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更新时间:2009/04/06


  早上,魏如峰醒了过来,看看手表,已经八点三十分,昨夜,为了那份增产设计,忙到深更半夜,又被霜霜冲进屋来瞎闹一场,弄得太晚才睡,难怪醒得迟了。他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才坐起身,就看到枕头边放着一个折叠成四四方方的信笺,他打开一看,上面潦草的写着:
  “表哥:
  你睡得太香,不忍心闹醒你,我去上课了。今天是顾德美的生日,请帮我选购一件新奇的生日礼物(可别把自己厂里的出品带去)。晚上,她家里要开个生日舞会,你务必要陪我去,不许赖皮!生日礼物选得不好当心我找你算帐!
                       霜霜”
  

  魏如峰笑了笑,把纸条丢在床上,起身去梳洗,梳洗之后,换了衣服,他走下那宽敞的楼梯,到了楼下的饭厅里。才走进饭厅,就看到他的姨夫何慕天正坐在饭桌上,抽着香烟看报纸,从桌上的杯碟看起来,何慕天显然已吃过早餐。魏如峰招呼着说:“早,姨夫。”何慕天放下报纸来,对魏如峰笑笑。
  “你今天迟了。”“昨夜在赶那份增产计划,睡晚了。”
  “赶出来没有?”“已经好了,我去拿来给你看!”魏如峰说着,转身就向门外走。“别忙,如峰!”何慕天喊:“你先吃饭,吃完饭再看。”
  魏如峰又回到桌前坐下。下女阿金已经捧了一个托盘进来,里面是魏如峰的早餐。这个家庭里一家三口,对早餐的要求却完全三个样子,每天早上各吃各的,谁也不等谁。何慕天是纯中式的早餐,稀饭,小菜。菜是每天换花样的,香肠,皮蛋,花生米,酱菜,咸鱼等,一天四小碟。何慕天的女儿霜霜却正相反,是纯西式的;一杯牛奶,一个鸡蛋,一片牛油烤面包,每天如此,看起来倒挺简单,实际上却极麻烦,因为霜霜要求苛刻,面包要烤得恰到好处,不能焦一点,也不能有任何地方没烤透,鸡蛋煮得老了不吃,嫩了也不吃。牛奶要温的,要不浓不淡。全家里,就属她的早餐最难侍候。魏如峰中西合并,一杯牛奶,两根油条,四个小包子,或煮四个蟹壳黄的小烧饼,倒是最简单的一份,只是派人到巷口去买就行了。而魏如峰对吃也不太讲究,冷一点热一点都不在乎。早餐送了来,魏如峰一面吃着,一面对何慕天说:
  “我仔细的想过了,现在外销的情况很好,我们应该在香港也设一个门市部……”“如峰,”何慕天打断了他,静静的凝视着他说:“吃饭吧,饭桌上别谈公事,否则,容易消化不良。”
  魏如峰看了看何慕天,只得把说了一半的话暂时咽了回去。对于何慕天,魏如峰有份奇异的感情,倒并不因为他是何慕天从大陆上带出来的,而因为何慕天本人的个性。他总觉得何慕天不像个生意人,反更像个学者,那份儒雅的气质,从容不迫的风度,和待人处世的那股诚挚,都不是一个生意人所能做到的。有时,魏如峰觉得何慕天在商业上的成功简直是运气。因为,他既不够“狠”,也不够“准”。但是,他却一帆风顺的成功了。纺织业在台湾是颇受欢迎的,而私人企业能做到像何慕天这样大,也实在不容易。
  “如峰,”何慕天吸了口烟说:“昨晚霜霜又去闹你了,是不是?”“噢,”魏如峰笑了笑:“她的英文文法根基太差,题目答不出来瞎发脾气。”“你有时间就多教教她吧!这孩子太野,不是块读书的料,我对她很了解,高中毕业后,我看她大学是进不去的;为她的前途,我也仔细想过,最好……”
  “嫁人!”魏如峰冲口而出的说。
  “唔,”何慕天哼了一声,深深的望了魏如峰一眼。“嫁人?谁能驾驭得了她?问题大着呢!”
