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五十三天的《私立学校法》之争

更新时间:2016/08/01

 五十三天的《私立学校法》之争

2005年12月,国会的教育委员会由大国家党与政府执政党各自提出了不同的《私立学校法》修正案,并进行了数日的协商。

私校法之争其实已有两年之久。执政党认为私校财团贪污严重,所以主张私校理事会要有三分之二以上是开放型理事。虽然执政党是这样的主张,但事实上能够更严格监控私校贪污的是大国家党的私校法修正案。大国家党所提的私校法修正案是连理事会的会议记录也需全部公开,导入公营监事,公开会计并将预算与结算透明化。而且我们主张私校财团对于私校的预算与结算的计算根据,是连一支粉笔也要全部公开,并将此规定记载于条款之中。然而,执政党却只着眼于开放型理事参与理事会事宜。

若要成为先进国家,必须培养人才,因此学校应具备竞争力。为了培养学校的竞争力,最重要的是学校的多元化与自律性,制式的规定很难达成具有创意性的教育。

事实上,只要照法规执行,修正前的私校法就已经足以严格杜绝贪污,不会有贪污之事发生。但是教育当局并没有按照法规执行,导致一些私校发生了贪污事件。私校本来就是很容易产生贪污的团体,若要外部人士进去监视却有些太过夸张。打个比方,就好像抓蚊子却用了捕兔器一样,用这样的比喻来形容似乎非常恰当。

在以前穷困到没几间像样学校的时代,自掏私财兴建学校培养人才的多数是健全私校,如今到底为了什么要贪污呢?用常理实在难以理解,所以我们只能认为应该是有特定理念的集团渗入了理事会,再任意搅乱学校教育。

执政党开始称大国家党为“拥护贪污私校者”,将私校说成是贪污既得利益者。执政党自己则像是来断定别人有罪的使徒,挥舞着刀剑,使国民与私校分成不同的两边。

2005年12月9日,执政党强行通过了私校法。国会从早上便笼罩着一股紧张气氛。到了下午四点左右,会议开始的二十到三十分钟前,照惯例会场会开门,但是这天打破惯例,只有十几个执政党议员先行进入会场。在这些执政党议员偷偷进场时,大国家党的议员们想入场却遭到拒绝。大国家党的议员们极力反抗,但是一直等到执政党议员们多数进到会场后,会场的门才打开。走向国会会场前方主席桌的议员竟遭到了开放国民党议员的肢体攻击。瞬间,场内到处都是议员互相推挤的场面。会场一片混乱的时候,国会议长在警卫的护卫下进入会场。在国会议长的主导下,快速强制通过了私校法。大国家党议员们极力阻止执政党议员们票决,但是力不从心。才不过十五分钟,私校法已遭绑架处理结束,连提案说明、讨论都没有进行。大国家党议员们一时之间茫然若失。

孩子是我们未来的主人翁,孩子们成长的教育环境与制度绝对需要细心考量。

私校法是什么样的法?这法规会关系到我们孩子的未来与未来教育,不是吗?

大国家党议员们当场进行抗议。晚上七点三十分,我们聚集在与会场相连的中央阶梯,我以坚定的心情站在前方,发表了《对国民谈话》。我宣布:“我们将与这块土地上的所有家长们一同反对私校法。”这是大国家党在第十七届国会首次进行场外抗争。自2004年6月第十七届国会会期开始以来,尽管被一些人批评为“不像在野党”,大国家党仍然坚持不进行场外抗争。第十六届国会时执政党有过无数次的场外抗争,但第十七届国会一直到私校法事件之前我们都从未进行过任何一次的场外抗争。虽有许多危机时刻,但我们都认为不该跑到国会外面示威,应该在国会里面热烈争论,因为我们不想以民生之外的事情扰民。就连2004年的《国家保安法》废止的反对抗争,我们也没踏出国会一步。

但是执政党突然将私校法以强制的方式通过,我们随即迈向场外抗争的道路了。我原先很苦恼要不要走上场外抗争这条路,但是执政党在国会全体会议上强行通过私校法后,我甚至对外公开发表了《对国民谈话》。大国家党一时陷于紧急状况,我们召开了最高委员与重要议员联席会议以及议员总会。

我的结论是绝对不能让步。《私立学校法》关系到我们的孩子们,如果孩子们的思想不同了,国家的根本也会有所改变。眼看如此重大的法案被执政党利用,我们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

私校法抗争前期,“修订出合理的私校法”是大国家党的诉求。但执政党将之扭曲为“拥护贪污私校的大国家党在对抗修订私校法”,造成媒体对我们的冷淡,许多民众对于大国家党的场外抗争也是冷眼看待。

随即,党内有议员主张“应该顾及民生,现在面临的不是场外抗争就能解决的问题,选择迂回的路比较好”。但是此次不能退让,我在议员总会上对议员们说:“我们之所以抛弃一切,决心进行场外抗争,是有充分理由的。想回国会开会的人如果超过半数,我们就结束这场场外抗争;如果没有,我们要抗争到底。会使国家本质动摇的法规,绝不能让它通过。法规的基础不清不楚的话,大韩民国整个国家都将遭到影响,绝对不能忘记这一点。”

我自始至终从不放弃的其中一项就是我们孩子的未来——“教育”。

议员们表示了继续抗争的决心。即使大国家党的民调支持率下降,所有人仍团结表现出坚守信念的意志。

一开始的街头抗争选择的地点是明洞,我们在那里集会,通过发传单给民众的方式,揭发强行通过私校法的不正当性。偏偏那一年是史上创下最低温的一年,只要在外面站一会儿,双脚就会冻僵;即使穿了厚厚的秋衣也套了毛衣,身体还是感到阵阵寒意。抗争私校法的那年冬天,实在十分寒冷。

我们与私校团体、宗教团体一起在首尔站、市厅前广场,以及全国各大都市举行了大规模集会。还改造了卡车,不断进行小规模的移动式集会。然后慢慢地,民众开始知道最具争议的“开放型理事制”的问题所在。全国各处纷纷举行私校法讨论会与恳谈会,并成立了抗争本部。

随着我们的抗争不断持续,民众的关心与理解渐渐增加了,媒体民调结果也开始好转。就连原本表示“私校法绝不能再修订”的执政党人也开始变得不安了。寒冷的冬天,2006年1月31日朝野院内代表在北汉山进行步行会谈之后,长达五十三天的持续抗争终于画上了句号。在北汉山那里,达成了“讨论私校法再修订”的协议。2月1日,国会再次展开会期。

在这之后,私校法仍然没有再修订。然而,政府执政党的气势却渐渐消解。虽然执政党部分人士反对私校法再修订,但是在无数社会与宗教团体、国民的集体抗议下,执政党只好逐渐屈服。

私校法抗争这件事情,引来许多人说我“给国民留下了保守又好强的印象”,做了亏本生意。然而,我绝对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即使是作出让步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人,也会有他最后坚守的堡垒。对我而言,那就是“教育”。教育是决定我们未来的根本,若有人将其加以利用,我绝不会坐视不管,也不能够坐视不管。如果因为就私校法进行抗争会带来损失,就紧闭双眼坐视不管,将会在我良心上留下很大的伤口。那我当初放弃“自由人生”而揽上“无止尽的重责大任”,重回政治之路就没有意义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