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报仇

老子传

作者:佚名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6


  “不让报恩,我们报仇”,蹇玉珍这句话里包含着对张二烈的仇恨,也包含着对恩人李耳报复性的发泄。
  “李耳不让我们找张二烈算账,他是恨他恨不起来,好吧!这回我要叫他……!”她对春香小声安排一阵,然后抬起头来,“你知道曲仁里家后那所山上留门的小屋,那张二烈,他娘刚殡埋出去,他还在家里没走。你就说‘戴家庄你表叔戴金山请你到观春赏月楼有要事相商’,要想一切办法把他弄来!”
  “他在红石山坡见过你,他来了以后,要是看出来是你……”春香思虑地皱着眉毛说。
  “我不让他看出来,再说,他也不认识我,那天在红石山,谁也没有顾得去细看谁,他根本不会知道那天拦截的是谁家的闺女,昨日他大胆地在家发丧,还满以为他在山坡所做的事别人全然不知呢。”
  “他来后,要是不听咱使唤……?”
  “他是个不能看见女人的家伙。这个,你不要多虑,他来了有我对付。”
  春香匆匆出门,还是原来那身公子装束。
  春香走后,玉珍脱下原来的衣裳,改成另外一种打扮:身穿浅紫中衣,外罩月白坎肩,腰系粉黄罗裙。接着,她将发髻松开,让墨黑的头发披散下来。这一来,素雅而且自然,更显俏美动人。
  出乎意料的顺利,等玉珍把一切拾掇停当的时候,春香已经领着张二烈走进屋来。这是一个身体肥大的人,圆扁的黑脸,五官凶恶,穿一身黑色的衣裳。“表叔,我表叔叫我了吗?”他一进门就这样问。
  “你们说话,我去烧茶。”春香说着走出屋子。
  玉珍急忙从里间走出,装作十分亲热的样子,迎着张二烈,强咽着仇恨,陪笑说:“张大哥,你表叔没来,是这样,你听我说,我是戴家庄蹇员外的女儿,名叫蹇凤姣,论辈该喊你表叔戴金山‘二叔’。只因曲仁里李耳是我的仇人,我一心找他算账、报仇,把他杀死。明着杀他,有很多不便。我爹和我金山叔安排我来这里,托你替我偷偷把他弄死。金山叔说,你是个壮士,又是李耳的对头,只有你能替我办好这件事。不过,你必须偷偷把他骗到这里来,万万不能自行其事,必须让我亲眼看着把他弄死。等把事情办妥,我们重重有赏。”
  “能办好!这事我一定能给你办好!”张二烈不假思索地下了保证。见玉珍月貌花容,两只贼眼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身上、脸上乱扫起来。
  “去吧,你去吧,张大哥,想法子把李耳哄来,绑在这明柱上,让我看着,用铁棍把他打死。不许你自行处置,一定要把他绑这明柱上让我亲眼看着处置,这样我才解恨。去吧,你快去吧。”玉珍想让他不及往下多想,及早的把他支使出去,快速的把事办好。
  “嘿嘿,我,我,我要是把事办好……”张二烈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瞅着玉珍,不愿意走。
  “张大哥可能是信不过我,我叫蹇凤姣,是蹇泰颐的二女儿,这个你可能听人说过,这不能含糊。我要不是蹇员外的女儿,也开不开这观春赏月楼的铁门。你若不信,我可以回戴家庄去叫我二叔戴金山。不过,三更半夜,要是再打着门叫他老人家往这里来……还有,报仇的事,事不宜迟,夜长梦多。要不是急于报仇,我一个女孩子家也不会三更半夜下这样的决心。你说呢?你要信不过,我这就回家去叫金山叔。”
  玉珍一口气说到这里。
  “信得过,信得过,完全信得过!我没半点不相信的意思!凤姣妹子,你是蹇员外的二闺女,这个我知道,我不断听表哥讲你。”张二烈说到这,又一连看了玉珍几眼,“我是说,嘿嘿,我是说,等事儿办好以后……”
  “办好以后,一定重赏!”
  “不叫赏,咱是个亲戚,我应该替你报仇,你,你喊我表叔喊叔,我该喊你二表妹,表妹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我张二烈是个血性汉子,一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那你赶紧去吧。”
  “我,表妹,嘿嘿,我……”两只眼又在玉珍身上,脸上,一遍又一遍地乱扫起来。她那黑瀑布般的头发,她那粉团一般的脸蛋,她那熟透了的紫葡萄一般的眼睛,她那嫩美的鼻子,她那红得透亮的嘴唇,她那春风里晃动的花枝一般的腰杆,她那从月白坎肩里鼓起的奶房,样样使他感到被抽筋夺魂一般,他一阵骨肉酸麻,浑身轻得活象花瓤子,连四两劲也没有了,“办好了,你得……表妹,嘿嘿。”他见屋里没人,急忙上了门,转身把她抱起来就往里间走。
  “张二烈!快放下我!”玉珍低声而严厉地说,“不然的话,我喊人来,叫巡逻家丁立即把你处死!”
