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29章

更新时间:2016/07/14

  6
参加三泽千都留等人的欢送会后,高宫诚回到成城的老家。
家里目前住着母亲赖子与外公外婆。已去世的父亲是赘婿,赖子才是代代均为资本家的高宫家嫡系传人。
“只剩两天了,明天可够忙的,得上美容院,还得去取定做的首饰。得起个大早才行。”赖子在古色古香的餐桌上摊开报纸,削着苹果皮说。
诚坐在她对面,假装看杂志,其实在注意时间。他准备十一点打电话。
“要结婚的是诚,你打扮得再美又有什么用。”沙发里的外公仁一郎说。他面前摆着西洋棋盘,左手握着烟斗。年过八旬的他走起路来背脊仍挺得笔直,声音也很洪亮。
“可是,参加孩子婚礼的机会,这辈子就这么一次,稍微打扮一下有什么关系,对不对?”
最后那句是朝坐在仁一郎对面织毛线的文子问的。娇小的外婆默默地微笑。
外公的西洋棋、外婆的毛线,以及母亲朝气蓬勃的话音,自诚的孩提时代,这些便构成这个家独特的世界,即使他后天就要结婚,今晚这一切仍旧没有改变。他深这个家不变的一切。
“不过,没想到诚要娶媳妇啦,那就表示我真的是个糟老头子了。”仁一郎颇有感触地说。
“我是觉得,要结婚,他们两个都太小了,不过都交往四年了,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说着,赖子看看诚。
“雪穗那孩子非常好,这样我也放心了。”文子说。
“嗯,那孩子好,年纪虽轻,却很懂事。”
“我也是,从诚第一次带她到家里,我就很喜欢她。教得好的女孩儿家果然不一样。”赖子把切好的苹果装盘。
诚想起第一次带雪穗见赖子他们的情景。赖子首先便对她的容貌十分欣赏,接着对她与养母两人相依为命的境遇感到同情,后来知道养母不但教导雪穗大小家事,甚至指导她茶道、花道,更是佩服不已。
吃了两片苹果,诚站起来,快十一点了。“我上楼了。”
“明晚要跟雪穗她们吃饭,可别忘了。”赖子突然说。
“吃饭?”
“雪穗和她明晚不是住酒店吗?我打了电话过去,问她们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干吗自作主张啊?”诚的声音提高了。
“哎哟,不行吗?反正你明晚本来就要跟雪穗碰面嘛。”
“……几点开始?”
“我预约了七点,那家酒店的法国菜可是出了名的。”
诚一语不发地离开客厅,爬上楼梯,走向自己的房间。
除了最近刚买的衣服,所有东西几乎都原封不动地留在这里。诚坐在学生时代便用的书桌前,拿起桌上电话的听筒。这是他的专线电话,现在依然保持通话状态。
看着贴在墙上的号码,他按下按键式电话的数字键。响了两声,电话接通了。
“喂。”听筒传来冷淡的声音,对方可能正听着古典音乐以消除工作的疲惫。
“筱冢?是我。”
“哦,”声调变高了些,“怎么?”
“现在方便吗?”
“方便。”筱冢一个人住在四谷。
“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多半会吓到你,你要沉住气,听我说。”
这几句话似乎让筱冢猜到了接下来的谈话内容,他并未立刻回应,诚也保持沉默,耳边只听到电话的噪声。这时,诚想起大约三个月前,通话质量变差了,不容易听清对方的声音。
“上次那件事的后续?”筱冢总算开口问道。
“对,就是那件事。”
“哈!”听筒里传来轻笑声,但是,恐怕并非真笑。“后天就是你的婚礼了吧?”
“上次是你说,即使是前一天,你也会取消。”
“我是说过。”筱冢的呼吸有点乱了,“你是认真的?”
“对。”诚咽了一口口水才继续说,“明天,我想向她表明心意。”
“就是那位派遣人员,姓三泽的?”
“嗯。”
“表明之后呢?向她求婚?”
“我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把心情告诉她,也想知道她的心意。就这样。”
“如果她说对你没意思呢?”
“那就一切到此为止。”
“然后你准备第二天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跟唐泽举行婚礼?”
