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14章

更新时间:2016/07/14

  3

友彦家位于国铁阪和线美章园站旁,坐落在小小的商店街之后第一个转角,一栋两层木质日式住宅。
“你回来啦,真晚。晚饭呢?”看到他,母亲房子便这么问。已经将近十点了,以前晚归会被唠叨,但上高中后情况已好了很多。
“吃过了。”简短地回答后,友彦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楼一间三叠的和室是他的房间。以前是储藏室,他上高中时,重新装潢作为他的房间。
友彦一进房间在椅子上坐下,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眼前机器的电源,这是他每天的例行公事。
机器指的是个人电脑,时价将近一百万元。东西当然不是他买的,是他从事电子机械制造工作的父亲利用关系便宜买来的二手货。当初他父亲想学电脑,但才碰了两三次便束之高阁。反而是友彦对其产生了兴趣,靠着看书自学,现在已经会写一些
较简单的程序了。
确认计算机开启后,友彦打开旁边录音机的电源,敲了敲键盘。不一会儿,录音机开始转动,从喇叭传出的不是音乐,而是混杂了杂音和电子音的声音。
他把录音机作为记忆装置,将长长的程序转换为电子信号,先以卡带记录,使用时再输入电脑。比起过去使用的纸带,卡带虽然方便,但有输入费时的缺点。
花了将近二十分钟,友彦再度敲键盘。十四英寸的黑白画面上显示出“WESTWORLD”的字幕,接着,提出“PLAY?YES=1 NO=O”的问题。友彦按下“1”,又按下回车键。
“WESTWORLD”是他自行制作的第一个电脑游戏,一边躲避紧追不舍的敌人,一边寻找迷宫的出口,灵感来自尤伯连纳主演的同名电影。他玩这个游戏有双重乐趣,一重来自游戏本身,一重为改造之乐。他总是边玩边寻找更有趣的创意,脑海里一
出现任何灵感,便暂停游戏,立刻着手改良程序。使原本单纯的游戏日渐复杂的过程,让他得到培育生物般的喜悦。
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指连续敲击数字键,这是操作屏幕上人物的控制器。然而,今天他完全无法专心玩游戏,玩到一半就腻了。即使因为一些不该犯的失误被敌人打败,他也一点都不懊悔。
他叹了一口气,双手离开键盘,身体瘫在椅子上,仰望斜前方。墙上贴着偶像明星的泳装海报,他对大胆暴露的胸口和大腿看得出神,想象抚摸沾着水滴的肌肤的触感,分明不久前才经历过那么异常的体验,却仍感觉到下身即将产生变化。
异常的体验——难道不是吗?他在脑海里回味短短数小时前发生的事,总觉得不真实。但是,那既不是梦境,也不是幻想,他非常清楚。
看完三段影片后,性事开始了。友彦,恐怕村下也一样,完全由女人主导。友彦和马尾女在床上,村下和短发女在被窝里,双双互相交缠。两个高中生在各自的对象指导下,经历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行为。在离开那儿之后,村下才说他也是第一
次。
友彦两度高|潮。第一次他浑浑噩噩的,第二次就稍微有点知觉了。自慰时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将他完全包皮围,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其间女人们曾讨论是否要换对象,但马尾女不赞成,故并没有实行。
提出“差不多该结束了”的是桐原。友彦看看时钟,距离他们到公寓正好过了三个小时。
桐原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她们也没有要他加入,估计是一开始就说好的。但是,他也没有离开房间的意思。当友彦他们汗水淋漓地和女子相拥时,他就坐在厨房的椅子上。友彦在第一次后,呆呆地望向厨房方向。桐原在昏暗中跷着脚,面向墙壁
,静静地抽着烟。
一离开公寓,他们便被桐原带到附近的咖啡馆,付了他们现金八千五百元。“明明说好一万元……”友彦和村下不约而同地抗议。
“我只是扣掉餐饮费。比萨吃了,啤酒也喝了,不是吗?这样才一千五,已经很便宜了。”
