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一百一十~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6/08/04

 第一百一十章《第十四卷书》

    博克依告诉我们;“有时候,‘普尔一啪’在评论某事时要胜过人的力量。”博克依在《博克依的书》中有一个地方把“普尔一啪”翻译成“谎话的风暴”,而在另一个地方则又翻译成“上帝的岔怒”。

    从弗兰克在摔门出去之前所说的话里我得知,占有“九号冰”的还不止是山洛伦佐共和国和霍尼克家的三个人。很明显,美国和苏联也有了。美国已经通过安吉拉的丈夫得到了它。安吉拉的丈夫所在的工厂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因此这个厂四周设置的电网和嗜人成性的德国猛犬便可以理解了。苏联是通过牛顿的小琴卡,那位乌克兰芭蕾舞团迷人的洋娃娃得到“九号冰”的。

    我对此未发表评论。

    我低下头,闭上眼,等着弗兰克带回那些低级工具,好用它们清扫卧室——全世界无数卧室中的一间,一间被“九号冰”污染过的卧室。

    在那种紫罗兰色的、天鹅绒般柔软的混饨之中,我慕地听到安吉拉在对我说些什么话。她并没有为自己辩护,而是为小牛顿,她说:“牛顿并没有给她,是她偷去的。”

    我对这种辩解毫无兴趣。

    我在想:“有了象弗利克斯·霍尼克那种人,把象‘九号冰’那样的玩物给了几乎和所有的男人、女人们同样目光短浅的孩子们,人类还有什么希望呢?”

    于是我想起《博克依的书第十四卷》。这本书我是在前一天晚上才全部读完的。第十四卷书又题名为;《鉴照人类一百万年来的盛衰兴灭,一个勤于思考的人对地球上的人会抱什么希望呢?》

    读《第十四卷书》并不需要很长时间。这本书的全部内容只有六个字和一个句号。

    “不抱任何希望。”

    第一百一十一章小憩

    弗兰克回来了,带来了扫帚、畚箕、一个火油炉、一只陈旧的铁桶和几副橡皮手套。

    我们带上手套,防止被“九号冰”浸染。弗兰克把火油炉放在天仙蒙娜的木琴上,再把那只普通的旧铁桶放在炉子上。

    我们从地上拾起一些大块的“九号冰”,放进那只破烂不堪的桶里;它们融化了,融化成可爱的、香甜的、实实在在的水了。

    安吉拉和我扫地,小牛顿在家具底下寻找我们可能漏掉的冰渣。弗兰克跟在我们身后,我们一扫完,他就用喷灯喷烧一遍。

    此时我们就象那些深更半夜出来工作的女勤杂工和看门人一样无忧无虑。在这个乱糟糟的世界里,我们至少把我们的小角落清扫干净了。

    我听见我自己以一种聊天的口吻请求牛顿、安吉拉和弗兰克告诉我有关老人亡故的那个圣诞节前夕和有关那条狗的事情。

    在霍尼克姐弟们幼稚地确信一切清理干净之后就不会节外生枝之后他们才给我讲起那个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

    在那个决定命运的圣诞节前夕,安吉拉到村子里去找圣诞树上用的灯泡,而牛顿和弗兰克则到寂静的海边去散步。他们在海边遇到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半岛产的猪大。这条狗和所有的拉布拉多猎大一样地对人十分友好,它跟着弗兰克和小牛顿一起回家来了。

    在孩子们都不在家的时候,费利克斯·霍尼克死了——死在他那张面对大海的白色柳条椅上。这天从早到晚,老人“九号冰”长“九号冰”短地返弄孩儿,还把装在小瓶里的“九号冰”给他们看,他在瓶子的标签上画了一个骷髅头和两根交叉着的骨头,还写着:“危险!‘九号冰’!勿近潮湿!”

    这一整天,老人都唠唠叨叨地、和善地对他的孩子们说:“快呀,动一下脑筋。我已经告诉你们了,它的融点是华氏一百一十四点四度,同时我也告诉过你们它的成份只有氢和氧。那么怎样解释呢?稍微想一想,不要怕开动脑筋。脑子是用不坏的。”

    “他经常叫我们开动脑筋,”弗兰克说,回忆着往昔的岁月。

    “我不记得从多大岁数起,我们就不再开动脑筋了,”安吉拉坦率地说,“当他谈到科学时,我甚至连听都不愿意听。可是我点着头,装模作样地开动脑筋。我那可怜的脑子对于科学就象一根用旧了的吊袜带一样,一点弹力也没有了。”

    显然,老人在坐在柳条椅上死去之前,曾在厨房里用水、锅、盘子和“九号冰”做过游戏。他一定是先把水变成“九号冰”,再把冰还原成水,因为所有的锅和盘子都拿出来放在锅台上。一个煮肉用的温度计也拿了出来,所以说老人一定测量过什么东西的温度。

