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14

窗外

作者:琼瑶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4/06


  白天过去了是黑夜,黑夜过去了是白天。地球无声无息的运转着,三年的时间,悄悄的过去了。
  这是混乱的一天,从一清早,家里就乱成一团。早上,江雁容起身没多久,程心雯就来了,跟着程心雯一起来的,是一阵嘻嘻哈哈的笑闹和打趣。江雁容羞涩的站着,多少有点紧张和不安,程心雯拍着她的肩膀说:
  “还发什么呆?新娘子?赶快去做头发,我陪你去。你看,为了给你当女嫔相,我本来想剪短头发的都没剪,谁教你留那么一头长发,我也只好留长头发陪你。快走吧,到海伦去做,那儿的手艺比较好。”
  和程心雯一起到了理发店,程心雯像个指挥官似的,指示着理发师如何卷,这边要弯一点,这边要直一点,弄了半天,等江雁容戴着满头发卷,被套进吹风机的大帽子里,程心雯就在她旁边一坐。突然严肃的说:
  “江雁容,有句话一直想问你,最近你忙着结婚的事,我也没办法和你谈话。老实告诉我,你嫁给李立维,是不是完全出于爱情?”“你这话怎么讲?”江雁容皱着眉头说:“李立维在台湾无亲无友,一个穷无立锥之地的苦学生,不为爱情还能为什么别的东西而嫁给他呢?”“我的意思是说,”程心雯抓了抓头,中学时代那份憨直仍然存在。“你对康南已经完全忘怀了吗?”
  江雁容锁起了眉头,一清早,她一直告诫着自己,今天绝不能想到康南!可是,现在程心雯来揭伤疤了。她叹了口气说:“程心雯,我和康南那段事你和周雅安是最了解的,我承认三年来,我并不能把他全然忘怀,但是,现在我既择人而嫁,以后就再不提,也不想这个人了!当然,我欠康南的很多,可是,我是无可奈何的。他的一个朋友说得好,我和康南仅仅有情而无缘!和李立维,大概是有缘了吧!”
  “有没有情呢?”程心雯追问。
  “当然也有,我欣赏他,喜欢他,也感于他的深情。”
  “我有一句话要说,江雁容,”程心雯严肃的说:“好好做一个好妻子,尽量去爱李立维,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康南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不要让康南的阴影存在你和李立维的中间!”江雁容感激的看着程心雯,在程心雯洒脱的外表下,向来藏着一颗细密的心。她知道程心雯这几句话是语重心长的。她对程心雯点点头:“谢谢你,程心雯,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提康南,以后大家都不要再提了!”做好了头发,回到家里,家中已经充满了客人,周雅安和叶小蓁也来了,叶小蓁吱吱喧喳的像只多话的小鸟。舅母、姨妈更挤了一堂,围着江雁容问长问短。江太太在客人中周旋,大家都争着向她恭喜,她心里是欣慰的,三年前为救江雁容所做的那番奋斗犹历历在目,而今,江雁容终于嫁了个年轻有为的男孩子。虽然太穷了,但没关系,年纪轻,总可以奋斗出前途来,如果跟了康南,前途就不堪设想了。欣慰之余,她也不无感慨,想起当年和康南的那次大战争,那种痛苦和努力,今天这一声“恭喜”,付出的代价也真不小!
  午饭之后,江雁容被按在椅子里,七八个人忙着给她化妆,穿上了那件里面衬着竹圈圈的结婚礼服,裙子那么大,房间都转不开了。程心雯也换上了礼服,两个人像两个银翅蝴蝶,程心雯满屋子转,笑闹不停。江雁容则沉静羞涩。屋子里又是人,又是花,再加以各种堆满桌子的化妆品、头纱、耳环……使人心里乱糟糟的。江雁容让大家给她画眉、搽胭脂、口红,隐隐中觉得自己是个任人摆布的洋娃娃。终于,化妆完了,江雁容站在穿衣镜前,镜子里那个披着雾似的轻纱,穿着缀满亮片的白纱礼服,戴着闪烁的耳环项链的女孩,对她而言,竟那么陌生。好一会儿,她无法相信镜子里的是她自己。透过镜子里那个浓妆的新娘,她依稀又看到那穿着白衬衫黑裙子的瘦小的女孩,正伫立在校中荷花池畔捕捉着梦想。她的眼眶湿润了,迅速的抬了一下头,微笑着说:
  “化妆太浓了吧?”“要这样,”周雅安说:“等会儿披上面纱就嫌淡了!”
