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章(4)

更新时间:2016/08/02

 他从袋子里掏出一颗石头,那是“是”。

“我会找到我的宝藏吗?”他问。

他把手伸入袋子里,想抓出一颗石头,结果两颗宝石都从袋子的破洞滑出去,掉落地面。男孩从没注意到自己的袋子居然破了一个洞。他蹲下来,想捡起乌陵和土明,把它们放回袋子里。可是当他看见它们散落在地上,脑中响起了老人说过的另一句话。

“学着去辨识预兆,并遵从它们。”那位老王说。

一个预兆。男孩对自己微笑。他捡起两颗宝石,放回袋子里。他也不打算缝补袋子的破洞了——反正这两颗宝石随时可以掉出袋子外,只要它们想。他已经学会了有些事情不该问,同样地,他也不应该试图去摆脱自己的天命。“我发誓,我会自己作决定。”他对自己说。

不过,宝石告诉了他,老人仍与他同在,这让男孩觉得比较有信心。他再次环顾空旷的广场,这次觉得不像刚才那么绝望了。这不是个陌生地方,这是个新的地方。

毕竟,这就是他一向渴求的:去认识新的地方。就算他最终仍无法抵达金字塔,但总归还是比他认识的其他牧羊人旅行到最远的地方来了。噢,光是知道这两个具体只有两小时船程的城市差异这么大,就够他们惊讶的了!即使他此刻所在的新世界是如此空旷,但他已见识过这广场曾经有过的生气勃勃,而且他绝对不会忘记那景象的。

他想起那把剑。这念头让他有点痛苦,不过他真的从未见过像那样的一把剑。默想着这些,让他忽地明白了,他正处在一个抉择点上——或许把自己当作一个小偷的受害者,或者把自己视为一位探险家,正探寻着他的宝藏。

“我是个探险家,我正要去找寻我的宝藏。”

他被人摇醒。他在广场上睡着了,而此刻广场上的一切将复苏。

他环顾四周,寻找着他的羊群,然后忽地明白,他正身在一个新的世界。不过他已不再悲伤,反而觉得很高兴。他不再需要为他的羊群去寻找食物和水源,他只要寻找自己的宝藏就好了。他的口袋里没有半文钱,可是他有信念。昨晚他已经决定了,他将要像他曾读过的那些伟大的探险家一般。

他缓步地走过市集。商人们正在架设帐篷,男孩帮助其中一个糖果小贩架起他的摊位。这个糖果摊贩的脸上泛着笑容:他很开心,因为明白自己的生命在做什么,而且正准备好要开始新一天的工作。糖果小贩的笑容让男孩想起老人——他遇见的那位神秘的老王。“这位糖果小贩并不是因为将来可以去旅行,或者可以娶一位商店老板的女儿,才来卖糖果的,他做这个是因为他喜欢卖糖果。”男孩心想。他明白他能够像那个老人一样了——感觉得出来一个人究竟是向着或背离他的天命。只要注视他们就行了。这并不难,只是我从未这么做过,他想。

待摊位就绪,那位糖果小贩把当天做的第一份甜点送给男孩。男孩向他道谢,然后吃了甜食,继续上路。当男孩走开几步路后,突然回想起,刚刚两人在架设摊位时,一个说着阿拉伯语,而另一位则说着西班牙语。

他们彼此都完全了解对方的意思。

这宇宙间必然存在着一种语言,不需要依赖任何字句,男孩想。我早就从和羊群相处的经验上发现了这件事,原来人和人之间也可以如此。

他学会了一点点新的事,虽然有一部分他早已体验过了,但他却是第一次认知到这些。之前他从未认知这些,因为他尚未准备好。如今他已然明白:如果我能够了解那种不依靠任何字眼的语言,那么我就能了解这个世界。

他决定要放松心情并且优闲地走过丹吉尔的狭长街道。唯有如此,他才能解读预兆。他知道这需要一点耐心,不过,牧羊人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一旦他看清楚了这点,他发现即使自己身在陌生的土地上,还是能运用他从羊群那里学来的智慧。

