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个梦 三朵花

六个梦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6


  民国二十七年,重庆。
  黄昏,街道上拥挤著熙来攘往的人群。
  三个穿著旗袍的少女,腋下夹著书本,并排从人行道上走过去。一群青年学生和她们擦肩而过,不由自主的,好几个人都站住脚,回头对她们再看上一两眼。
  “章家的三朵花。”一个瘦瘦长长的学生说。
  “三朵花?”一个眉目英挺的青年疑问的说。
  “你真是新来的,连三朵花都不知道,你问问重庆每一个大学生,看有没有人不知道三朵花的!”另一个笑著说。
  “到底怎么回事?”那英挺的青年问。
  “告诉你吧,那是三姐妹,都是重庆大学的学生,重大学生称她们为三朵花。老大是一朵莲花,清香,雅丽,可是长在水中,采不到手,要采它就得栽进水里去。老二是一朵木棉花,红艳,脱俗,可是,高高的长在枝头,没有人采得到它。老三是一朵玫瑰花,最美,最香,最甜,可是,刺太多,会扎手!”瘦子说。“哈!有意思!”那漂亮的青年说:“她们叫什么名字?”
  “怎么,你有胆量去碰钉子吗?那你就试试看,包管你碰得头破血流!老大叫章念琦,老二叫章念瑜,老三叫章念琛。老大在历史系三年级,老二是物理系三年级,老三是外语系,才一年级。”“你知道得真清楚!”“谁不知道她们三姐妹!”
  “唔,三朵花,我就不相信这三朵花是采不下来的!除非她们不是女人!”“她们是女人,但不是凡人!”一个戴眼镜的学生老气横秋的说:“她们是奇异的,反常的,超俗的。但是,我不知道她们的前面有什么,一切事物,如违背常情,都是不祥的!”
  三姐妹停在家门口。章念琛打了打门,扬著声音叫:
  “周妈,开门啦!”门开了,三姐妹鱼贯而入,老大章念琦望著周妈,那是她们家的老佣人,在她们家里工作已经二十年了,虽然头发斑白,却精神矍铄。章念琦抬抬眉毛问:
  “妈在做什么?”“画画。”周妈说,微笑著。“画得才起劲呢!”
  “妈都快五十了,还这么努力,我希望能有妈的用功精神!”章念瑜说,脸色显得庄严肃穆。
  “二姐,你已经用功过度了,还嫌不够呢,”章念琛说:“当心变个大近视眼!”“近视眼又有什么关系?只要真能念出点成绩来,为女人争口气,也为妈争口气。”“二姐的志愿最大了,想拿诺贝尔奖金?”
  “就是想拿诺贝尔奖金又怎么样?小妹,我告诉你,学问比什么都重要,人生唯一靠得住的东西,就是学问。只是人生太短暂了,真不知穷我这一生,可以念多少书!”
  “生也有涯,学也无涯,”章念琦笑著说:“以有限的生命,追求无穷的学问,我怎能懈怠一分一秒?放松一丝一毫呢?”这几句话原是章念瑜的口头语,章念琦用来取笑章念瑜的。
  “真的是这样。”章念瑜严肃的说。
  “二姐的个性最像妈,”章念琛说,“将来一定会成功的。”
  三姐妹走进了屋里,这幢房子不大,一共只有五大间,一小间。姐妹三人一人一间,剩下的是一间客厅,和一间章老太太的房间。周妈住那个小间。一家主仆五人,全是女性。姐妹们穿过中间作客厅用的堂屋,一窝蜂涌进了章老太太的房间。章老太太年龄并不太大,但看起来却十分苍老,有一对年轻时一定很美丽的眼睛,如今显得深沉冷漠和严肃,高鼻子,尖下巴,一目了然是个个性坚强,精明干练的女人。她正倚案画画,女儿们进来后,她抬了抬头说:
  “在院子里谈些什么?”
  “谈念书,谈前途,谈诺贝尔奖金。”章念琛说。
  “唔,”老太太望了章念琛一眼。“琛儿太浮,要多跟二姐学学。”章念琦走到母亲桌子旁边,看章老太太的画,叫著说:
  “妈,你画的这个丑八怪是什么东西?”
  “这画的是锺馗捉鬼。”章老太太说。
  “妈怎么想起画锺馗捉鬼来的?”章念琛问,和章念瑜一起围到桌子旁边去看。章念瑜皱著眉。
  “妈,这个被锺馗捉住的小鬼好面熟哦,这是一个什么鬼呀?我没看过锺馗捉鬼传。”
  “这个鬼在锺馗捉鬼传里没有的,”老太太沉著脸说:“这是负心鬼!薄情鬼!忘恩负义鬼!”
  “哦,”章念琦恍然大悟的说:“你画的是爸爸,怪不得我觉得面熟呢!”“爸爸?”老太太厉声说:“谁是你爸爸?”
  “我是……”章念琦嗫嚅的说:“你画的是那个混帐男人!那个丢开我们母女四人于不顾的混帐男人!”
  “这还差不多,”老太太说,严厉的看著三个女儿:“记住!你们没有父亲!你们没有父亲!你们由我一手带大,让你们读书、受教育,你们的母亲是我!父亲也是我!”
  “是的,妈妈,”章念瑜说:“妈,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辜负你的苦心。”章老太太的脸变得柔和了,她慈爱的环视著三个女儿,放下了画笔,在椅子里坐下来。伤感而恳切的说:
  “不要忘了,世界上的男人,没有一个靠得住的,没有一个不把女人当玩物,你们三个,千万别步上我的后尘!不要理男人,不要相信他们的花言巧语,不要受他们伪装的面目所欺骗!记住,他们说爱你,在你面前装疯装死,全是要把你弄到手的手段!男人全是一群魔鬼!等到玩弄够了,他们会毫无情义的甩掉你!……你们都大了,长得又好,现在已都成了男人的猎物,你们记住,要机警,要理智,千万别上那些臭男人的当!”“妈妈,你放心好了,”章念琛说:“谁敢惹我,我一定给他点脸色看!”“男人,”章念瑜说:“我就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他们一眼,我的时间,念书还来不及呢!”
