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菟丝花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6


  接踵而来的,是一段迷乱的日子。这么久以来,我的感情一直像一只昏睡着的小猫,而现在,我却整个的觉醒了。每日清晨,我在醺然如醉的情绪中醒来,每个深夜,我又在醺然如醉的情绪中睡去。白天,我神思恍惚,夜晚,我心境迷蒙。对着镜子,我看到随时染在我面颊上的红晕,也看到那一对醉意流转的眼睛,我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在我每一个翕张着的毛孔中读到了答案,那细细的,私语般的声音,低低的,反复的诉说着:爱情,爱情,爱情!
  在这样的情绪中,再接受中的“上课”是奇异的,每天早上,我在期盼的心跳中,等待着他的扣门声响。而当他推开房门,跨进门来的那一瞬,我只能微仰着脸,张大了眼睛,默默的凝视着他。翻开了书本,我看着他如何用尽心机,去克制自己,而摆出一副“师长”的面孔来。然后,在他的讲述声中,我会突然的失去了自己,而用手托着下巴,望着他的脸愣愣的出神。于是,他会抛下了书本和铅笔,蹙起眉头,凝视着我说:“天哪,忆湄!你那么可爱!”
  书本冷冻在一边,铅笔滑落在地下,纸张随着风飘飞,他的眼睛对着我的眼睛,他的嘴唇触过我的额角和面颊,他的手指从我的鼻尖上向下滑,他的声音如梦如痴:
  “你有一个小小的翘鼻子,你有一对猫样的大眼睛,你的眉毛太浓了,不够秀气。你的短发最不听话,总是遮住你的额头,你的耳朵不够柔软,你的皮肤不够白皙……唔,忆湄,我不认为你是个美女……可是,你那么动人,你那么可爱!”他的嘴唇贴近我的耳朵,孩子气的耳语着说:“让我悄悄的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要听吗?”
  “嗯。”我点头。“那么,听好了。”他故作惊人之笔。“那秘密是:有一个人想吃掉你!”“谁?”“我。”“为什么?”“免得——别人来抢走你。”
  “有谁会‘抢’我?”“唔,”他耸耸鼻子,像喝下了一坛子醋,酸味十足。“你知,我知,他知,何必还一定要说出名字?”
  “你多心!”我笑了。“是吗?我多心?”他把脸拉开一段距离,审视着我,半晌,点着头说:“你和我一样了解,是不是?看你笑得多高兴,你在为你的魔力而骄傲,对不对?在你内心深处,也想征服所有的男性吗?”他摇头:“女人!你的名字是虚荣!”
  “别太武断!”我说:“你以为你对心理学已经研究得非常透彻了。”“当然,尤其是你的心理!”
  “真的吗?”我扬扬眉毛。
  “嗯。”“那么,回答我三个问题。第一,我最希望的是什么?第二,我在想什么?第三,我最喜爱的是什么?”
  “第一题的答案是徐中,第二题的答案是徐中,第三题的答案也是徐中!”“不害臊!”我跳起来。
  “别走!”他捉住我。“你要干什么?”“让你听听我的心跳,听到了吗?”
  “唔。”我的耳朵贴在他的胸膛上。
  “跳得厉害吗?”他问:“怎么跳的?”
  “卜——通,卜——通,卜——通。”我说。
  “你错了,”他的下巴倚在我的鬓边,轻轻的说:“它是这样跳的:忆——湄,忆——湄,忆——湄。”
  我抬起头,他的嘴唇迅速的捕捉住了我的。我睁开眼睛,凝视他。“你实在是个坏老师,”我说:“你这算给我上什么课?”
  “上最深奥也最微妙的一课书——恋爱学。”
  “呸!”我又笑了。他翻开了书本,正襟危坐。先咳了一声嗽,再板下脸来,瞪了半天眼睛,才使面部肌肉收紧了。把铅笔从地上拾起来,他挺直背脊,严肃的说:“好了,这一分钟开始;我们要好好的上课了!不许再胡闹了!”“哦,”我说:“好像是我先开始‘胡闹’似的!”
  “本来就是你嘛,你那样一直看着我,让我心猿意马。”
  “我不看着你看谁?自己心猿意马还要怪别人!”
