹树,青青的干,嫩绿的枝,浅绿的叶。李耳见了心中好生喜爱,浇水浇得更勤。小牡丹树越长越高,绿色越来越重。李耳和叔父把斗盆抬到院当中砖台子上,让它饱尝阳光,好能及早地长出骨朵,开出鲜花。
  崇恩伯从他家走来,站在斗盆旁边,静静地看李耳的小牡丹树。崇恩伯的牡丹根没照料好,没培植出苗,白搭二十两银子。他现在把观花的希望全都寄托到李耳这棵绿色的小树之上。这样以来,李耳对他的这株小树更加珍爱,他让叔父和他一起把斗盆抬进堂屋,放到供奉天皇的香案之上,这一方面是对叔父辛辛苦苦帮助抬盆的报偿,另一方面,也在无意之间表明了这棵绿色的小牡丹树在李耳、叔父和婶妈心目中的价值和地位。李耳,襟怀锦绣的李耳,他要让这作为主房的屋内因他的心爱的牡丹树突然间鲜花怒放春光明媚,他要和二老双亲共享美好的时辰到来的欢乐。
  他盼望他的小树快快开花,但是不知怎的,越盼望,它越不开。“树”枝和“树”叶的绿色变重了,它不开;枝条上那扁棘针一般的东西变硬了,它还不开;整棵树的枝枝叶叶,姿色变得丑陋了,它仍然不开。别说肥硕的鲜花,就连一个小小的骨朵也看不到。李耳急了,就到隐阳山里去找半仙山人赵五爷。他老人家经多见广,李耳想请他来鉴别一下这是一种什么牡丹。赵五爷来到这里搭眼一看,咦!我的娘啊,怨不得开不出牡丹花,这原来是一棵狗尿疾子树!这种树当时世上稀有,学名叫“枳”,俗名叫狗尿疾子。狗尿疾,多么低劣的名字啊!
  李耳万分气愤!他花了白银,费了心血和功夫不算,又叫狗尿一天爷桌子!这对他一片美好的真情该是多大的侮辱!他到东郑庄去找郑结实,谁知郑结实早已溜走。郑结实那个卖牡丹的朋友,原来是郑国的一个骗子。
  李耳把斗盆从香案上掀翻,摔在地上,烂成了碎片;他抓起那棵可恶的狗尿疾子树,一下子撂到粪坑子里。崇恩伯万分感慨地说:“如今这世道,人心到了何种地步!有卖假酒的;有售假药的;有用狗尿疾子骗钱的;还有满腹空空,窃人才学,老雕戴皮帽假充鹰的;有花言巧语善说假话的,有当官为了肥己,上欺天子,下欺黎民,打着为百姓的招牌坑害百姓的;还有用假去坑骗别人而被别人坑骗死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人心实在艰险!我看这个尘世上的人终究会被自己造出来的这个假字连窝害死!岳丘山的母亲被一个开真方卖假药的活活‘治’死就是很好的证据。”李耳愤恨地说:“这些人看起来是人,为啥不做人事哩?难道是上天造物时故意造出这物种的吗?尘世上的人要是到了一个不剩的都象这个样子的时候,那上天只有把他们全部毁掉而重新去造了!”崇恩大伯说:“刚才我说的是气话,就世人的总数而言,大多数是真诚的;在咱们民风质朴的曲仁里,更是如此。象那卖牡丹的劣等人是为数极少的。”提起那卖牡丹的,李耳越想越生气,他恨透了那个可恶的假字!他下决心要在这个尘世之上做个真人!