村下接受了这番说词,友彦也不能再说什么,而且刚经历了初体验,心情相当亢奋。
“要是觉得还不错,以后还要请你们帮忙。她们好像很满意,以后或许还会找你们。”桐原满意地说,但随即神色一厉,“我先警告你们,绝对不能私下跟她们见面。这种事情,当成生意的时候很少会出什么意外;要是动歪脑筋,去个人交易,马
上就会变调。现在就答应我,绝对不私下跟她们见面。”
“行。”村下立刻应允。这么一来,友彦连表示为难的机会都没有了。“好,我也不会。”他回答。桐原满意地点头。
友彦回想着桐原当时的表情,伸手插进牛仔裤后口袋。里面有一张纸,他拿出来,放在书桌上。
纸上有一行数字,总共有七位,显然是电话号码。下面只写着“夕子”,那是他离开房间时马尾女迅速塞给他的。
4
有些醉了。多少年没有独自喝酒了?她找不到答案,久得让她想不起来。可悲的是没有半个男人来向她搭讪。
回到公寓,打开房间的灯,玻璃门映出自己的身影,因为她出门时没有拉上窗帘。西口奈美江走近玻璃门,心情更加沉重。牛仔短裙、牛仔外套配红色T恤,一点都不适合她。就算把以前的衣服翻出来故作年轻,也只能让自己更难堪罢了,那些高中生一定也这么想。
她拉上窗帘,随手把外衣脱掉,跌坐在梳妆台前。
镜子里有一张肌肤已失去光泽的女人的脸庞,眼中毫无神采。那张脸属于一个徒然度日、年华老去的女人。
她拉过包皮,取出里面的香烟和打火机,点着火,把烟吹向梳妆台。镜子里的女人面孔登时如蒙了纱一般。如果什么时候看都是这样就好了,她想,这样就看不到小细纹了。
刚才公寓里播放的婬|秽影片在脑海里复苏。
“你要不要来一次试试看?一定不会后悔。每天过着一成不变的日子又有什么意义呢?放心,保证好玩。不偶尔接触一下年轻人会老得更快。”
前天,职场前辈川田和子来邀她。若是平时,她一定一口回绝,但是,有件事在她背后推了一把。那就是,如果不趁现在改变自己,可能会后悔一辈子的想法。虽然犹豫再三,她还是答应了,和子为此异常兴奋。
然而,奈美江终究逃走了,她无法置身那种异常的世界。和子们使出浑身解数色诱高中生的模样,让她产生一种反胃般的不快。
不过,她不认为那有什么不好。有些女人在那种情境下能放松身心,只是她并不是那种人。
她望着墙上的日历,明天又要工作了,为这种无聊的事情浪费了宝贵的休假。西口小姐昨天去约会吗?上司和后进一定会语带讽刺地这样问。一想到他们的表情,心情就很沉重。明天要第一个上班,然后全心投入工作。这么一来,他们应该很难找
她说话吧?把闹钟时间调早一点……钟?
拿起梳子梳了两三下头发,奈美江的手停了下来,她注意到一件事。霍然一惊的她打开身旁的包皮,翻遍了里面的东西,就是找不到。
糟糕!奈美江咬着嘴唇。看来她忘记带回来了,而且还把它留在一个很要命的地方。
她的手表不见了。那不是什么高档货,她向来出门时都戴着,因为她认为弄丢了也不会心疼。神奇的是它始终没有丢,就这样慢慢便产生了感情——就是这样一只表。
她想起来了,一定是上厕所时掉的。她在洗手时照例不假思索地拿下来,事后便忘了。
她拿起电话听筒。只好麻烦川田和子了,不通过她无法联络上那个叫亮的年轻人。
她当然不想这么做。她临阵脱逃,和子一定不满,但这件事她不能不处理。奈美江从包皮里拿出电话簿,边确认号码边拨动转盘。
幸好和子已经到家。听到是奈美江,她好像颇为意外,“哎呀”一声,其中也包皮含几分奚落。
“刚才真对不起,”奈美江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有点……不想参加了。”
“没关系,没关系。”和子的语气很轻松,“对你来说,可能有点太勉强了。对不起,应该是我道歉才对。”
那种小场面就落荒而逃,你真没用啊——听在奈美江耳里有此感觉。
“那个,其实……”奈美江说出手表的事。她说应该是放在洗脸台,不知和子有没有看到。
和子予以否认:“要是有人注意到,应该会跟我说,我就会帮你收起来。”
“嗯……”
“你确定是落在那里了?不然,我请人帮你看看好了。”
“不用了,先这样吧。也不一定是落在那里,我再找找。”
“是吗?那找不到再告诉我。”
“好的,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奈美江飞快地挂上电话,长叹一声。怎么办?