  “好吧!别吵!”他把一把尺放在桌子正中:“以后谁先离开了功课范围就挨打,尺放在这儿,由对方执刑!现在,翻到一百二十一页,让我们来讨论一下三角行列式!”
  我翻开了书,找到一百二十一页,抬起头,静静的凝视他。“找到了吗?”“嗯。”“所谓三角行列式,就是……”他开始了讲述,又陡的停住了。奇异的望着我说:“噢,忆湄,我发现了,你的眼珠并不是纯黑的,而带着点琥珀的颜色。”
  我拿起尺来,在他手背上狠狠的敲了一记,他痛得跳起来。“哦,忆湄,太重了。”他叹了口气:“天下最毒妇人心!”
  “你到底讲不讲书?”我问。
  “讲讲讲!”我们回到了书本上,他握着铅笔,开始给我详细的讲解三角行列式,画了图,他举着例子,我用手托住下巴,捕捉着他说话的声浪。我喜欢他的声音,那带着男性的沉哑的声调,富于磁性。我相信他一定有很好的歌喉,虽然他是不大唱歌的。他喜爱交响乐,喜爱史特拉文斯基,这点,和我有些不谋而合。“手给我!”他忽然举起尺来。
  “做什么?”我不服的瞪着他。
  “你没有听书,你在想什么?”
  “史特拉文斯基!”我冲口而出。
  “好!摊开手吧,别多说了!”
  我望着他,他高举着尺,板着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严厉得真像个执刑官。无可奈何,我伸出了手,闭上眼睛,微笑着说:“打吧!老师!”他真的打了下来,而且相当重,我一惊,张开了眼睛,我以为他不会真打的。我望望我的手心,戒尺留下了一条红痕,我对他蹙眉,心里有了三分真气。
  “还要打吗?”我憋着气问。
  “嗯。”“那么,再打吧!”他的嘴唇盖上了我的手心,他的声音从我的手心中飘出来:“天哪,忆湄!你要另请家庭教师了!”
  这天,我和中去看了一场晚场的电影,散场时大约只有九点多钟,我们搭公共汽车到了新生南路和平东路口,而沿着新生南路向家里的方向走去。天气很好,夏日的夜晚,星光璀璨,凉风轻拂,我们并肩迈着步子,一路说说笑笑,心情愉快得一如那辽阔的夜空,连一丁点浮云都没有。 中在向我说他眼光中的罗教授,他说罗教授是一个“有极凶暴的面貌,却有极温柔的心地”的人。我反对他,认为罗教授的面貌并不“凶暴”,我说:
  “他仅仅是不喜欢梳头和刮胡子而已,我常常想,如果他把头发理一理,胡子刮干净,是一副怎样的面貌?他的眉毛很浓,眼睛很亮,鼻子很高。这些,都证明他应该是个漂亮的男人,你看,皓皓就很漂亮,罗教授年轻时,一定不会输给皓皓!”“你认为——”中慢吞吞的说:“皓皓很漂亮?”
  “当然,”我说:“难道你认为他不漂亮?”
  “他比我漂亮吗?”中凝视着我问,眼光里闪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哦,”我笑了,站住,打量着他说:“你是知道的,中,你并不是美男子。”“他是?”他问。“嗯,”我点头:“他是!”
  中蹙蹙眉头,又耸耸鼻子。我们继续向前面走,中在路边摘下了一段树枝,嘴里低低的说了一句:“希望他下地狱!”“谁?”我问。“皓皓。”“唔,中,”我说:“背后诅咒人家,有失风度,而且,你的气量太小了。”“忆湄,”他叹息着说:“只因为你太欣赏他的‘漂亮’了!”
  “难道你不欣赏他吗?”
  “欣赏一部份的他,欣赏他的幽默和洒脱,不欣赏他的博爱论。而且,忆湄,我知道他在你心中所占的位置……”“别傻!”我打断他。“我不傻,”他深思的盯着我:“忆湄,我一点也不傻!尤其对于你,除了用全心灵来接近你以外,我还有一种第六感在探索你、研究你。我想,我能了解你内心深处的秘密,包括你自己都不了解的部份在内!”