  “妈,打我们念头的人才是傻瓜呢,”章念琦说:
  “我们有的是摆脱他们的办法,现在,他们早就不敢来惹我们了,他们已经领教我们不好惹了。”
  “好的,”老太太点点头,笑了。“我相信你们都是很聪明的。把书念好,要靠自己,不要靠男人!永远不要恋爱,不要结婚,做个新时代的新女性。男人,是一群最自私,最可怕,最恶毒的魔鬼!”雾,弥漫在四处,浓得散不开。
  章念琦匆匆的向校门口跑,她最怕碰到这种大雾的天气,街上,车子开得那么慢,人在三尺以外就看不清楚了。好不容易到了学校,已经注定迟到了。学校在沙坪坝,距家有一大段路,要坐公共汽车,真是够麻烦。走进校门,她加快了步子,猛然撞到一个人身上,书本散了一地,她收住脚,站定了。对面那个人在雾蒙蒙中站著,有点惊讶,有点惶惑的望著她。“章念琦,是你!”他说。
  “你走路怎么走的?”章念琦说,事实上,她明白多半是自己的错。这个男人皱了皱眉毛,似笑非笑看著她,她觉得他那对眼睛也是雾蒙蒙的,看得人心里不舒服。他个子瘦而高,眉目清秀,一袭蓝布长衫,潇潇洒洒。这是国文系四年级的杨荫,她认识他,还是因为他曾在壁报上写过一篇论诗词歌赋的文章,使她震惊于他的才气。但是,其他方面,她对他毫无兴趣,平常见了面,点个头而已。
  “我根本没有走路,”杨荫慢吞吞的说:“我是站在这儿看雾。”“那么,你不应该站在通路上看雾。”
  “可是,”杨荫望著她,又皱了一下眉,一脸的啼笑皆非。“我以为这里不是通路。”她四面一看,可不是吗,这儿是教室前面的树荫下,平常,大家都在这树荫下休息的。她看看他,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杨荫也笑了。她蹲下身子去捡书本,他也蹲下身去帮她捡,书本捡好了,他把他手里的那一叠递给她,她接了过来,情不自禁的望著他。他的笑容收敛了,他的眼睛里有一种迷茫的、荡人心魂的地方,于是,她怔住了。他们对视了四、五秒钟,她才猛然低下头去,把书本整理了一下,站起身来,匆匆忙忙的说了一声:
  “谢谢你。”就转过身子,像逃避瘟疫一样跑开了。跑了老远,她再回头来,在雾中,她可以辨出他瘦长的影子正缥缥缈缈的浮在雾里,模模糊糊,朦朦胧胧。她站住,把手压在跳得十分不稳定的心脏上。“我今天中了邪了。”她想,向前面走去。
  第二天下午,她下了课,单独走出校门,这天,章念瑜和章念琛都没课,她也只有一节,时间还早,校门口一片耀眼的阳光。她才走出校门,一袭蓝布长衫拦住了她的去路。她抬起头来,接触到杨荫那对若有所思的眼睛,她感到心中一阵莫名其妙的激荡,顿时沉下脸来。
  “你干什么?”她问,盛气凌人的。
  他望著她,有点错愕。
  “到校门口茶馆去坐坐,怎样?”他问,毫不在意的,自自然然的。“没那个雅兴!”她冷冰冰的说,越过杨荫,昂著头向前面走去。才走了几步,杨荫赶了上来,那袭蓝布长衫再度拦在她的面前。“别忙!”他说,盯著她:“我得罪了你?”他问,带著固执的、倔强的、被刺伤的神情。
  “没有,”她傲然说:“只是,你找错对象了。”
  她又想往前走,但他拦在那儿,像一座移不动的山,他的眼睛狠狠盯著她。“是吗?章小姐?”他说:“不过,我要告诉你,我对你没有一丝一毫恶意,请别太估高了自己,也别太估低了别人,请吧!小姐。”他让过身子,大踏步走进学校。她却愣在那儿,足足站了半分钟。第三天,她在校中碰到杨荫,远远的,他就避开了。没有点头,没有说话,她感到一阵说不出的、爽然若失的感觉。
  第四天,一天没碰到杨荫,好像有点异样,日子是烦躁的,讨厌的,难挨的。这天晚上,章念琦到章念瑜的房里去,后者正埋在一大堆书本中,忙碌的做著笔记。章念琦默默的站了一会儿,才喊了一声:“念瑜!”“什么?”章念瑜头也不抬的问,在书本上用红笔勾了一大段,章念琦等她勾完,才说:
  “放下书,我们去看场电影,怎样?”
  “胡闹!”章念瑜说,沉吟的望著书本,忽然摇摇头说:“参考书不够,明天还要到图书馆去借两本。”
  “书呆子!”章念琦没好气的说。
  “别闹我,大姐。”章念瑜说:“我今天晚上一定要把电学这一章弄弄清楚。”“书里到底有什么?你看得这么起劲?”
  章念瑜抬头看看姐姐,皱皱眉。
  “有前途,有生命,有快乐,有一切一切!”门口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是章念琛。她跑了进来,一把拉住章念琦说:
  “大姐,你就别去闹这个书蛀虫吧!人不该剥夺他人的快乐,你要看电影,我陪你一起去。”
  姐妹俩走出了家门,章念琛说:
  “大姐,我要问你,这两天你神不守舍,可别被什么混帐男人引动了心!”“胡说八道!”章念琦懊恼的说。
  “大姐,我今天收到一封情书,就是我们系里那个外号叫黑人的家伙写的,他说我再不理他,他就要从临江路跳进嘉陵江里去。你看,男人真像妈说的,既下作又装腔!为了骗女人,什么话都写得出来!你猜我怎么办,我把他那封伟大的情书在教室里朗读一遍,然后冲著他说:‘我到下辈子也不会理你,要跳嘉陵江,现在就去跳吧!’结果,全班哄然大笑,他也没跳嘉陵江。”“你也做得太过火了,”章念琦说:“做人,总得给别人留点面子。”“留面子?给男人留面子?哎呀呀,好姐姐,你别真的被男人蛊惑了,妈是我们的好榜样,男人是女人的敌人,对男人没有面子好讲的!”她们看了一场电影,是轰动一时的“铸情”,瑙玛希拉和李思廉霍华主演的,也就是莎士比亚的名著“罗密欧与茱丽叶”。瑙玛希拉美得出奇,演来生动婉转,荡气徊肠。最后殉情一幕,动人已极,博得满院唏嘘。从电影院里出来,姐妹两个都十分沉默。夜深了,两人安步当车向家里走,章念琦说:“像铸情这种事,是真的有吗?”
  “小说而已!”章念琛说:“不过,罗密欧痴得满可爱,我就不相信世界上会有罗密欧这种人!”
  “假若有呢?”章念琦沉思的问。
  “大概你会爱上他吧!”章念琛取笑的说。
  回到家里,已快十二点了,章老太太正十分不安的等著她们,看到她们回来,就以严峻的眼光看著她们,非常不高兴的说:“看什么电影?看得这么晚?”
  “铸情。”章念琛说。“这是个什么电影?”章老太太皱著眉问。
  “一个恋爱片。”章念琛说著,把故事大略讲了一讲。章老太太紧锁著眉,点点头说:
  “就是这些搂搂抱抱的外国片子,把女孩子都勾引坏了。哼,自古来,殉情的女人倒是不少,殉情的男人有几个?这种电影全是骗人的!男人!男人!男人!没有一个是有情感的,全是些野兽!孩子们,注意注意,千万别上男人的当呀!”
  “妈,你放心好了,”章念琛说:“我们绝不会掉进男人的圈套里去的。”“去睡吧!”老太太说:“天不早了!”她的目光停留在章念琦脸上。“琦儿,有什么事吗?”
  “什么都没有。”章念琦匆忙的说。
  “那么,去睡吧!”姐妹俩经过章念瑜的房间时,里面灯火光明,章念琛推开门,探了探头:“书蛀虫!别看了,当心明天早上又喊头痛!”
  “别吵,”章念瑜头也不抬的说:“我快要研究出结果来了,不能放手。”“真是书呆子!”章念琦说。和章念琛相对笑笑,摇摇头。
  章念琦坐在校园的浓荫之中,膝上放著本通史,眼光却茫然的仰视著树梢上颤动的树叶。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点声音。章念琦出神的想著,想得那么出神,以至于没有听到走近来的脚步声,直到一个人影在她面前摇晃,她才吃了一惊,看清了来人是谁,她不禁轻轻的惊喊了一声:
  “啊!”那个男人显然也吃了一惊,并没有料到这树荫中会有人坐著。他呆了一呆,就对她微微的颔了颔首:
  “对不起,打扰了你。”他说,转过身子要走开。但,只走了两步,他停住了,回过头来看著她,他的眼睛显得深思而迷惑。然后,他又走了回来,在草地上坐下来,用手抱住膝,深深的望著她。她脸红、心跳、神魂不定。一种类似喜悦和期待的情绪控制了她,与这情绪同时俱来的,是紫张、不安、恐惧。“章念琦,”他轻声说,温柔的,宁静的。“你不要怕我,我不会伤害你。”章念琦继续坐著,不动,也不说话,只犹豫的、定定的望著面前这个穿著蓝布长衫的男人。他的眼睛多柔和,如诗,如梦。为什么自己竟逃不开这个男人?
