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38章

更新时间:2016/07/14

 7
“集合一下。”
成田在七月的某一天召集了E组成员。窗外飘着梅雨时节特有的绵绵细雨。空调设定的温度很低,成田依旧把衬衫袖子卷到胳膊肘上。
“关于专家系统,系统开发部那边有了新信息。”确认组员到齐后,成田说。他手上拿着一份报告。“系统开发部认为,如果数据遭窃,应该是有人以不正当的手段侵入了专家系统。在持续调查后,终于在前几天发现了有人侵入的迹象。”
“真的是遭窃了?”比诚大三岁的前辈说。
“去年二月,好像有人利用公司内部的工作站,复制了整个生产技术专家系统。这么做通常会留下记录,但据说那份记录被改写了,所以以前才找不到。”组长降低音量说。
“那么,把数据带出去的,果然是我们公司的人了?”诚说话时也注意四周。
“应该是。”成田严肃地点点头,“系统开发部说待进一步调查后,才会决定要不要报警。不过,虽然查出这件事,还是无法确认那个上市的专家系统是不是抄袭我们的,这件事必须审慎调查。但是,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可能已经提高了。”
“请问……”新进职员山野举手发问,“不一定是公司的人吧?只要趁假日潜进公司,作工作站终端机就可以了。”
“还要有用户名和密码啊。”
“其实,关于这一点,”成田把声音压得更低了,“山野提的这个问题,系统开发部也考虑过了。下手的人一定相当通电脑,否则想得手也很难。坦白说,这是专业人士搞的鬼,所以可能有两种,一种就是公司有内,另一种就是人家通过某
种关系,取得了某人的用户名和密码。我想大家都没有认清这两组记号的重要,我也一样。别人或许就是看准了这个漏洞。

诚摸摸放在长裤后口袋的钱包皮,他把工作证放在钱包皮里,使用工作站终端机需要的用户名和密码,就抄在工作证背面。
“不要把这两组记号放在别人看得到的地方。”诚想起拿到密码时曾被如此叮咛过。他想,最好赶快擦掉。
“哦,原来东西电装也发生了这种事。”千都留端着装了咖啡的纸杯,颇感兴趣地点头。
“听你这么说,别的公司也发生了?”诚问。
“最近很多呀,尤其以后的时代,信息就是金钱。现在不管哪家公司,都改用电脑来储存数据,这对想偷数据的人来说,真是正中下怀。因为以前的数据是数量庞大的文件,现在全都装在一张磁盘里,再加上只要作几下键盘,就能找到自己需要
的部分。”
“是。”
“东西电装现在用的基本上只是公司的内部网络吧?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可以与外部网络联机,这样心怀不轨的人便能从外部侵入,可能会发生更严重的案件。在美国,好几年前就开始发生这种事了。他们把擅自侵入别人电脑搞恶作剧的人称为
黑客。”
“哦?”
千都留毕竟待过各种不同的公司,这方面的知识非常丰富。仔细想想,将诚公司里的专利数据从微型胶卷改存入计算机的正是她。
时间接近下午五点,诚把空纸杯扔进一旁的垃圾筒。老鹰高尔夫球练习场的大厅仍有许多客人排队等候。诚和千都留始终没找到空位,只好靠墙站着聊天。
“对了,后来你练习切球了吗?”诚把话题转移到高尔夫球。
千都留摇摇头。“没时间。高宫先生呢?”