  做真人,不仅要做在决心的范围之内,而且要做在行为的范围之内。但是,当你在做个真人的行为的范围之内,绕着旋道飞身迅跑的时候,往往会和不期而遇的做个假人的行为发生冲撞,由于这种往往出现的冲撞所致,下面紧紧接着的又一个故事就发生了。
  曲仁里村子里头,住着一位老人,老人娘家姓啥,叫啥名字,谁也没有去注意,因为她本家(指婆家)姓韩,所以人们称他韩奶奶。韩奶奶在村西隐阳山向阳的山坡上栽了十四棵大蜜桃树。每年夏天,大蜜桃结得满树都是。这些蜜桃,个大,皮薄,核小,肉多。白白的皮,红红的嘴,你用指甲一掐,可以流出甜得象蜜一样的汁水来。附近村上的小孩,好瞅韩奶奶不在那里的时候去偷她的桃。吃几个桃倒没有什么,可恨的是,有时候因一时粗心没有看好,就被摘个净光。苦苦等一年,连个桃妞儿也落不上。
  这年(李耳买牡丹根的第二年)五月,韩奶奶的蜜桃将要成熟,再有三天就可以摘谢。这当儿,正是桃树底下不能离人的节骨眼儿上,韩奶奶的女儿因坐月子生急病派人来叫她来了。韩奶奶想请俩人给她看两天桃,因村人们农活都比较忙,一时没想起来请谁合适。想来想去,最后想到李耳和玄娃身上了。
  早晨,李耳正要出门散步,见玄娃走来,就回屋陪他坐下,二人开始闲谈。这玄娃,是村上有名的不守信用的人。他比李耳小三岁,二十多了,看上去,还一身的孩子气。人虽幼稚,说起假话来相当老练。
  二人正闲话间,韩奶奶急急慌慌地走进来了。她一进门就说:“耳嘞,娃嘞,两位大孙子嘞,我老婆子有急事要请你们帮忙嘞。”
  李耳见老人前来相求,心中喜欢,“啥事?您老人家有啥事要让我们帮忙?只管说出来就是了。”
  老人把她的桃子将要成熟离不开人和女儿有病派人来叫她以及她想叫他们帮她看两天桃的事前前后后说了一遍。李耳和玄娃听说请他们看桃,心中高兴,当场就应了下来。老人恐怕话说得不透,进一步地补充说:“只需你们帮助两天,因为闺女只叫我去她家两天就好嘞。我看你俩好坐在山坡上一边放牛,一边看书下棋,要不是这我还想不起来到这来请你们哩。这两天,我想请你们一边放牛、看书,一边趁着给我看看桃。我知道,在日头平西以后,那里好有野虫出来,一个人坐那里心里害怕,所以特请你俩。请你们帮忙,我可不是白请,等我从闺女家回来,谢了桃要挑大的,给你们一家送去两大篮子!”
  李耳笑了:“韩奶奶!我们不要您的桃。您老人家放心吧,我们一定要把您的蜜桃看好,我们说到,一定做到!”
  玄娃高兴得两眼眯成一条线,乐哈哈合手赞同说:“对!就是这样。您老人家放心,我们一定要把您的蜜桃看好,我们说到,一定做到。”停了一下,转脸看着李耳说:“我看这样,这两天,咱们只看桃、放牛,不再看书。因为看书入迷,会影响看桃。咱们二人坐在桃树底下,一边下棋,一边把牛拴在那里让它自己吃草。这样既能避免无聊,又能在日头平西之后互相仗胆,最主要的是完成了老人家交给的看桃的差使,一举三得,乐而为之,这样,你看好也不好?”
