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红岩》 第二十八章

红岩

作者:罗广斌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09/03/15

每间牢门上,都挂起一把铁锁。整座集中营里,像死一般地寂静。只有巡逻的特务,不断走来走去,那单调沉重的皮靴,像践踏在每个人心上。铁窗外面,笼罩着被层层电网割裂的乌云,低沉的气压,一片暴风雨前的异样平静。
  刘思扬冷眼观察着胡浩。这两天,胡浩的情绪,不断起伏变化。现在他又避开大家的目光,独自坐在屋角,大睁着眼睛,像有重重心事。刘思扬对他的鲁莽行动,心里有些不快,已经通知他停止写作,可是昨夜又发现他偷偷翻开楼板,取出纸笔,写了许久。这是什么时候?任何人只要稍微失慎,便会给全集中营的行动,带来不可挽救的危险。刘思扬觉得需要找他谈谈,制止他随意行动。因此,他把昨夜发现的事,轻声告诉成岗。
  成岗沉思着,也觉得胡浩的行动是不应该的。也许他心里有什么隐衷?
  “我找他谈谈。”成岗说,“你坐到门边监视特务。”
  成岗的目光转向胡浩,示意地点了一下头。胡浩迟疑了一会儿,缓缓地站起来,移到成岗身边,默默地坐下。成岗在他耳边轻声问着,胡浩闷坐着,不说话,一双睁大的近视眼睛,直望着地板。过了一阵,他忽然痛苦地张开了口:“请党信任我!”
  “难道你觉得谁对你不信任?”
  胡浩听成岗一反问,立刻答道:“我们一同被捕的那三个同学,已经得到了匕首。”成岗舒开眉头,缓缓地、但是严肃地说:“要党信任,首先是对党完全信任。”
  “我要一把匕首!”胡浩坚决而固执地伸出手来。
  “你用不着。”成岗坦率地回答。“你的眼力太差。”胡浩一愣,近视的眼睛猛然闪现出泪光。“我熟悉地形和情况。”停了一下,他的胸口起伏着,声音变得分外激动:“那么,到时候,请允许我像一个共产党员那样……请党考验我。”他的手抖动着,伸进胸口,忽然取出了一封折叠得整整齐齐的信,塞在成岗手里。
  “为什么写信?口头谈不更稳当?”
  胡浩低着头不回答。
  成岗展开信笺,一行火热的字,跃进了他他眼帘:亲爱的战友,思想上的同志——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们。
  成岗侧过身子,把信笺谨慎地放在一本摊开的书上,默默地看了下去。
  我想向你们,敬爱的共产党员说几句我早想向你们说,而没有说出的话。请谅解我的犹豫不安,并请向党转达我对共产主义的向往。
  我是抗日战争期间,从山东流亡到四川的年轻学生。
  因为不愿作亡国奴,十五六岁的我和几个与我一样无知的同学,万里迢迢,投奔到大后方来求学,一心想为祖国,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可是,我们走错了路。我真后悔为什么当初不投奔到抗日的圣地延安去啊!我们多么无知,多么愚蠢,一点也不知道国民党反动派的真实嘴脸,反而以为他们也在抗战。回想起来,真是心痛欲裂,直到被捕以后,我才渐渐明白谁在抗战,谁在反人民。
  我永远不能忘记那叫天不应、叫地无门的冤屈:1941年,我们四个流亡学生,买不起车票,从青木关中学徒步进城投考一所职业学校。谁知从歌乐山走小路下山时,竟误入了中美合作所禁区。那时,特务在边界上的电网还没装好——可是,这并不是我们的过错啊!——于是,不由分说,把我们逮捕了。严刑拷打,有冤难申,特务看了我们的准考证,明明知道我们是无辜的学生,然而,丧心病狂的特务,深怕我们出去,泄漏了他们反人民的秘密勾当,硬说我们是共产党派来的侦探。遍体鳞伤的我们,竟被投进这人间地狱……感谢监狱里的同志们!多少为革命献身的无名英雄,引导我们从自己的不幸中觉醒转来,认清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狰狞面目。更可喜的是在这无边黑暗的魔窟里,我们找到了祖国的希望,找到了共产党,找到了自己的理想。比起国民党统治区许许多多和我们一样无知的同学,我们因祸得福,又是多么的幸运啊!整个国民党统治区是个黑暗无边的大地狱,无数青年思想上的苦闷和绝望,我相信比我们遭受的摧残,还要更加深重。
  虽然我不是共产党员,但我对共产主义和人民的党,寄予完全的信赖和希望。从我们无辜被捕,到现在已经九年了,一个人的青春,有多少个九年?怎能不渴望真理战胜,又怎能不渴望为真理献身!在这无穷的苦难日子里,我日夜不停地读书,求教,思考和锻炼自己。如果有一天能踏出牢门,我要用自己的全身、全心,投向革命斗争的烈火,誓为共产主义事业献出生命!
