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影评·无规则零碎谈

更新时间:2016/07/14

 About篠塚一成

30岁的柏原崇依然排到了本剧最美型男角第一位。他出场之后就将像我这样的少女心澎湃者深深吸引,复杂而强烈的情感也随之而来。怨恨又迷恋。
“紧要关头,会跳一种舞的人将会生存下去。”——K.S
雪和篠塚都承认彼此的格非常相象,但是在这样的认知下两人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雪穗是无法克制的想靠近他,而他却是小心翼翼的在两人之间划下警戒线。在篠塚选择了与天真无邪的江利子交往之后,巨大的打击让雪第一次爆发了完全纯粹的恶念。
不是希望篠塚能和雪在一起,只是希望篠塚能够上雪。不是“忠”或“不忠”的问题,只是觉得实在很相配。如果说雪对亮的情感是对温暖的依赖,那么对篠塚的就是男女之间真正的慕。亮是与她锁在同一条命运链上的共犯,而篠塚正是站在她对面的与自己命运截然不同的另一个自己。
在篠塚选择江利子的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与雪相同的烦躁,同时认为接下来事件一爆发完毕他也就该彻底路人化了。谁知不然。
他也许是一开始就察觉到了雪的暗面,在高宫与雪的婚姻事件中对“蹊跷”越发敏感。于是站到了笹垣的那一边帮助他调查亮与雪。这样一来又变成了敌人。但微妙的是,他参与的原因已经不是“为了江利子”,而是“为了我”。
为了“我”啊……
戴着面具的他站在戴着面具的雪面前,眼神从怀疑到厌恶,从厌恶到不解,从不解到不忍。在了解了亮与雪的故事后那微微泛红的眼以及干涩语调。
在雪晕倒时他那着急奔来的样子,在雪半睡半醒的时候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在劝雪自首时那句“如果没有犯罪的话,我认为那是非常美丽的羁绊。”
这点的暧昧在我看来已经满意。

About笹垣润三

第10话之前都对这为原刑警的侦探大叔没好感。
自以为是却无用的严厉,固执地追逐真相却导致了亮与雪造成了更深的罪孽。当然说出“固执地追逐真相”这种话也许会招来他人的厌恶,甚至自己觉得自己不对劲,但这就是最真实的情绪。

直到亮司阅读着他这14年来的笔记,渐渐泪流满面:
“呐,Yukiho。那家伙写的这本笔记,是我们之间的距离。用脚来追、用手来写,那家伙一直要用那双眼睛注视着我们到什么时候呢。这本笔记是用他的血和肉写成的,所以我觉得不能这样杀了他……至少我想让他浑身沾满血肉地死去。”
「高兴得都会掉泪吧?……被这个男人所察觉到的幽灵。」
过滤谎言,正是这种敌对的羁绊证明了亮与雪这14年来的真实历程。

“明明有杀人的智慧,不可能没有去自首的智慧;明明能够欺骗、算计他人,不可能无法想象别人的人生。一开始他们就明白了。如果说一定要有谁要背负责任的话,那就是我。在那天没能抓到他们的,是我。”
一下子体会到了他的正义与他的责任。
当看着被亮刺得满身是血的他对着亮司张开双臂,慈祥的说:“亮司,过来。”
我的喉咙已经酸得发不出声音。


About桐原亮司&唐沢雪穂

R&Y
11岁那场血腥的初恋演变而成的犯罪共同体。剧毒的纯白之花与她那幽灵般的影之骑士。14年来的陌生人扮演游戏,只为了能在2006年11月11日那天手牵着手在太陽底下散步。

如果没有遇见雪穂,亮司也许只会是个家庭关系有点问题的普通男孩,长成了普通的少年之后,再长成普通的青年。当然这样的话就没这个故事了。
也许是山田孝之的扮相关系,亮司看上去十分憨厚,但这样的他却用始终温和的语调说出了这些台词:
“看来,只有杀了他啊。”“被骗的那个才是傻瓜。”“露出破绽就意味着失败。”“什么是对的,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前几回中亮的样子总是笨拙而狼狈,但是在松浦死后却宛若重生,危险而迷人。或者说曾经的那个笨小子已经死在了这个高智商犯罪者心里的某个角落。而那个更温柔更没有生气的亮司继承了前者的所有记忆,用剩下的生命去守护名为唐沢雪穂的“救赎”。而观者们也继续为他的每一句“なあ,Yukiho……”泣不成声。