“万物都为一。”那个老人曾经这样说。

这天清晨,水晶商人醒来,心中浮起一贯的渴望。他已经在这个地方待了三十年:有一间位于斜坡路顶的小商店,很少客人经过这儿。如今再去改变什么都太迟了,他唯一会做的事,就是买进和卖出水晶玻璃用品。曾有一段时间,他的水晶店很出名,阿拉伯商人、法国和英国来的地理学家、永远衣冠楚楚的德国士兵,他们都会来他的店里。那时候,卖水晶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他也曾幻想着,有一天他将会变得很有钱,而且等他年老时仍然美女随侍。

但,随着时光逝去,丹吉尔改变了。邻近的修达发展得比丹吉尔迅速,丹吉尔的商业就没落下来。邻居都迁走了,山坡上只剩下一两间小商铺。不再有人辛苦地爬上山坡,只为了狂几家小商店。

可是这个水晶商人别无选择啊!他已经耗尽了三十年时光在买卖水晶,现在要去做别的事,对他来说都太玩了。

他花了整个早上观察这条罕有人来往的街道。他这么做已有数年了,完全知道什么时刻会有什么人经过门前。可就在午餐时间前,有个男孩停在他的商店门前。那男孩穿着普通,不过,水晶店老板精明的眼睛早就看穿了这个男孩没有钱买水晶的。毫无由来地,水晶店老板决定延后一点再去吃午餐,先等这个男孩走开。

门上挂着的招牌说明了这家商店的人能说好几种语言。男孩看见商店柜台后有一个男人。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擦拭这个橱窗后的水晶物品。”男孩对那个男人说,“它们现在这种样子,一点都吸不起别人的购买欲。”

那个男人盯着他,没半点儿回应。

“代价就是你提供我吃的。”

那男人还是不吭声,而男孩察觉到他面临抉择。在他的袋子里,有一件夹克——沙漠里他是不需要穿夹克的。他拿出夹克,开始擦拭那些水晶玻璃品。在半小时内,他已经擦完了橱窗内所有的玻璃牝,而在他擦的这一时间里,有两个客人上门,买走了一些水晶。

当他擦拭完毕,他要求那个男人给他一点吃的。

“我们一起出去吃午餐吧!”那个水晶店老板说。

他在门上挂一个告示牌,然后带着男孩去附近一家小咖啡厅。当它们在那家咖啡厅里唯一一张桌子边坐定时,水晶商人笑了起来。

“其实你根本不需要擦那些水晶的,可兰经里要求我必须喂饱饥饿的人。”

“哦,那么你为什么让我继续做呢?”男孩问。

“因为那些水晶脏了,而你我都需要把脑海中不好的想法去除掉。”

他们吃饱后,水晶商人对男孩说,“我希望你到我的店里来工作。当你工作的时候,有两个客人上门,这是个好预兆。”

大家都在说预兆,牧羊人心想。可是他们并不真正了解他们在说的究竟是什么。就像我这么多年来都不明白,我一直在用着一种无言的语言,对我的羊儿说话。

“你愿不愿意为我工作?”商人问。

“我可以帮你做到今天结束。”男孩回答,“我可以一直工作到半夜,甚至直到天亮,把店里所有的水晶都擦拭干净。我要你付给我工资,好让我明天可以上路去金字塔。”

商店老板大笑,“即使你一整年都帮我擦遍店里全部的水晶玻璃……甚至你每卖出一件水晶玻璃,我就让你抽成,你也还是需要借钱才能去得了金字塔。这儿离金字塔可有好几千公里远!”

瞬间,一阵深沉的静默笼罩住周围的一切,整个城市像是沉睡了过去。市集上未曾传来任何声音,没有摊贩叫价的声音,没有人爬上高塔去祈祷。没有了希望,没有了探险,没有了老国王,没有了天命,没有了宝藏,也没有了金字塔。好像整个世界瞬间沉默下来,因为男孩的灵魂已经寂然。他坐着,脑中一片空白地瞪着咖啡厅的门,真希望自己已突死去,而世界上所有的一切也在那一刻永远结束。

商人困惑地望着男孩。今天早上他在男孩身上看见的快乐,此刻突然消失了。“我可以给你足够的钱,让你能够回到你的国家,年轻人。”水晶商人说。

男孩没说什么。他站起来,整理衣服,拿起他的袋子。

“我替你工作。”他说。

过了长长的沉默后,他加了一句,“我需要钱,好买些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