  张二烈放开玉珍。玉珍十分严肃,急促而斩断地说:“把事情给我办好,那时什么话都好说,如若不然,决不可能!快去吧。”说到这,急步踱到门口,把门开开。这时,恰好春香掂着茶壶往这里走来。
  “好,我这就去。”张二烈说一句,拧起眉毛就往外走。玉珍又把他叫回,低声而急促地说了几句什么,接着问道:“你用啥法把他哄来?”
  “我自有办法,你不要问!”张二烈说着,凶狠地往外走去。
  夜静得吓人,带点儿春寒的月光里,暗藏着凶恶的杀机,一颗流星从深邃的天空划过。已经进入半疯狂状态的蹇玉珍让春香把两个巡逻的家丁叫来。两个家丁长得膀大腰粗,象两个雄气赳赳的武士。玉珍自家丁低声说了一阵,然后和春香一起躲在里间,从雕花隔山的透明处往外偷看。……
  半个时辰以后,张二烈背着嘴里塞着破布的李耳走进屋来。他用一根粗麻绳把他连身子带胳膊地捆到明柱上,顺手从门后头掂起一根铁棍,两眼一暴,凶狠地说:“李耳先生!你没想到吧!今天我要亲手把你打死,神不知鬼不觉地叫你死在我的铁棍之下,你甘心情愿吗?”说着,走上去把李耳嘴里塞着的破布拽掉。
  李耳感到十分的意外,质问张二烈说:“你为何要害我?我是犯了何罪?!”
  “我不知道你犯了何罪,何罪不何罪还能咋着,反正我高兴弄死你,弄死你我能得到好处,对我有利,我高兴叫你死。”张二烈说,“这个你不要再问,再问我也不说,我一高兴不给你说就不给你说了。”
  “你这是荒唐人荒唐杀人。不要忘了,你要恶贯满盈,天道不容,将要对你严加惩处!”李耳感到伤心、气愤,“张二烈,我以为你已经向善,没想到你又来作恶,你在红石山截路,我怕你八十老娘没人养活,念你是个孝子,没向官府说出而将你处治,你不感恩,又在偷我鸡时一捶把我打倒。我没记仇,背地里几次劝你改恶从善。我以为你已经翻然悔悟,没想到你今夜反来害我。我和你一无冤,二无仇,人心都是肉长的,张二烈,你忍心下手害我吗?”
  张二烈迟疑了一下,然后把牙一咬,说:“人不能有好心,常言说,好心不得好报,我要是对你一好心,我就得不到利益。今儿个夜里我要狠着心把你毁掉,叫你棍下作鬼!我这一铁棍下去,叫你脑浆迸裂!”
  李耳更加伤心,眼里噙满泪水说:“张二烈,我对你好,你偏对我坏,你当真忍心下手把我害死吗?”
  “我,”张二烈又犹豫一下,然后,又把牙一咬,说:“我忍心,忍心下手,心软不得利,无毒不丈夫,今儿个夜里我要狠着心把你打死。”说着,对着李耳,把铁棍高高举起!可是当铁棍将要往下猛落而使李耳头冒血出时,他心里一软,手脖一软,铁棍在那里停了一下,又不由自主地收回来了。他心里说:“李耳与我素无冤仇,那次没毁我,还救了我,是个心扉页子良善的人,我这一棍下去……”又一想,“不对,我不能心软,心软的人啥事也办不成,我要得到重赏,我要……不能给他留情,我要横下心,一棍下去结束他的性命!”想到这,两眼一红,下了杀人的天大决心,“呼哧”一声,把铁棍高高举起!紧接着,拧眉瞪眼,咬着牙,猛力地照李耳的头顶狠狠地打去!只听“当!”的一声,张二烈的铁棍被震得丢到地上。
  “好你狠心的张二烈!竟敢行凶杀人!”一声喊,从帷幕背后跳出两个彪形大汉,一下子拧着张二烈的两只胳膊,把他按翻在地,解下捆绑李耳的麻绳,将他背剪子绑起,两个人一起用力勒绳!他们咬着牙狠劲地煞!一直煞到张二烈龇牙咧嘴,脸上的汗珠子象豆子一样往下滚。
  这时,玉珍和春香一齐从里间走出。
  刚才李耳为啥没被打死?原来是,当张二烈举铁棍真要结果李耳的性命时,藏在帷幕里边的两个家丁猛地一伸铁棍,将张二烈的铁棍死死地堵在那里。
  蹇玉珍对着余惊未息的李耳说:“李先生,你亲眼看到了吧,张二烈这个坏了良心的家伙,凶恶成性,恩将仇报,只差一点没有把你打死,这一回你该允许我把他处置了吧?”转过脸,对家丁说:“他娘已经去世,留他毫无用处,报仇,雪恨!立即把这个恶人处死!当场处死!”