  一次次战友的牺牲,一次次加强着我的怒火,没有眼泪,唯有仇恨,只要活着,一定战斗。我决心用我的笔,把我亲眼看见的,美蒋特务的无数血腥罪行告诉人民,我愿作这黑暗时代的历史见证人,向全人类控诉!我要用我的笔,忠实地记述我亲眼看见的,无数共产党人,为革命,为人类的理想,贡献了多么高贵的生命!多少年来,我每天半夜,从不懈怠地悄悄起来,借着那签子门缝里透进来的,鬼火似的狱灯光,写着,写着……我的眼睛是这样折磨坏了的,极度近视,但我决不后悔。我的身体遭受过多次折磨,愈来愈衰弱,我才二十几岁,头发已经花白了,但我的心却更坚定。我是为着仇恨而活,为着揭露敌人的罪行而活,也是为了胜利而活;我没有惋惜,没有悲怆,只希望能像共产党人那样,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
  多少年来,反动派不仅穷凶极恶地屠杀革命者,同时还屠杀了多少纯洁的青年。敌人既敢犯罪,就该自食其果。亲爱的同志,请牢牢记住:不管天涯海角,决不能放过这群杀人喝血的凶手、以血还血,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胜利就在眼前,我的心脏跳动得如此激烈,我多么希望活着出去,奉献自己渺小的生命,作一个革命的卫士。如果不能如愿,那真使我遗恨终生!我多么羡慕生活在毛泽东光辉照耀下的青年,和那些永远比我年轻的未来的青年啊!如果我能够冲出地狱,即使牺牲在跨出地狱的门槛上,我也要珍惜地利用看见光明的一瞬,告诉年轻朋友:不要放下你的武器,全世界的反动派尚未消灭干净啊!
  我请求党了解我。请求党允许我把这封信作为我的入党申请书。请求党在任何斗争中,考验我的决心和行动。
  成岗看完信,像接受一颗火热的心那样,确信无产阶级战斗的行列里,将增加新的一员。这样的入党申请书,他多么愿意向所有的战友们宣读。然而,他不能这样做,火热的手终于把信笺折叠起来,暂时夹进书本。他抬起头来,正碰着胡浩拘束不安的目光。多年的牢狱生活,使他习惯于沉默,习惯于用笔墨而不是言词来表达自己的感情。成岗也不说话,千言万语变成了鼓舞而又信任的目光,投向心潮激荡的胡浩。沉默中,胡浩的手又轻轻插进衣袋,取出了一件什么东西,紧紧地捏住,悄悄递给成岗。像希望得到谅解似地低声说道:“这是我作的一点准备。”
  落进手里的,是一小块硬硬的东西。成岗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把铁片磨成的钥匙,一把用来打开牢门的钥匙。成岗没有说话,立刻把钥匙藏进衣袋,但他默契的目光似乎告诉着对方:你作得对,大家都要自觉地行动。
  一阵楼梯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胡浩一移身子,默默地离开了成岗。成岗朝窗外一看,原来是新来的特务正在给囚室送饭。
  刘思扬从牢门的风洞口,接过了菜碗,成岗也上前去端饭。刘思扬乘吃饭的时候,低声问成岗:“谈过了么?”成岗点点头。
  刘思扬的目光,不安地扫过窗前,又问道:“疯子到哪里去了?为什么突然换成特务送饭?”