“我也一样,上星期上过课之后就没碰过球杆。”
“可高宫先生很厉害呀,明明是我先学的,现在你却已经在学更高级的课程了。运动神经好就是不一样。”
“只是刚好抓到了要领。学得稍慢的,最后反而可能打得更好。”
“你是在安慰我吗?听起来可不怎么让人高兴。”虽然这么说,千都留却笑得很开心。
诚上高尔夫球课已经快满三个月了。他一次都没有缺席。高尔夫球固然比他想象中有趣,能够见到千都留的喜悦更数倍于此。
“练习结束后去哪里?”诚问。上完课一起用餐已成为两人的习惯。
“哪里都行。”
“好久没吃意大利菜了,去吃吧。”
“嗯。”千都留应声点头,露出撒娇般的表情。
“我说啊,”诚稍稍留意四周,小声说,“下次我们另找时间出来见面吧。偶尔也想不必在意时间,好好聊聊。”他有把握,她不会拒绝,关键在于是否会犹豫。毕竟在其他日子碰面,意义完全不同于高尔夫球课后一同用餐。
“可以呀。”千都留爽快地回答。也许她是故意表现得很爽快,但她的口气并没有任何不自然,嘴角也保持着笑容。
“那么,等我定好日期跟你联系。”
“嗯。如果早点说,我可以调整一下工作。”
“知道了。”
仅仅是这段短短的对答便让诚激动不已,感觉自己往前跨越了一大步。
8
与千都留约会的日子定于七月第三个星期五,因为次日是周末,不必急着回家,而且千都留说她那天可以早点离开公司。
还有一件更方便的事。从星期四起,雪穗便要前往意大利大约一个星期,不过不是去旅行,而是采购。每隔几个月,她便会去一趟意大利。
雪穗出发的前一天,也就是星期三晚上,诚回到家,雪穗在客厅摊开行李箱,为旅行作准备。
“你回来了。”她说,但并没有看他,而是面向桌上打开的记事本。
“晚餐呢?”诚问。
“我做好了油烩饭,随便吃吧,你一看就知道。我现在不太方便。”说这些话的时候,雪穗仍没有看丈夫。
诚默默进了卧室,换上T恤与运动裤。
他觉得最近雪穗变了。不久之前,对于无法把诚照料得无微不至,她会流着泪反省,而现在却叫他“随便吃”,说起话来语气也很冷淡。
定是事业上的得意所产生的自信,以致表现在态度上。但是,诚认为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也不再要求了。以前一有什么不满
,他立刻火冒三丈,但现在连大声说话的情绪都没有,他只求每天平安度过。诚自我分析,认为他与三泽千都留的重逢改变了一切。自那天起,他不再关心雪穗,也不再渴望她的关心了。所谓情淡意弛恐怕就是这种情形。
诚一回到客厅,雪穗便说:“啊,对了。今晚我叫夏美来我们家过夜,这样明天我们一起出门更方便些。”
“夏美?”
“你没见过?从开张就在店里工作的女孩呀,我这次和她一起去。”
“哦,你让她睡哪里?”
“我已经整理好小房间了。”
你什么都先斩后奏!诚忍住这句刻薄的话。
夏美在十点多到达,她二十出头,五官清秀。
“夏美,你该不会打算这身打扮去吧?”看到夏美穿着红色T恤和牛仔裤,雪穗问。
“我明天才换成套装,这身衣服就收进行李箱。”
“T恤和牛仔裤都不需要,我们不是去玩,不用带去。”雪穗的声音很严厉,诚从未听过她用这种语气说话。
“是……”夏美小声回答。
她们在客厅讨论起来,诚去冲澡。等他从浴室里出来,客厅已空无一人,她们似乎转移了阵地。
诚从客厅的橱柜中取出玻璃杯和苏格兰威士忌,用冰块调了一杯,坐在电视机前啜饮。他不太喜欢啤酒,想独自小酌时,一定会喝加冰的苏格兰威士忌。这也是他每晚的享受。
门开了,雪穗进来。诚没有看她,眼睛盯住体育新闻。“老公,”雪穗说,“把电视的声音关小一点,夏美会睡不着。”
“那个房间听不到吧。”
“听得到。正因为听得到,才请你把音量调小。”
这种说法很冲。诚听了很不高兴,但仍默默拿起遥控器,降低音量。
雪穗依然站着。诚感觉得到她的目光,也察觉到她似乎有话想说。是三泽千都留的事吗?诚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但不可能。
雪穗叹了口气,“真羡慕你。”
“啊?”他转头看她,“什么?”
“因为你每天可以这样过呀,喝你的酒,看你的职棒报道……”
“这有什么不对?”
“没有说你不对,只是说很羡慕。”雪穗掉头走向卧室。
“别走,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说什么?有话就直说!”
“声音不要这么大,会被听到。”雪穗皱起眉头。
“是你找我吵的。我问你,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有……”说完,雪穗转身面对诚,“我是在想,你难道没有梦想、没有抱负、不求上进吗?难道你打算就这样放弃一切努力,不再磨炼自己,每天就这样无所事事地年华老去?我只是这样想。”
诚的神经很难不受到这几句话的刺激,他陡然间感到全身发热。“你是想说,你有抱负,又求上进?你也不过是在装女强人的样子!”
