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拒绝担任指名副总裁

更新时间:2016/08/01

 拒绝担任指名副总裁

2000年的“4·13”国会总选,第十六届国会议员新选之后,大国家党为了重组新的党指导部,准备召开全党大会。5月31日将在首尔蚕室室内体育馆所举行的全党大会,由李会昌、金德龙、孙鹤圭、姜三载四位候选人角逐总裁,并由我、崔秉烈、姜在涉、李富荣、朴喜太议员等十四人角逐副总裁。

当我表态要参选副总裁时,党内随即出现许多反对的声音。理由有两个。首先,就算我不参选也会有一席副总裁是留给女性的保障名额,所以反对的人认为我没必要大费周章去辛苦竞选副总裁。第二个理由,他们认为大邱与庆北的候选人应该单一化[1]。

我对于这两个理由都无法理解。都已经是21世纪了,却还有给女性的副总裁保障名额,让人有要女性什么事都别做的感觉,我实在难以接受。同样是副总裁,保障名额的“指名职”副总裁与竞选出来的“选出职”副总裁,我相信两者说话的影响力一定会不一样。我不想因为是“女性政治人”而被保护或受到特别待遇,也不想因为自己是女性而坐在保障名额的位子上,这并不符合我的政治信念。我认为,应该坐在通过公平竞争由党员们选出的位子上,才能充满自信地说话。

我绝不以安逸自处,而是勇往直前去做一个走正路的政治人,每一刻都不得松懈。

而且我无法认同口中喊着抑制地区主义,党内选举却促进地区主义的事情。大邱地区的国会议员们对我说,“一人两票”方式就是在全党大会只有大邱一名、庆北一名候选人的单一化方式,这样可让大邱、庆北的代议员们投票时各投大邱一票、庆北一票,如此便可以力保两个候选人都当选。若是我也出来竞选,大邱就有两个候选人,票就会被分散。但是,为什么一定要按照地区来规定候选人单一化,以便让该区议员当选呢?我实在难以接受。

我深切认为抑制地区主义应该从党内选举开始做起。现在执政党与在野党都一样,在党内选举时这种地区主义的助长风气很浓厚。如果想要达到真正的政治改革,执政党与在野党都应该改掉这一点才对。

女性领导者们拥有的亲切与细心特质是一股非常大的力量。

尽管有反对的声音,我还是决定竞选副总裁。我提出的竞选口号就是以“民主化的政党”、“政策政党”、“信息化的政党”为方向来改变政党。这与我后来当了党代表后所提的“政策政党”、“院内政党”、“数字化政党”三大目标也是一致的。

媒体也对大国家党的副总裁选举相当关注。不久后,媒体抽样调查代议员投票意愿,结果显示我是第一名,把很多人吓了一跳。保守倾向的大国家党党员们竟然会让女性成为候选者第一名,令人感到相当意外。

于是我抱持着更大的责任感,努力竞选这次的副总裁。我对全国的党员们呼吁支持我以及支持党改革。随着投票日接近,我听说国会议员们之间在传言:“如果把朴槿惠养得势力过大,她会脱党参加总统大选”、“就算不投朴槿惠,她也会被任命为副总裁,所以应该投给需要这一票的人”。

没想到给予女性优待的保障名额反而在选举时成了女性候选人的障碍!这个问题至今仍是女性政治人会遇到的难题。执政党与在野党都一样,选党指导干部时,即使女性候选人没进前五名,仍会自动成为最高委员,这样的制度现在仍然存在。乍看之下对女性有利的制度,事实上并非如此,有时候反而令女性候选人得不到应得的票数。有些代议员们即使有支持的女性候选人,也会因为她反正都会当选而投给其他男性候选人。谁规定女性候选人只能有一名?没有这条规定吧!

直到投票前一天为止,我都还是保持在第一名,但是投票当日却出现了不同的结果。代议员一万三千多人之中大约百分之十四,也就是一千八百人把票投给了崔秉烈候选人,他以第一高票当选。而我则是大约百分之十二,也就是一千五百票的得票,位居第二。后面分别是李富荣、河纯奉、姜在涉、朴喜太候选人等。

有分析指出,在投票前一天议员们为了牵制我而动用了集团投票制[2],但我心里很平静,因为我是尽了最大努力以自己的力量达成的。既然是用自己的力量做到的,我觉得“得比失更多”。

* * *

[1]候选人单一化:不同政党或同一政党同一选区的多位候选人,为避免选票分散、增加获胜机会,通过某种方式协商、遴选,只保留一位候选人参选。

[2]按投票人所代表的人数来计算票值的投票方式。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