  谁都不知道华子良的下落。成岗阴沉着脸,不安地说:“他失踪了。”
  “是不是被特务拖上山当土匪去了?”刘思扬知道,这两天中美合作所的军车,不断载着游击训练总部的特务,向各地出发。
  “如果没有牺牲,”成岗忐忑不安地说:“他一定被特务劫持走了。”成岗不再说下去,低下头吃饭。刘思扬并不知道华子良是自己人,更不知道他肩负着重大的责任。他的失踪,给整个越狱行动,带来了意外的困难;但是成岗不愿多说,他已学会和那些老练的战友一样,只把焦虑闷在自己心头,而不愿在别人心里引起惊惶。
  “所长!”面无人色的杨进兴掀开办公室的门,猛冲进来,手脚无措地站在陆清面前膛目结舌地呐呐说道:“华……华子良……跑了!”
  正在研究密裁计划的陆清,目光缓缓地从许云峰、成岗的名字上转向杨进兴,不解地问,“你说什么?”“刚才接到电话,”杨进兴结结巴巴地报告着:“昨晚上军车开到壁山,宿营以后,华子良突然失踪!”
  “大惊小怪,跑了一个疯子,值得……”陆清话犹未完,多年的特务生涯养成的特殊嗅觉,突然使他起了疑心。疯子,他真是疯子吗?疯子怎么会逃避上山打游击?“他是什么时候跑的?”
  “不知道,今天早上才发现。”杨进兴说:“二处刚才派行动科长带警犬前去追踪。”
  这种神出鬼没的意外,像给了陆清当头一棒。多少年来,竟瞒过了他这双老牌特工的眼睛,这正说明对方不是来历简单的对手。一种特殊不安的表情,骤然出现在陆清瘦削冷酷的脸上。打扫房间,毁烧字纸,华子良哪一天不进出他的办公室?而且,和杨进兴研究各种秘密时,声音也难免……一阵毛骨悚然的恐惧,猛袭在心头,陆清的声音也在发抖:“他,他是最重要的共产党!”他更懊恼不该在发现黄将军的匕首以后,未把华子良还押牢房,或者严密监视,却轻易听从了杨进兴笨拙的建议。
  “电话是二处来的?”
  “徐处长大发雷霆……”杨进兴嗫嚅着。
  陆清闷声坐着,神色变了。
  “二处决定沿途搜查,非找出下落不可。”杨进兴感到问题严重,只好把刚才从电话上听到的消息,告诉了陆清。“徐处长一接到报告,就在桌上拍了一巴掌。现在已经动身到这里来亲自检查。所长,徐处长正在气头上……刚才的电话,是行动科偷偷打来的,谁也不敢向处长劝驾。”
  “徐处长来了?”陆清霍然站了起来,大睁着一双凶焰闪闪的眼睛:“华子良和谁接近?是谁在指使?”“他,他……”杨进兴面对着逼上来的陆清,步步后退,“他从来不和任何人谈话……”
  “你是看守长,问你,他受谁的指使?”
  “我,我……”杨进兴一直退到门边,什么也讲不出来。
  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叮铃铃地响起来,陆清一转身,回到桌边,勉强抓起电话,听了听声音,原来是严醉打来的。陆清这才摸出手巾,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恭敬地说:“是,是……徐处长还没有到……他到了我马上向他报告,请他打电话到代表团……”
  牢门外巡逻的特务慌张地跑来跑去。多年来未曾开过的白公馆的大门,吱吱地响着,几个特务取下锈迹斑驳的锁,把沉重的铁门推开了。
  “成岗!”刘思扬低喊了一声,用目光指点着高墙边敞开的铁门。“有人来了。”
  一群人影出现在院坝里。刘思扬悄悄挨近窗口,看见了陆清满脸赔笑,恭谨地迎着跨进院坝的人群。“成岗。”刘思扬回头又叫了一声。成岗没有应声,从身边提出一本书,慢慢翻开。胡浩也没有动,照样蹲在屋角,一动也不动。牢房里的人,仿佛都不注意眼前发生的事情。只有一两个人,和刘思扬一样,踱到了窗口附近。
  窗外,一群戎装佩剑的人,走来了。走在最前面的浓眉大眼的高大个子,指手画脚,正是特务头子徐鹏飞。“他来干甚么?”旁边有人低声问着刘思扬。
  “谁知道?”