  这倒是真的,魏如峰想起霜霜那种任性和倔强的脾气,还真有点代她未来的丈夫吃不消。但是追究起责任来,霜霜的坏脾气也全是何慕天惯出来的,如果以前多管管,多教训教训,现在不是可以少操一点心吗?不过,如果霜霜有个母亲,或者就会好多了。他注视着何慕天,奇怪像何慕天这样有钱有身分的男人,为什么一直不续娶一个妻子?何况,何慕天又是个相当漂亮的男人!年龄和养尊处优的生活都没有使他发胖,依然颀长挺拔,眉目之间,怎么都看不出已超过四十五岁,那份沉着雅致,更具有种成年人的吸引力。魏如峰知道公司里许多女职员,都对这位“老板”感兴趣,但何慕天居然无动于衷。当魏如峰正沉思着他的姨夫的事时,何慕天也正默默的打量着前面这个年轻人。魏如峰并不算是个非常漂亮的青年,但,何慕天欣赏他的稳重沉着,更欣赏他做起事来那股不顾一切的干劲。他这个内侄,跟着他从大陆出来时,才只有十二三岁。但,一转眼间,长大了,成人了,不但大学毕了业,竟然还成了他事业上的一条膀臂。如果他的想法不太自私,他一直有个秘密的希望,希望一件恋爱能够发生。虽然,他也自知霜霜有些配不上魏如峰,霜霜太任性,太野,太放纵,可是,霜霜到底是他唯一的女儿。霜霜的缺点固然多,也有两个极大的优点,一是美丽,二是在那倔强的外表下,还有一颗善良的心。这些再加上何家的财富,对魏如峰也不算太委屈了吧?早餐吃完了,魏如峰照例要喝一杯茶。何慕天站起身来说:“如峰,晚上那个会议,你最好参加一下。”
  “好,不过……”魏如峰迟疑了一会儿。
  “怎么,有事吗?”“没什么,只有一件小事,霜霜要我陪她到顾正家去参加她女儿的生日舞会!”“顾正的女儿过生日吗?帮我也备一份礼吧!”何慕天说,又沉了一下,笑笑说:“那么,我看你还是陪霜霜去参加舞会吧,否则,我真有点拿她的脾气吃不消。”
  魏如峰一笑,他很了解何慕天对霜霜的宠爱和无可奈何。站起身来,正想上楼去拿那份增产计划,电话铃响了,接着,阿金在客厅里喊:“表少爷,电话。”魏如峰走进客厅,握起了听筒,对方是个女性做作的、娇媚的声音:“如峰吗?猜猜我是谁?”
  魏如峰皱皱眉,不用猜了,准是她。
  “杜妮,对不对?”“嗯哼,还好,你没忘记我!怎么了?你?忙些什么?今天晚上来,怎么样?”“今晚不行,有事!”“那么,明晚,不许告诉我你又有事!”
  魏如峰望着电话机,内心迅速的在做着一番交战,去?不去?终于,他爽快的说:“好,我明晚来!”挂断了电话,他转过身子,一眼看到何慕天正靠在一张沙发上,抽着烟,安闲的望着他。他微微的有点不自在,何慕天的神情是研究性的,深思的。他走过去,掩饰什么似的说:“该到公司去了吧,姨夫?”