  门口的客人一阵喧嚣,她听到汽车喇叭声,和“新郎来了!”的呼叫声。她端坐在椅子上,李立维出现了。他含笑打量着她,笑容里有着欣赏和掩饰不住的喜悦。她羞涩的扫了他一眼,他漂亮的黑眼睛那么亮,她不禁想起他第一次到他们家里来,为了拜访他崇拜已久的江教授,而江仰止碰巧不在家,她接待了他。那时候,她就想过:“多漂亮的一对黑眼睛!如果长在女孩子脸上,不知要风靡多少人呢!”而现在,这对黑眼睛的主人竟做了她的丈夫!他站在她面前,笑得那么愉快,但也有一份做新郎的紧张。程心雯在一边大吼大叫着:“新郎要对岳父行三鞠躬礼,岳母三鞠躬礼,凡女家长辈一人三鞠躬礼,还要对新娘行三鞠躬礼,对女嫔相也行三鞠躬礼!赶快!一鞠躬!”大家哄笑了起来,在哄笑声中,江雁容看到傻呵呵的李立维真的行礼如仪,不禁也为之莞尔。然后,到处都乱成一片,江雁容简直不知道怎么走出大门的,鞭炮声,人声,叫闹声,紧张中她差点连捧花都忘了,程心雯又不时发出莫名其妙的惊呼,造成更加混乱的局面。门口挤满了邻居的孩子,还有附近的太太们,她只得把头俯得低低的……最后,总算上了汽车。然后,是照相馆中的一幕……头抬高一点,眼睛看正,头向左偏一点,笑一笑,笑一笑,别紧张……哦,总算又闯过一关。进了结婚礼堂,旧日的同学包围了过来,或者是她太敏感,她听到有人在议论,隐隐提到康南的名字。李立维总是绕在她旁边,碍手碍脚的,如此混乱紧张的局面下,他竟悄悄俯在她耳边问了一句:“中午吃了几碗饭?饿不饿?”
  她真不知道男人是怎么搞的!
  行礼了,在结婚进行曲的演奏下,程心雯搀着她一步步走向礼坛前面,宾客们在议论着,有人在大声叫:
  “新娘怎么不笑?”这条短短的通道变得那么漫长,好像一辈子走不完似的,好不容易,才算站住了。司仪朗声报着:向左转,向右转,三鞠躬,交换饰物,对主婚人一鞠躬,证婚人一鞠躬,介绍人一鞠躬,最后还开玩笑的来了一个对司仪一鞠躬,引起了满堂哄笑。然后主婚人致辞,江仰止简单的说了两句。证婚人是教育界一位名人,江雁容模模糊糊听到他在勉励新婚夫妇互助合作互信互谅……最后,司仪的一声“礼成”像是大赦般结束了婚礼。程心雯拉起了江雁容,百米赛跑般对新娘休息室冲去,为了逃避那四面八方撒过来的红绿纸屑。
  接着,是参加喜宴,江雁容坐在首席,食不知味。江太太温柔的眼光,不时怜爱的扫着她,引起她一阵惜别的颤栗。有的宾客来闹酒了,满堂嘻笑之声。她悄悄的对李立维看过去,正巧李立维的眼光也对她扫来,他立即对她展齿一笑,并挤眼示意叫她多吃一点,吓得她赶快低下头去,暗中诧异李立维居然吃得下去。新郎新娘敬酒时,又引起一阵喧闹,连带程心雯也成了围攻的目标,急得她哇哇大叫……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席散后,江雁容发现居然不能逃过闹房一关。回到新房,宾客云集,那间小小的客厅被挤得满满的,椅子不够分配,江雁容被迫安排坐在李立维的膝上,大家鼓掌叫好,江雁容不禁胀红了脸。在客人的叫闹起哄中,江雁容被命令做许多动作,包括:接吻、拥抱,和合吃一块糖……最后,客人们倦了,月亮也偏西了,大家纷纷告辞,江雁容和李立维站在花园门口送客。程心雯和周雅安是最后告辞的两个,程心雯走到门口,忽然回过头来,在江雁容耳边轻轻说:“祝福你!永远快乐!”