很多人都说,看完《白夜行》后“我们可以同情桐原亮司,但是绝不能原谅唐沢雪穂”。
他们为她的自私感到恶心,为她的苟活感到愤怒。但是我无论在看的过程中还是看完之后,都无法体会那些厌恶雪穂者的心情。甚至可以说我是她的。
我所看到的雪穂,是那个11岁时从颤抖的亮司手上接过沾血凶器,微笑着安慰他的女孩:“所以说,杀了他的人……是我哟。”是那个自杀未遂后倔强地瞪着夜空,下决心要活得更好的女孩:“毕竟是杀了亲生母亲才换来的人生。”
她嫉恨美好的东西、心狠手辣、工于心计、任妄为……可是她的所有不甘和怨恨都是这样的有血有肉。
她是利用了亮很多次。但是,更多时候她是在不顾一切地保护亮啊。
“虽然我不会伪造信用卡,但是只要是钱,我都会去把它抢过来;只要是亮喜欢的女人,我就会去和这女人的男人上床。”
“这场婚姻对我来说就是卖春,如果没能帮助到亮,对我来说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选择的这种守护最重要的人方式,还有哪个女人能做到呢?
“苟活”这两字是她命运的定型,从11岁与母亲同归于尽未遂后就注定是她一生的标志。25岁的她依然选择带着谎言活下去,是因为不这样做的话亮曾经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意义都不存在了;而如果真的像有些人说的“她若还有良心就该为了亮殉情”的话,那才是俗烂的极限不么?!

就像笹垣说的那样:
他们俩只是相互守护着那天的灵魂而已。
但最终桐原亮司却仍然在管道中徘徊,唐泽雪穗却不让任何人看到真面目,一直待在大厦昏暗的房间里。
即使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走向毁灭,但这两个人已经回不了头了。

而这样“丑陋”的两个人,他们为彼此所付出的一切,已经让整个世界无颜以对。

About松浦勇

在松浦还没死的时候,我一直在念着这种人怎么还不死呢?快死吧。
先是毁了亮的家庭,再是引着他走上违法道路。恐吓、威胁、殴打,这些就是这么多年来他与亮司的相处方式。
而对他的厌恶在他死古贺的时候达到最高点,却在下一刻为他的死亡掉下了眼泪。
“……只有这个,我没有对任何人说……”
用不得饶恕的言行来掩盖自己害怕被丢弃的脆弱内在,这是在之前绝对看不出来的。
但其实“万恶不赦”的他在过去的言语细节中已经透露了一些被埋藏的人
“再去看一看生下你的人吧?”
“进行到一半她突然哭了起来,继续不了了。”

AboutOthers

谷口真文是亮与雪的“善之原点”。
桐原弥生子代表的是“忏悔者漫长的悲剧”。
唐泽礼子是雪“放弃的归宿”。
栗原典子是亮“溺水前抓住的浮草”。
西口奈美江是这个故事“作为例子的牺牲者”。
还有古贺久志、园村友彦等。
他们都是刺激泪腺的标志。

AboutDrama&Novel

日剧版的画面、音乐、所有演员的表现都很出色。剧情方面也是紧凑饱满,经典台词、场景众多,我想是一下子说不完的。
但就算是暗黑系,也毕竟是纯剧。较之推理悬念小说的原作,被批作大刀阔斧改头换面之类也是无言可驳。
你可以想象汤川学式的数理思维被改成了文艺悲情戏的神奇之处么?
日剧中已经是一点推理与悬念都不剩了,甚至用了“第一话就交代了结局,然后不断追叙”的这种典型文艺格式。

但是坦白来说就是很好看、很感动。
能把我看哭的片子多了去,但是像这样每一话都掉眼泪的,是目前唯一的一部。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