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首次登上外交舞台

更新时间:2016/08/01

 首次登上外交舞台

有一年旱灾非常严重,父亲日夜担心灾情。有一天,晚餐时他提起农作物全部枯萎一事,告知今年将会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还要辛苦。

母亲的脸色也不是很好。我们家早晚餐桌上的话题都与社会现状有关,父亲和母亲会彼此交换关于经济、社会、国防、文化等多方面的意见,要是谈到像达成出口目标或国家队选手在亚运会得了金牌这样的好消息时,大家都会非常开心。

父亲偶尔会问:“如果你们是政府某个部门的长官,会实施什么样的政策?”

年幼的志晚会回答:“我要当科学部长,制造机器人。”引得父亲哈哈大笑。

通过和家人的“饭桌谈话”,我自然而然地学到了很多东西,不但对各方面事物产生兴趣,也会因此去思考、研究,并且在这样的过程中培养了爱国之心。不知从何时起,只要父亲担心旱灾,我就会祈祷下雨,变成了一个为国操心的小大人。如今回想起来,要是能有一两个符合当时年纪的鲁莽行为的回忆也不错,这点倒是有点遗憾。

青瓦台经常有各领域的专家前来拜访,我偶尔会坐在一旁听他们与父亲谈话。每次专家回去后,父亲就会问我关于他们所讨论内容的意见。

某天父亲问我关于大学专业的问题,我回答想读电子工程,父亲问我原因,我说:“上次来青瓦台访问的一个博士提到‘小小一个半导体就值二十到三十美金,一个007皮包的分量就是几万美金,我们韩国应该要拼电子产业’。因此我想成为产业的主力人才为国家做出贡献。”

平日希望我能上历史系的母亲被我这番话吓到了。

“那么难的书要怎么读呢……”

心疼我的母亲接不下话,但父亲跟母亲不同,或许他很早就有心想要把我培养成专业人才。

“这个想法很棒,爸爸相信只要是你,一定可以达成梦想。”

从那天起,父亲开始给我许多机会让我见识更大的世界。在一次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公开访问行程中,父亲没有事先告知就在参加者名单上填了“朴槿惠”的名字,那次经验对我来说,是一场新鲜且震撼的教育。

童话中才会出现的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住宅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每间房子都是白色的屋顶配上大大的窗户,美丽的庭院里种满了花草树木,家家户户的树上结满了诱人的果实,干净的庭院里开满了花,象征着这个国家的富裕。傍晚散步的人们,脸上都带着悠闲的笑容。

澳大利亚的富庶让我产生希望与斗志,期望我国也能像他们一样富裕。在澳大利亚与少女们合照。

看着和我们截然不同的国家过着悠闲又富裕的生活,我彻底体会到为什么我们国家要大力发展经济。看着他们光鲜亮丽的景象,我相当羡慕那些已经摆脱贫困的国家。

“不能一直当井底之蛙”的想法,瞬间燃起了我的斗志,“要赶紧超越他们,让我们国家也能享受富裕的生活”。就这样,我怀抱着自己国家将来也会富庶的希望和理想回国了。

上了大学以后,我突然有了个出国访问的机会。1972年10月,西班牙来信邀请我国参加油轮的试航典礼。与我国合作的GULF公司完成油轮制造后邀请了母亲,但因母亲忙碌的行程已排不出空当,所以决定由我来代替她参加。

在还来不及熟悉西班牙这个国家的情况下,我的第一个外交任务就此开始。

我在众多的西班牙人面前登台朗读了五分钟的演讲稿,宣布将这艘油轮命名为“天佑号”。以西班牙文演讲完后,热情的西班牙人吹哨欢呼,现场立刻成了庆典场所。

萨摩亚群岛的热带风景让我充满期待与紧张。

西班牙人果然和传闻中一样热情,处处都是笑容和煦的俊男美女,丝毫不负节庆国度的美名,让我对他们留下了“人民天性开朗又欢乐”的印象。很早以前,我就很想参加西班牙的节庆“奔牛节”。每年7月6日的奔牛节在潘普洛纳市厅前面的广场举行,人们大声呼叫“奔牛节万岁!”的同时点燃巨大的爆竹,就此展开西班牙最著名的庆典。

我是通过海明威的长篇小说《太陽照常升起》认识这个节庆的,这个庆典海明威连续参加了十多年,非常吸引人。当时我表示希望今后能有机会参加这个节庆,感受一下西班牙人的热情和自由,活动工作人员立刻表示随时欢迎我来参加。