  江雁容微笑点头,心中有种莫名其妙的感动。
  周雅安握住江雁容的手,也悄悄说:
  “你有个最好的选择,幸福中别忘了老朋友!明天我们要到成大去注册了,别懒,多写两封信。”
  送走了这最后一对客人,他们关上了园门,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了!这是夏末秋初的时分,园中充满了茉莉花香,月光把这小花园照射得如同白昼。江雁容望着李立维,李立维也正静静的看着她,他那张年轻的脸上焕发着光辉和衷心的喜悦。拥住她,他吻了她。然后,他把她一把抱了起来。
  “外国规矩,”他笑着说:“新婚第一夜,把新娘抱进新房。”
  他抱着她跨进新房,却并不放下来。灯光照着她姣好的脸,水汪汪的眼睛,布满了红晕的面颊,柔和而小巧的嘴……他呆呆的看着她,又对她的嘴唇吻下去,他激动的在她耳边说:“雁容,我真爱你,爱疯了你!”
  江雁容从他身上滑了下来,微笑的看着他。他伸手关掉了灯,江雁容立即走到窗边,凝视窗外的月光。李立维走到她身后,用手揽住她的腰:
  “还不累?”“我最喜欢在安静的夜晚,看窗外的月光。”江雁容轻轻的说,注视着花园中绰约的花影树影,深深的吸了口气。这幢小小的房子坐落在碧潭之畔,一来由于房租便宜,二来由于江雁容深爱这个花园和附近的环境。月光下的花园是迷人的,江雁容又轻声说:“多美的夜!”
  李立维也对花园注视着,他们彼此依偎,为之神往。李立维用手指绕着江雁容披肩的长发,柔声问:
  “容,爱我吗?”“还要问!”江雁容说。
  “我喜欢听你说!”他捧起她的脸,深深的注视着她的眼睛:“你心里只有我一个,是吗?”
  江雁容心中立即掠过一个阴影,李立维漂亮的脸上有种傻气的固执,也就是他这份傻气的固执打动了她,使她答应了他的求婚。她笑笑,抬了抬眉毛。
  “当然!”他笑了,笑得十分开朗。
  “我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你知道吗?我会是个很嫉妒很自私的丈夫,但我爱你爱得发狂!”
  江雁容又感到心中那个阴影。李立维在她脖子上吻了一下,很温柔的说:“我先去洗澡,然后帮你放好水。”
  李立维走进浴室之后,江雁容把胳膊支在窗台上,用手托住了下巴,望着月亮发呆。恍恍惚惚的,她想起她以前抄录了一阕词给康南,内容是:
  “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恰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
  那时候,自己还存着能和他团圆的梦想。而现在,又是个月圆之夜!她已经属于别人了。今夜,康南不知在何方?他是不是也看到了这个月亮?他不知是恨她,怨她,还是依然爱她?“我对不起你,康南。”她对着月亮低低的说,感到黯然神伤。“雁容!”李立维在浴室里叫了起来:“我忘了拿干净的内衣裤,在壁橱里,递给我一下!”