“我知道这样很卑鄙。”
“不会,”筱冢顿了顿才说,“我想,这一点心机确实不能少。最重要的是选择你不会后悔的路。”
“你这么一说,我觉得稍微轻松一点了。”
“问题是,”筱冢压低声音,“如果那女孩也喜欢你,你怎么办?”
“到时候……”
“抛开一切?”
“是。”
耳边听到呼的一声叹息。“高宫,这可不是一桩小事。你明白吗?这会给多少人带来麻烦,会伤多少人的心?别的不说,唐泽会有什么感受……”
“我会补偿她,尽我所能。”
双方再度陷入沉默,只有噪声在电话线之间来去。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一定是痛下决心了,我不再说什么。”
“抱歉,让你担心了。”
“你不用对我觉得过意不去,反倒是你,看来,后天可能会有一场大騷动。连我都忍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我也是,没法不紧张。”
“也难怪。”
“对了,我有件事想拜托你,明晚有空吗?”
7
决定命运的那一天从早上便陰沉沉的,好像随时都会下雨。诚较晚才吃早餐,然后在自己的房间里呆望着天空。昨晚没睡好,他头痛得很厉害。他思索着如何联系上三泽千都留。他知道她今晚将下榻品川的酒店,所以,迫不得已时,可以直接到酒
店找她,但他希望尽可能在白天见到她,向她表白。
但他找不出方法。他们没有私下往来,他既不知道她的电话,也不知道住址。她是派遣人员,公司的通讯簿上自然不会有她的名字。
科长或主任也许知道,但该怎么开口询问?更何况,他们不见得会将通讯簿放在家里。
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到公司去直接查。今天虽然是星期六,公司加班的同事应该不少。即使他到办公室找东西,也不必担心有人起疑。
诚暗道事不宜迟,从椅子上站起,玄关的门铃忽然响了。他立即产生不祥的预感。
大约一分钟后,他证实了自己的直觉果然准确。房间外传来有人上楼的声音,像穿着拖鞋走路的独特脚步声,应该是赖子。
“诚,雪穗来了。”赖子在门外说。
“她来了?我马上下去。”
雪穗正在客厅和赖子、外公、外婆喝红茶。她今天穿着深棕色套装。
“雪穗带来了蛋糕,来一块?”赖子问道,看来心情甚佳。
“不了。呃,你怎么会来?”诚看着雪穗问。
“我漏买了好几样旅行用品,想请你陪我去买。”她像唱歌般地说,一双杏眼发出宝石般闪耀的光辉。她已经露出新的表情了,这么一想,让诚觉得心中很痛。
“哦……那,该怎么办呢?我有点事要去公司一趟。”
“什么!都这时候了!”赖子双眉紧锁,“结婚前还叫人去上班,你们公司有毛病啊?”
“不是,也算不上是工作,只是想看一下资料。”
“那么,买东西时顺道去吧?”雪穗说,“不过,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进公司?你不是说过,假日的时候不必穿制服,非公司职员也可以自由进出。”
“嗯,是可以……”诚内心彷徨不安,他全未料到雪穗会这么建议。
“工作狂真讨人厌。”赖子扁扁嘴,“家庭和工作,哪一个重要?”
“好,反正也不急,我今天就不去公司了。”
“真的?我无所谓呀。”雪穗说。
“嗯,不去了,没关系。”诚对着未婚妻笑,心里盘算着晚上直接到饭店找三泽千都留。
他说声“我去换衣服”,要雪穗等候,然后回到房间,立刻打电话给筱冢。“我是高宫。那件事没问题吧?”
“嗯,我九点准时到。你呢?跟她联系上了?”
“还没,我还是找不到她的联系方式。更麻烦的是我现在要陪雪穗去买东西。”
筱冢在电话那头叹气。“光听着我都替你觉得累。”
“抱歉,要你替我做这种事。”
“没办法啊,那就九点。”
“麻烦了。”
挂断电话,换好衣服,诚打开门,猛见雪穗就站在走廊上。他不禁吓了一跳。她双手放在背后,靠墙凝视着他,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看起来和平常的微笑似乎有所不同。“你好慢,我过来看看。”她说。
“抱歉,我在选衣服。”
正当他准备下楼,雪穗从背后问道:“那件事是什么事?”