  “走吧!”何慕天站起身子来把烟蒂在烟灰缸里揉灭,眼睛仍然研究的望着魏如峰。
  走出客厅,司机老刘把汽车开了过来,老刘是个山东人,跟随何慕天已经多年,为人十分憨直,爽快忠耿,深得何慕天喜爱。他们一同上了车,何慕天仍然沉默的深思着,魏如峰也默然不语。何慕天在想着杜妮的事,他知道杜妮是何许人,冷静的打量着魏如峰,他可以看出后者那份坚定和理智——这不是一个容易动心的男人。他明白他不必对杜妮的事说什么,魏如峰是绝不会在欢乐场中沉溺太久的。
  魏如峰注视着车窗外的台北街道,他心中在想同一个问题——杜妮。他不喜欢明晚那个约会,但他会去。“人生几何?逢场作戏!”他也不喜欢自己给自己找的这个藉口,那个女人有什么?三六、二四、三六!他对自己轻蔑的微笑起来。
  顾德美家的客厅,布置得十分漂亮,显然大人们有意要让年轻的一辈痛痛快快的玩玩,都避了出去。于是,客厅里布满了年轻的孩子们,地毯撤开了,打蜡的地板光可鉴人,落地电唱机中播放着一张保罗安卡的唱片,茶几上放着大瓶大瓶的冷饮。顾德美是个略嫌矮胖的女孩子,扁脸,圆眼睛,细细的眉毛和睫毛,长得不怎么漂亮,但有一股少女的甜劲,还很逗人喜欢。今晚,她穿着件翠绿色的大领口的洋装,被尼龙硬衬裙撑得鼓鼓的大圆裙子,显得她更加胖了。周旋在客人之间,她对每一个人笑,小圆脸红通通的,看起来比她实际的年龄仿佛还小了一两岁。她的三个哥哥顾德中、顾德华、顾德民帮她招待着客人,室内拥挤嘈杂,笑语喧哗。
  魏如峰和何霜霜的出现,掀起了一片欢呼。何霜霜穿着件大红的缎裙,衣襟上面缀着一枝黑纱做的玫瑰花,头发虽然也是短短的,却蓬松而鬈曲。须边也戴了朵玫瑰,一朵真的红玫瑰。袒露着细长而白皙的脖子和肩膀,颈上戴着一串黑宝石的项链,打扮得极尽华丽之能事。论相貌,何霜霜确实相当美,浓黑的眉毛像欧黛丽赫本,大眼睛既黑且亮,两排浓密而微鬈的睫毛如同人工装上去的。唯一美中不足,是嘴太大,使她不够秀气,而且牙齿不太整齐。但是,就这样,她的美也足以使她出尽风头了。
  走进客厅,在大家的叫嚷,还有男孩子的口哨声中,何霜霜像一团火似的在人群中转了一圈,和每一个她认得的人打招呼,顾德美飞快的赶了过来,何霜霜大叫着:
  “生日快乐!”一面把生日礼物交给她。顾德美的三个哥哥都抢了过来,把何霜霜拥在中间,有人播大了电唱机,有几对已经开始跳起舞来,何霜霜在男孩子群中高谈阔论,旁若无人,魏如峰反而被冷落了。魏如峰看了看周遭混乱的情况,找了一个不受人注意的角落中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偌大的客厅中,只亮着一盏吊灯,而且被红色玻璃纸包着,光线幽暗极了。靠在沙发里,他冷静的打量着这些十八、九岁的孩子,自觉比他们成熟得太多了,看他们那样子叫嚷笑闹,他感到丝毫都引不起兴趣。假如不是为了陪霜霜,他才不愿意来参加这种娃娃舞会呢!
  霜霜开始跳舞了,拥着她的是个瘦高条的男孩子,他们跳得十分野,霜霜在转着圈子,红色的裙子飞舞成水平状态,一面跳着,还一面笑着。看的人在拍手,在狂喊狂笑。电唱机响得人头发昏。一个舞曲结束,另一个开始。居然是“蓝色多瑙河”,优美的音乐一泻出来,魏如峰就觉得头脑一清,闭上眼睛,他想好好的欣赏一下音乐,但是,有人卷到他的身边,猛烈的摇着他,叫着说:“表哥!表哥!来来来,我们表演一手华尔滋。”
  魏如峰皱皱眉,怎么就不能让他安静呢?正想说什么,霜霜已不由分说的把他拉了起来,看到众目所瞩,拉拉扯扯的也不好看,他只得无可奈何的站起身,带着霜霜翩然起舞。魏如峰的舞步很绅士派,霜霜跳舞更是内行,身轻如燕,带起来十分舒服。因此,他们这“快华尔滋”,倒是名副其实的“表演”,大家都不跳,围成一圈,看他们跳。霜霜轻声说:
  “跳花步,表哥,带花步!”