  这像是一声响雷,把江雁容震醒了!她惊觉的抬起头来,顿时给了自己一句警告:“以后,再也不能想康南了,李立维太好了,你绝不能伤害他!你应该尽全力做个好妻子!”她毅然的甩甩头,仿佛甩掉了康南的影子。这才醒悟李立维要她做的事,想起他现在在浴室中的情况,她羞红了脸说:
  “我不管,谁叫你自己不记得带!”
  “你不拿给我,我就光着身子到卧室里来拿!”李立维说,声音里夹着笑。“你撒赖!”江雁容叫着,在壁橱里找出李立维的内衣和睡衣,跑到浴室里去了。午夜,江雁容醒了过来。听到身边李立维平静的边竟会睡着一个男人!侧过身子,在月光的照射下,可以隐约的辨出他的面貌。她静静的望着他,暗中对命运感到奇怪,认识李立维的时候,她有好几个亲密的男朋友,他们的条件,未见得不如李立维,可是,她却嫁了李立维!
  她还记得,李立维第二次到他们家来的时候,家中正高朋满座,这正是“青年俱乐部”最热闹的时间,有两个男孩子在唱歌。他来了,她开玩笑似的说:
  “你也唱一支歌给我们听听?”
  他真的唱了,唱的是一支“阮郎归”:
  “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
  蝴蝶飞。花露重,草烟低,人家帘幕垂,秋千慵困解罗
  衣,画堂双燕归。”他的歌喉并不十分好,但是,他唱完后望着她笑,一股子傻劲。尤其,她刚刚听了另外两人唱了许多流行歌曲,猛然听到他这首古色古香的阮郎归,不禁耳目一新。于是,她也对他笑笑,看到她笑,他的眼睛闪亮了一下,竟十分动人。
  然后,星期天一清早,他出其不意的来了,手中捧着两盒美而廉的旅行野餐盒。她奇怪的说:“做什么?”
  “和你去野餐!我们到碧潭玩去,我知道山后面有个很美的地方!”他说,笑嘻嘻的,露出两排整齐而洁白的牙齿,清亮的眸子闪灼动人。他倒是一厢情愿!既没有事先约定,又不问她有没有别的约会,就鲁鲁莽莽的带了野餐来了!江雁容很想碰他一个钉子。看样子,他连社交的礼节都不懂!可是,望着他那副兴匆匆的傻样子,她竟无法拒绝,而他已在一边连声的催促了:“快点呀,穿一件外套,河边的风大!”
  她啼笑皆非的看着他,他仍然在催促着。
  “好吧!走!”她站起来说,自己也不明白怎么答应得如此干脆。那天,他把她带到碧潭后面的山里,沿着一条小山路,蜿蜿蜒蜒的走了一段,又下了一个小山坡,眼前豁然开朗,竟是个风景绝佳的山谷!三面都是高山,一条如带的河流穿过谷底,清澈如镜。河边绿草如茵,疏疏落落的点缀着两三棵小橘树。四周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影,只有两只白色长嘴的水鸟,站在水中的岩石上,对他们投过来好奇的眼光。江雁容深深的赞叹了一声,问: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我在这里受预备军官训练,碧潭附近已经摸熟了。”
  他们在草地上坐下来,她问:
  “这里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山谷?”
  他望着她笑,说:“这里叫情人谷!”她的脸红了。看着他,他笑得那么邪门,她发现在他傻气的外表下,他是十分聪明的。
  “唔,”她用手抱住膝:“不知道是谁取的别扭名字!”
  “是我取的,”他笑着说:“半分钟前才想出来的!”
  他们相对望着,大笑了起来。她感到他身上那份男性的活力和用不完的精力。他大声笑,爽朗愉快,这感染了她,头一次,她觉得她能够尽情欢乐而不再有抑郁感,也是头一次,在整个出游的一天中,她竟没有想起康南。离开康南一年半以来,她第一次有了种解脱感。
  然后,他成了江家的常客,他用一种傻气的,固执的热情来击败他的对手。江麟给他取了个外号,叫他“风雨无阻先生”,因为当他一经追求起江雁容来,他就每日必到,风雨无阻。江雁容还记得那次大台风,屋外天昏地暗,树倒屋摇,他们塞紧了门窗躲在家里,江雁若笑着说:
  “今天,风雨无阻先生总不会来了吧!”