  “唔,是吗?”我有些不安。“别太肯定,中。我不认为你是对的。”“但愿——我不对。”我们走到了台湾大学的围墙外面,我伸头看了看那高高的围墙。“这么高的墙,要进去可真不容易啊!”我感叹的说。
  “你会进去!”他肯定的说。
  “你确定?”“我确定!”我笑了笑,我对自己并没有信心。正走着,我看到一团白色的小东西在墙边蠕动,我站住,好奇的望着那个小东西。于是,我看清了,那是一只白色的小猫。街灯下,它孤独而寂寞的倚在墙角,瘦瘦小小的,可能出世还不到十天,看起来像一只小白老鼠。纯粹为了好奇,我蹲下身子去抚摸它的小脑袋,怜爱的说:“噢,一只小猫!”“它被主人遗弃了!”中说。“它活不了几天,那么小,应该还在吃奶的阶段,这个主人也未免太忍心了!”
  我把小猫从地上抱了起来,那小东西缩在我的掌心中可怜兮兮的颤抖着,用一对乌黑的大眼睛怯怯的望着我,有一张短短的小脸,和一个粉红色的小鼻子。或者我的怀里比墙角上舒服些,它对我讨好的“咪呜”了两声。 中审视着它,突然说:“天呀,忆湄!这小家伙长得像你!”
  “胡说八道!”“真的像你!尤其这对大眼睛!”
  我歪着头打量了一下那小猫,它也歪着头打量了一下我,我皱皱眉头,它耸耸鼻子。中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们不但长得相像,连表情都像!”
  “呸!”我说,把小猫放回到地下,预备和中走开。但,那小猫瑟缩的对我爬来,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在我脚下摩擦,乞怜的低鸣着,徘徊不去。我立刻发现它有一条后腿是残废的,因此,它无法快捷的蹦跳,只能拖着那条残废的腿爬行。我低头注视着它,恻隐之心大动,而不忍遽去。叹了口气,我说:“一条可怜的小生命,假若没有人收养它和照顾它,它一定活不了!”弯下身子,我重新把那小猫抱了起来,对 中说:
  “你看,我能收养它吗?”
  “为什么不能呢?”中问。
  “我只怕罗教授他们会嫌我噜苏,他们似乎没有人对小动物感兴趣。不过,我愿意自己照顾它,决不麻烦别人!”我怜爱的拍着那小猫的头:“一只残废的小猫,多么可怜!我从小就喜欢收养残废的小动物!”
  “带它回去吧!”中说:“让我来帮你照顾它!看样子,它已经饿了。”确实的,那小东西的肚子饿得瘪瘪的,正吐着粉红色的小舌头,舔着我的手臂,大而灵活的眼睛对我骨碌碌的转着。我迫切的想弄点东西给它吃,于是,我们叫了一辆三轮车,赶回了家里。走进客厅,我不禁一愣,平日冷清清的客厅,今日却反常的人马齐全!最使我诧异的,是从不下楼的罗太太,今日竟坐在沙发中,一件白色的纱衣,衬着她洁白如雪的皮肤,高雅得像画里的人物,飘然如仙!皑皑坐在钢琴前面,正在弹奏一曲孟德尔松的春之声。皓皓半倚半靠的站在窗前,一股懒散而慵闲的样子,罗教授则深陷在沙发椅里,微蹙着眉,正倾听着皑皑的演奏。“噢!”中惊叹了一声:“今天是什么日子?”
  “你不知道吗?”皓皓说,燃起了一支烟,吐出一口烟雾:“今天是皑皑满十八岁的日子!”
  “哦,”中有些窘:“我居然忘了!”
  皑皑一曲终了,阖上了琴盖,倏然的转过头来。
  她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森冷的扫了我和中一眼,苍白的脸上毫无表情,望着中,她淡淡的说:
  “该记住我生日的,只有妈妈,因为那是她受苦受难的日子,对别人而言,我的生日算什么呢?生日,是可喜的日子,还是可悲的日子,谁能断言呢?”
  “生日,是一条生命降生之日,”中热心的说:“在我看来,生命的降生都是可喜的,这世界因为有生命而存在,没有生命,也就没有世界,你承认吗?”