如果不管那只表,事情就简单了。本来,她一直认为丢了也无所谓。这次也一样,若是掉在别的地方,她大概早就毫不犹豫地死心了。但这次情况不同,不能把那只表掉在那个地方。奈美江后悔不已,明知道要去那种地方,为什么要戴那只去呢?
她有好几只手表啊。
抽了几口后,她在烟灰缸里熄掉烟,凝视着空中的某处。只有一个办法,她在脑海里反复思考会不会太过莽撞。最后,她觉得这个办法似乎可行。至少,应该不会有危险。
她看了梳妆台上的钟,刚过十点半。
十一点多,奈美江离开住处。为避人耳目,时间越晚越好,但若是太晚,会赶不上最后一班地铁。距离她公寓最近的车站是四桥线花园叮站,到西长堀站必须在难波换车。
车厢很空。一坐下来,对面车窗便映出她的身影——个戴着黑框眼镜,穿着运动衫、牛仔裤,打扮毫无女人味,显然已三十好几的女人。还是这样自在多了,她想。
到了西长堀,便沿着白天和川田和子一同走过的路线前进。那时和子非常兴奋,说她好期待,不知道来的会是什么样的男生。奈美江嘴上虽然附和,但那时心里已经打了退堂鼓。
她顺利找到那栋公寓,上了三楼,站在三。四室门前。她按下门铃,心怦怦直跳。
没人响应。她又按了一次,还是悄无声响。
奈美江松了一口气,同时心情也紧张起来,一边注意四周,一边打开位于门旁的水表盖。白天,她看到川田和子从水管后面拿出备用钥匙。
“成了常客之后,就会告诉我们备用钥匙放在哪里。”和子开心地说。
奈美江伸手到同一个地方,指尖碰到了什么。她不由得安心地呼了一口气,用备用钥匙开了锁,畏畏缩缩地推开门。室内灯开着,但玄关没有鞋,果然没有人在。即使如此,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走进屋,不敢发出声音。
白天整理得干干净净的餐桌如今一片凌乱。奈美江虽然不太明白,但看得出那是精密的电子元件和计算器。是音响吗?她想,还是在修理投影仪?无论如何,都像有人工作尚未完成的样子。她有点着急,一定要在那个人回来前找到手表。
她到小小的洗脸台前寻找。手表却不在那里。有人发现了吗?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没有交给川田和子?
她开始不安。难道是哪个高中生看到了,却故意隐匿不说,好偷偷据为己有?也许以为拿去当铺之类的地方,多少可以换点钱。
奈美江感到周身发热,该怎么办才好?她极力要自己镇静,先调整呼吸,回想记错的可能性。她以为忘在洗脸台,但可能是记错了。也许她把取下来的手表拿在手上,回到房间,不经意地放在某处。
她离开盥洗室,走进和室。榻榻米很干净,是那个叫亮的年轻人整理的吗?他究竟是什么人?