  “章念琦,”杨荫微蹙著眉,研究的看著她:“你到底怕些什么?相信我,我没有恶意。”他叹了口气:“你不知道,你像一只在雾里迷失的小兔子,我本想不管你,真的。可是,你是在迷失,你的眼睛茫然无助。我能不能帮助你?帮你找到你的方向。”章念琦觉得她自己被催眠了,杨荫恳切的语气使她心惊肉跳。下意识中,她内心有个小声音在提醒自己:“不要上他的当,不要上他的当!”但,她浑身无力,连运用思想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默默的看著面前这个男人。
  “你在想些什么?”杨荫问,不解的看著她那对张皇失措的眼睛:“章念琦,告诉你,我并不可怕。你不能一辈子逃避现实,试试看,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
  章念琦瞿然而惊,她猛然打了个冷战,站起身子来喑哑的说:“我们没有什么话好谈,再见!”
  她仓皇的跑走,杨荫在她身后喊她:
  “你忘了你的书!”她站住,回过头来,杨荫拿著她的书走过去,停在她的面前,静静凝视著她。她忘了接书,仰著脸,迷惑的、茫然的、恐惧的站著。他伸出手,轻轻的放在她的面颊上。
  “念琦,”他的声音低而柔,一直喊进了她的内心深处。“我爱你,许久许久了,你知道吗?”他的手指慢慢的从她的鼻梁上滑下去。“不要躲避我,不要禁闭你自己。我爱你,爱是没有害的,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别怕,别折磨你自己,行吗?”她的腿发软,头发昏,眼光模糊,没来由的泪水迷糊了她的视线,她的手无力的扶住了身边的树枝,费力的和自己挣扎。“请你走开,让我一个人在这儿,”她颤抖著说:“请你走开!”“念琦,”他喊,他的手拉住了她的,他的眼睛热烈明亮。“念琦,念琦!”他把她拉过来,她靠进了他的怀里,感到他那男性的手臂那么有力的圈住了她。一瞬间,她觉得这儿才是她的世界,温馨、甜蜜。她的头倚在他的蓝布大褂上,可以听出他那不稳定的心跳。她抬起眼睛,立即看到他的眼睛,包含了那么多柔情、关怀和怜恤。她叹了口气,模糊的说:
  “杨荫……”杨荫用手托起她的下巴,把头俯了下去,章念琦望著他的脸对自己压下来,猛然惊喊一声,挣脱了他的怀抱,她似乎听到母亲在叫著:“琦儿,琦儿!别步上我的后尘,逃开这个男人!”
  她惊惶的看了杨荫一眼,掉转头,如飞的跑走了。跑了好远,她仍然无法抑制自己的心跳。茫茫然的,她走出校门,才发现自己依旧忘了书。不管书本,也没有等妹妹们下课,她一个人先回到家里。闩上了自己的房门,就倒在床上。可是,脑中反覆出现的都是杨荫的脸,杨荫的眼睛,杨荫的声音。合上眼睛,她依然恍惚置身在杨荫的胳臂之中,醉醺醺,昏沉沉,那是一种她从来没有感觉过的,浑然忘我的境界。
  第二天杨荫把她的书送还来了,没有和她交谈一语,只默默的看了她一眼就走开了。她打开书,里面夹著一张纸条,上面写著:“当你找到你自己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在这儿等待著。”她反覆的看著那张纸条,觉得自己真像只迷失的兔子,在大雾中奔跑,不知该跑向何方。
  “帮助我!帮助我!帮助我!”她心中叫著,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在向谁祈求帮助,也不知道祈求帮助自己些什么地方。这天晚上,章念琦在厨房里帮周妈剥豆子,她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把头靠在门上。寥落而忧郁。半天之后,她说:
  “周妈,告诉我,妈妈和爸爸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妈望了章念琦一眼,诧异的说:
  “大小姐怎么想起这个来?”“你说说看,我想知道情形。”
  “我知道得也不清楚,”周妈皱皱眉:“我到你家来的时候,老爷和太太已经结婚三年了。好像老爷原是太太家里的远亲,他们私自有了交情,老爷太穷,太太家里不允婚。太太就拿了一个小包袱,带了一些首饰,和老爷跑到四川来结了婚,然后先后生了你们。老爷又考取了出国,太太凑了钱给他作旅费,他到了法国,三年后,娶了一个女留学生回来,和太太离婚了。”“你知道爸爸现在在那里?”
  “大概在南京。小姐,你可别在太太面前提,当心太太生气。老爷从外国回来后,我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太太求过他,哭过,甚至跪在地下,要他摆脱那个女的回来,老爷死也不动心,唉!男人心,真没办法说啦!怪不得你妈妈提起来就恨得牙痒痒的。”“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吗?”章念琦锁著眉问。
  “这个,我可不知道,还不都是半斤八两,全是些馋猫,沾不得一点儿腥,我家那个,就断送在一个窑姐儿身上。唉,别说了,这些事小姐面前讲不得的!”
  章念琦站起身来,到屋里去,章念瑜依然埋在书本里。“念瑜怎么能毫不动心呢?”她想,“为什么我就会被那个该死的杨荫所打动!”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她一眼看到章念琛正坐在她的床上发呆。“小妹,有什么事吗?”
  “没有,”章念琛皱皱眉,显然还是有事。她沉思了一会儿说:“大姐,那个国文系的杨荫是不是在追你?”“怎么?”章念琦吃了一惊。
  “今天下午你早早的就走了,学校里发生一件事,你知不知道?”“什么事?”“杨荫和那个地理系的唐众民打了一架,据说,是为了我们。”“怎么回事?”章念琦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大概唐众民当众大骂三朵花,你知道唐众民追二姐碰钉子的事,今天下午在礼堂里和好多人说,三朵花臭美,又是什么外表圣洁,肚子里脏透了,还有许多脏话,夹了许多谣言,乱说一通。刚好杨荫也在礼堂看书,走过去一句话都没说,就对唐众民挥了一拳头,然后就打了起来。我真看不出杨荫那么文质彬彬的居然也会打人!”
  “后来怎样?”章念琦急急的问。
  “后来?当然杨荫吃亏罗,他又不是打架的料,唐众民那么个大块头,杨荫那里是对手。”
  “他受伤了?”章念琦问。
  “我那里知道,我又没去看,”章念琛皱皱眉:“八成是受了伤,因为他们说他流了血。”
  章念琦“啊”了一声,转头就向外面跑,章念琛在她后面叫:“你到那里去?”章念琦头也不回的跑出去了,到了大街上,才觉得自己太鲁莽,又不知道杨荫住在那儿,到什么地方去找呢?在大街上转了几圈,才想起一个办法来,她打电话到一个女同学家里去问,那个同学又帮她打电话出去问,终于打听出杨荫住在半山。坐了滑竿,找了好久,才算找到了。这是个大杂院,杨家只住了三间房子,十分简陋。当她终于站在杨家的客厅中时,她只觉得耳热心跳,一个老妇人受宠若惊的接待她,用四川话问:“请问找那一个?”“杨荫是不是住在这儿?”