  皑皑的长睫毛闪动了一下,黑幽幽的眼珠若有所思的停驻在中的脸上。“你的说法像是出自宗教家的口中,”她慢吞吞的说:“当然,对‘世界’而言,没有生命这世界就成了一块大顽石。但对‘生命’而言,存在与否实在没什么分别。上帝制造一条生命的时候,应该先考虑这条生命会不会对自己的生命厌倦,有时候,生命是负担而非快乐,你又承认吗?”
  “你的话也有道理,”中点头:“可是,如果已经有了生命,‘你’这个个体已经存在了,那么,就该珍惜自己的生命,找寻自己的快乐,在粥粥众生中去一争短长!人活着,就得对生命负责任,生命像一支蜡烛,燃一分钟,发一分钟的光,燃一天,发一天的光,直到蜡烛烧完的那一天,光才能熄灭……”“好了,”皓皓不耐的走了过来,粗鲁的打断了 中:“把你的生命啦,蜡烛啦,责任啦,全收起来吧,现在不是你上课的时候。家庭教师,如果你有一肚子的大道理,还是等到合适的时候再发挥吧!”他走到我身边,盯着我看:“噢,忆湄,你怀里是个什么东西?”
  “一条生命!”我笑着说,把那只胆怯的小猫放在沙发椅里,那小家伙用一对戒备的眼睛怀疑的打量着这陌生的环境。“我想,它的创造者对它不想负责任了,所以我就把它带来了。”“哦,我要说一句,”皓皓说:“忆湄,你未免太爱管闲事了!我不以为爸爸会允许你收留下这个流浪者。”
  我望着罗教授,他的眉毛正不悦的紧蹙着,锐利的眸子狠狠地盯着我,看样子,他对于我带回来的这条生命丝毫不感兴趣。我抚摸着小猫的背脊,恳求的望着罗教授,热诚的说:“您会允许我留下它,是吗?我不会让它去打扰别人的。您曾经收留无家可归的我,那么,您必定不会反对我收留下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是不是?罗教授?”
  罗教授瞪视了我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了:
  “把它丢出去!”他简短的说:“我们家里不养小动物!”
  “噢!罗教授!”我喊:“这小猫是无害的,如果把它丢出去,它一定会死。请你准许我收养它,尤其,它是残废的,它决不能独立生存,把它丢出去未免太残忍了!”
  罗教授的胡须牵动着,眼光阴沉,他用手揉了揉鼻子,低低的叽咕了几声,显然在和自己的某种思想斗争。然后,他把脸一板,眼光狞恶的盯着我,吼着说:
  “我说把它丢出去!你听到没有?”
  我被他的吼声吓了一跳,低头看看那只小猫,我觉得心中一阵痛楚,那小东西似乎已经知道了它的命运,对我无助的转动着眼珠,哀哀的低鸣了两声。我抬起头,直视着罗教授,为这小生命作最后一次的努力:
  “罗教授,您为什么拒绝做一件好事?收养一只小猫对您是绝无损失的,而且,我保证它不会妨害您。罗教授——”我轻轻的咬了咬嘴唇说:“您明明有一颗善良而热情的心,为什么您总要用凶恶的外表来掩饰那个真正的您?我不相信您是如此残酷而无情的!”罗教授直跳了起来,差点带翻了他面前的小茶几,他的眼睛瞪得那么大,眼珠几乎从那堆茅草里跳了出来。喃喃不断的,他在喉咙里希奇古怪的诅咒了一大串,双手握着拳,大有揍我一顿的样子。可是,突然间,他握着拳的手放松了,眼睛向上翻了翻,他说:“你有‘义务’要收养它吗?”