  “好!好!太好了!”李耳笑了,玄娃笑了,韩奶奶也笑了。
  早饭后,李耳带上干粮,一手牵着一头小牛,一手掂着用麻布棋盘包好的竹质棋子,到玄娃家去找他一起去山坡看桃。玄娃说:中,你先走吧,我随后就到。
  李耳一个人牵着牛往村西走。半路上,他忽然止步,不往前走了。他想,“这玄娃,虚虚假假,不守信用,他要是说去不去了,该怎么办?我是不是拐回去,让他和我一块走。”又一想:“我不能这样看人,他以往不守信用,这一次不一定不守信用,他的话说得是那样的切实,我们三面对照许下的诺言,他不能再去光说不做。再者说,韩奶奶的桃,一年收入一次,不是小事,她老人家恁大岁数,亲自来请我们两个,这一次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含糊的。我自己要下决心做个恪守信用的真诚之人,也要用一颗恪守信用的真诚之心去看待别人,别人守信用,我要用自己的恪守信用去对待他,别人不守信用,我也要用自己的恪守信用去对待他。”想到此,就头也不回地牵着牛往隐阳山走去了。
  到了隐阳山,李耳把牛拴在草多的地方,让它自己吃草,一个人坐在桃树底下,展开棋盘等玄娃。等了半天,没见玄娃的影子。他心里很生气,真想站起来去找他!又一想:“不能。我已经答应给韩奶奶把桃看好,我要是走了,韩奶奶的桃要是被人偷了,罪责应该归我,那时候我不也成了不守信用的人了吗?”想到此,就一个人一动也不动地坐在桃树底下的山坡上。
  此时,四外庄上几个来偷桃子的小孩,从树丛里头露了露头,见李耳一动不动地在那里坐着,一副十分忠于职守的样子,没敢下手。待了半个时辰,又露几次头,见李耳一副安营扎寨的样子,只好带着满脸失望的神色各回各家了。
  日头平西,隐阳山白昼期间令人惊骇的时刻到来了。这里共有两段使人害怕的时候:一段短的;一段长的。短的在白昼,从太阳平西,到日落星现;长段在夜里,从天黑到黎明。夜里,此处如在鬼的世界,没人敢来偷桃,也无法下手偷桃;白昼,从太阳平西到日落星现,这段时间里,此处野虫出没,令人生畏,来偷桃者,如果在其它时候没能得逞,往往利用这个时刻下手。
  太阳钻进镶着金边的紫云,隐阳山上静静的,静静的,静得吓人。浓重的绿茵阴森下来,李耳感到那边茂密的树丛深处,仿佛躲藏着一个看不见的鬼蜮,这鬼蜮在张着大嘴窥视着他,时时想谋他于肚腹之中。忽然之间,一条红花大蛇鹅着头,凶着眼,伸着红红的芯子,直直地朝着他爬来。李耳心里猛一惊,头发梢子竖了起来。不知为什么,当大虫爬到离李耳不远的地方的时候,忽然猛一转弯,又往小树丛里爬去了。李耳赶快抽身站起,到旁边撅来一个胳膊粗细的小树股,掰掉上面的小枝,摘去上面的碎叶,准备拿它给野兽搏斗,保护自己。他心情稍稍平静,刚刚重新坐了下来,猛听呼地一声,一阵阴风从树丛背后吹起,乱树棵子胡乱地摇晃一阵之后,突地从那里跳出一只紫花颜色的头上长着五股六叉的东西的大野兽来。他心里又是一凉,脊背上出了虚汗,他紧紧握着手里的树股,站起来,拉开架式,准备和它拼命。当他看清那紫花东西,原来是一只大鹿的时候,心里才稍稍平静下来。
  那只鹿钻进树丛,李耳重新坐下,双手紧紧地攥紧那根冒着汁水的木棍,心想:“如果野兽向我袭来,我要和他决一死战。受人之托,忠于人之事,决不能说了不做。宁愿拼死在这里,也不能离开此处,使韩奶奶的桃子受到损失。”就这样,他一直坚持到太阳落山,夜影子上来,才离开山坡,牵牛回家。
  李耳实在气愤不过,牵了牛,一直走到玄娃家里。他打算狠狠地责备他一盘,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张嘴,玄娃就先开口了。他把今天上午李耳从他家走了之后,他如何因喝凉水突发肚疼病,如何浑身出汗,疼痛难忍,如何咬牙皱眉在床上翻滚,如何生怕耽误看桃,下棋,一心要去隐阳山而终究没有去成,活灵活现地说了一遍,说得比象的还象,比真的还真。李耳见他这样说,不管心里是否相信,嘴上也就不再说什么了。玄娃说:“明天我一定要去!这一回我不再多说,请你看着好了。”
