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解决朝鲜核武器问题的“饭桌论”

更新时间:2016/08/01

 解决朝鲜核武器问题的“饭桌论”

2002年10月朝鲜核武器危机爆发至今,因朝鲜核武器所引发的朝鲜半岛危机局势持续紧张。而我们的政府有何应对?我国政府对于朝鲜核武器的认知,可以从总统的言论中了解确认。朝鲜宣布了核武器的开发,当时刚好是2004年11月正在进行六方会谈的时候,为了防止此举,卢武铉总统在洛杉矶表示:“朝鲜主张核武器开发是为了防卫各种情况,纯属自我防卫用,我认为某种程度上也有其道理。”后来朝鲜核武器实验仍强制执行,就在两个月后也就是2006年12月时,卢武铉总统在新西兰表示:“朝鲜并不会因为实验过一次核武器,就比韩国的军事更具优势。”然而这些话只会让外界更抱持怀疑态度。

朝鲜如果以核武器武装自己,我国人民生活的土地就很有可能在一瞬间成为废墟,即使是万分之一的几率,只要有人去制造那种可能性就令人感到发指。不管我们花再多的钱购买最新型的尖端武器、增加军队人数,只要站在核武器面前就会变得毫无用处。更何况,朝鲜半岛情势因朝鲜核武器问题而站在危险的绳索上,在这样的时间点,外国投资者会放心地来韩国设立工厂或创立研发中心吗?

我认为关于朝鲜研发核武器是一定要阻止的,如今我的想法依旧没有改变,核武器必须完全废除,这是朝鲜以外参加六方会谈的韩国、美国、中国、日本与俄罗斯在紧密的互助下异口同声的共识,并相信若要让朝鲜停止核武器实验,就必须明确指出当他们放弃与不放弃核武器时会有哪些利益与不利。

第一次爆发朝鲜核武器问题时,身为第一在野党代表,我无法再继续袖手旁观。所以在2005年2月朝鲜发表核武器保留宣言后的一个月、也就是3月时安排了美国访问,5月时安排了中国访问,去说明我所构想的解决朝鲜核武器问题的方案,请两国一同积极努力,并就核心当事国美国与朝鲜间的信任恢复,以及中国必须在朝鲜与美国中间协调努力的重要性来做进一步说服。

访问美国的时候,我在代表美国保守主义的研究机构——美国传统基金会,以及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中,表达了我对朝鲜核武器的想法,还以“饭桌论”来举例说明。

“在西方用餐时,汤、主餐、甜点依次上桌,但在韩式餐桌上,饭、面、汤和菜会通通一次全部上桌。朝鲜核武器问题虽然也可以像美式风格一样,以阶段式的方式循序渐进,但对韩国人来说,我们比较习惯将所有解决方案放于一桌一次性解决。”

为解决朝鲜核武器问题,在全美新闻俱乐部发表演说,并提出解决方案。

国防部出身的军官们,非常专心地倾听着,并做着笔记,可以真实感受到美国最高首脑们也都对朝鲜核武器问题高度关注。

演讲结束之后问题不断提出,美国前驻韩大使汤姆森·霍伯说:“我对‘美国不应对朝鲜核武器问题只做理论性思考,必须保留东西方文化差异与思考方式差异的空间’这段话印象非常深刻。”并表示了他也深有同感,而关于我所说的“看着为了领取美签证而凌晨就在美国大使馆外大排长龙的人群,就连支持韩美同盟的许多韩国人也都感到自尊心受伤”这番话,大家则是非常沉重严肃地聆听着。

在哥伦比亚大学的专题演讲中,为了展现要是朝鲜放弃核武器,未来会多有希望,我主张以“朝鲜经济重建”为目标所进行的“朝鲜版复兴计划”,且强调必须要能具体提出大胆的利益才行。相反,我也详细说明了要是朝鲜不放弃核武器,会产生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并强调建构让朝鲜放弃核武器的环境,是我们未来的政策目标。

演讲完毕之后,学生不断踊跃提问。有位学生举手问道:“关于韩美同盟的问题,您认为美国该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介入?”

“为了新的韩美同盟,不管是韩国或美国,双方都必须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东方有句成语叫作‘易地思之’,意指若要成为更信赖的朋友,就必须设身处地站在对方立场多想想,我认为除了韩美同盟外,朝鲜核武器问题也需要这样的努力。”

解决朝鲜核武器问题,是我身为大国家党党代表时期最重要的课题之一,在朝鲜彻底放弃核武器、朝鲜半岛实现和平稳定之前,我仍会持续不断努力,对于朝鲜核武器问题的解决原则也决不会有所动摇。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