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22章

更新时间:2016/07/14

 5
星期一早上,江利子来到阶梯教室,先就座的雪穗一看到她,便睁大了眼睛,表情顿时冻结,似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了?”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声音难得有点走调。
“发生了很多事。”江利子在雪穗身边坐下。几个认得她的学生也满脸惊讶地朝她这边看。感觉真好。
“头发什么时候剪的?”
“星期五,那个雨天。”
江利子把那天的事告诉雪穗。向来冷静的雪穗一直露出惊讶的表情,但不久,惊讶就变成笑容。“那不是很棒吗?筱冢学长果然看上了你。”
“是吗?”江利子用指尖拨弄侧面剪短的头发。
“然后你们星期六去了哪里?”
“星期六……”
星期六下午,筱冢一成带江利子去了高级名牌的品店。他熟门熟路地走进,和那家美容院一样,向一名看似店长的女子表示希望帮江利子找适合的衣服。着装高雅的店长闻言便铆足了劲,命年轻店员拿出一件又一件衣服,试衣间完全被江利子独
占了。
知道目的地是品店时,江利子心想买一件成熟的衣服也不错,但当她看到穿在身上的衣服的标价,不禁大惊失色。她身上根本没带那么多钱,即使有,也不敢为几件衣服花上那么一大笔。
江利子悄悄将这件事告诉一成,他却满不在乎地说:“没关系,我送你。”
“那怎么可以,这么贵的东西!”
“男人说要送的时候,你不客气地收下就好。你不必担心,我不求回报,只是想让你穿得体的衣服。”
“可是,昨天美容院的钱也是学长出的……”
“因为我一时兴起,剪掉了你心的秀发,付钱理所当然。再说,这一切也是为了我自己。带在身边的女孩,顶着不适合的圣子头,穿得像个保险业务员,我可受不了。”
“平常的我有这么糟糕啊……”
“坦白说,的确有。”
听一成这么说,江利子感到无地自容,她向来认为自己在打扮上也颇为用心。
“你现在正要开始结茧,”筱冢一成站在试衣间旁边说,“连你也不知道自己会变得多美。而我,想为你结茧尽一点力。

“等我破茧而出,可能没有什么改变……”
“不可能,我保证。”他把新衣服塞给她,拉上试衣间的门帘。
那天他们买了一件连衣裙。虽然一成要她多买几件,但她不能仗着他的好意占便宜。连这件裙子,她都为回家后该怎么向母亲解释而苦恼。因为前一天的美容院变身,已经让母亲大吃一惊了。
“就说是在大学里的二手拍卖会买的。”一成笑着建议,然后又加上一句,“不过,真的很好看,像女明星一样。”
“哪有!”江利子红着脸照镜子,但心里也有几分赞同……
听完,雪穗惊叹地摇摇头。“简直像真人版灰姑,我太惊讶了,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自己也觉得好像在做梦。忍不住会怀疑,真的可以接受学长的好意吗?”
“可是江利子,你喜欢筱冢学长吗?”
“嗯……我也不知道。”
“脸红成这样,还说不知道呢。”雪穗温柔地白了她一眼。
第二天是星期二,江利子一到永明大学,社交舞社的社员也对她的改变大为惊讶。
“真厉害!才换个发型、化个妆就变化这么大。我也来试试好了。”
“那是人家江利子天生丽质,一磨就发亮。本钱不够好,怎么弄都没救。”
“啊!真过分!”
像这样被围绕着成为话题的中心,这在江利子过去的人生中从未发生。以往遇到这种场面时;圆圈的中心都是雪穗,今天她却在不远处微笑。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永明大学的男社员也一样,一看到她便立刻靠过来。然后,对她提出种种问题。“哎,你是怎么了,变这么多?”“是有什么心境上的变化吗?”“失恋了?还是交了男朋友?”
江利子这才明白原来受人关注是这么愉快的一件事,她对于向来引人注目的雪穗再次感到羡慕。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乐意看到她的改变。社团学姐当中,有人刻意把她当作透明人。像仓桥香苗,就不怀好意地打量江利子,对她说出“要打扮,你等下辈子吧”的话。但是,她似乎并没有发现,改变江利子的正是自己的男友。在练习开始前,
江利子被二年级的学姐叫去。
“算一下社费的支出。”长发的学姐递给她一个咖啡色袋子,“账簿和上年度的收据都在里面,把日期和金额填一填,再把每个月的支出算出来。知道了吗?”
