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菟丝花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6


  我在罗家住下来了。到罗家的第三天,徐中就奉罗教授的命令,来做我的家庭教师。他是×中的图画教员,每天下午要去上课,一、三、五的晚间还有别家的家教,常教到深夜十一、二点钟才回来。上午十一时至十二时是属于皑皑的时间。于是,我的课程就从每天早晨八点钟开始,到十一时为止。徐 中很科学的给我订了一张作息时间表,八时至九时,九时至十时,十时至十一时,像上课般分成三节,分别补习三种不同的功课。每星期一、三、五及二、四、六补习的功课又各各不同。因为我决定考乙组,所以功课都偏于文科。下午是我自己温习及作练习的时间,黄昏和晚上,依徐 中的说法是应该:
  “休息,娱乐,散步,看小说!尽量放松你自己!”
  我立即开始了念书。同时,在罗家居住四、五天之后,我对这家庭和每个人的生活习惯也逐渐熟悉了。罗家一共是八个人(除我以外),是罗氏夫妇,皓皓皑皑兄妹,徐中,李妈(中年女仆),彩屏,外带一个非主非仆的嘉嘉。八个人的组合,应该是个很热闹的家庭,但罗宅却大部份时间都是安静得找不出人声的。只有嘉嘉的歌声,会不论清晨黑夜,随时飘送。而且,罗家有个很大的特点,是我进入罗宅第二天就发现了的——他们不像一个“家庭”。例如,他们从不会全家团聚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永远是各吃各的,谁先到谁先吃,而皑皑和罗太太,还经常是在自己屋子里吃饭,根本不下楼。罗教授和皓皓这一对父子,有些水火不相容、皓皓经常整日整夜不回家,还常常会有些太妹型的女孩子到门上来找他,罗教授就不分青红皂白,咆哮着赶出去。再有,他们彼此之间,都非常的不亲热,就像皑皑,我从没有看到她依偎在罗太太面前撒撒娇,如同妈妈在生时我所常做的那样。总之,这家庭给我的印象,是特殊而奇怪的。
  我刚刚到的那一天,曾经觉得罗家的人对我都很不欢迎,可是,随后我就发现,他们并非特别对我冷淡,而是他们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事实上,罗教授对我确实很宽大,我有一间华丽而精致的卧室,一份安静的读书环境,还有一位帮我补习功课的家庭教师。我,孟忆湄——一个无父无母孤苦无依的孤儿,这已经是走入天堂了,我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希望?有了“家”(我已算它是家了),有了安定的生活,有了家庭教师,又有了作息时间表。我应该定下心来,好好努力念书,以期不辜负我的母亲,和罗教授的一番栽培。我想,这以后,我的生活会是平静而单纯的,向唯一的一个目标——
  考大学——去迈进。我也静下心来接受这份生活了,除了夜深人静,我偶尔会躲在棉被里偷偷啜泣,思念那离我而去的妈妈之外,平日,我尽量使自己安详明快,尽量想使生活宁静和平。按道理,生活中应该是没有波澜的,但是,事实上并不如此。这是一个晚上,我到罗家已将一星期了。
  白天念了过多的书,晚上就不愿再埋进书本里,倚着窗子,看到的是月色朦胧下的满园花影,听到的是夜风吹拂中的树梢低唱。一切那么美,那么静谧,“夜”是上帝所创造的最奇妙的时光。大地沉睡着,月光把所有的东西都染上一层淡淡的白,黑影幢幢的树林迷离而神秘。
  无法抵制夜色的诱惑,我离开了窗子,开开房门,沿着楼梯走下去,到了花园里。闻着花香,踏着树影,我穿过龙柏夹道的小径。碎石子铺的小路响应着我的足音,我的影子长长的投在地上,时而和树影相合,时而又倏然呈现在开旷明朗的地上。不知不觉的,我已越过了花坛,而在那小树林之外缓缓的踱着步子,我不想走进树林,因为那盛满风声的树林过于幽暗,而给人一种奇异的不安的感觉。在林外兜了一圈,我下意识的觉得这花园中并不止我一人,仿佛有一对眼睛正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注视着我。我站住,四周张望,有花、有树、有月光,还有楼房庞大的黑影,只是,没有人。我继续走,又猛然站住,我几乎听到了呼吸声,一个沉重的呼吸声音。我确定,这花园中还有另外一个人!