诚差点一脚踩空。“你听我说话?”
“是声音自己传出来的。”
“哦……是工作上的事。”他走下楼梯,生怕她继续追问,好在她没再开口。
他们在银座购物,继三越、松屋等著名百货公司后,又走进名牌专卖店。
说是要买旅行用品,但诚看雪穗并无意买东西。他指出这一点,她耸耸肩,吐了吐舌头。“其实我只是想好好约个会。因为,今天是我们单身的最后一天呀,可以吧?”
诚轻叹口气,他总不能说不行。望着雪穗逛街的开心模样,他回想起他们在一起的四年时光,重新审视自己对她的感情。
是啊,因为喜欢她,才会交往到现在。但是,决心结婚的直接原因是什么?是对她深厚的情吗?很遗憾,或许并非如此,他想。他是在两年前开始认真考虑结婚的,因为那时发生了一件意外。
一天早上,雪穗约他在东京一家小商务酒店见面。后来他才知道,她为什么在那里投宿。
雪穗以前所未见的严肃表情等候着他。
“我想让你看看这个。”说着,她往桌上一指。那里竖着一根透明的管子,长度大约只有香烟的一半,里面装了少量液体。“不要碰,从上面看。”她加了一句。
诚照她所言往下看,看到管底有两个小小的同心圆。他把看到的情形说出来,雪穗便默默地递给他一张纸。那是验孕器的说明书,上面说明若出现同心圆,便代表检验结果为陽
“说明书说要检查早上起床后第一道尿液。我想要让你看看结果,才来这里住的。”雪穗说,听得出她本已确信自己怀孕了。
诚的脸色想必极为难看,雪穗却开朗地说:“放心吧,我不会生下来,医院我也自己去。”
“真的?”诚问。
“嗯,因为现在还不能生孩子吧?”
坦白说,听到雪穗的话,诚忐忑不安的心才放了下来。自己即将成为父亲,这种事他连想都没想过,自然也没有心理准备。
正如雪穗所说,她单独上医院,悄悄接受了堕胎手术。那段时期,大约有一个星期没有看见她,后来她的举止和之前一样开朗。她绝口不提孩子的事,即使他想开口询问,她也立刻察觉,总是抢先摇头说:“什么都别再说了,我没事,真的。”
因为这件事,诚开始认真考虑和她的婚事,他认为这是男人的责任。
然而,诚现在却认为,当时自己是不是忘了更重要的事……
8
喝着餐后的咖啡,诚看看手表,已经九点多了。
高宫家与唐泽家七点开始的聚餐,从头到尾几乎全是赖子在说话,雪穗的养母唐泽礼子始终面带宽容的笑容扮演听众的角色。礼子是一位高雅的女士,她的高雅来自于理。一想到明天也许会辜负她,诚不由得内疚。
离开餐厅时大约是九点十五分。这时,赖子一如诚所预料地提议,时间还早,不妨去酒吧坐坐。
“酒吧人一定很多,去一楼大厅吧。那里一样可以喝酒。”
唐泽礼子首先赞成诚的意见,她似乎不擅饮酒。
一行人搭乘电梯来到一楼,诚看看钟,已过了九点二十分。四个人进入大厅时,背后传来“高宫”的叫声,诚回头,筱冢正向他走来。
“嘿?”诚故作惊讶。
“你怎么这么慢?我还以为计划中止了。”筱冢小声说。
“晚餐拖太久了,不过,你来得正好。”
假装交谈几句后,诚回到雪穗等人身边。“永明大学毕业的校友就在这附近聚会,我去露个脸。”
“何必在这时候去呢?”赖子显然很不高兴。
“有什么关系呢?和朋友之间的来往也很重要。”唐泽礼子说。
“不好意思。”诚向她低头道歉。
“要尽可能早点回来哦。”雪穗看着他的眼睛说。
“嗯。”诚点点头。
一离开大厅,诚便和筱冢冲出酒店。值得庆幸的,是筱冢开来了车保时捷。
“要是超速被抓,罚款可要你付。”说完,筱冢立刻发动。
公园美景酒店距品川车站五分钟路程。接近十点时,诚在酒店大门前下车。
他直奔前台,说要找在此住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