  徐鹏飞在牢房之间的走廊上走来走去,渐渐来到刘思扬站立的窗口,成群的特务簇拥着他。刘思扬昂头站着,他的目光和徐鹏飞打了一个照面。
  “处座!”只见陆清走近徐鹏飞,低声说:“华,华子良原来住在对面那间牢房……”
  徐鹏飞并未听从陆清的解说而离开窗口,他的毫无表情的目光四面探索,并且靠前一步,从铁窗边打量着牢房里的人。刘思扬一掉头,发现徐鹏飞的两眼正扫视着成岗。成岗坐着不动,神色自若地翻阅着手上的书。
  过了一阵,徐鹏飞又带着成群的特务,在陆清的引导下,走向对面牢房,在窗口边站注。徐鹏飞反复观察,又和陆清低声问答着。这情景,刘思扬一一看在眼里,却有些不解,他想不出徐鹏飞巡视白公馆的理由。
  “老刘,”是胡浩不安的声音:“他们在注意老齐!”对面牢房里胡浩住过多年的地方,特务久久地站在那边,使得胡浩沉不住气,也站起来探望。刘思扬却在回想刚才听到的话,陆清提到华子良,是什么意思?徐鹏飞亲自出马来检查,是不是华子良出了什么事?
  从窗口上,看得见特务还留在对面牢房附近。刘思扬想看看对面牢房的反应,便离开窗口,走到牢门边,透过风洞口望着对面的牢门。他发现,对面牢房毫无反应,甚至没有人抬头望一望特务林立的窗口。
  刘思扬刚一回头,碰上了成岗的目光。他轻轻走过去,想告诉成岗刚才徐鹏飞对他的注意。成岗不待他开口,更问道:“你说徐鹏飞来干什么?”
  刘思扬摇摇头。
  成岗冷冷一笑,在他低低的声音里,充满着喜悦和信心:“他来通知我们,华子良脱险了。”成岗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他在睁大眼睛的刘思扬耳边,轻声说:“华子良是我们的人。”
  刘思扬眼前,骤然展开了无限希望。
  这时候,胡浩轻轻走了过来,嘘了一口气:“特务走了。”
  刘思扬看了看一边翻书一边深思的成岗,回到窗口,继续观察敌人。只见徐鹏飞愈走愈远,转过屋角,望不见了。成群的特务,追随着徐鹏飞,继续巡视。
  徐鹏飞走到平房附近,陆清又上前报告道:“这里关的是我们的同志。”
  “通敌犯都处决了?”
  陆清连忙点头。
  徐鹏飞迈步跨进一间受着优待的在押特务的囚室,巡视了一下成群的特务,那种萎靡不振的气氛,不禁使他毫无表情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处座来看望大家!”陆清喊了一声立正,大声宣布道:“目前用人之际,处座刚才训示,对大家从宽发落,希望大家一心一德,报效总裁。你们马上到二处报到!”
  拘押中的特务,有的喜形于色,有的心神不定,慌忙收拾行李,乱成一团。
  “处座,”陆清随着徐鹏飞走出优待室,又建议道:“西安集中营少将所长拘押在楼上,要不要叫他下来见见?”“回头派车接他出去。”
  “徐处长呀!”一声尖锐的叫喊,突然从楼上传来。“徐处长,我冤枉呀!”
  徐鹏飞猛抬头,矜持的目光,望着楼口大喊大叫的人。那是一个爬在楼栏杆上的口止拜子,干瘪的嗓音,绝望地狂喊着,手里摇着一叠十行纸。他不知从哪里探听到了这次告“御状”的良机。
  “处长呀!你看看我的报告,我有反共救国的伟大计策!我有重要情报:这里的共产党要暴动!”