“请问,要什么时候做好?”
“今天练习结束前。”学姐向背后瞄了一眼,“是仓桥学姐交代的。”
“啊,好的,我知道了。”
等二年级的学姐走了,雪穗靠过来。“真不讲理,这样江利子不就没有时间练习了吗?我来帮忙。”‘“没关系,应该很快就可以做完。”
江利子看了看袋子,里面塞满了密密麻麻的收据。她拿出账簿打开一看,这两三年来的账目全部乱作一团。
有东西掉了,捡起来一看,是一张塑料卡片。
“这不是银行卡吗?”雪穗说,“大概是社费账户的吧。真是太不小心了,竟然塞在这种地方,要是被偷还了得。”
“不知道密码就不能用啊。”江利子说。她想起父亲最近也办了银行卡,却抱怨说没有把握正确作机器,所以从来没拿它取过钱。
“话是没错……”雪穗好像还想说什么。
江利子看看卡片正面,上面印着“三协银行”的字样。
江利子在练习场所一角开始记账,但比预期的还要耗时。中途雪穗也来帮忙,但计算完毕、全部登记入簿后,练习已经结束了。
她们俩拿着账簿,走在体育馆的走廊上,要把东西交还给应该还在更衣室的仓桥香苗。其他社员几乎都已离开。
“真不知道今天是来做什么的。”雪穗懒洋洋地说。
就在她们到达女子更衣室前的时候,里面传来了说话声。“我告诉你,别瞧不起人!”
江利子立刻停下脚步,那是仓桥香苗的声音。
“我没有瞧不起你,就是因为尊重你,才会找你好好谈谈!”
“这是哪门子尊重?这就叫瞧不起人!”
门猛地被打开,仓桥香苗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她似乎没把她们两个看在眼里,不发一语地沿走廊快步离去。现场的气氛让江利子她们实在不敢出声叫她。
接着,筱冢一成走出房间,看到她们,露出苦笑。“原来你们在这里。看样子,好像让你们听到了一些难堪的话。”
“学长不追过去吗?”雪穗问。
“不用。”他简短地回答,“你们也要走了吧?我送你们。”
“啊,我有事。”雪穗立刻说,“请学长送江利子就好。”
“雪穗……”
“下次我再把账簿交还给仓桥学姐。”雪穗从江利子手里拿走袋子。
“唐泽,真不用吗?”
“是的。江利子就麻烦学长了。”低头施礼后,雪穗便朝仓桥香苗离开的方向走去。
一成叹了口气。“唐泽大概是不想当电灯泡。”
“仓桥学姐那边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一成把手搭在她肩膀上,“已经结束了。”

身穿黑色迷你裙的女孩在镜子里笑着。裙子很短,大腿外露,这种衣服她以前绝对不敢穿。即使如此,江利子还是转了一圈,心想,他应该会喜欢。
“觉得怎样?”女店员来了,看到她的模样,笑着说,“哇!非常好看。”
听起来不像奉承。
“就买这件。”江利子说。虽然不是名牌,但穿起来很好看。
离开服饰店,天已经全黑了。江利子朝着车站加快脚步。已经进入五月中旬了。她在心里数着,这是这个月第四件新衣服。最近她经常单独去购物,因为这样心情比较轻松。到处寻找一成可能会喜欢的衣服,走到双腿僵硬,却让她感到欣喜。她当然不能要雪穗陪她,况且,她仍有些羞涩。
经过百货公司的展示橱窗时,看见玻璃上映出自己的影子。如果是两个月前,她可能会认不出现在的自己。她现在极为关心容貌,不时在意在他人眼里特别是在一成眼里的她是什么样子,对于研究化妆方法、寻找合适的时尚感也不遗余力。而且,
她能够感觉到下的功夫越多,镜子里的模样便越美。这让她雀跃不已。
“江利子,你真的变漂亮了。看得出你一天比一天美,就好像从蛹羽化成蝶一样。”雪穗也这么说。
“别这样啦!你这样讲,我会害羞的。”
“可这是真的呀。”说着,雪穗点点头。
她还记得一成以茧所作的比喻,她很想早点变成真正的女人,破茧而出。
她和一成的约会已经超过十次。一成正式向她提出交往的要求,就是在他和仓桥香苗吵架的那一天。在开车送她回家的路上,他对她说:“希望你和我交往。”
“因为和仓桥学姐分手了,才和我交往吗?”当时她这么问。
一成摇摇头。“我本就打算和她分手。你出现了,让我下定决心。”
“如果知道我和学长开始交往,仓桥学姐一定会生气的。”
“暂时保密就好了,只要我们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不可能的,一定会被看出来。”
