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八十三~八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08/04

 第八十三章赎罪

    吃晚饭时我跟朱利安·卡斯尔说“爸爸”临终前非常痛苦,他说;“是癌症。”

    “什么癌?”

    “全身生癌。您不是说他今天在检阅台昏倒了吗?”

    “他是昏倒了,”安吉拉说。

    “那是用药的结果,”卡斯尔说,“他现在处于药物和病痛相互抗衡的交点,再多用一点药就会置他于死地。”

    “这真是一场令人愉快的谈话,”安吉拉说。

    “我想大家都会同意,我们大家在一起煞是愉快,”卡斯尔说。

    “我想,”我说,“象你这样竭尽毕生之力为人民服务的人应该比其他人更为愉快。”

    “您知道,我曾经有过一艘游艇。”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有了游艇就应该比大多数人愉快呀。”

    我说:“要是您不是‘爸爸’的医生的话,那么谁是呢?”

    “我们医院里的一位同事,施利契特·玛·凯尼格斯瓦德医生。”

    “是德国人吗?”

    “大概是。他曾经在冲锋队服役十四年,其中有六年在波兰的奥斯威辛当军医。”

    “他在‘希望与同情之家’工作是为了赎罪吧?”

    “是的,”卡斯尔说,由于他拯救着左、右两派人的生命,他的赎罪也是大有成效的。”

    “他可真好。”

    “是的。假如他照现在这样日以继夜地干下去,那么到3010年,他救活的生命将要与他处死的生命的数目相等八”

    这样,我的“卡拉斯”中又增加了一名成员。他就是施利突特·冯·凯尼格斯瓦德医生。

    第八十四章灭灯

    晚饭吃罢后,弗兰克还没有回来。朱利安·卡斯尔先告辞了,回森林中“希望与同情之家”去了。

    安吉拉、牛顿和我在平台上坐着。山下玻利瓦尔的灯火煞是迷人。蒙扎诺飞机场办公大楼的顶上有一个加了灯饰的大十字架。这个由马达推动的十字架慢慢地转动着,虔诚地驱动着罗盘。在我们北边,还有一个灯火辉煌的地方。高山拦住了视线,我们不能直接看到它,但却可以看到有一方天空被照亮了。我问弗兰克·霍尼克的大管家斯坦利,亮灯的是什么地方。

    他以逆时钟方向,一一指给我说:“‘希望与同情之家’、‘爸爸’的宫殿、基督要塞。”

    “基督要塞?”

    “我们军队的训练营。”

    “是以耶稣基督命名的么?”

    “当然了。难道不能吗?”

    北部又出现了一片飞快移动的灯火。没等我问那是什么,就看出那是车灯在山岩上闪耀。原来角一队正向此间驶近的车队。

    车队包括五辆美制军用卡车,车顶上架着机关枪。

    车队停在弗兰克的车道上。士兵们立即下了车。他们开始在地上挖散兵坑和机枪掩体。我和弗兰克的大管家走出去问一个指挥官这是干什么。

    那个军官用岛上的方言说;“我们奉命保护下任山洛伦佐的总统。”

    我告诉他说;“他现在不在这里。”

    他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接到的命令就是在这里修建阵地,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

    我跟安吉拉和牛顿讲了这件事。

    安吉拉问我;“你以为真会有什么危险吗?”

    我说;“我也是才来这儿呀!”

    正在这时,发电厂出了事。山洛伦佐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第八十五章一派胡言

    弗兰克的仆人给我们拿未了汽油灯。他告诉我们,停电在山洛伦佐是常见的事,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是,我心里还是惴惴不安,因为,弗兰克提到了我的“扎一玛一基一波”。

    他使我感到就象一个刚刚送到芝加哥屠宰厂的猪锣,已经完全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行事了。

    我又想起了伊倒俄姆的那一座天使石像。

    我听着外面的士兵们一面劳动,一面低声抱怨。

    虽然安吉拉与牛顿在就一个有趣的论题说话,我却心不在焉。他们告诉我,他们的父亲有一个同胎兄弟,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他的名字叫鲁道夫。他们最后一次听说他的情况时,他是瑞士苏黎世一家留声机店里的老板。

    安吉拉说;“父亲从来没有提到过他。”