三十五年前的“奔牛节庆典之梦”想至今仍未实现,但我对西班牙自由和热情的渴望还保留在内心深处。每次看到背着背包自由环游世界的年轻人,就会重燃起出发的欲望。

次年,夏威夷举办的“韩国移民七十周年庆祝典礼”寄来了邀请函,那次原先也是邀请母亲,但母亲派我代替她前往。那次拜访夏威夷的目的和意义,与过去拜访西班牙时不同,因为是国家层面的活动,所以责任更加重大。秘书们担心我年纪小、经验不足,恐怕难以胜任,但母亲却充满信心地对他们说:“你们可以放心地相信她,槿惠会做得很好。”

至今我仍然可以清晰地回忆起当时既紧张又期待的心情。那次的典礼是代表我们全体国民出席,不容许发生丝毫失误,是极为重要的典礼,因此需要充分地准备。我不仅阅读了典礼的相关资料,也研究了当地的风俗人情、经济实力、文化差异、重要人士、政治纠纷等资料。

服装也是个问题。我们按照被邀请参加的典礼及宴会气氛,来挑选并搭配服装。衣服、皮鞋、手表、提包等,需要准备的东西还真不少。当时还是学生的我无法全部都买新的,所以我决定在母亲的衣服和饰品中挑选适当的借来佩戴,当然母亲也很赞成我的想法。

母亲布置了一项作业给我,要我想想什么礼物适合送给邀请方。我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列出好几项极具韩国特色并有意义的礼物,做成了礼物清单。我以金弘道的画册这类可以弘扬我国文化的艺术品为主,母亲则在一旁仔细观察整个过程,但所有事项全权交由我来决定,这也意味着我必须独自为所有决定负责。

出发的前一晚,我因为睡不着而看书,母亲静静推开房门进来。当时已经接近午夜十二点了,她那时才结束满满的行程,一脸疲惫。

“怎么还不睡呢?”

“有点紧张。”

“不要紧张,你会做得很好,放心睡吧。只要像平常那样就好了。”

母亲对我的信任给了我莫大的力量。

1973年1月12日上午6点10分,我抵达了夏威夷机场,侨胞们的欢迎非常热烈,夏威夷州政府的态度也相当郑重。

在卡哈拉希尔顿饭店举办的答谢晚会,从太平洋区司令官到夏威夷的掌权人物全都到场参加,场面非常热闹。我被邀请为夏威夷参议院开院式的主宾,那是破例的待遇,也是个突发的状况,因此我与随行人员立即忙碌地做起了准备。

在电视直播的现场,我读起了夏威夷参议院开院式的祝贺词。仪式结束后记者们蜂拥而上,问了一箩筐的问题,我用英文一一作答。当我镇定地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后,原先担心着我的随行人员,脸上终于露出安心的笑容。

看着电视转播的侨胞们反应也非常热烈。我被邀请到有将近五百位侨胞参加的聚会,一一和他们握了手,看着握住我的手而哭泣的第一代侨胞,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伤。瞬间,我想通了一件事——若想报答侨胞们在他乡辛苦付出的心血,就必须让我们国家富强。

回住处的车上,看着窗外华丽闪烁的夏威夷风景,我想起了刚才握手时某位老奶奶那双粗糙的手,她悲伤的眼神中透露着对祖国的思念。我心想为了他们,大韩民国也要赶紧跻身发达国家的行列。

夏威夷博物馆馆长亲自为我解说。

结束夏威夷的公开行程后,我搭上飞机,离开了夏威夷。那时的心情并不轻松,虽然成功地完成了任务,但我却对留在夏威夷的侨胞感到愧疚。

下了飞机后,看到父亲母亲、外婆和弟弟妹妹前来接机,我先走到父亲面前打了招呼,之后再走到母亲身边。回到祖国、回到故乡的安全感油然而生,眼泪就这样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晚餐时父亲和母亲问起我对这次行程的感想:“什么事最让你印象深刻?”

“夏威夷博物馆内有韩国馆,我参观了一下,但展示的东西没有我想象中的多。我觉得要赶紧在国外弘扬我们国家的文化遗产,那些移民到远方的侨民那么辛苦,若不提升我国的形象,居住在当地的国人也会难以抬头挺胸。”

“我们槿惠还会关心到这些啊,看来这次没有白去。”父亲这句话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鼓励。

不久之后,父亲定制了一套韩服捐赠给夏威夷博物馆,富有我国传统韵味的韩服从此展示在博物馆里,将韩服之美展现于世。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