  “甚么家伙?”徐鹏飞愠怒地问。
  “总裁过去的侍卫队长。”
  “我冤枉呀,徐处长!求求你放了我吧……。干哽了一阵,又哭喊起来:“我冤枉了十几年呐!放我出去打游击,对付共产党我有办法……我从来效忠总裁,做做好事呀!”“废物!”徐鹏飞手臂一挥,转身就走。
  陆清站着不动,怒视着楼口。“再叫枪毙你!太不象话!”“忠臣不怕死!我是三民主义的忠实信徒!”绝望的呼喊,变成了疯狂的哭闹,口止拜脚一弯,扑倒在地上,翻滚起来:“徐处长,你不放我?好,好,我不想活了,我要自杀!送我到广播电台去当众自杀!你们对付不了共产党,你们葬送党国前途,你们是党国的罪人……我要向全世界广播,我要为党国自尽,我要流芳千古……”
  跟随在徐鹏飞身后的特务,冷冷地皱着眉头,毫不理睬那无聊的叫喊。陆清用眼角略一示意,杨进兴立刻冲上楼去,盯住那正在地上乱滚的口止拜子,突然一伸手,紧紧卡住正在哽咽的脖子……
  徐鹏飞来到一处窗口,望了望堆满灰尘的书架,不满地看了陆清一眼。
  “这是干甚么?”
  陆清硬着头皮,回答是“图书馆”。
  “图书馆?”徐鹏飞冷冷地一笑。
  陆清不由地一阵寒栗,身上冒出了鸡皮疙瘩。这笑,比暴怒更叫人害怕。“几本破书……”陆清嗫嚅着:“过去实行……怀柔政策。”
  “封掉。”徐鹏飞的食指和中指夹在一起,用力一弹。
  一个特务正在这时走了过来,在陆清耳边叽咕着。“甚么事?”徐鹏飞眉头一扬,凌厉的目光,射向吞吞吐吐的陆清。
  “代表团请处座接电话。”陆清不敢说明是严醉拨来的电话。刚才在办公室,他提到严醉打来电话的事,徐鹏飞就勃然变色,全不理睬。
  徐鹏飞略一迟疑,转身便走。走进所长办公室,在办公桌旁的椅子上一坐,伸手拿起电话,讲了一声:“我,徐鹏飞。”便问对方:“谁?”
  和徐鹏飞讲话的,不是严醉,是沈养斋。沈养斋在电话上说:他刚才被代表团叫去追问黎纪纲的下落,代表团等着回话……徐鹏飞不待吞吞吐吐的沈养斋说完,便在电话上大声讲道:
  “黎纪纲手上掌握着许多机密,潜伏、游击计划都在他手上,泄漏出去当然非常危险!”徐鹏飞对着电话,更加放大了声音,有意让看不见的第三者,听见他的判断:“他失踪得太离奇!一出发便没有消息……我认为他有投敌嫌疑!”“不,不!”沈养斋的声音慌忙辩解着:“梅园认为,黎纪纲的失踪,说明西南情况的复杂。他知道得太多,要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找回来,就是死了,也得找回尸首!”“黎纪纲是严醉的人,应该由严某负责!”徐鹏飞霍地涨红了脸,他相信严醉一定守在沈养斋旁边,因此又补上一句:“这件事,我们不管。”
  对方突然沉默了。电话里咕咕地响了一阵,才听见对方用一种刚刚受过申斥的语调,呐呐地说:“逃跑的人,抓……抓回来了吗?这……这是严重的危险……我们连政治犯也控制不住,太……太……”
  徐鹏飞满腹焦躁,很不耐烦。黎纪纲突然失踪,证实了地下党的可怕;华子良的逃脱,又证明监狱的情况难以掌握。在这两方面接连失手,更使他感到局势复杂,自己正陷于极为不利的处境。他正要截断对方的罗嗦,转告代表团他已下令搜捕华子良,忽然听见电话机上的声音一变,能说满口流利华语的代表团副团长,原来的特别顾问已经劈手夺过了沈养斋捏着的电话筒。
  “马上处决许云峰!”对方的声音带着暴怒,十分严厉震耳。
  “他该在今天晚上,成岗和他一道。”徐鹏飞沉往气,应声答道:“这是根据您批准的密裁计划……”
  “计划?现在还谈什么计划?”对方狂暴怒骂着,突然声音一变,使徐鹏飞大大吃惊。“白马山阵地全线崩溃,你们的前线指挥官早已逃跑,不知去向……所有政治犯,今天一律处决!”