  没等得及老妇人回答,杨荫从里面窜了出来,怔怔的站在门头上望著她。他鼻青脸肿,额上裹著纱布,还透著殷红的血迹,一副狼狈的样子,章念琦凝视他,慢慢的走了过去,然后停住,他们就这样对望著,好半天,杨荫让开了拦著的门,示意她进去,她走了进去,杨荫关上了房门。
  “没想到你来,屋里乱极了。”他说。
  屋里并不乱;简陋,但很整洁。
  她望著他,不说话。“坐吧!”他推了一张椅子给她。
  她没有坐。“杨荫!”她低喊。他震撼的凝视她。“痛吗?”她问。“不。”“为什么要和他打?”“不知道。”“杨荫!”“念琦!”她倒进了他的怀里,他灼热的嘴唇印在她的唇上,是个忙乱、慌张而甜蜜的吻。她知道她不再迷失了,她知道她无从逃避了,那怕这个男人是条毒蛇,她也再无力于徊避了。沉溺于酒的人宁愿醉死,不愿意枯死,她也如此。如果他有一天会负心,最起码,她有他不负心的这一刻!够了!何必多所渴求?何必去追问那渺不可知的未来?但是,但是……但是如果有一天,他抛弃了她,怀里再拥抱上另一个女人——这是无法忍耐的!他的脸贴著她的,她的嘴碰到他耳边的纱布,她用手抚摸他额上的绷带,弄痛了他,他咬咬牙,摆了摆头,她问:
  “很痛?”“很甜。”他说。“真爱我?”她问。“你还怀疑?”“永远?”“到死,不行,死了还有下辈子,下辈子还有下辈子……到无穷的永远。”“不改变?”她问。他把她的手放在他的心上,他的心沉重的跳著。他把头往后靠,拉开她的脸,注视著她的眼睛。
  “念琦,”他严肃的说:“我的心在这儿,我的人在这儿,你信任我,我永不改变!我爱你,爱你!”
  傻话!所有情人的话都是傻话,可是,所有的情人都喜欢听它!章念琦阖上眼睛,有笑,有泪,有欢乐和解脱。她喃喃的说:“再讲一遍。”
  他再讲一遍。她皱皱眉,笑笑:“再说一遍。”
  他再说一遍。“一直说!一直说!不要停止!”她叫。
  他捧住她的脸。“傻孩子!”他说:“傻得要命!傻得滑稽!傻得可爱!”他的嘴唇碰著她的。
  章老太太望著章念琦,手哆哆嗦嗦的握著茶杯,眼光悲哀而失望。“琦儿,琦儿!”她摇头:“你完了!当一个男人攻进你的心里,你就完了!”她颓然的用手抵住额角:“可怜我教育了你这么多年,一手抚养你长大。男人,男人!全是魔鬼!琦儿哦琦儿!这么多年,我告诉你要徊避他们,告诉你要防备他们……”“哦,妈妈,”章念琦苦恼的说:“杨荫不会变心的,你见了他就知道,妈妈,我不能不爱他。他会待我好的,他不会和爸爸一样,我是说,和那个混帐男人一样!”
  “男人全是一样的!”老太太斩钉截铁的说。“你一定要走到我的地步,才会承认我的话。好吧,你既然爱上了他,什么话都没有用了,你去爱吧,去受伤,去流血……哦,我可怜的孩子!”“妈妈,”章念琦叹口气,求助的望著坐在一边的两个妹妹,但,章念瑜和章念琛都愣愣的坐著,一语不发。她哀求的看著母亲:“妈,我只是恋爱了,并没有……”
  “恋爱,”老太太凄怆的说:“恋爱了,也就是毁灭了!”她对女儿们挥挥手:“好吧!你们都走,让我自己想一想。”“妈,”章念瑜跑过去,拥抱了母亲一下。“我永不恋爱,我会努力读书,给你争最大的荣誉!”
  三个女儿默默的退出了老太太的房间,章念瑜望望章念琦,摇摇头说:“大姐,你怎么会爱上他呢?爱上一个臭男人!”
  “你不懂!”章念琦苦恼的说:“你这个书呆子,你只知道这个定律,那个原理,你不晓得感情是没有定律法则可讲的,一经发生,就无法阻遏。你这个书蛀虫!等有一天,你也恋爱了,我再来看你神气!”
  “我永不会恋爱!”章念瑜冷静的走进了她自己的房间说,打开台灯,立即摊开了桌上的书本。
  章念琛跟著章念琦走进姐姐的房里,悄悄的说:
  “大姐,你怎么知道你自己爱上了他?”
  “你的话问得多滑稽!”章念琦说。
  “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怎么知道你对他的感情是爱情,而不是其他的感情?不是像我们姐妹这样的感情?不是像我爱小猫咪那样的感情呢?”
  章念琦看看章念琛。“我无法解释,”她说:“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你就会知道那是爱情。小妹,离开了你,我可以照样生活,你失去了小猫咪,也可以照样生活,但是,如果我没有了杨荫,我宁愿死!”章念琛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著章念琦。
  “那么,”她嗫嚅的说:“大姐,如果杨荫变了心……”
  “假如他真的会变了心,”章念琦瞪视著窗外黑暗的长空。“我就杀了他,或者杀掉我自己!”
  章念琛一唬就跳了起来,紧紧的抱著章念琦:
  “你不要,姐姐,那你还是别恋爱吧!”她恐怖的说:“妈妈说的,没有一个男人会不变心的!”
  “傻小妹,”章念琦笑笑:“或者有一个会不变心,就是杨荫。”章念琦和杨荫的恋爱新闻传遍了全校。
  “三朵花是无法攀折”的观念在一般男学生心中动摇,因此三朵花中的另两朵,开始受到猛烈的围攻。章念瑜像个石膏像,一切信件、约会,她全置之不理,她的世界在书本里,终日手不释卷,所有的情书皆如石沉大海。事实上,那些信件她连拆封都没拆过,理由是:没时间。所有的邀约,所得到的答覆也是:没时间!章念琛和她二姐的作风完全不同,拆她每封信,拒绝每个约会。拆了信之后,第二天不是当众朗读,就是把信对那个写信的人扔过去,一面大声说:
  “大头鬼,你的信是不是从情书大全里抄来的?”
  “瘦子,你信里写了三个白字!”
  “诗人,这首诗太肉麻了,最好重作一遍!”