  魏如峰再皱了一下眉,只得跳花步,各种旧式的花步,由于现在跳的人少,反而变得新奇了,魏如峰不喜欢最新流行的扭扭、恰恰这些,他认为舞步中还是华尔滋和探戈最优美,旋律也来得最自然。一曲既终,大家鼓掌叫好,他乘机退了下来,顾德中已经抢上前去,拉着霜霜又跳了起来,唱片换成了一张“吉特巴”。他感到有些气闷,屋子里虽装了冷气,却被大家闹得热烘烘的。现在许多人都跳起舞来了,衣香、人影、和那快节拍的旋转看得他眼花撩乱。他向窗口走去,却看到窗前正亭亭玉立着一个纤细苗条的白色人影,像个遗世独立的小星星。他略微迟疑,就向那银白色的小亮光走去。可是,还没有等他走近,那女孩就抬起一对大而不安的眸子,对他很快的扫了一眼,然后,白色的裙子微微摆动,只一瞬间,就像条小银鱼般的溜开了。他走到刚才那女孩子站过的窗口去站着,莫名其妙的有几分惋惜。下意识的,他在人群中搜索那颗小星星,但,就这么短短的时间内,这女孩仿佛已经隐没到地底下去了,偌大一个房间,竟然再找不到她的影子。他斜倚在窗口,望望窗外的夜,夜很美好,很柔和,是个适宜于编织梦想的夜。朦胧中,他陷进一种虚虚幻幻,空空灵灵的思想中。商业,不是他的兴趣,只是一种需要,他真正的兴趣是文学,可是,人就往往不能向自己的兴趣走,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投身在商业界?只单纯为了对姨夫的爱?怕他被大鱼吞噬?还是本能的对利欲有份下意识的追求?夜色里,研究分析一下自我是好的。他突然觉得自己比霜霜好不了多少,也是浑浑噩噩的在混日子。这思想使他不安,转过身子来,他又被那些大鼓小鼓喇叭笛子的声浪包围了。霜霜正在客厅的中央,和一个男孩子表演跳扭扭舞。在这热闹的空气里,他越来越觉得寥落起来,用手指轻轻的敲着窗棂,他百无聊赖的望着那发疯似的一群。不知怎么,他的情绪一经低落下去,就很难再提起来,而他每次分析自我都会引起一阵困惑和迷茫。扭扭舞曲告终,不知他们闹些什么,有个男孩子高歌了一曲英文歌词的“青春偶像”,这显然刺激了霜霜的表演欲,居然也高歌了一曲。魏如峰听她唱的是什么:
  
  “自从相思河畔见了你,
  就像那春风吹进心窝里,
  我要轻轻的告诉你,不要把我忘记……”
  

  俗不可耐!魏如峰耸耸肩,看看手表,才九点半钟,看样子,他们非玩到十一、二点不会散,何慕天曾交代要他务必陪霜霜一起回来,那么,他还得在这儿受上两小时的罪。四面张望了一下,他忽然想起顾正家里有一间做样子的书房,里面藏着些永远无人翻弄的书籍。记起这书房就在客厅的旁边,有一扇门相通。他找了一下,找到了那扇门,于是,他不受人注意的走了过去,推开门,闪身进内,再关上房门。
  一瞬间,他愣了愣,那个失踪的小星星正拿着本书,站在书房的中央,受惊而窘迫的望着他,仿佛她是个犯了过失而被捉到的孩子。他定了定神,对她笑笑。
  “嗨!”他竭力使自己显得温和,因为她看起来已经受惊不小。她的嘴唇轻轻的蠕动了一下,却并没有发出声音来。魏如峰打量着她,那小小的脸庞清秀雅致,小小的腰肢楚楚可人,清亮的眼睛里盈盈的盛满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寂寞和惶惑,和她那件过时的衣服一样只属于她而不属于目前这年轻的一代。他感到心中掠过一阵奇怪的激荡,不由自主的走近她,问:“你姓什么?”“杨。”“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晓彤。”大眼睛轻轻的瞬了瞬他,自动的又加了一句解释:“早上的红颜色。”他凝视她,她不像早上绚丽的红颜色,只像暗夜里一颗寂寥的小星星。他微笑着说:
  “我叫魏如峰。”“我知道。”她轻声说。
  “你知道?”他有些疑惑。
  “顾德美告诉我的,”她羞涩的笑笑。“你是泰安纺织公司董事长的内侄,那位红衣服的小姐是董事长的女儿,是吗?”