    牛顿说;“父亲从来没有提到过任何人。”

    他们又告诉我,这位老人还有一个妹妹。她的名字叫西莉亚。她在纽约谢尔特岛上养了一群个高体阔的德国种刚毛硬大。

    “一到圣诞节她总要寄贺节片来,”安吉拉说。

    小牛顿说;“每一张贺节片上都有一张大猛犬的像片。”

    安吉拉说;“不同家庭的不同成员走上不同的道路,真是有趣。”

    “千真万确,”我附合说。我向这两位不凡的人告辞了,并问大管家斯坦利在家里能不能找到一本《博克依的书》。

    斯坦利开始假装不知所云。接着他又不无怨愤地说;此书满篇污言秽语,并说谁读这些书以钩刑论处。说完他从弗兰克的床头柜里拿了一本《博克依的书》给我。

    厚厚一大本、活象一本未经删节的辞典的手稿。我抱着这本书来到卧室,把它放到那块铺在石板上的橡皮床垫上。

    这个抄本没有索引。所以我要找到“扎一玛一基一波”这个词的含意是很难的,实际上那天晚上是一无所获。

    我学到了些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很难说有什么用。例如:我从博克依那里学到了宇宙的起源,据说波拉西西(即太阳)把巴鲁(即月亮)抱在怀里,希望巴鲁能给他生一个火一般热的孩子。

    但是可怜的巴鲁生下的孩子却冷若冰霜。并且不能发光;波拉西西大失所望,把他们都扔了。这些儿女就是那些行星,他们在很远的地方安全地围着可怕的爸爸绕行。

    后来可怜的巴鲁也被遗弃了,于是她就去和她最心爱的一个孩子住在一起。这个孩子就是地球。地球之所以是巴鲁最宠爱的,是因为它上面有人;而人能仰望月亮,爱她并且同情她。

    博克依对他自己的宇宙起源学说怎样评价呢?

    他写道:“胡言,一派胡言!”

    第八十六章两个小保温瓶

    我很难相信自己睡着了,但我肯定是睡着了,要不,我怎么会发现我是被一阵砰砰的声音和强烈的灯光给惊醒的呢,

    第一阵声响刚一传来我就一下从床上爬起来,跑到屋子正中央,就好象一个志愿救火人那样手忙脚乱,激动异常。

    我发现自己一头冲了出去,正撞见牛顿和安吉拉,他们也是从他们自己的床上逃出来的。

    我们大家都站住了,心惊肉跳地分析着这梦魔般的声音从何而来,这才搞清原来是来电了才造成了这般喧闹——收音机响了,电动洗碗机响了,水泵响了。

    一旦我们三个清醒过来,才发现我们的样子十分滑稽,虽说并无危险,我们却象人类遇到了灭顶之灾一般惊惶失措,这能不可笑吗?为了表示我还能够掌握我莫测的命运,我把收音机关上了。

    我们都窃窃地笑了。

    同时为了保全面子,我们都争先恐后地做人类本性的最伟大的学生,做最具有幽默感的人。

    牛顿反应最快;他指出我手中拿着护照、钱交和手表。我不知道在死亡的面前我忙着抓起了什么东西——根本就没有察觉曾经抓起过任何东西。

    我欣喜若狂地反问安吉拉和牛顿他们两人怎么都拿着一个同样的红灰两色的、看样能装三杯咖啡的小保温瓶。

    他们两人也都不知道自己手里拿着什么,因而大吃一惊。

    这时,外面又砰砰传来一阵响声,使他们得以免于做什么解释。我必须立刻去弄清楚这又是怎么回事。刚才手足无措已够荒唐,可我还是厚着脸皮向外走去。我发现原来是弗兰克林·霍尼克在外面修理一个实在卡车上的发电机。

    这个发电机就是我们的新电源。带动它的汽油发动机又是回火又是冒烟,弗兰克正在修理。

    天仙似的蒙娜也和他在一起。她一如既往,庄重地注视着他。

    他向我喊了一声:“伙计,我给你带新闻来了!”然后和我一道走进屋来。

    安吉拉和牛顿还在起居室里,可那两个古怪的保温瓶却不在了,也不知他们是怎么藏的,又藏到什么地方了。

    瓶中所装的东西当然就是弗利克斯·霍尼克博士的遗产的一部分,也就是我的“卡拉斯”的“万比得”,“九号冰”的小片。

    弗兰克把我拉到一边去问道:“你清醒了没有?”