  “是,是。”徐鹏飞勉强说道:“不过,时间太紧,力量也感不足。”
  “立刻成立行刑队!”
  对方毫不让步。限定徐鹏飞立刻集中行刑力量,先解决渣滓洞,然后白公馆,至迟今天晚上,全部焚尸灭迹,不得贻误。徐鹏飞在电话上和对方争执了半晌,最后,对方才答应拨发一批火焰喷射器,弥补徐鹏飞最担心的,人力不足的困难。
  徐鹏飞冷冷地放下电话。他从未像此刻这样,捉襟见肘地感到困难。潜伏,游击,爆炸,一切都吵着要人,拖走他的力量,妨碍他的指挥,使得他此刻,除了看守特务和二处的行动人员,手上竟没有可以机动使用的行刑部队。偏偏解放军的快速进军,又把一切计划给粉碎了,撤退前夕,到处人心惶惶。徐鹏飞转眼直盯着陆清,两眼突然闪露出绝望的凶光,大声发泄着:
  “执行的时候,再跑了人,我马上枪毙你!”
  陆清畏缩地连连后退。“代表团通知……”他喃喃说道:“叫我到梅园报到。”
  “你也想跑美国?”徐鹏飞狞笑了一声:“不行!黎纪纲失踪,你留下来接替他的工作。”
  徐鹏飞怒视着膛目不知所对的陆清,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像看穿了他内心的绝望与畏怯,突然暴发出一阵郁积多时的狂怒,一伸手,狠狠赏了陆清两记耳光。徐鹏飞背剪着双手,来回走了几步,平静着内心的恼怒,并且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过了几分钟,他的面孔,渐渐回复到毫无表情的程度,望着窗外,漠然地说道:“密裁许、成的行刑人员马上准备。”
  木然地站在那里的陆清,默默点头。
  “布置警卫!”
  “是。”
  “镪水池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陆清看了看杨进兴。杨进兴立刻挺胸立正:“马上提许云峰和成岗?”
  徐鹏飞走到办公室门口,缓缓说道:“我要见见许云峰。”说着,推开了门。
  徐鹏飞又出现在白公馆集中营,他走过一间间寂静无声的牢房,突然转到特务管理室旁边的隧道入口。杨进兴赶到前面开亮了电灯,徐鹏飞带领特务,钻进了隧道。幽深的隧道,充塞着霉臭难闻的气味。徐鹏飞摸出手巾,捂住鼻孔,弯着腰,走过了原来小萝卜头全家住过的地牢,到了第一道铁门边。杨进兴开了铁门,领着他继续向前走。又进了一道铁门,沿着潮湿的石阶,向地底深入。下完了石阶,才到了被条石封死了的地窖门口。地窖的门是一块平放的铁皮盖板。揭开盖板,钻下去,又下几级石阶,才进入地窖。周围是冰冷潮湿的岩石,把整座地窖箍得紧紧的,四壁、地下、头顶,全用石头砌成。岩块和条石,都用石灰粘凝起来,显出一条条石灰粘合的接缝。电灯,暂时照亮了这与世隔绝的,成年累月没有一丝光线的黑暗地狱。敞开的门边,透出一股股霉味的冷风。不时有滴答的水珠,从头顶的岩缝,滴落到凸凹不平的岩石地上。
  地窖深处,堆着一堆霉烂的稻草,一个半倚半坐的衰弱的人,正侧身靠着墙角一动也不动。
  徐鹏飞上前两步,不慌不忙地拿下手巾,用十分平和的声音招呼道:
  “许先生!”
  侧坐的人,没有回答。
  徐鹏飞停了一下,又上前一步,殷切地喊道:“许云峰许先生!”