  停在林外,我的目光向树林中搜索过去,在这样明亮的月光下,只有树林中可以隐住身形。风在林间摇撼着,扎结的树木伸展着枝桠,重重叠叠的树影中偶尔会筛落几点月光、在地上闪烁,如同许许多多镜子的碎片。
  然后,我看到了,就在离我身边不远的林内,在一片浓荫里,有一点红色的火光,正静静的闪烁着。有人在树林中抽烟!我可以嗅到花香中所掺杂的那一缕烟味。这是谁?他应该是看到我的,因为我正暴露在月光之中。为什么他竟如此安静?我感到一阵不安,背脊上微微有些凉意,瞪视着那如豆的火光,我问:“是谁在树林里?”没有答复,那点火光依旧一明一灭。我的不安加深了,与不安同时而来的,是模模糊糊的一层恐怖感。提高了声响,我再问:“有谁在树林里面?”仍然是一片沉寂。我再伫立了几分钟,那点火光突然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弧线,坠落在草地上,显然抽烟的人已抛掉了烟蒂。我凝视着那躺在草地上的一点微光,只一会儿,就被草上的露水所扑灭了。林子内剩下一片幽暗,和繁星一般穿过树隙的几点月光。掉转头,我想我最好是回到我的房里去,夜的世界里永远会包含着一些不可解的神秘,对这个家庭而言,我至今也还是个一无所知的陌生者。追究谜底往往比不追究更可怕。我开始举步,向来时的路走去。
  我只走了十几步,就听到身后另一个踏在碎石子路上的脚步声。我停住,那脚步也停了,我再走,那脚步又响了。我手臂上的汗毛全竖立了起来,手心中微微的沁着冷汗,背脊发冷。略一迟疑,我断定这人是在跟着我,而且从我在林外散步起,他就在窥探着我,为什么?他是谁?存心何在?许多问题在我脑中一闪而过,但,最具体的是妈妈生前常向我说的一句话:“面对现实!”于是我倏然的回过头去。
  那是一个男人,月光下,他的身形面目都清晰可辨,那是张年轻而漂亮的脸,乌黑的眼珠在夜色中闪着光。当我回头面对他的那一刹那,他仰了仰头,纵声大笑了起来,眼睛愉快而揶揄的看着我,带着股得意和调皮的神情。我惊魂初定,用手抚着胸口,我相信我的脸色一定不太好看,我盯着他,有些愤怒的说:“是你?罗先生?为什么要这样装神弄鬼的吓唬人?”
  他向我走了过来,咧着嘴对我微笑。
  “你最好叫我皓皓,我不习惯被称作先生。”他说:“希望我没有惊吓了你。”“假如符合了你的‘希望’,你大概就该‘失望’了,”我说,仍然怒气未消:“我想你是有意要‘惊吓’我的!”
  “你——生气了吗?”他斜睨着我说,唇边的笑意更深了。看他的神情,对我的“生气”和“惊吓”似乎都同样的感到兴趣,我想,如果要挫折他,最好是对这个恶作剧装作满不在乎。于是,我也微笑了。
  “怎么会呢?”我说:“你仅仅使我有点吃惊而已。”
  “我喜欢开玩笑,”他说:“你慢慢会对我习惯的。你很喜欢在月光下散步吗?”“不错。尤其有这么好的花园。”
  他好奇的凝视我。“你不会觉得这个花园太大?有些阴森森?”
  “你这样觉得的吗?”我反问。
  “我不知道我父亲为什么看中这幢房子,”罗皓皓说:“现在我对这花园已经习惯了,但刚刚迁进来的时候,我真不喜欢它。尤其这个树林,假若夜里有一个人躲在里面,外边的人一定看不见。它不给人愉快感,而给人种阴冷的,神秘的感觉。我是喜欢一切东西都简单明朗化,花园,种一些花就好了,要这么多树干什么呢?有一次,我曾经被嘉嘉吓了一跳。”“于是,就给了你灵感来吓唬我吗?”我说。
  他笑了,笑得很开心。
  “你似乎胆量很大,皑皑晚上是不敢在树林旁边散步的,除非有人陪她。据说,在我们搬进来以前,这林子里曾经……噢,不说了,你会害怕!”
  “说吧,”我的好奇心引起来了:“我不会害怕!”