  每次总是弄得那些写信的男孩子窘透。可是,奇怪的是,那些碰了钉子的男孩子却从不灰心,总是要继续去碰。但,章念琛这种不留情面的作风却得罪了班上一个名叫徐立群的男学生。徐立群是外语系的高材生,平日埋头读书,从不追求女孩子,超拔英挺,皮肤黝黑,有点像电影明星彼得劳福。
  这天,章念琛刚到学校,徐立群就当著全班同学,递给她一封信。她不禁大为惊讶,接著,一种女性的骄傲就统治了她,没想到,连超然的徐立群,居然也会给她写情书!她望望信封,正是当时最流行的浅蓝色信封,学生专门用来写情书的。好,她早已看不惯徐立群那种“全天下不足以动我”的骄傲劲儿,这下子正好藉此机会打击他一下。何况,全班的同学都以好奇的眼光看著她,看她如何处置这封信。于是,她挑挑眉毛,拆开信,抽出那张摺叠得十分整齐的信笺,傲然说:“谁有兴趣知道我们班上的圣人写些什么?”接著,就朗声宣读了起来:
  “亲爱的小姐:
  当你收到我这封信的时候,请别认为我冒昧;当你看完我这封信时,也千万别认为我无礼,因为,对你‘有礼’的人已经太多,轮到我的时候,只好脱俗一下了。
  在重大你算是顶顶大名的人物,提起玫瑰花章念琛,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是小姐,别太骄傲了,须知玫瑰再好,有凋零之一日,当春残花落之日,则为粪土一堆了。你有朗诵情书的习惯,大概你自以为朗诵你的臣民的情书,是你的一大快乐,殊不知像你这种肤浅无知的行为,正暴露了你的虚荣和没有头脑!可叹你空有如花之貌,却无才无德又无见识……”
  

  章念琛念不下去了,有生以来,她从没有受过这么大的耻辱,而且是在大众的面前。她停住不念,全班的眼睛都注视著她,有的叹息,有的同情,有的嘲笑,一群素日妒忌她的女同学,笑得前俯后仰。她的脸色变得苍白,握著信笺的手气得发抖,但她克制著自己,依然把那封信看下去:
  
  “小姐,奉告你一句话,一个真正有修养的女孩子,绝不会公开她的情书。要知道,追求你,爱慕你,都是看得起你,对写信的人来说,是没有过失的。尽管你看不起他们,却不该嘲笑他们的感情。须知凡是人皆有自尊心,假如你认为我这封信打击了你的自尊心,就请想想平日你是如何打击他人的自尊心!但愿你的修养能符合你的容貌!须知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奉劝阁下好自为之!
                         徐立群 手上”
  

  章念琛把信笺放下,依然摺叠好,封回信封里。气得浑身发抖,握著信,她走到徐立群面前,后者正靠在椅子里,用一种接受挑战的神情望著她。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大而黑的眸子里闪耀著一种奇异的光。她把那封信放在他的桌子上,平静的说:“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也太骄傲了一些吗?”
  然后,她回到位子上,支著颐,默默的生气。心里在考虑打击徐立群的方法。从此,章念琛没有再公布别人的情书,相反的,她开始接受约会,接受邀请。她和每一个人玩,出入每一个公共场合,笑,闹,玩,乐,像一朵盛开的花。一时,重庆附近的名胜,什么南温泉,海棠溪,浮图关,……都有她和男孩子的足迹。她的名气更大,拜倒她裙下的人更多。
  章念瑜对妹妹的行为不满,章念琦也不高兴。但,章念琛私下对章念琦说:“大姐,我只是想引出一个人。”
  “谁?”“徐立群!我恨透了他!我要刺激他,等他来追求我,然后玩弄他!”“别玩火,小妹,当心烧了手!”章念琦说。
  可是,章念琛依然故我,她在校园公开和男学生手拉手的走路,上课时和男学生眉来眼去。甚至于和男学生出入舞厅。一天晚上,她正和一个同学在舞厅里跳舞。突然,一个人拍了一下她的舞伴的肩膀说:
  “借借你的舞伴!”她抬起头来,惊喜交集。是徐立群!他到底跑来上钩了。她转过身子和他跳,故意问:
  “你怎么也来跳舞了?”
  “跟我来!”徐立群说,板著脸,毫无笑容。他把她拖出舞厅,走到外面的花园里。园中树影幢幢,夜凉如水,他狠狠的盯著她:“玩得很高兴吧?”他气冲冲的说。
  “关你什么事?”她问。“当然玩得很高兴!”
  “你失了你学生的身分,这个舞厅并不高级,你居然和那些低级舞女卷在一起!”“关你什么呢?你凭什么来管我?”她高高的昂著头。
  他恶狠狠的望著她。“关我什么事?你这只狡猾的小狐狸!你明知道我的感情,你看了信就知道了,你太聪明,太可恶!”他拖过她,拉下她的身子,她奋力挣扎,但他的手臂如铁丝般箍紧了她,他们挣扎著,喘息著,像一对角力的敌手。她拚命要逃出他的掌握,他却拚命制伏她,她剧烈的喘著气,脑子里混混沌沌,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十分可怕,她必须逃出去。可是,他的手臂把她圈得那么牢,她简直无法挣扎,于是,她张开嘴,对那只抱著她的臂咬下去,她的牙齿陷进了他的肌肉里,但,他依然不放手。一股咸味冲进她的嘴里,她愕然的张开嘴,月光下,血正从他手臂上的伤口里流下来。她惶然的抬起头,接触到他那对柔和而平静的眼睛。她对他颦眉凝视,喃喃的说:
  “你?你?”他俯下头,吻住了她的嘴。她的手勾住了他的脖子,热烈的反应了他。又挣扎著,低低的断续的说:
  “不行,我,我,我是不和人恋爱的。”
  “但是,你要和我恋爱。”徐立群在她耳边说。
  “不,我不能爱上任何人。”她说。
  “你已经爱上了我。”“我不爱你,”她说,注视著他:“我恨你,我要报复你!”
  “是吗?”他问,怜悯的摇摇头:“可怜的小念琛!别那么惨兮兮的看著我!”她发出一声低喊,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
  他的下巴轻触著她的头发,在她的耳边说:
  “我看到你的第一天,就爱上了你。”
  “爱到什么时候为止?”
  “今生,来世,永恒。”他说。
  “好美丽的谎言,”她抬起头来,笑笑。“原来爱情的谎言是这么美的,怪不得姐姐会和杨荫恋爱,我现在明白了。”
  “你在说什么?”徐立群皱著眉看她:“谎言?你认为我在说谎?”“难道不是吗?这是骗取我的手段!”
  “骗取你?”徐立群生气的推开她:“我说谎?骗取你?”
  “不是吗?”她问:“难道你是真的爱我?不会改变?”
  “念琛!”他喊:“你心里有著什么鬼?”他把她拉过来,深吸一口气说:“我告诉你,你可以不相信全世界的东西,但是,请你相信我。这个世界,连日月天地在内,都可能会有变动,但是,我的心永不会变!”
  她对他展开一个美丽而无奈的微笑。
  “如果这是毁灭,”她自言自语的说:“就让我毁灭吧!”
  这晚,章念琛回家得相当晚。章老太太看到她进门,立刻大发雷霆。“念琛,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玩到这样深更半夜,你是怎么回事?”“妈妈,”章念琛靠在门板上,眼睛水汪汪的,醉醺醺的,懒洋洋的,又是悲哀的,无助的说:“我恋爱了。”
  “什么?”章老太太跳了起来。
  “妈妈,”章念琛悲哀的笑笑:“如果那些话是谎话,那些话就太可爱了。”说完,她摇摇晃晃的走开了。章老太太瞪大眼睛,绝望的倒进了椅子里:
  “又毁了一个!”她喃喃的说,望著从章念瑜房里透出来的灯光,知道念瑜一定还在灯下看书。“老天保佑念瑜吧!保佑念瑜永不会对书本以外的东西感兴趣!我只有这一个了!”