  侧坐的人,这时才回转瘦弱无方的身体,用炯炯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的几个特务。从离开渣滓洞到这潮湿黑暗的,完全与世隔离的地窖来,许云峰已经关了将近一年。他的身体被折磨得衰弱不堪了。脸色苍白,隆起的颧骨,在他的脸上,显得十分突出。比起当年的许云峰,他像变成了另一个人。可是,他的两只眼睛,仍然炯炯有神,带着永不熄灭的威力,直视着任何危险与威胁,毫无畏缩。
  “我特地来告诉许先生一件好消息。”
  许云峰挺身坐直了身子,沉重的脚镣碰在岩石上,铛啷地响了。看惯黑暗的目光,在电灯下看清了徐鹏飞恶毒的笑脸。可是,久不说话的嘴巴,紧紧闭着。
  “也许,”徐鹏飞笑了笑:“这一年来,许先生的消息不很灵通了吧?现在,我可以把真实情况全部奉告:共军分两路,由川东川北入川,国军全线溃退,重庆已经危在旦夕……”徐鹏飞摸出烟盒,送到许云峰面前,许云峰毫无接受的表示。徐鹏飞缩回手,满不在乎地吸上一支。他喷了口烟雾,才问道:“我想,许先生听到这个消息,一定很高兴吧?”“当然高兴。”
  许云峰毫不掩饰内心的感情,瘦削的脸上浮现出肯定的笑容。
  “事实完全如许先生过去预料的那样发展。国民党已经逃不脱毁灭的命运。但是,历史的进程不会是平静无波的,我也可以把另一方面的情况奉告。”徐鹏飞用十分平和的声音,又缓缓说道:“我相信当局也有一些准备,例如说:炸药、雷管、定时炸弹。一当共军进入市郊,那个时候,重庆这座有名的山城,也许就不存在了……焉知胜利者不会遭到和城市同归于尽的命运?”
  许云峰忽然朗声笑了。笑声使徐鹏飞心头一惊,不觉想起了许久以前许云峰在侦讯大楼里的笑声。不过,这笑声比那时更使他不安。徐鹏飞再也不能控制刚才那种狠毒而故作镇静的心境了。挑衅的目光蓦地疯狂地盯在许云峰带笑的脸上。
  “山城将在黎明前消夫,许先生听了这个消息,恐怕很难高兴吧?”
  “我丝毫不担心。”许云峰应声说着,根本没注意到对方的狞视。他仿佛满怀着兴奋和愉快之情,朗声说道:“我确信,在黎明前消失的不是山城,而是见不得阳光的鬼魅!罪恶的血手将最后被人民缚住!雨过天青,山城必将完整地归还人民。”
  “还有一点小消息,我也不想隐瞒。”徐鹏飞再次露出奸笑,端详着许云峰满怀信心的脸。“共产党的胜利就在眼前,可是看不见自己的胜利,这是多么令人遗憾的事!我不知道此时此地,许先生到了末日,又是何心情?”
  许云峰无动于衷地笑了笑。“这点,我完全可以奉告。我从一个普通的工人,受尽旧社会的折磨、迫害,终于选择了革命的道路,变成使反动派害怕的人,回忆走过的道路,我感到自豪。我已看见了无产阶级在中国的胜利,我感到满足。风卷残云般的革命浪潮,证明我个人的理想和全国人民的要求完全相同,我感到无穷的力量。人生自古谁无死?可是一个人的生命和无产阶级永葆青春的革命事业联系在一起,那是无上的光荣!这就是我此时此地的心情。”
  许云峰慢慢站了起来,缓步走到徐鹏飞面前,直视对方,再次微微露笑。“你此刻的心情,又是如何呢?”
  听到这意外的问话,徐鹏飞一时茫然不知所措。“也许你可以逃跑,可是你们无法逃脱历史的惩罚。”许云峰的声音,揭开了对方空虚绝望的灵魂:“你不敢承认,可是不得不承认:你们的阶级,你们的统治,你们的力量,已经被历史的车轮摧毁,永劫不复了!美帝国主义的飞机大炮,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潜伏,破坏,上山当土匪,难道能挽救你们的毁灭?你自己心里也不相信这些!你们看看人民的力量,看看人民的胜利,你敢说不害怕?不发抖?不感到空虚与绝望?你们的前途,只有一片漆黑!”
  许云峰不屑再讲下去。死亡,对于一个革命者,是多么无用的威胁。他神色自若地蹒跚地移动脚步,拖着锈蚀的铁镣,不再回顾鹄立两旁的特务,径自跨向石阶,向敞开的地窖铁门走去。他站在高高的石阶上,忽然回过头来,面对跟随在后的特务匪徒,朗声命令道:“走!前面带路。”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