  “有人说,这林子里曾经吊死过一个女人。”他望着我,大概想研究我的反应。“而且,传说每到月明之夜,这女人会重新出现在林子里,吊在树上左晃右晃,还会叹气呢。”
  我的后脑冒上一股凉意,但我不愿表现得像个弱者,尤其在他那微带笑谑的眼光里。
  “难道你见过?或听到过她叹气?”我问。
  “没有!”他仿佛很遗憾:“我的绰号叫‘鬼也嫌’,大概鬼真的讨厌我,所以从没在我眼前出现过。可是,李妈发誓听到过她的叹息和呻吟,所以,大家晚上都远远的避开这个树林。”“鬼也嫌?”我对这绰号发生了兴趣。“多奇怪的绰号!”
  “因为我太爱捣蛋,从小没人喜欢我!”他笑着说。
  我真想摆脱掉那个关于“女鬼”的话题,虽然我对这位女鬼的传说也很好奇,可是在这样树影幢幢的月夜,和这广大的深院中谈起来,总有些让人感到毛骨悚然。所以,我热心的抓住了这个话题:“你母亲一定很喜欢你的,是吗?”
  “我母亲?”他深思了一下。“我可不能确定,母亲一生中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生病,她时时刻刻都需要别人照料,实在没办法再去照顾儿女。如果她喜欢,也只是放在心里,缺乏行动来表现。”我想着那脆弱而冷漠的女人,和她那次突发的病症,她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低头望着脚下的碎石子路,沉思着没有说话。地上,我和他的影子并排向前移动,瘦瘦长长的。我们正穿过曲径,绕向前面院子里去。
  “罗家的人都有些怪,你觉得吗?”他突然问。
  “噢,”我抬起头来,罗家的人都有些怪?确实。但,这话竟由罗家的一份子问出来,好像有些奇妙。“怎么呢?”我泛泛的反问。“你看,我父亲有他的怪脾气,你决无法认为他是十分平常的人,是吗?我母亲,曾经有一个医生说她是神经病,该送医院。皑皑,是个用冰雕塑出来的美人,美则美矣,毫无暖气!至于我呢?正和皑皑相反,似乎太过于热情了,而且,我很乐意把我的感情广施天下,我的女朋友从女学生到酒家女应有尽有,我都一视同仁……你可别认为我是色情狂,我爱她们,也尊重她们!许多人说我用情不专,其实,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女孩子好像是一朵花——你爱花吗?”
  “当然。”“可是,花有许多种类。玫瑰、蔷薇、康乃馨、百合、兰花、海棠、蒲公英……数不胜数,每一种花都有它特殊的可爱处?对吗?”“不错。”我点头。“所以,我每一种花都爱,女人也和花一样,每个女孩子都有她特殊的美处,所以,我也都爱!”
  多么奇妙的理论!乍听起来好像还满有道理。仔细想想又有点似是而非,只是,一时间想不出理由来驳他。我望着他,他那对漂亮的眼睛也正在凝视着我,嘴边依然挂着那抹笑意。我不赞同他的理论,却很欣赏他那份坦率和洒脱,那微笑和眼神也有其动人之处。笑了笑,我说:
  “怪理论!真的,你们罗家的人都有几分怪。”
  “有一次,中和我谈话,”他笑着说:“他说我们罗家人人都有些神经病,可以称作‘神经之家’!事后,我分析了一下,罗家的人确实都有些神经。可是,这世界上的人又有几个没有神经病?你想想看,每个人的个性都不同,生活习惯也都不同,是不是每人都会有他‘怪’的地方?所谓‘怪’,不同于一般性就叫‘怪’,是不是?”
  “嗯。”我表同意。“那么,任何人都会有他不同于一般性的地方,也就是说,任何人都有他怪的地方。例如你,你常在不该发笑的时候发笑,常会突然冒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哦,”我笑了,脸有些发热:“我有我的道理!”
  “每个人都有他自认为合理的‘道理’,就像我的‘博爱’论,可是,在别人眼光里看起来就是‘怪’,就是‘神经’,就是‘没道理’!这样分析起来,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神经病,只是神经的地方,方式不同而已,所以,我常说——”他顿了顿。“说什么?”我问。他笑笑,慢吞吞的念:
  “神经人人皆有,巧妙各自不同!”