  第二天早晨,李耳带上两顿的干粮,携棋牵牛,第二次去找玄娃。玄娃指指搭在院子里绳上的湿衣裳说:“天下事真有很多想不到,昨天我从身上脱下来的脏衣裳,在水盆里泡了一夜,天明我把它拧出来晾在这绳上了,家里人都出去忙活去了,这里只剩我自己,我要是因为和你一块走而把衣裳现在就收回屋里,一是屋里没处搭,二是捂在那里怕沤;要是搭在这院子里不收,而和你一块走,又恐怕被人偷走,咱小家小户做一身衣裳不容易,我看,你还是先走,衣裳干了我一会就去。你快去吧,露水一干该有人偷桃了。这一回我一定要去,不管什么情况,我不能再说去而不去了!我不能象小时候那样,‘摸摸嘴把儿,不算一啥’,咱都二十多的人啦,红口白牙说出的话,不能不算数,请看着了,这一回我说了要是不做,情愿叫你用条子抽我的嘴。你先走吧,请相信我好了。”
  李耳心里说:“这一回我应得不先走,也要先走,我就是要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哩!”想到此,又一声不响地牵着牛头里走了。
  到了隐阳山,李耳第二次把牛拴在草多的地方,展开棋盘,等待玄娃的到来。等呀等,从早晨等到上午,没见玄娃到来。等呀等,从上午等到下午,仍没见到玄娃的影子。李耳又急又气,急得头上冒汗,气得满脸通红,心中就如烧起一团大火,他真想立即跑回家去,一把拉过玄娃,跟他一块到街上讲理,说不好了就拼架!又一想:“不能,不能,不要这样,不要这样。这样,会显得一个青年人没有涵养,也会把看桃的事情弄坏。他这号人,没有意思,我不能用没有意思去对待没有意思。他不守信用,我要恪守信用。他守信用,我要用自己的恪守信用来对待他,他不守信用,我也用自己的恪守信用来对待他。人皆无信,天下混沌,若天下都象他而使天下烂掉,他也逃不掉;若人们都不象他,天下自然还可有救;如若都去无信,我还有信,天下的信,还算没有完全灭尽;以己不信,来为天下坏信,沾沾自喜,何其悲也!以己之信,来为天下存信,本应乐之,何不乐也!他可以不守信用,但是挡不住我恪守信用。不去问他,眼下帮韩奶奶看桃,是天下第一紧事。”想到此,他就沉下心来,安安稳稳地坐在桃树底下,看起桃来。
  日头平西,隐阳山白昼的骇人时刻又到了。阴森的山坡又吹起了一阵飒飒的凉风。李耳找到他昨天丢弃在山坡上的那根还没摘尽树叶的湿木棍,双手横握在胸前,面朝里往石块上一坐,怒目攒眉地盯着对面的乱树棵子,准备应付一切不祥事情的出现。就这样,等了半个时辰,仍然是平平静静,一切安然无恙。
  李耳的心情松缓起来。但是万没想到,当他刚把木棍坐在屁股底下的时候,一只黄狼,瞪着眼睛向他走来。李耳急忙去摸他的木棍,愣在地上,没敢站起。黄狼停下来,见李耳和它对峙着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以为他沉着有恃,恐怕他的附近还有伙伴,就往后退去。但是当它看清山坡上仅只他一个人的时候,就又开始向他进攻了。它凶着眼睛向李耳扑来。李耳急中生胆,把生死和一切害怕置之度外,抡起木棍向黄狼猛打!只一下,打断黄狼一条前腿。黄狼不知他是一个文弱的书生,只以为他是一个万将难敌的猛将,带着大伤,落荒逃走。李耳因出师告捷,胆子竟然猛增数倍。他双手紧握木棍,叉开双腿,站在地上,心想,我是跟野兽拼上了,宁愿拼死,也不离开这里,我要下决心把韩奶奶的桃看得一个不少!又是万万没想到,就在他刚刚下定决心之时,只听高高的山顶上突然有人大声喊叫起来:
  “啊呀不好!救人!快救人哪!”
