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42章

更新时间:2016/07/14

 7
今枝察觉身旁有人,回过神来,接着咖啡香扑鼻而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穿着围裙,用托盘端来咖啡,围裙底下穿着紧身T恤,身体曲线毕露。
“谢谢。”今枝伸手拿起咖啡杯。在这种地方,连咖啡的香味都显得浓郁起来。“这家店就你们三位照顾吗?”
“是的,大致上如此。不过,我们老板经常到另一家店去。”穿围裙的女子拿着托盘回答。
“另一家?”
“在代官山。”
“哦,真厉害,这么年轻就有两家店。”
“我们还准备在自由之丘开一家童装专卖店。”
“还要开第三家?真令人佩服。难道唐泽小姐家里有聚宝盆吗?”
“我们老板真的很勤奋,我们都怀疑她到底睡不睡觉。”她小声说了这句话后,悄悄向里面瞥了一眼,然后说声“请慢用”,便退下了。
今枝不加糖、不加地喝了咖啡。比一般咖啡馆煮得还好喝。
今枝想,也许这个叫唐泽雪穗的女人,是那种相比外表更看重金钱的人,否则做生意不会这么成功。而且,据他推测,她这种特质一定是住在吉田公寓时便已形成。失去生身母亲后,雪穗被住在附近的唐泽礼子收养,礼子是雪穗父亲的表姐。
今枝去看过唐泽礼子的住处,那是一幢高雅的日式房舍,有一座小小的庭院,门上挂着“茶道里千家”的门牌。
在唐泽家,雪穗向养母学习茶道、插花等好几项对女子有益的技艺。现在雪穗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女人味,想必就是在那个时期培养的。
唐泽礼子仍住在那里,因此无法在附近毫无顾忌地打听消息,但雪穗被收养后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异状,当地居民也只记得“有个长得很漂亮、很文静的女孩”。
“叔叔。”
听到有人叫,今枝抬起头来。菅原绘里穿着一件黑色天鹅绒连衣裙站在那里,裙子短得令人心跳加速,露出一双美腿。
“你敢穿成这样上班?”
“不行吗?”
“这件怎么样?”白衣女子拿出一件蓝底的西式上衣,只有领口是白色的,“搭配裙子或裤子都很适合。”
“嗯……”绘里沉吟一声,“我好像有一件类似的。”
“那就算了。”今枝说,然后看看表,该走了。
“叔叔,可不可以下次再来?我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有什么衣服了。”
绘里说出他们事先套好的说词。
“真拿你没办法,那就下次吧。”
“对不起,看了那么多件都没买。”绘里向白衣女子道歉。
“哪里,没关系呀。”女子亲切地笑着回答。
今枝站起身,等绘里换回自己的衣服。这时,唐泽雪穗从后面走出来,“您侄女似乎没有找到中意的衣服。”
“真不好意思,她就是三心二意的,让人伤透脑筋。”
“哪里,请别放在心上。要找适合自己的东西,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好像是。”
“我认为服装和饰物不是用来掩饰一个人的内在,而是用来衬托。因此我认为,当我们为客人挑选衣服的时候,必须了解客人的内在。”
“哦。”
“例如,若是有气质有教养的人来穿,不管是什么衣服,看起来都显得高雅非凡。当然……”雪穗直视着今枝的双眼,“
反之亦然。”
今枝微微点头,扭过脸去。她是在说我吗?这套西服不合身?还是绘里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
绘里换好衣服走过来。
“久等了。”
“我们会寄邀请函给您,可以麻烦您填一下联系信息吗?”雪穗把一张纸递给绘里。绘里不安地看今枝。
“写你那里更方便吧?”
听他这么说,绘里点点头,接过笔开始填写。
“您的表真的很棒。”雪穗再度看着今枝的左手手腕。
“你似乎很喜欢它。”
“是啊,那是卡地亚的限量款。除您之外,拥有这款表的人我只知道一个。”
“哦……”今枝把左手藏到背后。
“请您务必再度光临。”雪穗说。
“一定。”今枝回答。
离开品店,今枝开车送绘里回她的公寓。钟点费是一万元。
“试穿高级女装还有一万元可赚,这份工不错吧。”
“根本就是吊人胃口,下次一定要买东西给我哦。”
“如果有下次的话。”说着,今枝踩下油门,他认为应该不会有第二次了。今天特地走这一趟并非为了调查,而是想亲眼看看唐泽雪穗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况且,接近这家店太危险了。唐泽雪穗这个女人,或许比他想象的更令人无法掉以轻心。
回到事务所,他打电话给筱冢。
“怎么样?”一听出来电的人,筱冢立刻问道。
“我现在多少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是指……”
“她的确令人摸不清底细。”
“可不是!”
“不过,实在是个大美人,难怪令堂兄会上她。”
“……是啊。”
“我会继续调查。”
“麻烦你了。”
“对了,我想确认一件事,就是向你借的那只手表。”
“请说。”
“你真的从没在她面前戴过它吗?是不是曾经向她提起过?”
“没有啊,应该没有……她说了什么?”
今枝把店里发生的事大略说了,筱冢发出沉吟。
“她应该不知道。”说完这句话,筱冢低声继续道,“只不过……”
“什么?”
