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十五~三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6/08/04

 第三十五章珍玩商店

    在回旅馆的路上,我看见了弗兰克林·霍尼克曾经在那里工作过的杰克珍玩店。我叫司机停下车,等我一下。

    我走进店里,看见店主杰克正在安放他的小巧玲珑的救火车、火车、飞机、轮船、房子、路灯杆、树、坦克、火箭、汽车、搬运工人、售票员、警察、消防队员、老妈妈、老头子、猫、狗、鸡、兵、鸭子和牛。杰克是一个面如死灰的人,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一个肮脏的人,而且咳嗽得十分厉害。

    “弗兰克林·霍尼克是个什么样的小伙子?”他重复了一遍我的问话,频频地咳嗽起来。他摇了摇头,然后就向我表明对弗兰克林很是喜爱。“这个问题我不一定口头回答你了,我可以让事实告诉你弗兰克林·霍尼克是臬一个小伙子。”他又咳嗽了一声,说:“你可以看,可以自己判断。”

    他带我到店铺的地下室去。他就住在那里。那里有一张双人床、一个梳妆台和一个电炉。

    床上乱七八糟的,杰克为此表示歉意。他咳嗽了一声,说:“我的妻子在一星期以前离开了我,我还在调整我的生活之弦。”

    他动了一个开关,于是地下室那一端亮起耀眼的灯光。

    我们走到亮处,发现原来是灿烂的阳光洒在一个建在一块胶合板上的异想天开的小国家上。这是一个岛国,方方正正,酷似堪萨斯州的一个小城。那些焦虑不安的生灵,那些试图在绿色的疆界之外寻欢觅乐的人们,真的会从世界的边缘堕落下去了。

    比例是那么匀称,结构和着色是那么精细,就是不眯缝起眼睛,我也相信,这是一个真正的国度:那小山,那湖泊,那河流,那森林,那城镇以及世界各地的良民百姓都视若珍宝的东西,应有尽有,历历在目。

    并且到处都有面条形状的铁路网线。

    杰克虔诚地说:“看看那些房子的门吧!”

    “匀称,漂亮。”

    “门把是真的,门环也都是真的。”

    “真想不到!”

    “你问弗兰克林·霍尼克是怎样一个小伙子,这就是他的杰作。”杰克哽咽了一下,说不下去了。

    “都是他一个人干的么?”

    “噢,我帮了一点忙,不过,我全是按他的计划行事的。那孩子是个天才。”

    “谁能说不是呢?”

    “他的小弟弟却是个侏儒。”

    “我知道。”

    “有些东西他是从下面焊接的。”

    “看起来确实象真的一样。”

    “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起来的啊!”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你知道,那个孩子未曾得到一点家庭温暖。”

    “我听说过了。”

    “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呢。他天天泡在这里。有时候他甚至不愿意开动这一切,只是坐在那里端详,就象我们现在这样。”

    “可看的东西很多。真象是到欧洲去作一次旅行,你要是不走马观花的话,可看的东西看不胜看。”

    “他能看到你我看不到的东西。他会突然间把一个在你我看来就跟真的一样的小山挖下来。他做得对。他在原来有山的那个地方设置了一个湖,在湖上再安上一座栈桥。这下你看吧,胜过原来十倍。”

    “不是每个人都具备这种天才。”

    杰克激昂地说:“说得对!”澎湃的激情又使他阵咳起来。阵咳过后,他两眼溢满了泪水。他说:“我曾语重心长地对那孩子说,他应当到大学去深造机械工程,这样他才能为美国的志士仁人,或是那些家财万贯、能为他做的后盾的人效劳。”

    “我看你好象就是大力支持他的。”

    杰克悲痛地说,“但愿如此,但愿我能助他一臂之力。是我没有资本啊!只要我能搞到的东西,我毫不吝惜地全交给他。但是这些材料我半还是他用在楼上给我干活挣的钱买的。除此之外,他一分钱也舍不得花。他不喝酒,不抽烟,不看电影,不交女朋友,也不是个汽车迷。”

    “这个国家应该更多的重用这种有志之士。”

    杰克耸耸肩膀说:“是呵……我想是佛罗里达的盗窃集团把他杀了。他们怕他把他们干的事兜出来。”

    “我想是的。”

    杰克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他呜咽着说:“我不知道那些狼心狗肺的知不知道他们杀害的是什么人啊!”

    第三十六章咪呜

    当我在圣诞节期间到伊利俄姆和更远的地方做这次为时两周的远途旅行时,我让一个名叫谢尔曼·克雷布斯的穷诗人免费住在我在纽约市的寓所中。我的第二个妻子遗弃了我,理由是我这个人太悲观厌世了,不能和乐观豁达的人生活在一起。

    克雷布斯满脸胡须,一头淡色的黄发,一双酷似长耳狗的眼睛,面善心慈,仿佛耶稣再世。我与他并非莫逆之交。我是在一个鸡尾酒会上认识他的。他在那个酒会上自称是“全国战争诗人画家学会”的主席。这个学会的主旨是为即将到来的原子战争服务的。他请示大家为他提供一隅可以可以下榻的地方,没有防弹设备也行,刚好我还有几间空房。

    我回到纽约寓所,那尊无主的天使雕像带来的食欲困惑不解的精神启示还在心头萦绕,又发现寓所已被虚无放荡的行为毁坏殆尽。克雷布斯已经离去。但在他离开以前,欠下了三百块钱的长途电话弗;把我的长沙发烧了五个洞,杀死了我的猫,还弄死了我的鳄梨树;并且把我的药橱的橱门也给卸了下来。

    他还在厨房黄色漆布地板上写下这首狗屁不通的诗:

    “我有一间厨房,

    但它不是完整的厨房。

    除非我有一个全面的安排,

    我就不会真正的愉快。“

    在床头的贴墙纸上,还有一个女人用口红写的一句话:“小丫头说:别这样!别这样!别这样!”