  民国廿九年。中日之战已经进入高潮,各学校都停了课,重庆每日要遭到十几次的轰炸,一般人都往乡下疏散。章家经济情况不佳,只有仍住城里,好在离她们家不远处就有防空洞,躲警报十分方便。这天,章念琦到杨荫家里去,还没到杨家门口,就看到杨荫和一个女孩子从那个大杂院里出来。一阵狐疑钻进了她的心中,她躲在一边,悄悄的注视他们。杨荫抓著那个少女的手臂,又笑又说又比划,不知在讲些什么。那少女穿得十分华丽,戴著一顶很少见的宽边大草帽,一面听,一面笑得腰肢乱颤,大草帽的边一直碰到杨荫的脸上。章念琦感到一阵头晕,血液全都冰冷了。
  “果然!”她想:“男人!男人!”她咬紧了牙齿。
  他们向她站的方向走了过来,她听到那少女爽朗的大笑著说:“我不信!荫哥,你向来就最会骗我!”
  “我跟你发誓!”杨荫说。
  他向她发誓,他也向自己发誓,章念琦恐怖的想著,这个男人,这个骗子,这个禽兽!他要向几个女人发誓呢?“男人,全是些魔鬼!”母亲的话响了起来,“不要信任他们,不要相信他们的花言巧语,不要受他们伪装的面目所欺骗!他们说爱你,在你面前装疯装死,全是要把你弄到手的手段!等到玩弄够了,他们会毫无情义的甩掉你……”章念琦痛苦的闭上眼睛,心中在呼号著:“妈呀!妈呀!我悔不听你的话。”
  那一对年轻的男女从她面前经过,他们没有看到她。现在,他们不笑了,似乎在讨论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少女的脸色显得凝肃悲哀,杨荫在说:
  “我也会去的,只是,还有一些苦衷……”
  他们走远了,她听不到他们的谈话了。她感到四肢无力,周身软弱。忽然间,警报响了,她仁立不动,人群从她身边跑过去,她依然不动,于是,她看到杨荫用手臂围著那少女的腰,护持著她跑走。“完了!”她想。“我伟大的恋爱。”她跌跌冲冲的走下台阶,像个梦游病患者,抬滑竿的人也都去躲警报了,街上冷清清的,她下意识的向闹区走去,一直走到全是银行的陕西街,然后站住。飞机声已隆隆而近,她仰望著天,渴求著有个炸弹能落到自己的头上。可是,飞机过去了,远远的有轰炸的声音,不知道是哪一区遭了殃。她继续闲荡著,由午至晚,警报解除了,街上恢复了零乱,救火车和救护车鸣著尖锐的警笛从她身边疾驰而过,路人争著谈论轰炸的情形。她茫然不觉,摇晃著在街上走著。突然,一只手臂抓住了她,一个人站在她面前,她定睛一看,正是杨荫!他喘著气说:
  “老远的看著就像你,刚刚我到你家里去,你母亲说你中午出来了没回去,把我急坏了,满大街跑了三小时,差点要到轰炸区去认尸了!你在这儿干什么?”
  章念琦一语不发,默默的望著他。
  “念琦,我有话要和你谈,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好不好?”杨荫说,他的脸色显得既兴奋又悲哀。
  “他要告诉我,”章念琦苦涩的想:“他要告诉我他已经移情别恋了!他是那种藏不住秘密的人。”她打了个冷战,恐怖的望著他,喑哑而生硬的说:
  “你不用讲,我都知道了!”
  “你都知道了?”他惊异的看著她,接著,就一把握紧了她的手腕,仔细的凝视她。她的脸色惨白,木然,眼睛枯涩无光。他抽了口冷气,颤栗的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请你原谅我,念琦,原谅我离开你是……不得已的……”
  章念琦盯视著面前这个男人,然后,她举起手来,狠狠的抽了他一个耳光,转过身子,就疯狂的跑开了。杨荫目瞪口呆的愣在那儿,好半天,才醒了过来。他追上去,章念琦已经没有影子了。深夜,章念琦像个幽灵一样回到了家里,章老太太和两个妹妹都在客厅里焦虑的等著她,看她进来,章念瑜先松了口气说:“好,总算回来了,以为你给炸死了呢!”
  章念琦一语不发的走来走去,一直走到老太太面前,就扑进了老太太的怀里,用手抱住母亲的腰,摇撼著母亲,哭著说:“妈妈哦,我为什么不听你呢?我该死!妈妈哦!”
  章老太太惊惶的揽住了她。“琦儿,你说什么?”章念琦抬起头来,仰视著母亲,一字一字的说:
  “妈,他已经变了心!”
  章念琛跳了起来。“你说什么?大姐?杨荫?不可能的!杨荫不是那样的人!决不可能!这一定是误会!”
  “误会?”章念琦掉头看看章念琛,冷笑了起来:“误会!我已经亲眼看到了,而且,他也亲自对我说过了!”她站起身来,指著章念琛:“小妹!及早抽身!”她看著母亲,幽幽的说:“我以为,世界上或者会有一个例外的男人,一个不变心的男人。可是,我错了。妈妈,你是对的!你是对的!”转过身子,她冲进了自己的卧室里,闩上了房门。
  “我早知道有这一天!”章老太太喃喃的说:“我早知道!我早知道!男人不会有一个例外。都是魔鬼!魔鬼!魔鬼!”
  章念琛抓起一件外套,向屋外跑去。
  “琛儿!你到那里去?”章老太太喊:“半夜三更的!”
  “去找杨荫理论!”章念琛气呼呼的说,冲出了大门。
  章念瑜叹了口气。“还是念书好!放著书本不念,闹恋爱!唉!”
  第二天清晨,章念琛和杨荫一起回来了,章念琛脸上有著骄傲和喜悦,她兴冲冲的对章老太太说:
  “我就知道是误会!原来杨荫的表妹从昆明来,杨荫陪她上街,大概给大姐看见了,生出许多误会来!”
  “是吗?”章老太太冷峻的望著杨荫,严厉的说:“你又来撒谎了?琦儿被你欺骗得还不够?她说你亲口告诉了她,现在又想来翻案了?”“我亲口告诉她?”杨荫错愕的说:“我要告诉她,我已经响应了政府知识青年从军的号召,下个月就要出发,她不等我说完,就说她知道了。……”杨荫猛然跺了一下脚:“哎,这个误会真是从何说起!念琦一天到晚怕我变心,怕我变心,怕得她自己都糊涂了,我以为她已经知道我从了军,生我的气,我想她会想明白的……谁知道……哎!”他又跺了一下脚,急急的说:“念琦呢?我要跟她解释!”
  “你是真话?还是假话?”章老太太瞪著杨荫问:“我不信任你,我不信任任何一个男人!”
  “伯母,”杨荫气急的说:“不是我说,假若不是你天天对念琦说我不可靠,念琦绝不会对我生出这种误会来!到现在,您还不相信我!请您让我见念琦,她的脾气刚烈,不解释清楚是不行的。”章念琛跑到章念琦的门口,叫著说:
  “大姐,开门!杨荫来了!”
  门里寂然无声。杨荫走了过来,敲著门说:
  “念琦,请你开门好不好?我有话说!”
  门里仍然毫无动静。杨荫忽然感到一阵寒颤,他大声叫:“念琦!开门!你不开我就破门而入了!”
