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28章

更新时间:2016/07/14

 4
翌日晚上七点,高宫诚来到新宿车站大楼的某家咖啡馆。
邻桌两个关西口音的男子正大声谈论棒球,话题当然是阪神老虎队。这支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的球队今年却让所有专家跌破眼镜,优胜竟已唾手可得。这难能可贵的佳话似乎大大地鼓舞了关西人。在诚的公司,向来不敢声张自己是阪神球迷的部长
突然成立临时球迷俱乐部,几乎每天下班都去喝酒狂欢。这股热潮短期内势必不会消退,使身为巨人队球迷的诚感到不胜其烦。
但关西口音倒是令人怀念。他的母校永明大学位于大阪,大学四年,他都独自住在位于千里的公寓。他喝了两口咖啡,等待的人出现了。穿着灰色西装的身影潇洒利落,十足一个职场英。
“再过两个星期就要告别单身,心境如何啊?”筱冢一成不怀好意地笑着,坐在对面的位子上。女服务生过来招呼,他点了意式咖啡。
“不好意思,突然把你叫出来。”诚说。
“没关系,星期一比较闲。”筱冢跷起修长的腿。
他俩念同一所大学,也双双参加社交舞社。筱冢是社长,诚是副社长。想学社交舞的大学生家境多半颇为富裕。筱冢出身豪门,伯父是大制药公司的老板,老家在神户。他现在来到东京,在该公司的业务部任职。
“你应该比我更忙吧?有很多事情要准备。”筱冢说。
“是啊,昨天家具和电器送到公寓。我准备今晚自己先过去住。”
“这么说,你的新居差不多就绪了。就只差新喽。”
“她的东西下星期六就会搬进去。”
“啊,时候终于到了。”
“是啊。”诚移开视线,把咖啡杯端到嘴边。筱冢的笑容显得那么耀眼。
“你要找我谈什么?昨天听你在电话上说的好像很严重,我有点担心。”
“嗯……”
昨晚诚回家之后打电话给筱冢。可能因为他说有事不方便在电话里谈,筱冢才会担心。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你该不会现在才说你舍不得单身生活吧?”说着,筱冢笑了。
他在开玩笑。但是,此刻的诚,却连说几句俏皮话来配合这个笑话的心情都没有。就某种角度而言,这个笑话的确一语中的。
筱冢似乎从诚的表情看出端倪,他蹙起眉头,把上半身凑过来:“哎,高宫……”
这时,女服务生送来了咖啡。筱冢身体稍稍离桌子,眼睛却紧盯着诚不放。
女服务生一离开,筱冢也不碰咖啡杯,再度问道:“你在开玩笑,是吧?”
“老实说,我很迷惘。”诚双手抱胸,迎向好友的眼神。
筱冢瞪大了眼睛,嘴巴半开,然后像提防什么般张望了一番,再度凝视着诚。“这个时候了,你还迷惘什么?”
“就是,”诚决定开诚布公,“我不知道该不该就这样结婚。”
一听这话,筱冢的表情定住了,双眼在诚的脸上打量,接着缓缓点头。“别担心。我听说过,大多数男人结婚前都想临阵脱逃,因为突然感觉有家室的负担和拘束就要成真了。别担心,不是只有你这样。”
看样子,筱冢净往好的方面想了。但诚不得不摇头。“很遗憾,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
筱冢问了这个理所当然的问题,诚却无法直视他的眼睛。他感到不安,如果把现在的心情老实告诉筱冢,他会多么瞧不起自己?但是,除了筱冢,实在无人可以商量。他猛喝玻璃杯里的水。“其实,我有了其他喜欢的人。”
他决定豁出去了。
筱冢没有立刻反应,表情也没变。诚以为,也许他说得不够明白,他准备再说一次,便吸一口气。
就在这时,筱冢开口了:“哪里的女人?”他严肃地直视着诚。
“现在在我们公司。”
“现在?”