“严格来说,我曾经在她在场的时候戴过这只表。可那个场合她绝对看不到,即使看到,也应该不会记得。”
“什么场合?”
“婚宴。”
“哦?谁的?”
“他们的。参加高宫和雪穗小姐的结婚喜宴时,我戴的就是那只表。”
“啊……”
“但是,我虽然在高宫身边,却几乎没有靠近过她。最靠近的时候,应该是点蜡烛的时候吧,我实在很难想象她会记得我的手表。”
“点蜡烛……是我多虑了吗?”
“应该是吧。”
今枝拿着听筒点点头。筱冢是个聪明人,既然他这么说,应该没有记错。
“真对不起,拜托你这种麻烦事。”筱冢向他道歉。
“哪里,这也是工作啊。再说,”今枝继续说,“我个人也对她产生了兴趣。不过请你不要误会,不是指我喜欢上她。我觉得,她背后似乎有些什么。”
“侦探的直觉?”
“唔,可以这么说。”
筱冢沉默下来,也许是在思考这种直觉的根据。片刻,他说:“那就麻烦你了。”
“我会好好调查。”今枝挂上电话。
8
两天后,今枝再度来到大阪。此行目的之一是约见一名女子,他上次在唐泽家附近调查时,碰巧听说了她。
“你如果是要问唐泽家小姐的事,元冈家的小姐可能知道。我听说她们都上过清华女子学园。”一家小面包皮店的老板告诉他。
今枝打听她的年龄,面包皮店老板大伤脑筋。“我想应该是和唐泽家小姐同年,不过不太确定。”
她叫元冈邦子,有时会光顾面包皮店。老板只知道她是与大型不动产公司签约合作的室内设计师。
回到东京后,今枝向那家不动产公司查询。经过好几道关卡,总算得以通过电话与元冈邦子取得联系。今枝声称自己是自由记者,正在为某女杂志进行采访。
“这次我想做一个专题报道,探讨名门女校毕业生创业的情况。哦到处打听毕业自东京和大阪两地的女校、目前正在职场上冲刺的杰出人物,有人向我推荐元冈小姐。”
元冈邦子在电话中发出意外的轻呼,谦虚地说“我算不上啦”之类的话,但听得出她并非全然否定。“到底是谁提起我呀?”
“很抱歉,我无法奉告,因为我答应保密。我想请教一下,元冈小姐是哪一年从清华女子学园毕业的?”
“我?一九八一年高中毕业。”
今枝内心暗自欢呼。一如他的期待,她和唐泽雪穗同届。
“这么说,您知道唐泽小姐了?”
“唐泽……唐泽雪穗小姐?”
“是的,是的。您知道她吧?”
“知道,不过我不和她同班。她怎么了?”元冈邦子的声音显得有些警惕。
“我也准备采访她,她目前在东京经营品店。”
“哦。”
“那么,”今枝一鼓作气道,“只要一小时就好,能不能请您拨冗见面?
希望能和您谈谈您现在的工作、生活方式等等。“
元冈邦子似乎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答应若是不影响工作就没有问题。
元冈邦子的工作地点位于距地铁御堂筋线本町站步行几分钟的地方,也就是俗称为“船场”的大阪市中心地带。这里不愧是以批发业、金融业聚集闻名,商业大楼林立。虽然人人都说泡沫经济已经破灭,但来往于人行道上的企业英仍脚步匆匆,
仿佛连一秒钟都舍不得费。
大楼第二十层是“Designmake”公司的办公室。今枝在地下一层的一家咖啡馆等候元冈邦子。
当玻璃挂钟指着下午一点五分时,一位穿着白色西装上衣的女子进来了。她戴着镜框稍大的眼镜,就女生而言,她身材相当高挑。这符合电话里听说的所有特征。她还有一双修长的腿,是个颇具魅力的美女。
今枝起身相迎,一边打招呼,一边递出印着自由记者头衔的名片,名字当然也是假的。然后,他拿出在东京购买的一盒点心,元冈邦子客气地收下了。她点了茶之后就座。
“对不起,在您百忙之中打扰。”
“哪里,倒是我真的有采访价值吗?”元冈邦子似有些无法释怀。她着关西口音。
“那当然,我想多采访各个行业的杰出女。”
“你所说的报道会用真名吗?”
“原则上是用假名,当然如果您希望以真名……”
“不不不,”她连忙摇手,“用假名就好。”
“那我们开始吧。”
今枝拿出纸笔,开始提出一些关于“名门女校校友创业情况”的问题。
这是他在搭新干线时构思的。元冈邦子不知就里,对每个问题都认真作答。
看着她这样,今枝总觉得过意不去,认为至少要认真进行采访,如顾客聘请室内设计师的优点、不动产公司因为她的努力而意外得到不少好处等等,和她的谈话至少也让他增加了些见闻。
大约三十分钟后,问题问完了。元冈邦子似乎也松了一口气,把茶端到唇边。
今枝正在盘算该何时提起唐泽雪穗的话题。前几天的电话已经预留伏笔,但他不能让话题显得不自然。
元冈邦子竞突然说道:“你说也要去采访唐泽小姐?”
“是的。”今枝回视对方的脸,心想被猜中心思了。
“你说她在经营品店?”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