  “不错,”他也笑笑,这就是他的烦恼,别人介绍他总要说他是人的内侄,好像他就不是他自己似的。“你是顾德美的同学?”“是的。”“为什么不到外面去玩?去跳舞?”
  “噢!”轻轻的一声感慨,夹带着微微的不安。“我不会跳舞,”顿了顿,她抬头注视着他。逐渐摆脱了那份羞涩和拘束。“我事先不知道是这样的场合,顾德美告诉我‘晚会’,而没有说‘舞会’,我不喜欢人太多的地方,那些人我都不认识,很——别扭。”“顾德美的主人也当得真糟,她应该给你介绍一下。”
  “噢,”又是那样一声轻微的感慨:“还是不介绍的好,我——很怕见生人。”“是吗?”她引起魏如峰强烈的兴趣。“你不常见生人的吧?”“嗯,”她再笑笑,“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种晚会。”
  “很用功?大部份的时间都躲在书房里?是吗?”他调侃的说。“噢!”她的脸红了,红得很可爱,有几分像早上的红颜色了。“那音乐使我心慌。”
  “刚刚我走近你,为什么你一下子就溜开了?”
  “我以为——”她嗫嚅着,脸更红了。“你要来请我跳舞。”
  他心中一动。“真的你不会跳舞?”“真的,”她认真的说:“那么多人,如果你请我,我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没有人,你愿不愿意试一试?”
  “噢!”她惊慌的看看他。
  “我教你,跳舞并不难,普通的三步四步,跳起来都很优雅和舒服的。来,试试看,你总有一天要参加正式的舞会,要被人请去跳舞的!”“我——”她犹豫着。
  “来吧,跳跳看!”他不容她有时间抗议,就轻轻的拉过她来,很绅士派的拥住她,开始教她三步的基本步伐,她跟着他的指示,生硬的移动着脚步。可是,跳舞天生对女孩子不会是一件难事,只一会儿,她已经跳得很好了。魏如峰揽着她,那纤细的身子在他怀中轻巧的移动,那细致的脸上漾着红晕,看起来柔弱动人。“你是家里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吗?”他一面带她滑着步子,一面问,看她那份娇柔,应该是最小的一个。
  “不!最大。”“是吗?兄弟姐妹几个?”