“我可是认真在做。”
“店是谁的?那是我买给你的!”
“我们付了房租呀,而且,你不是用卖掉家里地产的钱买的吗?有什么好骄傲的!”
诚站起来,瞪着雪穗,她还以凌厉的眼神。“我要睡了,明天还要早起。”她说,“你最好也早点睡,酒别喝过头了。”
“不用你管。”
“晚安。”雪穗一边的眉毛挑了一下,消失在卧室里。
诚在沙发上坐下,抓住酒瓶,往只剩一小块冰的酒杯里猛倒。他喝了一大口,味道比平常辛辣。
一醒来,诚便感到一阵剧烈的头痛。他皱着眉头,视线模糊的眼睛,看到了雪穗坐在梳妆台前化妆的背影。他看看闹钟,差不多该起床了,身体却像铅一样重。
他想和雪穗说话,却想不出该说些什么。不知为何,她的身影感觉非常遥远。但一看到她映在镜中的面孔,他不禁觉得奇怪,因为她一只眼睛上戴着眼罩。
“你那是怎么了?”他问。
涂完口红、正在整理化妆包皮的雪穗停下手上的动作。“什么怎么了?”
“你的左眼,为什么戴着眼罩?”
雪穗缓缓转过身来,像能剧面具一般面无表情。“因为昨晚那件事。”
“哪件事?”
“你不记得了?”
诚没说话,努力想唤起昨晚的记忆。他和雪穗吵了几句,然后多喝了一点酒。到此时他都还记得,但之后发生了什么却想不起来,只恍恍惚惚记得非常困倦。但那之后他完全没了印象,头痛也让他无法回想。
“我做了什么?”诚问。
“昨天晚上我睡了之后,你突然掀开我的被子……”雪穗咽了一口唾沫才继续,“不知道吼了什么,就动手打我。”
“什么?”诚睁大了眼睛,“我没有!”
“你吼着,就动手了。我的脑袋、我的脸……才会变成这样。”
“我完全……没印象了。”
“也难怪,你好像醉了。”雪穗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门口。
“等等,”诚叫住她,“我真的不记得了。”
“是吗?我却忘不了。”
“雪穗,”他试图调整呼吸,脑中一片混乱,“如果我动了手,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雪穗站着俯视他片刻,说:“我下星期六回来。”说完便开门离去。
诚倒回床上,凝视着天花板,试着再度回忆。但他仍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9
千都留手上的平底玻璃酒杯里,冰块叮当作响。她的眼睛下缘有些泛红。“今天真的很开心,聊了这么多,又吃了好吃的东西。”她像唱歌一般缓缓地左右晃动脑袋。
“我也开心极了,好久没这么痛快了。”诚一只胳膊肘架在吧台上,身体朝向她,“这都要感谢你,今天真的要谢谢你陪我。”这句话要是被别人听见,不免令人脸红,所幸服务员并不在旁边。
他们在赤坂的某家酒店。在法国餐厅用餐后,两人来到这里。
“应该道谢的是我,总觉得这几年来的郁闷一下子全烟消云散了。”
“你有什么郁闷的事?”
“当然喽,人家也是有很多烦恼的。”说着,千都留喝了一口“新加坡司令”。
“我啊,”诚摇着装了芝华士的玻璃杯说,“能遇见你真的很高兴,甚至想感谢上天。”
这句话可以解释为大胆的告白,千都留微笑着,微微垂下眼睛。
“有件事我要向你坦白。”
一听他这么说,千都留抬起头来,眼睛有些湿润。
“大约三年前,我结婚了。但事实上,在结婚典礼前一天,我作了一个重大决定,到某个地方去了一趟。”
千都留偏着头,笑容从她脸上消失了。
“我要告诉你此事的经过。”
“好的。”
“但是,”他说,“要在我们两人独处的地方。”
她似乎吃了一惊,睁大了眼睛。诚把右手伸到她面前摊开,手心里是一把酒店的房门钥匙。
千都留低着头,默不作声。诚十分明白她心中正激烈斗争。
“我刚才说的某个地方,”他说,“就是公园美景,那天晚上你预订的那家酒店。”
她再度抬起头来,这次,她的眼圈红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