诚把三泽千都留的情况告诉一脸不解的筱冢。筱冢的公司也雇用了人才派遣公司的人,他一听便知。
“这么说,你和她只有工作上的接触,并未私下见面什么的,嗯?”筱冢问。
“以我现在的处境,不能和她约会。”
“那当然。可这样你并不知道她对你的感觉了。”
“是。”
“既然这样,”筱冢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最好把她忘了吧。在我看来,你只是一时意乱情迷。”
诚对好友的话报以淡淡一笑。“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如果我是你,大概也会说同样的话。”
“啊,抱歉。”筱冢好像发现了什么,连忙道歉,“如果只是这样,不用我说你自然也明白。你就是因为无法控制感情,烦恼不已,才找我商量。”
“我自己知道,我脑袋里想的事有多荒唐。”
筱冢附和般点点头,喝了一口有点变凉的咖啡。“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意她?”
“哦。”诚稍微想了想,答道,“今年四月吧,从我第一次见到她开始。”
“半年前?你怎么不早点采取行动?”筱冢的声音里有些不耐。
“没办法,那时结婚场地已经预约好了,下聘的日子也定了。不,先别说那些,连我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有那种感情。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也以为只是一时意乱情迷,要自己赶快甩开那份莫名其妙的感情。”
“可直到今天都甩不掉,啊?”筱冢叹了口气,伸手抓了抓头,学生时代曾略加整烫的头发如今理得很短,“只剩两个星期了,竞冒出这种麻烦事。”
“抱歉,能够商量这种事的人只有你了。”
“我无所谓,”嘴上这么说,但筱冢仍皱着眉头,“可问题是你并不知道她的心意,你连她怎么看待你都不知道吧?”
“当然。”
“这样……关键看你现在怎么想。”
“我不知道该不该抱着这样的心情结婚,说得更直白一点,我并不想在这种状态下举行婚礼。”
“你的心情我明白,虽然我没经验。”筱冢又叹了口气,“那,唐泽呢?你对她又怎样?不喜欢了?”
“不,不是。我对她的感情还是……”
“只不过不是百分之百了?”
被筱冢这么一说,诚无言以对。他把玻璃杯里剩下的水喝光。
“我不好说什么不负责任的话,但我觉得,以你现在的状况结婚,对你们两个都不太好。当然,我是说你和唐泽。”
“筱冢,如果是你,会怎么做?”
“要是我,一旦婚事定了下来,就尽可能不和别的女人打照面。”
听此一说,诚笑了。不用说,他的笑容并非发自内心。
“就算这样,万一我在结婚前有了喜欢的人,”筱冢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抬眼向上,再度看着诚,“我会先把婚礼取消。

“即使只剩两周?”
“只剩一天也一样。”
诚陷入沉默,好友的话很有分量。
为缓和气氛,筱冢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笑。“事不关己,我才能说得这么毒。我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再说,这跟感情深浅也有关系,我并不知道你对那女孩的感情有多深。”
对于好友的话,诚重重点头。“我会作为参考。”
“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同,无论你得出什么结论,我都没有异议。”
“等结论出来,我会向你报告。”
“你想到再说吧。”筱冢笑了。
5
手绘地图上标示的大楼就在新宿伊势丹旁边,三楼挂着乡土居酒屋的招牌。
“既然要请,不会找好一点的地方啊?”进了电梯,朱美愤愤不平。
“没办法,欧吉桑主办的嘛。”
听到千都留的话,朱美一脸不耐烦地点头说道:“哼!”