  “我还有一个弟弟,”她说,因为分了心,脚步错了,一脚踩在魏如峰的鞋子上,她停下来,胀红了脸。
  “没关系,再来过。”魏如峰低头看着她的脚,一张不大的脚,穿着的却是一双平底旧式的学生皮鞋。他重新带她跳,一面打量她那件缀着亮片片的衣服,一眼断定不是台湾出的料子,在纺织工厂里打滚了这么几年,对于衣料他是内行极了。那镶着小花边的衣领,那有着绉绉绸的袖口……这件衣服应该是有很长远的历史了。那么,看样子,家境不会很好,带着种微妙的怜惜的心情,他注视着那短短的齐耳短发,和低俯的眼睛上那两排细长的睫毛。
  透过书房的厚实的桧木门,客厅里喧嚣的音乐仍清晰可闻,笑闹的声音也不断传来。他们在书房中怡然自得的跳着华尔滋,这气氛却是非常奇异的宁静和雅致。没一会,魏如峰就发现晓彤的本身就是宁静气氛的发源处,那含羞的微笑,怯怯的眼光,都像个超脱出这世界的小幽灵,别有一股说不出的韵致。室外有一阵喧嚣,他们都没有怎么注意。但是,接着,书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放进一道红色的光线,他们同时吃了一惊,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于是,他们看到门口站着好一些人,最前面的是,把嘴张成一个O形的顾德美,和张大了眼睛的何霜霜。“哦,我正在教杨小姐跳舞呢!”魏如峰笑着说,好像必须解释什么,同时放开了晓彤。
  “表哥,”霜霜扬了扬眉,笑了起来:“我以为你开溜了呢,原来你躲在这儿。”说着,她用那对明亮的眼睛对晓彤直视过来,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晓彤显然十分发窘,有点儿紧张和失措,只怔怔的站着,一语不发的望着门口的人。
  魏如峰看出情况有几分尴尬,就干脆一拉晓彤说:
  “杨小姐,来吧,我们来正式跳跳!”说着,他把晓彤拉出房门,回进客厅里,亲自走到电唱机旁边,换上一张“田纳西圆舞曲”,然后过来请晓彤跳。晓彤看起来十分不自在,尤其霜霜那对眼睛只管在她身上上上下下的溜,使她更形不安。他们跳了起来,顾德美和另一个男孩子也跳了起来,霜霜却靠在沙发上看他们跳。晓彤错了好几次脚步,跳得非常糟糕,舞曲一结束,她就匆匆忙忙的说:
  “我该回家了。”然后,她找到顾德美,不顾对方的挽留,坚决要回家。魏如峰望着她,很想用汽车送她回去,可是,一转眼间,他看到霜霜正看着他,一面抿着嘴角,对他很含蓄的微笑着,好像看透了他的心事,他就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开口了。结果,是顾德美的三哥负责送晓彤回去。
  这天深夜,魏如峰自己开车,和霜霜一起回家。霜霜坐在魏如峰的身边,打了个哈欠,微笑的说:
  “表哥,今天晚上玩得痛快吧?”
  听出她话中有话,魏如峰就干脆不予置答。
  “如果你真有兴趣哦,我可以打听出那位杨小姐的地址来,只是先说说,你用什么来谢我?”
  魏如峰转了一个弯,加快了速度,头也不回的说:
  “一场电影。”霜霜眯起眼睛来,仔细的审视了魏如峰一会儿,但魏如峰脸上一无表情。“一场电影,太少了吧?”
  “那么,两场。”“哼,”霜霜哼了一声:“小儿科!”
  “开出你的价钱来吧!”魏如峰不动声色的说。
  “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下次你陪我参加舞会的时候,不要把我丢在一边做电灯泡,自己去陪别的小姐,让我面子上下不了台。”
  “哦?”魏如峰看了霜霜一眼,霜霜脸上已没有笑容了,看样子还是真的生了气。“怎么?你还会缺少人陪吗?我看你早已应接不暇了!”“但是,你是我的Partner呀!”
  魏如峰猛然把车煞住,寂静的街道阒无一人,他把手腕支在方向盘上,扭过头来带笑的盯着霜霜看,看得霜霜直瞪眼睛,叫着说:“你看什么?”“我看——”魏如峰慢条斯理的说:“你是不是爱上了我?”
  霜霜浓眉一掀,大眼睛一瞪,大嚷着说:
  “活见你的大头鬼!”魏如峰噗哧一笑,踩动油门,把车子向坐落在中山北路的大厦中驶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