  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神经人人皆有,巧妙各自不同!”这算什么话?但是,再分析一下,这话还真的颇有道理。我奇怪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妙论,那活泼幽默的个性和暴躁易怒的罗教授有多大的不同!这父子二人实在是奇异的。
  我们已经绕进前面院子里了,前面的花园和后面的比起来就小得太多了。我们一边走着,一边热心的谈着话,他是个容易接近的人,“陌生感”已经迅速的从我心头消除,我感到他仿佛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了。就在这时,从大门边传来一阵罗教授的咆哮怒骂声,罗皓皓侧耳听了一下,就皱着眉说:
  “好了,我父亲又在赶我的朋友了,他是个天下最不慈祥和友善的人!他生平最感兴趣的一件事,就是把我的朋友关在门外!”说着,他对大门口直窜了过去,我也紧跟着他向大门口走,走到门边,刚好赶上罗教授把门“砰”然一声阖上,和他的雷霆一般的大吼:“滚!我们这儿没有罗皓皓这个人!”
  罗皓皓冲了过去,嚷着说:
  “爸爸!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罗教授把他满是胡子的脸凑到他儿子的鼻子前面:“就是这个意思!你在外面乱交朋友我管不到你,可是你别想把你这些狐朋狗党带到家里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朋友是狐朋狗党?”罗皓皓的声音提得和他父亲同样的高:“你自己不爱朋友就不许别人交朋友!一个家庭像一座大坟墓!”“你不满意,尽可以走!”罗教授嚷:“晚上九、十点钟还在外面闲荡,这种年轻人会是好东西?女孩子打扮得妖里妖气,半夜三更找上男朋友的门,简直不要脸!”
  “白天找我的人,你也是照样赶呀!”罗皓皓说:“你希望我怎么样?没有一个朋友,也没爱人,一辈子不结婚,做个老怪物,是不是?”“你可以交朋友,但要是正派的人!”
  “你把我的朋友一概都得罪了,所有的都赶出去,你怎么知道被你赶走的人里,有没有沧海遗珠的正派人呢?”
  我站在旁边,望着这父子二人脑袋对着脑袋,斗牛似的把两个头越凑越近,两人的鼻子都快碰成一堆了,这景象奇妙而怪异,罗教授吹胡子瞪眼睛,罗皓皓则脸红脖子粗,两人都大有把对方吃下去才甘心的样子。可是,论起吵架的技巧来,显然罗皓皓比他的父亲高了一着,罗教授只会穷嚷穷叫,罗皓皓则每句话都有些份量,常使他父亲答不上辞。罗教授更加激怒了,他暴跳如雷的狂喊:
  “我断定你那群朋友里没有一个好东西!我断定!”
  “好!”罗皓皓说,突然伸手把我拉了过去。“你曾经把忆湄也关在门外,问都不问清楚,你相信你的眼光,那么,你只凭一眼就断定忆湄也不是好东西了?”
  罗皓皓这一手完全出乎我的意外,显然也很出乎罗教授的意外。看到了我,罗教授愣住了,他慢慢的站直了身子,瞪视着我的脸,半天,才蹙着眉问:
  “你怎么也在这儿?”“我——”我说:“我本来就在花园里。”
  “我们在散步,谈天,和赏月。”罗皓皓冷冷的加了一句。
  “散步?谈天?你和皓皓?”罗教授盯着我问,带着股不信任的神情,仿佛我和罗皓皓一块儿散步是件不可思议的怪事。“是的,”我说:“我们谈了好一会儿。”
  罗教授突然的暴怒了,他对我伸过头来,嚷着说:
  “你!不学好!”我愕然。难道他竟如此讨厌他的儿子?父子之间,又没有深仇大恨,怎么可能如此仇视呢?而且,说实话,我很欣赏皓皓,他有他的一份可爱。幽默、愉快,微微有些玩世不恭,这些,都不能算是缺点呀!年轻人爱交朋友,这也是很正常的事。罗教授未免责人太苛了!我为皓皓不平,再说,我既然住在罗家,和皓皓谈谈天,散散步,就是“不学好”吗?这不是有些言之过重?于是我带着几分反抗的情绪,低声的说:“我和皓皓谈得很愉快,他很温和,又很会谈话,我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好。”“好呀!”罗教授的鼻子差点撞到我的鼻子上,他跳着脚说:“你是个笨蛋!大笨蛋!笨!笨!笨!”他猛然停住,用手揉着鼻子,眼睛奕奕的瞪着我,喉咙里叽哩咕噜的不知在诅咒些什么。然后他对我命令的说:“你跟我来!”