    老人只是想坐在他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儿,因为厨房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没有收拾呢。其中就有一只装着固体“九号冰”的煎盘。他无疑是想在小憩片刻后把它融化了,把供应给世界的蓝白两色的物质再缩成一小片装进瓶子——他可能原本打算再休息一会儿就那么做的。

    但是,正如博克依教导我们的:“任何人都能说小憩片刻,但是没有人说得出来这次休息将有多久。”

    第一百一十二章牛顿母亲的网袋

    安吉拉又靠在她的扫帚上说:“我应当在一进屋子的时候就看出来他已经死了的。那把柳条椅子当时一声不响。平时只要爸爸坐在里面,哪怕是睡着了,它也象说话似地吱吱嘎嘎地作响。”

    但是安吉拉却以为父亲在睡觉,就出去装饰圣诞树去了。

    牛顿和弗兰克带着那只拉布拉多猎犬走进屋米。他们想到厨房去给狗找点东西喂喂,这才发现他们的父亲弄得满厨房是水。地板上都是水,小牛顿用一块擦碗布把地擦干了,随手把那块吸满了水的布往锅台上一扔。

    正巧,那块擦碗布掉进了装着“九号冰”的煎盘里。

    弗兰克还以为煎盘里装着什么蛋糕糖霜呢,就端下来递给牛顿,要牛顿看看自己是多么的粗心大意,把抹布扔到蛋糕糖霜上。

    牛顿把那块抹布从煎盘上扯下来,发现那块布成了一种特殊的、硬梆梆的、弯曲似蛇的东西,就好象是由一个优秀工人织成的金丝网眼物品。

    正在“爸爸”卧室中的牛顿说;“我把它叫做‘金丝网’。那是因为它使我想起了我母亲的金丝网袋。我回忆起我用手摸那个金丝网袋的感觉。”

    安吉拉感伤地说,“牛顿小时候非常喜爱母亲的那只金丝网袋。我想那是一只晚上出门时随身携带的钱袋。”

    “那网袋摸起来很特别,跟别的东西不一样。”小牛顿说着又在追想他对那只网袋的喜爱。“我很想知道它现在何方,下落如何。”旧话重提,凄凉而又迷侗。

    不管怎样,牛顿把那块象网袋似的抹布扔给那只狗了。狗舔了一下,就冻僵了。

    牛顿跑去告诉他父亲关于那只僵硬的狗的事情时,发现他父亲也僵硬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历史

    我们终于把“爸爸”的屋子收拾好了。

    还得把尸体抬到柴堆上去,我们决定尸体抬出时要举行盛大的仪式,所以葬礼要待“民主百人烈士”纪念活动之后再举行。

    我们最后要做的事是把冯·凯尼格斯瓦德的尸体直立起来,以便把他方才躺过的地方清扫干净。随后我们把他这么直立着藏进“爸爸”的衣橱。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把他藏起来。我想一定是为了要使这个场面更简单化一些。

    至于牛顿、安吉拉和弗兰克是怎样在那个圣诞节前夕平分了“九号冰”这种世界性的原料的,他们在应该讲到自己犯罪细节时却避而不谈了。霍尼克姐弟们想不起有任何人说过他们私分“九号冰”这种行为是正确的。他们大谈“九号冰”是什么东西,又回忆老人用过的健脑器,就是不涉及道德问题。

    “是谁把它们分了的?”我问。

    这件事竟在三位霍尼克的记忆中消失了,所以他们很难告诉我那怕是一点基本的细节。

    最后,安吉拉说:“不是牛顿分的,我敢说不是他。”

    弗兰克一面努力思索,一面说;“不是你,就是我。”

    安吉拉说:“是你从厨房的碗架上拿下三个小瓦罐,直到第二天咱们才找到那三个小保温瓶。”

    “对了,”弗兰克说,“是你拿冰凿子从煎盘里把‘九号冰’凿出来的。”

    “是的,”安吉拉说,“是我弄的,不知道后来是谁从厕所里拿来小镊子的。”

    牛顿举起他的小手来说:“是我拿的。”

    回想起小小的牛顿是多么能干,安吉拉和弗兰克都感到惊奇。

    “是我把那些小冰屑放进瓦罐里的。”牛顿详细描述了一番。他并不想掩饰他的得意。

    “你们是怎么处理那条狗的?”我无精打采地问道。

    弗兰克说:“我们把它扔进炉堂里烧了。只能那样做。”

    博克依在书上写着:“历史!读着它哭泣吧!”