“那就到时候再说,我会想办法,不让你为难。”
“可是……”江利子只说了这两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一成把车停在路边。两分钟后,他吻了江利子。
从那一刻起,江利子便有如置身梦中,甚至担心自己不配享有如此美好的一切。
他们两人的关系在社交舞社内似乎隐瞒得很好,她只告诉了雪穗一个人,其他人都不知情。证据就是这两个星期来,有两个男社员约江利子,她自然予以拒绝。这种事也是她以前无法想象的。只是,她对仓桥香苗仍不无芥蒂。
后来,香苗只出席过两次练习。香苗自然不想与一成碰面,但江利子认为,她知道自己就是他的新女友也是原因之一。她们有时在女子大学内碰面,每次她都以能射穿人身体般锐利的眼神瞪着江利子。由于她是学姐,江利子会主动打招呼,但香苗
从不回应。
这件事她并没有告诉一成,但她觉得应该找他商量一下。
总之,除了这一点,江利子很幸福,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甚至会忍不住笑出来。
提着装了衣服的纸袋,江利子回到家附近。再过五分钟,就能看到一栋两层楼的旧民宅。
抬头仰望天空,星星露脸了。知道明天也会是晴天,她放下心来。明天是星期五,可以见到一成,她打算穿新衣服。
发现自己在下意识地笑,江利子自顾自害羞起来。
7
铃声响了三下,有人接起电话。“喂,川岛家。”电话里传来江利子母亲的声音。
“喂,您好,敝姓筱冢,请问江利子在家吗?”一成说。
霎时间,对方沉默了。他有不祥的预感。
“她出去了。”她母亲说,一成也料到她会这么回答。
“请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不太清楚。”
“不好意思,请问她去了哪里?不管我什么时候打,她总是不在家。”
这是本周以来的第三通电话。
“她刚好出门,到亲戚家去了。”她母亲的声音有点狼狈,这让一成感到焦躁。
“那么,可以请她回来之后给我一个电话吗?说是永明大学的筱冢,她应该就知道了。”
“筱冢同学……对吗?”
“麻烦您了。”
“那个……”
“请说。”
听到一成的回应,她母亲没有立刻回答。几秒钟后,声音总算传了过来。“真是令人难以启齿,不过,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啊?”
“承蒙你的好意,和她交往过一阵子。但是她年纪还小,请你去找别人吧,她也认为这样更好。”
“请等一下,请问您是什么意思?是她亲口说不想再和我交往了吗?”
“……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总而言之,她不能再和你交往了。对不起,我们有苦衷,请你不要追究。再见。”
“啊!等等……”
声来不及传达,或者应该说是对方刻意忽视,电话被挂断了。
一成离开电话亭,如在云里雾中。
和江利子失去联络已经超过一周,最后一次通电话是上星期三,她说次日要去买衣服,星期五会穿新衣服去练习。但是,星期五的练习她却突然请假。这事据说曾经与社团联络,是唐泽雪穗打电话来,说教授突然指派杂务,她和江利子都无法参加
当天的练习。
那天晚上,一成打电话到江利子家。但是,就和今天一样,被告知她去了亲戚家,不会回来。星期六晚上他也打过电话,那时她仍不在家。江利子的母亲明显是在找借口搪塞,语气很不自然,给人一种窘迫的感觉,似乎认为一成的电话是种麻烦。
后来他又打了好几次,均得到同样的回答。虽然他留言请对方转告,要江利子回家后打电话给他,但或许是没有顺利传达,她一次也没有回电。
此后,江利子始终没有出席社交舞社的练习。不仅江利子,连唐泽雪穗也没有来,想问也无从问起。今天是星期五,她们
依旧没有现身,他便在练习途中溜出来打电话,不料却突然听到那番声明。
一成无论如何想不出江利子突然讨厌他的理由。江利子母亲的话也没有这样的意味。她说“我们有苦衷”,究竟是指什么呢?种种思绪在脑海里盘旋的一成回到位于体育馆内的练习场地。一个女社员一看到他便跑过来。“筱冢学长,有一个奇怪的
电话找你。”
“怎么?”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