  我不敢不从命,跟在罗教授后面,我们向客厅走去。我曾偷偷看了皓皓一眼,他给了我一个安慰而鼓励的微笑,漂亮的黑眼睛温柔的凝视着我。
  走进客厅,罗教授并不停留,而把我带进了他的书房里。关上了房门,他在书桌前的椅子里坐了下来,拍了拍他面前的另一张椅子:“你坐下!”我顺从的坐了下去。他凝视着我,咳了一声,伸伸脖子。好半天,才说:“我告诉你,忆湄,”他又蹙蹙眉头,用手抓了抓满头乱发,不知所云的说:“你是——是个好女孩。”
  我瞪视着他,他到底要说什么?
  “你看,忆湄,”他耸耸鼻子,似乎尽量要使语气平和:“我很想帮助你,让你顺利的考进大学。我给你安排一个读书的环境,又叫中来帮你补习。可是,你,你居然不学好!”
  我涨红了脸。“罗教授,”我嗫嚅着说:“我自认没有做错什么!”
  “你还说没有做错什么!”他又大吼了起来,吓得我在椅子上跳了一下。但他立即又忍耐下去了,只一个劲儿的在鼻子里哼着气,半晌,才又说:“我告诉你,我期望你好,你该好好的念书,别想交男朋友。皓皓这孩子……是……是……嗯,也不是很坏,可是,嗯,嗯,反正,嗯,他见一个女孩子追一个,嗯,你吗?你是个好女孩……喂!你懂了吗?”
  我张大了眼睛,他嗯嗯哼哼了一大串,老实说,我实在没有听懂。他瞪着我,看样子有些懊恼,他又揉鼻子,又蹙眉头,又叽哩咕噜的诅咒,闹了半天,才猛的把头向我一伸,吼着说:“反正一句话!你少和我的儿子接近!知道没有?”
  我有些气愤,站起身来,我说:
  “您放心,罗教授,我不想给您惹麻烦。我知道,您收容我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一等我考上大学,我就搬到宿舍里去住。我对你们家并无企图,而且——而且——”我憋了半天,终于说了出来:“我一点也没有想要做你家的儿媳妇!你实在不必防范我!”说完,眼泪已经在我的眼眶里打转了。想想看,只因为我无父无母,所以要来受这家人的气!他以为我看上了他的儿子吗?转过身子,我想走出去,但他伸出一只大手抓住了我,他的眼睛看来烦恼而无助。
  “喂喂,你别走!”他说,语气又突然的温柔了起来:“忆湄,你不要误会。嗯,哼,我是为了你,我这个儿子不成材,他是个——嗯,色情狂——”
  “他不是,”我打断他:“您从没有费心去了解过他,他是个很善良很好的人。”他盯着我。“哼!好吧,就算他很好。不过,我希望你少去招惹他。嗯,你——应该以考大学为重!”
  我点头,憋着气说:“好,我明白了,我会——按您的希望去做!”
  “那么——就没事了,你走吧!”
  我向门口走去,刚推开门,罗教授又在房里叫:
  “忆湄!”我回过头来,罗教授站在桌子旁边,怔怔的望着我。那张被胡子掩盖的脸似乎有些扭曲,发亮的眼睛静静的凝注在我的脸上,里面包含了一些新奇的东西——属于感情的东西——以前,在他安慰罗太太时,也曾出现在他的眼光里,有着使人心碎的温柔和深情。我呆住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我们就这样对立着,然后,他走近了我,俯头望我(他比我高了将近一个头),吁出了一口气:
  “忆湄,你还缺乏什么吗?”
  我摇头。“哦,你会没有钱用,我忘了这一点。”他大发现似的说,伸手到口袋中,掏出一堆乱糟糟的钞票,有一元的,十元的,五十元的,和一百元的,也不知道一共是多少张,往我手里乱塞一阵,我有些犹豫,退后着说:
  “我——我——我并不需要钱用。”
  “拿去,你会需要!”他总算把那一大堆钞票塞进了我的手中。沉吟了一下,他又说:“哦,对了,你到台北来,都没有出去玩过,你想玩吗?那一天,我带你出去玩玩,怎样?”
  我点点头。“好——”他说:“你去吧!”
  我走了出去,握着那一大堆钞票,神思恍惚的向楼上走。心里有些昏昏蒙蒙,情绪激荡而不安。刚刚走上了楼梯,一个人影窜了出来,拦住了我的去路。我一惊,抬起头来,是皓皓!他关心的望着我:“忆湄,爸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我轻声的说,绕过他的身边,径自走向了我的屋里。我必须单独一个人,静静的想一想。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