  “如果他今天还来,”江麟说:“就该改一个外号,叫他神经病了!”好像回答他们的议论似的,门响了起来,在大雨中,他们好不容易才打开门。李立维正摇摇晃晃的站在门口,浑身滴着水,活像个落汤鸡!当江雁容目瞪口呆的望着他的时候,他却依然咧着大嘴,冲着她一个劲儿的傻笑。
  就这样,他攻进了江雁容的心,也击退了别的男孩子,没多久,他就经常和江雁容出游了。江雁容还记得,那天晚上,他们坐在萤桥的茶座上,对着河水,她告诉了他关于康南的整个故事。讲完后,她仰着脸望着他,叹息着说:
  “立维,我知道你爱我已深,可是,别对我要求过份,我爱过,也被爱过,所以我了解。坦白说,我爱你实在不及我爱康南,如果你对这点不满,你就可以撤退了!”
  她现在还清楚的记得他听完了这些话后的激动,他的脸色在一刹那间变得苍白,他的眼睛冒火的盯着她。好一会儿,他紧闭着嘴一句话不说。然后,他深吸了口气说:
  “如果我不能得到完整的你,我情愿不要!”
  “好吧,”她说,望着那张年轻的负伤的而又倔强的脸说:“如果我不告诉你,是我欺骗你,是吗?我很喜欢你,但不像我对康南那样狂热,那样强烈,你懂吗?”
  他咬了咬牙。“我懂,我早就知道你和康南的故事,许多人都传说过,可是,我没料到你爱他爱得这么深!好吧,如果你不能爱我像爱康南一样,我得到你又有什么意思。”
  那天晚上,是他们交友以来第一次不欢而散。回到家里,江雁容确实很伤心,她为失去他难过,也为伤了他的心而难过,但是,那些话她是不能不说的。一夜失眠,到天快亮她才朦胧入睡,刚睡着,就被人一阵猛烈的摇撼而弄醒了。她张开眼睛来,李立维像只冲锋陷阵的野牛般站在她床前,死命的摇着她,他的眼睛布满红丝,却放射着一种狂野的光。她诧异的说:“你怎么直闯了进来?我还没起床呢!”
  “管你起床没有!我等不及你醒过来!”他鲁莽的说:“我急于要告诉你,我收回昨天晚上的话。”他咬咬嘴唇,一股受了委屈的傻样子:“那怕你根本不喜欢我,我还是要你!”他眼睛潮湿,脸色苍白:“我爱疯了你!我怕失去你!只要你给我机会,让我慢慢来击败你心里的偶像!”他的骄傲和自负又回来了,他挺了挺胸:“我会成功的,我会使你爱我超过一切!”
  不管怎样,她深深被他所感动了,她觉得眼睛湿润,心中涨满了温情。于是,她对他温柔的点了点头。他一把抓住了她在被外的手,激动的说:
  “那么,嫁给我,等我预备军官的训受完了就结婚!”
  还有什么话说呢!这漂亮的傻孩子得到了胜利,她答应了求婚。以后将近一年的时间内,每当他们亲昵的时候,他就会逼着她问:“你心里只有我一个,是吗?”
