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父亲的政治课

更新时间:2016/08/01

 父亲的政治课

身为第一夫人的生活就像是蝴蝶破茧而出的过程,我用尽力气拼命往外飞,除了独自承担青瓦台的家务外,也尽可能将精力放在辅佐父亲的政事上。每当父亲进行国土视察或拜访企业现场时,我都会跟随在父亲身边学习,与他的对话大多都是在车中进行。父亲是一位非常棒的老师,我则是一位认真的学生。他会讲一些历史、国防、经济等领域的相关事情,不知不觉间我从父亲那里学到了一些金钱无法衡量的珍贵课程。

每天早上我都会朗读报纸给父亲听,顺便询问父亲对今天主要新闻的立场和见解。父亲有时候也会问我的想法和意见。就这样过了一阵子之后,父亲与我的对话范围已经扩展到了国防和外交。

“国益优先”是父亲坚定的政治信念,他花上一生来使国家富强,并让国民生活稳定。而我也开始逐渐有所改变,第一夫人这份工作已经得心应手,同时也增添了许多信心。

1974年起,我担任女童子军的名誉总裁,接着开展“新心运动”让第一夫人的活动变得更加积极。所谓“新心运动”含有将“新农村运动”的精神更具体化延续下去的含义。虽然提高收入水平很重要,但当时也迫切需要人民能有符合收入水平的意识水平。

那个年代的韩国到处都可以看到“请不要在街上随意吐痰”、“请重视卫生与清洁”等宣传海报。想要成为发达国家,全国人民都要提高思想素质,每次参加演讲我都会强调这个观念。我尤其花很多时间去见青少年,因为青少年就是大韩民国的未来。

恢复国民“只要努力工作就能有好日子过”的信心也非常重要。在战争的伤痛尚未完全痊愈时,国民需要的是一个全新的希望,政府所要扮演的角色,正是成为国民心中那盏永不熄灭的希望之灯。

我时常陪着父亲到首尔以外的城市去,也很频繁地参加高速公路开通仪式或国土视察等重要活动。每次父亲都会在车上聊起历史,比如“这里是忠武公李舜臣将军治疗伤病的地方”,“那里是李栗谷先生的墓地,我们去看看吧”等。他对历史遗迹相当感兴趣,我也自然开始关心起我国的文化遗产。就算是为了后代也好,好好保存现有的古迹让其流传百世,比任何政策都来得重要,所以当时推动的就是“净化事业”。

像“七百义冢”就是一个例子。为了保卫国家而牺牲的烈士们的墓地竟然没人理会,除了已经长满杂草之外,整个墓地快要塌陷。听到这个消息的父亲相当不悦,多次强调“身为后代,理当好好保存那些为国牺牲的伟大先烈的长眠之地才是啊”。“6·25”战争时被破坏殆尽的水原城复原工程,也就是在这时开始动工的。

参观新心医院的设备。

另外,父亲也致力于绿化工程,重视程度不亚于文化遗产复原。坐车经过的路上要是看到树木被砍光的地方,他会立刻打电话去追问并严加指责,在听到已完成改善作业前,还会屡次追踪确认。父亲对我国的国土有着绝对的爱心,爱护国土的心可以媲美他对经济发展、祖国现代化、自主经济的用心。我详细记下在父亲身边看到学到的每件事情,另外也将与父亲一同参观后留下的所有感想整理成册。

那时,我对电子产业非常有兴趣,大学时选择电子工程学专业也是希望自己可以对国家的经济发展尽一份力。恰巧当时父亲也意识到电子产业的必要性。自从几年前听到任职于哥伦比亚大学的电子工程学教授金完熙博士所提出的电子工业培养相关建议案,父亲就开始烦恼要如何进行这项计划。当时韩国根本没有可以称得上尖端科技的产业,相反美国从1950年代中期开始积极进行卫星通讯、信息通讯及计算机、半导体产业等相关学术研究。因为美国的积极发展,世界的产业架构也开始产生了极大的变化。当我们只能出口棉制品时,美国已经发展到可以利用电子产业获得巨大的利润。

不懂尖端技术的话,要制定电子产业相关政策是非常不容易的,相对也很难获得支持。要是无法跟上快速的产业发展和技术脉动,这项政策就很容易变成废纸一张。况且要是想跨过国际市场的高门坎,利用技术发展提高竞争力则更是当务之急。

我一直认为对电子工程学相关领域必须积极地提供人力和财力资助。1979年终于说服了父亲去参加第十届韩国展览会的电子展,这么做就是希望能够提升电子产业领域工作者的士气。

父亲对科学技术的执著非常强烈,他说过“没有天然资源、没有钱的韩国要想填饱肚子过日子的话,就只能靠人去研究科学技术”。之后,1966年在洪陵设立了韩国科学技术研究院,也号召在国外的韩国科学家归国效力。令人惊喜的是,两百多位科学家明知道韩国科学研究基础相当薄弱,却因为一颗爱国之心毅然决定归国效力。接着设立了国防科学研究所并大力提供研究资金,挑选研究员的事情就交给研究所所长亲自决定,并杜绝所有外部的干涉与压力。沈文泽博士在管理研究院时,向父亲提议人事自律性、组织自律性、预算运营自律性,父亲也很爽快地在公文上签名。日后沈博士每当遇到难以拒绝的人事请托时,都会把这份文件拿出来给对方看代替回答。

和父亲一起参观现代重工业。

父亲时常到大德科学园区去听取科学家们的意见,也不忘鼓励他们。父亲对科学技术工作者有着绝对的期待和信任,另外他对国防工业的基础建设也相当热衷。

“槿惠呀,要记住:要看一个国家的工业水平,只要看他们的国防工业就可以知道,国防工业就是那个国家的工业衡量尺度。一个国家需要国防工业,自然是为了自主国防,但亦可借此发展汽车出口、坦克生产等,不用看其他国家的脸色,单靠我国的技术就可以生产出所有东西。就算现在觉得国防工业和重工业发展以及综合炼铁所建设等工程,既辛苦又繁重,但是这些在未来将会是我国国民赖以生存的重要产业基础,同时也会是提升国家实力的重要武器。有些人可能会觉得现在还太早,但现在才是绝佳时机。领导者必须懂得开辟艰难的路,同时也得有自己的主见,就算被外界责骂,也不可以畏惧退缩,莫忘当初所选择的那条路。”

视察完大德科学园区后又参加了潜水桥开通仪式,在回来的路上,父亲对我说了这段个人信念。在我辅佐父亲的这段时间,感受到了父亲身为总统所背负的重大责任,以及同样身为普通人的烦恼。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