  老太太也颤巍巍的叫:
  “琦儿,开门吧!”门里依旧没有声音,门外的人面面相觑了一段时间,杨荫就用力对门撞过去,连撞了三四下,门开了。杨荫呆呆的站著,屋里,章念琦仰天躺在床上,血正从割裂的手腕里涌出来。“琦儿!”老太太尖叫。
  杨荫一步步走了过来,弯下身子,把手放在她的鼻子下面,他立即知道,什么都没有用了。他跪下去,把头放在她的胸口,她的身体仍有余温,但,那跳跃著的心脏却早已停止了。他用手环绕住她的身子,喃喃的,低低的叫:
  “念琦!念琦!念琦!”
  章念琛首先从打击中回复过来,她冲到床边,大声叫著:
  “请医生去!请医生去!”
  杨荫在章念琦胸口摇了摇头,把脸埋进了她胸前的衣服里。章念琛尖叫著大哭了起来,跺著脚狂喊:
  “不不不!你死得多不值得!多不值得!多不值得!”
  老太太摇晃著走到床边,恐怖的站著,望著章念琦那张毫无血色,却依然美丽的脸。然后,她颤抖著,口齿不清的说:“我……叫你……不要恋爱!我叫你……不要……恋爱!我叫你……”杨荫猛然抬起头来,他脸色惨白,眼睛血红。他站起身,抱起了章念琦的尸首,直望著章老太太,对章老太太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咬著牙说:“伯母!你是个刽子手!是你杀了念琦!是你的教育杀了念琦!是你毁了她!杀了她!”
  章老太太恐怖的向后退。章念瑜狂叫了一声:
  “我的天啦!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就晕了过去。
  章念琛苦恼的把头倚在窗栏上,望著前面的街道。大姐死了,二姐病了,杨荫从军了,徐立群也调到昆明去工作了。短短的几个月之间,人生的事情竟有如此大的变动!二姐缠绵病榻已将近三个月,医生嘱咐不能看书,但她仍然要偷偷的看,看了之后又喊头痛。母亲如风中之烛,完全是她天生的坚强支持著她,使她没有在大姐死亡的打击下倒下去。徐立群调到昆明,她更寂寞了,每日倚窗,只是等待徐立群的信。徐立群,徐立群,但愿他是真的爱她,但愿他不会在昆明爱上别的女人!像她父亲在法国爱上女留学生一样。
  “小妹!”章念瑜在喊她。她走进二姐的房里,章念瑜正靠在床上,显得精神很好。
  “干什么?”章念琛问。
  “把桌上那本书递给我,再给我一支笔、一个笔记本。”
  “医生说过你不能看书。”章念琛说。
  “去他的医生!都是婆婆妈妈的!我躺在床上都快发霉了!其实,我的病根本就没有什么,把书给我吧!”
  章念琛把书和本子递给她,自己在床边上坐下来,望著姐姐说:“二姐,你怎么这样爱看书?”
  “不看书做什么呢?”章念瑜问,“像你一样,每天为爱情神魂颠倒,坐立不安?像大姐一样,为爱情送掉性命?我不那么傻,书里有研究不完的学问,不断的研究,探讨,是我的快乐!我的爱人就是书!”
  “还好,”章念琛点点头,吸口气。“你这个爱人永不会变心,你也永远不必担心害怕。我羡慕你!”“书里的东西太丰富了,”章念瑜继续说:“穷我这一生也研究不完,以有限的生命,探求无穷的学问……”
  “好了,二姐,”章念琛烦躁的说:“你的老理论又来了!”她侧耳倾听,猛然跳了起来,向门口冲去,嚷著喊:“一定是邮差来了!”可是,立即她就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在窗边一坐,把下巴放在窗棂上,懊恼的说:“又没有信!这个死立群!鬼立群!我才不相信他连写封信的时间都没有!嘴里就会喊爱呀爱呀,一走开就把人忘得干干净净了。哼!见鬼!”
  章念瑜对章念琛默默的摇了摇头,就打开书本,自顾自的研究起来。姐妹俩坐在两边,一个发呆,一个看书,时间悄悄的溜过去。秋天的午后很短,一会儿,就是开灯的时间了。章念琛站起来开电灯,灯刚亮,章念瑜忽然发出一声极喊,用手抱住了头。章念琛赶过去,叫著问:
  “二姐,什么事?你怎样了?”
  “我的头!我的头!”章念瑜大叫著,滚倒在床上,抱著头满床翻滚,书和笔记本都掉到地下,章念琛吓坏了,高声叫著周妈和母亲,章老太太和周妈立即赶了来,章念瑜仍在狂叫著:“我的头!哎哟!我的头!”
  章老太太跑过去,抱住章念瑜,一面紧张的对章念琛说:
  “快!请医生去!”章念琛如飞的跑去了。章老太太战战兢兢的问:
  “念瑜,你的头怎样了?”
  “哎哟!我的头!”章念瑜狂喊著,用牙齿撕咬著被单:“我的头要裂了,要炸开了,哎哟!我的天!”
  周妈弄了一盆冷水来,试著用凉手巾压在她的头上,但是一切无用,章念瑜依然又哭又叫。终于,医生来了,先给她注射了两针镇定剂,好不容易,她才疲倦的睡著了。这个医生是个新请来的,是重庆市著名的西医。他仔细的检查了章念瑜,又环顾了一下室内,把地下掉的书和笔记本翻了翻,就走到客厅里坐下。章老太太和章念琛都跟出来,周妈守在章念瑜的床边。章老太太小心的问:
  “大夫,小女的病很严重吗?”
  医生沉吟的坐下来,问:
  “章小姐是大学生?”“是的,已经毕业了,重大物理系的学生。”老太太说。
  “很用功吧?”“是的,每天都念书到深更半夜。”
  医生点了点头。“章小姐的病源就是用脑过度,从今天起,不要让她看任何的书,不要让她写字和做任何伤脑筋的事,否则,她的性命不保!”“可是,”章念琛骇然的说:“她还想去考西南联大的研究院呢!”“她永远不能考了!”医生摇摇头说:“她终生都不能再念书了。章老太太,记住,别让她碰书本,她会很快就复元的。如果再碰书本,那我就没办法了。”
  真的,在吃药打针和食物滋补之下,章念瑜很快就复元了。当身体又硬朗之后,她发现屋子里的书都被移走了。她跳著脚问周妈,章老太太走进来,强颜笑著说:
  “医生说过,你病刚好,不能看书。”“我现在不看,我只是要把它们整理出来,”章念瑜说:“等能看的时候再看。”“你不能费神,以后再整理吧!”章老太太说。
  “不嘛,你们把我的书都弄到哪里去了?还有我几年的笔记呢?赶快给我,我还要准备考研究院呢,你们别把我的书弄丢了!”“瑜儿,”章老太太柔声说,想告诉她事实。“你生了一场很厉害的病,你知道。”“现在病已经好了吗!”章念瑜叫著说。
  “是的,”章老太太吞吞吐吐的说:“可是,医生说,你再也不能念书了。”章念瑜一把抓住了母亲。
  “你说什么?妈?”她紧张的问。
  “医生说,你不能再念书了。”章老太太重复了一句。
  “永远不能?”她追著问。
  “是的,”章老太太怜悯的把手压在她的手上。“是的,孩子,永远不能了。”章念瑜松了握住母亲的手,身子向后退。然后,她仰著头看著天花板,突然纵声狂笑了起来。章念琛闻声而至,章念瑜正好也冲出去,她把章念琛死命一推,一面笑,一面往外跑,章念琛追了出去,大声叫:
  “二姐!二姐!你做什么去?”