  “没有义务,”我说:“却有兴趣。”
  “兴趣?”罗教授怀疑的盯着我:“你用了两个很奇怪的字。”“确实是兴趣,”我说:“我从小就有兴趣收养小动物,尤其是残废的,无家可归的,瘦弱或无助的小动物。在高雄的时候,妈妈生病以前,我养了三只小狗,两只猫,还有五只小兔子,我喜欢看那些小东西由瘦弱变成强壮,喜欢救助它们,这使我自觉是个救难者,是个重要的人物。望着小生命成长,是一件十分快乐的事情,有一次——”
  我停住了,觉得已经说得太多,但罗教授用全神贯注的眼光望着我。“说下去!”他说。“有一次,”我继续了下去。“我有一个同学,家里养了一只猴子,那猴子生了病,快死了,我的同学要扔掉它,我把它抱回家里,饱消炎片、感冒特效药给它吃,用我的全心去救助它,居然把它救活了,看到它一日比一日健康强壮,我高兴得不得了。可是,有一天,我和它玩的时候,它突然咬了我一口,害我到医院里去缝了四针,我伤心透了,想不到我救活的动物会来伤害我,妈妈对我说:‘忆湄,这是一次教训,记住,这世界有的时候是没有道义可讲的,伤害你的可能是你最信任和爱护的人,所以别相信任何人——包括你的朋友、亲戚、姐妹!人要靠自己!只有自己是最可靠的朋友!而且,别轻易的付托你的感情,以免加倍的伤心!’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从此,我就不再收养什么。但,这只小猫又使我动心了。”我微笑,拍着小猫的头:“我相信,它不会咬伤我,也不会抓伤我!罗教授,你愿意让我作一番试验吗?请允许我收留这个孤苦无依的小东西——我不收留它的话,它只能倒毙街头,您忍心看着一条生命倒毙吗?”
  罗教授瞪着我,一语不发。他的神情怪异而专注,那对发着光的眼睛探索的望进我的眼底,像一对探照灯。我被他看得十分错愕,想不透一只小猫何以会使场面变得这样“紧张”。皓皓大踏步的跨到沙发旁边,把那只小猫提了起来,放在手心中审视,接着就哈哈一笑说:
  “好猫!是一只标准的避鼠猫,忆湄,养下来吧,我来帮你养。让我们‘共同’拥有它,好吗?这猫看样子就很精灵,一定会捉老鼠。我同学家里养了一只猫,除了吃就是睡,胖得走不动路,老鼠在它身上爬行,它还是睡它的,结果,有一夜,它的胡子全被老鼠吃掉了!”
  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明知道他是在鬼扯,但是仍然禁不住要笑。可是,全房间也只有我一个人笑,空气中有一份不正常的紧张,大家都严肃而沉默,我的笑声尴尬的僵住了,望望罗教授,再望望罗太太,我不解的说:
  “怎么了?”罗太太从椅子里站了起来,苍白的脸显得益形苍白,一对深黑的眼睛蒙蒙然的望着我,然后,她移开了目光,像一具僵尸般直挺挺的向餐厅的方向走去。罗教授立即跟了过去,搀扶住罗太太隐进了餐厅里。但,在门阖上的一刹那,他回头再盯了我一眼,那眼光阴沉而凝肃。他们走开后,皑皑也站了起来,冷冷的望了我一眼,又望望中,就轻轻的哼了一声,也走了。中回过头来,他的眼光从我的脸上,落到我的手上,我跟着他的视线低下头来,才发现我的手放在小猫的头顶上,而小猫正倚在皓皓的怀里。所以,我也等于是紧倚在皓皓的身边,我的头几乎靠上了他的肩膀。 中用鼻音重浊的问:“你们将‘共同’养这只小猫?”
  “当然!”皓皓迅捷的回答:“而且,我已经给它想好了名字了。”“叫什么?”中问。“叫小波。”“小波?”中锁锁眉:“是何典故?”
  “只怕——”皓皓也用重浊的鼻音回答:“有一场无形的风波,正悬在这只小猫身上,但愿我的聪明,能解得开一个谜!”中深思的望着皓皓,皓皓也回望他;好一会儿,两人的眼光中,都逐渐升起一层敌意,然后,皓皓说:
  “下两盘棋怎样?”“赌东道吗?”中问。
  “当然!”皓皓把小猫往我怀里一送,和中迅速的走开了。一瞬间,偌大的客厅中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呆呆的站在屋子中间,半晌都无法从惶惑中恢复,直到小猫咪呜的一声低唤,我才清醒过来。举起小猫,我错愕的问:
  “告诉我,小波,这是怎么一回事?”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