店门入口处装有自动式的和式格子门。还不到七点,就听得到喝醉的客人大声喧闹。隔着门,可以看到摘下领带的上班族。
千都留她们一进去,便听到有人喊:“喂!这边这边!”一千人都是东西电装专利部的熟面孔。他们占据了几张桌子,好
几个已经喝得满脸通红。
“要是敢叫我倒酒,老立刻翻桌走人。”朱美在千都留耳边悄声说。事实上,她们不管去哪家公司,聚餐场合都经常被迫倒酒。
千都留猜想,今天应该不至于,再怎么说,这是她们的欢送会。
一群人照例说着告别的话,干了杯。千都留看开了,把这当作工作的一部分,露出亲切的笑容,心想散会时一定得提高警觉。非礼公司女同事,事情要是闹开来会很难堪,但对方若是派遣人员便无此后患。有这种想法的男人出乎意料地多,这一点
千都留是凭过去经验知道的。
高宫诚坐在她斜对面,偶尔把菜送进口中,用中杯喝啤酒。平常话就不多的他,今天只被当作听众。
千都留感觉到他的视线不时投射在自己身上,她朝他看去,他便移开目光,她有这种感觉。不会吧,你想太多了。千都留告诫自己。
不知不觉间,话题转到朱美的婚事。有点醉意的主任开起老掉牙的玩笑,说什么很多男同事都想追朱美。
“在如此动荡的一年结婚,未来真令人担心。要是生了男孩,我一定要取名为虎男,让他沾沾阪神老虎队的光。”朱美大概也醉了,说这些话取悦大家。
“说到这里,听说高宫先生也要结婚了,对不对?”千都留问,特别留意不让声音听起来不自然。
“嗯,是啊……”高宫似乎有些不知如何作答。
“就是后天了,后天。”坐在千都留对面一个姓成田的男子,拍着高宫诚的肩膀说,“后天,这家伙多彩多姿的单身生活就要结束了。”
“恭喜恭喜。”
“谢谢。”高宫小声回答。
“他啊,不管哪一方面都得天独厚,完全不需要恭喜他。”成田说起话来舌头有点不灵光。
“哪里啊?”高宫虽然露出困扰的表情,仍然保持笑容。
“就是就是,你命实在太好了。嘿,三泽小姐,你听听,他明明比我小两岁,却已有了自己的房子。这种事有天理吗?”
“那不是我的。”
“怎么不是,那间公寓不必付房租吧?那不叫你的房子叫什么?”成田说得唾沫横飞,就是不放过高宫。
“那是我的房子,我只是借住,跟食客没两样。”
“听到没有?他有房子。你不觉得他命很好吗?”成田一边征求千都留的同意,一边往自己的酒杯倒酒。一口气喝干后,又继续说:“而且啊,平常人家说的公寓,都是指两居或三居的,他可不是,他家有一整栋公寓,他分到其中一套。这种事有天理吗?”
“前辈,放过我吧。”
“不行,天理不容啊!还没完哩!这家伙要娶的老婆,还是个大美人。”
“成田前辈。”高宫露出全无招架之力的表情。为了让成田闭嘴,他往成田的酒杯中倒酒。
“那么漂亮呀?”千都留问成田,这正是她感兴趣的地方。
“漂亮,漂亮!漂亮得可以去当女明星了。而且,连茶道、花道什么的都会,对不对?”成田问高宫。
“呃,还好。”
“厉害吧?英文还溜得很咧。可恶!为什么你这家伙就这么走运!”
“好了,成田,你就等着看吧,人不会一直走运。不久好运也会找上你的。”坐在边上的科长说。
“哦,会吗?什么时候?”
“我看,大概下世纪中吧。”
“五十年以后的事,到时候我是不是还活着都不知道呢。”
成田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千都留也笑了,偷眼看高宫,一瞬间两人目光相撞。千都留觉得他好像想说些什么,但这一定也是错觉。
欢送会在九点结束,离开店时,千都留叫住高宫。“这是结婚礼物。”她从包皮里取出一个小包皮裹,是她昨天下班后买的,“今天本来想在公司里拿给你的,但没有机会。”
“这……你不用破费。”他打开包皮装,里面是条蓝色手帕,“谢谢你,我会好好珍惜。”
“这半年来多谢你了。”她双手在身前并拢,低头行礼。
“我什么都没做啊。倒是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想暂时回老家休息一阵,后天回札幌。”
“哦……”他点点头,收起手帕。
“高宫先生是在赤坂的酒店举行婚礼吧?那时我大概已经在北海道了。”
“你一早出发?”
“明晚我准备去住品川的酒店,想早一点出发。”
“哪家?”
“公园美景。”
高富闻言似乎还想说什么,但这时入口传来叫声:“哎,你们在干什么?大家都已经下去了。”
高宫稍稍举手,迈开脚步。千都留跟在他身后,想,以后再没机会看他的背影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