  她能说不是吗?她能去伤害这个善良的孩子吗?而且,久而久之,她自己也迷糊了,她不知道到底是爱康南深些还是爱李立维深些。他们这两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沉着含蓄,像一首值得再三回味咀嚼的诗篇。一个豪放明朗,像一张色彩鲜明的水彩画。可是,李立维的固执和热情使她根本无法思想。于是,每当他问这个问题,她就习惯性的答一句:
  “当然!”听到她这两个字的回答,他会爽朗的笑起来,充满了获胜的快乐和骄傲之情。现在,这个漂亮的傻孩子已做了她的丈夫,睡在她的身边,真奇妙!她会没有嫁给爱得如疯如狂的康南,却嫁给了这个中途撞进来的鲁莽的孩子!她静静的,在月光照射下打量着他,他睡得那么么香那么沉,那么踏实,像个小婴儿。她相信山崩也不会惊醒他的。他有一头黑密的浓发,两道浓而黑的眉,可是,看起来并不粗野,有时,乖起来的时候,是挺文静,挺秀气的。他的嘴唇长得十分好,嘴唇薄薄的。她最喜欢看他笑,他笑的时候毫无保留,好像把天地都笑开了。在他的笑容里,你就无法不跟着他笑。他是爱笑的,这和康南的蹙眉成了个相反的习惯。康南总是浓眉微蹙,一副若有所思的哲人态度,再加上那缕时刻缭绕着他的轻烟,把他烘托得神秘而耐人寻味。……哦,不!怎么又想起康南来了!奇怪,许久以来,她都没有想过康南,偏偏这结婚的一天,他却一再出现在她脑海中,这该怪程心雯不该在早上提起的。
  李立维在床上翻了个身,嘴里不知道在呓语着什么。窗外很亮,江雁容对窗外看过去,才发现不是月光而是曙光,天快亮了。她转头注视着李立维,奇怪他竟能如此好睡,他又呓语了,根据心理学,临醒前梦最多。她好奇的把耳朵贴过去,想听听他在说什么。她的发丝拂在他的脸上,他立刻睁开了眼睛,睁得那么快,简直使她怀疑他刚才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可是,他的眼睛里掠过一抹初醒的茫然。然后,他一把揽住了她,笑了。“你醒了?”他问,拂开她的头发注视她的脸。
  “醒了好久了。”江雁容说。
  “你新鲜得像才挤出来的牛奶!”他说,闻着她的脖子。
  “噢,你弄得我好痒!”她笑着躲开。
  他抓住了她,深深的注视她,他的笑容收敛了,显得严肃而虔诚。“早!我的小妻子!”他说。
  小妻子!多刺耳的三个字!康南以前也说过:“你会是个可爱的小妻子!”“你会成为我的小妻子吗?”“我要尽我的力量来爱护你这个小妻子!”她猛烈的摇了摇头,李立维正看着她,她笑着说:“早!我的小丈夫!”“小丈夫!”李立维抗议的叫:“我是个大男人,大丈夫,你知道吗?”“你是个傻孩子!”江雁容笑着说,伏在床上看他:“我的傻孩子!”她吻吻他的额头。
  他一把抱住了她,她慌忙挣扎,笑着说:
  “别闹!我怕痒!”
  他放开她,问:“醒了多久了?”“好久好久。”“做些什么?”“想我们认识的经过,想情人谷。”
  “情人谷!”李立维叫了起来,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兴奋的说:“告诉你,雁容,我们虽然没有钱去蜜月旅行,可是我们可以到情人谷去。起来,雁容,我们一清早去看日出,谷里一定清新极了,看看有没有和我们同样早起的小鸟,快!”
  他下了床,把床边椅子上放着的衣服丢给江雁容,挤挤眼睛说:“懒太太,动作快一点!”
  他就是这种说是风就是雨的急脾气。但,他这份活力立即传染给了江雁容,她下了床,梳洗过后,李立维早已摒挡就绪。江雁容笑着说:“早饭也不吃就去吗?”
  “我们到新店镇上弯一弯,买两个面包啃啃就行了,再买根钓鱼竿,到情人谷去钓鱼,在河边煎了吃!哈!其妙无穷!”
  走到花园门口,李立维站住了,在门边的一棵玫瑰花上摘下一朵半开的蓓蕾,簪在江雁容的发边。他望着她,托起了她的下巴,深深的吸了口气:
  “我爱你,我真爱你,爱得发狂!”他吻她,然后又注视着她:“告诉我,你心里只有我一个,是吗?”
  “当然!”江雁容说。他笑了,笑得明朗愉快。“好,开步走!”他们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