  一个家丁拾起张二烈用过的那根铁棍,用双手握紧,高高的举过头顶,照准张二烈的脑袋,拧起眉毛,把牙咬紧,将要狠往下砸,李耳一步上前,双腿一叉,两只手用力地托住铁棍,不让他打。家丁扭脸看着玉珍,意思是问她该如何办。玉珍说:“不能饶他!立即把他打死!”家丁第二次举起铁棍又要往下去打。李耳又一次叉开双腿,双手死死地托住铁棍,然后将一条腿半跪着替他求饶:“请你住手!我有话要说。我知道蹇小姐是有意叫我对仇人张二烈能恨起来,叫我从内心赞成立即把他处死。我说你们应该棍下留命。世上善恶,相对存在,这是天道自然所致。管仲临死对对桓公说,鲍叔牙‘善恶过于分明……见人之一恶,终身不忘,是其短也’。这不是说不惩罚恶人,更不是说不爱护善良,而是说,恨恶不可太过。对天下恶者不可、也无法一刀全部杀掉。我们要以善为本,劝恶者向善,尽量给其留出向善的机会。张二烈心地凶恶,我们的心不能跟他的心一样。这张二烈心里头也是善恶同时存在,他是个孝子就是证据,他第一次举铁棍时不忍心杀我,就是证据。他还有点良心,他会变好,我劝你们再饶他这一次,我以我对蹇小姐的两次相救来替二烈赎罪,你们不要杀他,不要杀他!就算你们饶我一命不死来饶他一命吧!”
  一席话说得家丁、玉珍和春香都很感动。玉珍眼圈潮湿,“放开,”玉珍用帕巾蘸着眼圈说,“快把张二烈放开。”
  张二烈胳膊上勒进肉里的麻绳被两个家丁一道一道地解去,张二烈“呜”的一声哭起来了,他站起来,走到李耳面前,“扑腾”往地上一跪:“耳哥!好心的耳哥!我对不起你,我坏了良心,我不是人,我跟你比着还没四指高!我以后要一心向善!我坏了良心,我对不起你!耳哥,我对不起你呀!”
  把头往地上一扎,放声痛哭起来。
  李耳赶忙把他扶起,“好了,二烈,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
  李耳、张二烈以及两个家丁,先后走出观春赏月楼。屋里只剩下玉珍、春香主仆二人。
  玉珍蘸着眼泪说:“我的心,我的身子,已经属于李耳,我已亲口许他为妻,他不认纳,我一个闺门之女,没脸再去见人,我宁死不愿嫁给肉蛋。这次又弄得这样,叔父和百里家决不会与我善罢甘休!再说,我也无法再在人前掌面。前思后想,不如死了干净。我生是李家人,死是李家鬼!春香,我的好妹妹,你跟随我多年,咱们二人相亲相近,从没红过一次脸,我死后,你把我这一包碎银带上,回家去,好生过活,俺玉珍别无他求,只求你在我坟前插上一块木牌,上写‘李耳夫人之墓’也就是了。”说罢,拿一根麻绳就往梁头上搭。
  “姑娘,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呀!”
  “让我死吧,你不要拦我,我已经山穷水尽,到了绝境,活着还有啥意思!我已经没有啥活头了,你别再拦我,让我死吧!”
  “你不能死!姑娘,你不能死!”春香夺着玉珍手中的麻绳,哭着向她哀求。
  就在这时,张二烈又走进屋来。他刚才并没有走,他傻愣愣地站在窗外,他似乎觉着他不能走,他不应该走,他还要向玉珍说句什么,他不知他还需要向她说啥,他总觉着他欠她一大笔债,还需要向她说句什么。他无意之间听玉珍说出上边那些话,他开始不大明白,后来听出了其中的缘由。
  “我要报他们不杀之恩。耳哥是个好人,他过得太苦,他应该有个夫人,我要成全他们的好事!”他在心里坚定地说着。他走进屋,几步来到玉珍面前,往地上一跪:“蹇小姐,你的话我都听到了。小姐不要难过,我给你们说媒。”他心里忽然兜了一个圈子,说,“刚才耳哥给我说了,听他话音,是想叫我当个媒人。我一定给你们把亲事说成!我说的是真心话,如要不怀好意,五雷击顶,叫我不得好死!你饶了我的命,当牛变马我也要报你不杀之恩!”
  玉珍心中猛然一喜!好象一个掉进茫茫大海的人一下子抓到了救命之木,忽然绝处逢生,“你!你说的是真的?!”赶紧把二烈搀起。
  “是真的。”二烈说。
  玉珍心里很高兴,表面上竭力装做和刚才一样不喜欢的样子。她想向二烈说出她复杂而又不幸的婚事,又不敢说。春香大着胆子把她的婚事(包括她和李耳的深切缘分)前前后后向他作了详尽的说明。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找耳哥正式提亲!”张二烈瞪着眼说,“他住在庄前的树林小屋,离这不远,我去了很快就可以回来。”
  “我知道那片树林。”春香说,“你先去吧,我们随后就到。”
  张二烈离开蹇家花园,向着曲仁里的方向飞跑。他一边跑,一边思考着说媒的法子。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