  李耳抬头一看,见一个中年大汉从山坡上扑扑棱棱地滚了下来。生活中有很多事往往巧得叫人难以置信,这个从山坡上滚下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玄娃的父亲岳丘山。岳丘山正跟他大儿子石娃一起在山上采药,没想到一滑手滚了下来。
  骨骨碌碌,骨骨碌碌……岳丘山越滚越低,眼看就要栽下十几丈深的山沟摔个粉身碎骨。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平常斯斯文文的李耳不知从哪里一次再次的来了恁么大的勇气和机灵,他一个箭步飞上,一只手抓住岳丘山的衣裳,另一只手抓住一棵小树,咬着牙,狠狠地拽紧,认死不丢!两个人一下子滴溜在那里。岳丘山的大儿子石娃走了过来,费好大的力气才把他们拉上石坡。
  岳丘山对李耳十分感激,口口声声称他是他的救命恩人。他问他为何坐在这里,李耳把他和玄娃答应给韩奶奶看桃和他几次等玄娃没等来以及和狼搏斗的事前前后后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岳丘山听了,特别激动,夸赞李耳说:“好侄子,你做得好!要是都象玄娃那样,说话不算数,不守信用,韩奶奶的桃要被人偷光,连我的性命也没有了!你用生命和你身上万金难买的东西,救了我的命,我要报偿!不光以后我要报偿,现在我还要叫玄娃先来个报偿!”流着泪,从桃树上撅下一个三尺多长的桃条。李耳问岳丘山为啥要撅桃条,他说:“不对你说,我有用处。”
  岳丘山回到家里,用手抹去眼泪,红着眼睛,把桃条往玄娃面前一撂,无比愤怒地大声说:“孽种!你说咋兑现吧?
  你说是用这桃条自己扫嘴打,还是我替你扫嘴上打?!”
  玄娃一阵莫名其妙,“大,你这是咋啦?”他知道他大是个好动感情的烈性子人,但不知这次是为了啥。他扬着脸看着父亲,等待他的回答。
  岳丘山说:“你不要故意来装糊涂,你虚虚假假,言而无信,活不要脸!我提起来那个虚虚假假出真方卖假药的坏蛋骗走我的金银,又把你奶奶活活‘医’死的事,我就恼恨,提起你的不守信用,我就生气!你答应给韩奶奶看桃,又活装狗熊!不是李耳遵守信用,又冒性命危险来救我,我早变成了一把骨头!”接着把刚才山坡上的事说了一遍,“我要报偿!要先叫你替我报偿!你话说得天花乱坠,实际上连个屁也不放!你害得李耳无聊地干坐两天,你害得我的恩人差点叫狼吃了,你言而无信,我要用桃条抽你的嘴,要狠抽你的嘴!你说是你自己抽,还是我用桃条来替你抽?说!你给我说!”他越说越生气,越说越上劲,眼都恼红了!岳丘山啊,这个老实人,当他暴怒起来的时候,有多么的吓人!
  玄娃把头勾下去了。他心里非常的惭愧,他佩服、感谢李耳,他十分恼恨自己,“大,我错了,我以为李耳守信用,有他在那,韩奶奶的桃不会出事,没想到……唉,要是他也象我这样想,就……我该打嘴!该打嘴!”说着掂起桃条,照自己的嘴上连打三下。
  “你这种人会说会拉,说改不改,我要叫你袒胸认罪!我要把你上身扒光,用绳拴着,用桃条赶着去找李耳认罪,这是我对我的恩人感恩的第一步表示,说这样办,就一定这样办!”岳丘山仍然声音很大地说。
  “我愿意这样,大,我应该这样!”玄娃自动脱去上衣,让父亲用绳把他绑着,用桃条抽着,往李耳家走。李耳见此情形,迅速地跑上去,给他把绳解开,把衣服穿好。从此以后,玄娃成了一个恪守信用的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