    “清醒了。”

    “但愿你的的确确清醒了,因为我马上就要和你谈话。”

    “那就谈吧。”

    “让我们私下谈谈,”弗兰克对蒙娜说她可以自使,“我们需要你的时候再叫你。”

    我看着蒙娜,全身都酥了。我感到我对她的需要是空前绝后的。

    第八十七章仪表

    弗兰克林·霍尼克面颊清瘦,话音尖厉,令人佩服。我听人家说过,在军队里有那么一种人,他们说话的时候象“生着一副纸肠子”似的,霍尼克少将就是这种人。可怜的霍尼克几乎没有同任何人谈话的经验。因为童年时代他就来去诡秘,素有特务X一九号之称。

    现在,他希望自己的谈话既推心置腹,又循循善诱,于是便先说了一些套近乎的话,诸如“我喜欢你的仪表”呀,“我愿意和你象男子汉那样坦率地谈话”等等。

    他把我带到一个被他称为“洞穴”的地下小室中,为的是我们能“有啥说啥,不计后果”。

    我们走下刻进悬崖的阶梯,进入位于瀑布下面和后面的天然洞穴中。这里有两张画图桌,三把灰白色、光秃秃的斯堪的那维亚椅子。一个装有建筑方面的德、法、芬、袁文书籍的书柜。

    洞中点着电灯,灯光随着轰轰转动的发电机忽明忽晴。

    最引人注目的是墙上的画。这些画全是用原始人所用的粘土、泥土、木炭画的,画面大胆奇诡,酷似儿童的作品。我不必问弗兰克这些壁画有多么年深日久,单从它们的题材就能推断它们创作的日期。这些画画的不是一一些古代的猛码、不是长着锐牙利齿的猛虎,也不是生着硕大的生殖器的古代洞熊。

    这些画无穷无尽地表现出蒙娜在幼女时代的各个方面。“这儿,这儿是蒙娜的父亲工作过的地方吧?”我问。

    “对了。他就是那位设计‘希望与同情之家’的那个芬兰人。”

    “我知道。”

    “我带你到这儿来不是为了谈这个。”

    “是谈一些关于你父亲的事吗?”

    “是关于你的事。”弗兰克把手放在我的肩上,直勾勾地望着我的眼睛,看得我心头发怵。弗兰克这样做本想激发友谊之情,谁知道他的头叫我看来就象一头稀奇古怪的小猫头鹰,眯着怕光的眼睛,栖息在一根高高的白木杆之上。

    “可能你快点说明白了更好些,”我说。

    “我有话直说,”他说,“如果我没说错的话,我对人的性格的判断十分准确,我喜欢你堂堂的仪表。”

    “谢谢。”

    “我想你我准能合得来。”

    “我不怀疑这一点。”

    “我们俩会配后默契的。”

    谢天谢地,他总算把那只手从我肩膀上拿开了。他把两只手的手指续在一起,象齿轮上的锯齿那样。我想一只手代表他,一只手代表我。

    他一边扭动着手指,说明齿轮是怎样转动的,一边说:“我们彼此互相需要。”我沉默了一会,虽然表面上还是友好的。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和我——我们要共事吗?”

    “对喽!”弗兰克拍手称快。“你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经常在大庭广众前抛头露面;而我是一个搞技术的人,习惯于在幕后操纵。”

    “你怎么会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才刚刚认识。”

    他又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说:“你的衣着,你的谈吐,我喜欢你的仪表!”

    “你是这样说的。”

    弗兰克巴望着我悟出他的言外之意,可是我仍然如因五里雾中。我说:“我想你是要在这儿,在山洛伦佐给我谋份差事吗?”

    他拍拍手,喜笑颜开。“对了!十万块钱一年,怎么样?”

    “天啊!”我叫了起来,“让我干什么要给这么多钱?”

    “实际上是无所事事。我要你每天晚上用金杯喝酒,金盘子吃饭,并且有一所完全属于你的宫殿。”

    “那是什么差事呢?”

    “山洛伦佐的总统。”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