  章念瑜跑到院子里,把毛衣脱了下来,一边脱著,一边笑,一边说:“拿开这些障碍物就好了!拿开这些就四大皆空了!”
  老太太、周妈和章念琛都追了出来,章念琛抓住她的手,拚命叫:“二姐!你干什么?你干什么?”
  章念瑜把章念琛推开,力气居然很大,章念琛跌倒在地下。章念瑜迅速的就把衣服都脱掉了,只剩下一层小衣,她仍不满足。“哗”的一声,就把小衣都撕裂了,光著身子向大街上跑。章念琛扑上去,不顾一切的抱住她,喊她,摇她,拉她,她生气的推开章念琛,嚷著说:
  “滚开!你们这些妖魔小丑!”接著就仰天狂笑,冲到大门外面去了。“老天!”章老太太两腿一软,跌坐在地下。“老天可怜我们,老天可怜我们!”她喃喃的说。
  章念琛追到大门外面,在邻居们的协助之下,终于把章念瑜捉了回来,她又踢又咬又抓又叫,她们只得用绳子捆住她,一面火速去请医生。医生来了,打了针,她安静了一些。可是没多久,又闹了起来,见著人打人,见著东西砸东西,一个月以后,她们屈服了,章念瑜被送进了疯人院。
  午夜,章念琛从一连串的恶梦中醒来,浑身都是冷汗。梦里,一会儿是满身流著血的大姐,一会儿是光著身子的二姐,一会儿又是徐立群,正左拥右抱著两个美女,对她看也不看的走过去……她从床上坐起来,心脏在剧烈的跳著,头上汗涔涔的。她坐了一段时间,听到母亲房里有叹息声,披了一件衣服,她下了床,摸到母亲房里。
  “妈妈!”她叫。“是念琛吗?”章老太太问。
  “是的,妈妈,”章念琛爬上了母亲的床,钻进了母亲的被窝里,用手抱住母亲。“妈妈,我睡不著。”
  “孩子,”章老太太用手抚摸念琛的面颊。“老天可怜我们,老天可怜我们!”近来,这两句话成了老太太的口头语。
  “妈妈,我希望立群回来。”
  “他会回来的。”老太太心不在焉的说。
  “不,妈妈,我好久没有接到他的信了,他一定爱上了别人!”“老天可怜我们,老天可怜我们!”老太太说。
  “妈妈,世界上的男人都不可靠吗?”章念琛问。
  “哦,别问我,”老太太惊悸的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妈妈,妈妈哦!”章念琛抱紧了母亲。“可怜的妈妈!”
  第二天,章念琛整日坐在门口等信,没有,黄昏,她打了个电话给邮政总局问:“渝昆路通不通车?邮件会不会遗失?”
  回答是:“渝昆路通车,但沿途有土匪,信件可能遗失。”
  第三天,仍然没有信。
  “我不能忍耐了!”章念琛狂乱的想:“我怎么知道他还在爱我?”她跑到电信局,毫不思索的打了一个电报给徐立群,电报上只有六个字:“琛病危,速返瑜。”“如果他立即回来,他就是爱我,否则,就是不爱我了。”她想,神思不定的在房里兜著圈子。
  电报发出后的半个月,有人打门,章念琛冲到大门口去,打开了门,立即惊喜交集。门口,徐立群满面风尘、憔悴不堪的站著,衣服上全是尘土,脸没有洗,两眼深凹,头发零乱,狼狈得像才从监狱里放出的囚犯。看到了她,他不信任的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说:
  “你?……你,没有……你病……怎样?”
  “哦!”章念琛高兴的笑著说:“你总算回来了!”
  “你好了?”徐立群疑惑的问,颤抖著用手来碰她,好像她是纸做的,生怕一碰就会碎掉。“是你?真是你?”他问。
  “当然是我!”章念琛说,笑不出来了。她抓住他的手:“你看,这不是我吗?”她摇他的手:“喂,你看,我好好的呀,我什么病都没有,那个电报是用来试试你,现在我相信你是真正的爱我了!”徐立群皱著眉头,茫然的望著她,好像根本不明白她的话。她又急急的说:“你怎么了?你懂了吗?那个电报是假的,我拍来试试你的,好久没接到你的信,我以为你不爱我了,现在我相信你了!进来坐坐吧!”徐立群靠在门上,慢慢明白过来了。他狠狠的看著她,就像看一个魔鬼。“你相信我了!”他咬牙切齿的说:“你相信我了!你知不知道这十几天我是怎么过的?在木炭车里颠簸,车子一路抛锚,一路推车子,遇到土匪,洗劫一空。每天向上帝,向老天,向宇宙之神祈求,没有一夜合过眼睛,没有一刻不被你已经死亡的恐怖所威胁……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你知道如果不是要见你一面的意志力支持著,十个徐立群也老早完蛋了,你!原来你是开玩笑!”他瞪著她,他的眼睛里全是红丝。
  “我只是要试试你,”章念琛嗫嚅的说:“现在不是什么都好了吗?”“什么都好了?”徐立群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是的,什么都好了,我们之间也完了!”他转过身子,向外就走。
  “喂,立群,”章念琛一把拉住他:“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徐立群回过头来说:“你另外去找一个人做你的玩物吧!我徐立群算认清你了!你弄错了,章念琛,我不是你开玩笑的对象!”“我不是开玩笑,”章念琛惶惑的说:“我只是害怕,害怕你不爱我!”“章念琛,我不能做你一辈子的试验品!你的玩笑开得太过分了!你请吧!我徐立群配不上你,再见!”他转过身子,大踏步走去。“立群,你到哪里去?你听我解释!”
  “你用不著解释了!我到世界的尽头去!”徐立群怒气冲天的说,一瞬间,就走得看不见了。
  “孩子,追他去!”章念琛背后,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那儿了。“没用了,妈妈。”章念琛哭著扑进母亲的怀里。“我知道他的个性,他是永不会回来了!”
  “找他去!孩子!”老太太说。“到他家里找他去!”
  但,徐立群并没有回他的家,重庆市没有他的影子,他像是从地面隐没了。第二天清晨,章念琛提著一个小包裹出走了。在家里书桌上,她只留了一个简单的小纸条:
  “妈妈:请原谅我,我必须去追踪他,哪怕他跑到
  世界的尽头!妈妈,我不能做大姐或是二姐!请原谅我,
  请原谅我!
  女儿念琛留”
  胜利了,万民腾欢。在临江路上,一个老太太正望著滚滚的嘉陵江发呆,风吹乱了她的萧萧白发。一群嘻嘻哈哈的学生从她身边跑过。
  “看!那好像是章老太太。”一个说。
  “章老太太是谁?”另一个问。
  “还记不记得三朵花?”
  “三朵花?现在怎样了?”
  “谁知道?好像都不存在了!”
  学生们跑远了,老太太仍然孤独的伫立著。半晌,另一个老妇人蹒跚的走来。“太太,回去吧!天不早了!”
  “周妈,有信吗?”老太太问。
  “没有。”周妈摇摇头。
  “哦,老天可怜我们!”老太太说。继续望著滚滚的江水。暮色,慢慢的弥漫开来。
  第三个梦结束了。小纹抬起头来。“爷爷,这个故事不好,”她摇摇头。“太惨了。”
  “这只是一个梦。”老人笑笑,凝视著窗外的月亮:“人生,有多少个完美的梦呢?月亮缺的时候,比圆的时候多得多!”《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