    死猫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

    “咪呜。”

    从此我再没有见过克雷布斯。但是,我觉得他是我的“卡拉斯”的成员。倘若是这样的话,他是以“朗一朗”的身份为之尽力的。根据博克侬的说法,“朗一朗”是一个以自己本人的生活经历为楷模,促使人们从正常的思维转向荒诞不经的念头的人。

    我或许曾经隐隐约约地想把那尊天使雕像当做毫无意义的东西而置之度外,并从此把一切都视为虚无缥缈的东西。但是当我看到克雷布斯所干的一切,特别是看到他竟对我可爱的小猫施以毒手时,我再也不认为虚无主义是我之所需了。

    有某些人或某些事物不愿意我做一个虚无主义者。克雷布斯的使命,不管他知道与否,就是把我从这种哲学中解脱出来。干得好呀!克雷布斯先生,干得好!

    第三十七章一位现代的陆军少将

    有一个星期天,我发现了那个逍遥法外的亡命徒、模型制造者、瓦罐中的虫子的伟大上帝耶和华和魔鬼在哪里——我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弗兰克林·霍尼克。

    他还活着呢!

    这条新闻来自纽约《星期天时报》的一个特别增刊。这份增刊是一个“香蕉国”出钱刊出的广告。增刊的封面上有一幅我希望中最令人心碎神摇的美丽姑娘的侧影照片。

    姑娘的背后,推土机正把棕榈树推倒,开辟一条大道。大道的尽头是三座新建楼厦的钢筋骨架。

    在封面印有“山洛伦佐共和国日新月异!健康、快乐、进步、美妙、恋爱自由的国度,魄力无穷。欢迎美国投资人光临。欢迎美国旅游者驾到。”等字样。

    增刊的内容我并不急于去看,封面上的姑娘已使我陶醉良久——何止陶醉,我对她一见钟情。她年轻奔放,又锋芒毕露。在她身上,既能发现同情之心,又能看到聪颖之资。

    她褐色的皮肤象巧克力,金黄色的头发似亚麻。

    封面上说她的名字叫蒙娜·阿蒙斯·蒙扎诺。她是这个岛上的独裁者的养女。

    我打开这份增刊,希望还能看到更多的这位令人心驰神往的混血儿蒙娜小姐的倩影。

    但我却只看到了这个岛国的独裁者朱圭尔·蒙扎诺“爸爸”,此人七十有五,面目狞狰。在“爸爸”的肖像还有一幅照片,上面是一个肩膀瘦削,额宽腮窄,还显幼稚的年轻人。他空着一件雪白的军衣,上面缀着嵌有宝石的旭日形徽章。他的两眼离得很近,眼眶下已经起了皱纹。搭眼一看,你就知道自小到大,每次理发他只让理发师修剪一下两侧和脑后的头发,头顶上的头发不削不剪。他铁硬的头发烫成波浪状,从四面向上梳去,方方正正,赫然耸立,高得令人难以置信。

    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原来就是弗兰克林·霍尼克少将,山洛伦佐共和国科学与进步部部长。时年二十六岁。

    第三十八章梭子鱼之都

    我从纽约《星期日时报》上看到山洛伦佐长五十英里,宽二十英里,人口四十五万。全国人民“都狂热地献身于自由世界的理想”。最高之处麦克凯布山海拔一万一千英尺。首都波里瓦尔是“…一个现代化程序极高的城市,濒海邻水,其海港能停泊美国海军的全部舰只。”主要出口物资是糖、咖啡、香蕉、靛青和新奇的手工艺品。

    “而勇敢的渔夫公认山洛伦佐是当今世界无可指摘的梭子鱼之都。‘

    我不知道连高中都没有毕业的弗兰克林·霍尼克怎么能捞支如此堂皇的头衔。在一篇蒙扎诺“爸爸”写的关于山洛佐的文章中我找到了部分答案。

    “爸爸”在文章中说弗兰克是“山洛伦佐长远计划”的建筑师。这个规划包括修建新型公路、农村电气化、污水处理厂、旅馆、医院、疗养院、铁路等等。虽然文章短小精悍,编辑也进行了极为认真的润色,“爸爸”却在文中五次称弗兰克为“……弗利克斯·霍尼克博士的新骨血。”

    看到这句话,一股血腥的气味扑鼻而来。看得出来,“爸爸”把弗兰克当成从那个魔法无边的老人身上掉下的一块肉。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