    第一百一十四章当我感到子弹穿进我的心脏时

    于是我再一次爬上我的塔楼的螺旋阶梯,再一次来到我的城堡的大墙上,也再一次打量着我的宾客、我的仆人、我的悬崖和我的温馨的海水。

    霍尼克姐弟们和我在一起。我们锁上了“爸爸”的屋子,并且对家里大小管事说,“‘爸爸’感觉好多了。”

    士兵们正在外面刑钩旁堆柴堆,他们并不知道这装堆是干什么用的。

    那天有许多,许多秘密。

    匆忙、匆忙、匆忙。

    我想纪念仪式可以开始了,便对弗兰克说让他请明顿大使发表讲话。

    明顿大使走到面向大海的胸墙前面,他的纪念花圈还装在盆子里呢。他发表了一篇了不起的、颂扬“民主百人烈士”的演讲。为了赞美死者、死者的祖国和死者的一生,“民主百人烈士”这几个字他是用岛上的方言说的。这句方言他说得十分轻松、优雅。

    至于这篇演讲的其他部分则都是用美国英语讲的。他随身带了一份写好的讲稿,我想是一份夸夸其谈、装腔作势的讲稿。但是当他发现听众寥寥无几,而且多数是他的美国同胞时,他就没有用那篇正式的稿子。

    微微的海风吹乱了他稀疏的头发。他说;“我要做一件不大合乎大使身分的事情。我要告诉你们我的真正感受。”

    不知道明顿喝多了丙酮,还是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已看出一些端倪,总而言之,他做了一篇惊人的博克依教式的演讲。

    “朋友们,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他说,“来纪念‘民主百人烈士’。孩子们死了,全都死了,都是在战争中被残杀的。通常,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把牺牲的孩子们称为‘男人’。但我不能把他们称为‘男人’。原因很简单;我的儿子也死在‘民主百人烈士”牺牲的那场战争里。

    “我的灵魂坚持要我向一个孩子、而不是男人致哀。

    “我的意思不是说假如需要他们去死的话,参加战斗的孩子们不能象男人那样死去。事实上,他们却的确象男人那样死去了,这是他们永恒的光荣也是我们永恒的耻辱,为此我们才有可能壮严地纪念那些爱国的节日。

    “但是他们总还是些被残杀了的孩子。

    “我向你们建议,假如我们是在诚挚地祭奠山洛伦佐失去的这一百个孩子,我们就该蔑视造成他们死亡的那些东西,也就是人类一切愚蠢的和邪恶的行为。

    “可能当我们回忆战争之时,我们应当脱光衣服,把身体涂成蓝色,整天在地上滚爬,并且象猪那样呼叫。这样做肯定比发表高尚的演讲、比舞动军旗、枪械的表演更为贴切。

    “我并不是说不欢迎即将看到的军事表演——并且确实将是一个动人心弦的表演……”

    他看看我们每个人的脸,突然一转话题,细声细气地说:“我为动人心弦的表演高声喝彩!”

    我们都聚精会神地听他下面要说什么。

    他说,“但是如果今天是在真正纪念一百个在战争中被杀死的孩子,那么还该在今天举行动人心弦的军事表演吗?

    “回答是:是的。但是,表演是在这样的前提下举行的,即我们这些参加纪念活动的人正在全心全意地、不知疲倦地为减少我们自己的和全人类的愚蠢和邪恶而工作!”

    他“啪”的一声把装花圈的箱子扭开了。

    他问我们;“看我带来了什么?”

    他打开箱子,让我们看那鲜红的衬垫和金色的花圈。花圈是用铁丝和假的桂树叶子做成的,并且喷了漆。

    一条奶油色的丝带横贯花圈,上面印着拉丁文“为祖国!”

    明顿开始背诵一首埃德加·李·马斯特的《匙河诗集》中的诗,这首诗山洛伦佐的听众肯定听不懂,并且H·洛·克罗斯比和他的黑兹尔也不会听得懂,因此,安吉拉和弗兰克也听不懂。这首诗是:

    “我是‘敖山’战役中的第一批果实。

    当我感到子弹穿进我的心脏时,

    我希望我留在家里。

    我希望在偷了克尔·特利那里的猪以后

    不是逃跑来参军,而是去坐监狱。

    我宁愿在本县的监牢里坐一千次,

    也不愿意在这长着翅膀的

    大理石像和这刻着‘为祖国’的

    花岗石座下面长眠。

    ‘ProParha,’这些字有什么意义”

    “这些字有什么意义?”霍利克·明顿大使重复了这个问句。然后他轻轻地带过了下一个诗行:“意思是为祖国。”他又小声咕咬着:“为任何一个国家。”

    “我带来的花圈是一个国家的人民给另一个国家的人民的礼物。不管是哪些国家,我们只想到人民……

    “和哪些被杀死的孩子们……

    “和任何一个国家。

    “想到和平。

    “想到手足之情。

    “想到大多数人。

    “想到假如人类是仁慈和聪明的,这个世界将是怎样的一个天堂。”

    “尽管人类是那样的愚蠢和邪恶,这还是一个美好的日子,”霍利克·明顿大使说:“我,作为美国爱好和平的人民的代表,对‘民主百人烈士’死于这样一个美好的日子表示深切的同情。”

    空中传来一阵嗡嗡声。山洛伦佐空军的六架飞机飞了过来,从我们温馨的大海上掠过。他们即将扫射被H·洛·克罗斯比称为“每一个曾经与自由为敌的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