白天拆下来的和式拉门已经装了回去,看不到有床的那个房间。她轻轻打开拉门。
一个奇异的东西首先映入眼帘,一个电视屏幕。房间中央放着宛若电视的物品,正播放着影像。那不是一般的影像,她把脸靠过去。那是……
好几个几何图形在屏幕上移动。一开始她以为纯粹是图形变化,其实不然。仔细一看,中央有个火箭形状的东西,一边闪躲前方飞来的圆形或四方形障碍物,一边设法前进。
应该是一种电视游戏机吧,奈美江想。她玩过几次“太空侵略者”。
屏幕里的动作并没有“太空侵略者”那么流畅。但是,火箭成功躲避接二连三袭击而来的障碍物,令人看得入神。事实上,她一定是看得入了神,才没注意到细微的声响。
“看样子,你很喜欢嘛。”
突然有人从背后发话,奈美江吓得发出一声轻呼。一回头,是那个叫亮的年轻人。
“啊,对不起。那个,我东西忘了拿,所以,呃,川田小姐跟我说过备用钥匙的事……”奈美江很狼狈,说起话来结结巴巴。
但他像没听到她的话,沉默着示意她走开,自己在屏幕前盘腿坐下,接着把摆在一旁的键盘放在膝盖上,双手敲了几个键
。屏幕上的动作立刻发生变化,障碍物的速度加快,色彩也变得更丰富。他继续敲键盘,火箭一一躲开障碍物。
奈美江也看出是他在操纵火箭的动作,刚才自行移动的火箭,在他的手指掌控下,前后左右地移动。
不久,圆形障碍物与火箭撞击,火箭变成一个大大的叉,屏幕上随即出现“GAME0VER”字样。
他轻叹一声。“速度还是太慢,顶多只能这样了。”
他指的是什么,奈美江听不懂。她一心想早点离开。
“那个,我要回去了。”她说着站起身来。
听她这么说,他头也不回地问:“东西找到了?”
“哦……好像不在这里。对不起。”
“哦。”
“那,我走了,再见。”
奈美江转身准备离开,他的声音忽从背后传来:“任职十周年纪念,大都银行昭和分行……你的工作还真死板。”
她停下脚步,回头,他几乎在同一时间站起。
他把右手伸到她面前,手表就垂在手下。“你忘的就是这个吧?”
一时之间,她本想装傻,但还是收了下来。“……谢谢。”
他沉默着走向餐桌,上面放着一个超市购物袋。他坐下来,取出袋子里的东西——两罐啤酒和盒装快餐。
“晚餐?”她问。
他没有回答,好像想到什么似的,举起一罐啤酒。“喝吗?”
“啊……不了。”
“哦。”他打开拉环,白色泡沫冒出来。他像是要接住泡沫似的喝起来,显然不想再理会她。
“那个……你不生气吗?”奈江美问,“我擅自进来。”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哦,嗯。”然后打开盒饭的包皮装。
奈美江其实大可直接离开,却有点迟疑。部分原因是对方已知道了自己的工作场所,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但更重要的,
是如果就这么离开,她会觉得自己没出息。
“你气我半路离去吗?”她问。
“半路?哦……”他好像明白了她在说什么,“没有,那种事偶尔会有。”
“我不是害怕,本来我就不怎么想来,是被硬邀来的……”
她才说到一半,他拿着筷子的手开始挥动,“不必解释了,那些不重要。”
奈美江无话可说,沉默着看向他。
他无视她的存在,吃起猪排饭。
“我可以喝啤酒吗?”奈美江问。
随便你——他扬了扬下巴,似乎是对她这么说。她在他对面坐下,打开一罐,大口喝起来。
“你住在这里?”
他默默吃着。
“你没跟爸妈住一起吗?”她进一步问。
“一下子生这么多问题出来啊。”他轻笑一声,看来无意回答。
“你为什么要打那种工?为了钱?”
“不然呢?”
“你自己不下场?”
“必要的时候会。像今天,如果大姐你没回去,就由我来陪。”
“你很庆幸不必和我这种欧巴桑上床?”
“少了收入,失望都来不及。”
“好大的口气,根本就只是小孩子在玩。”
“你说什么?”他狠狠地瞪着她,“再说一遍看看?”
奈美江咽了一口口水。他的眼里蕴藏着意想不到的狠劲,但是,她不想让他以为他的气势压倒了她:“你只是当太太夫人的玩具当得很高兴而已。恐怕对方还没满足,自己就先忍不住了。”
亮喝着啤酒,没有回答。但是,把啤酒罐放在桌上的一刹那,他站了起来,以野兽般的敏捷扑向她。
“住手!你干什么!”
奈美江被拖到和室,一下倒在地上。她的背脊撞到榻榻米,一时间几乎无法呼吸。她想挣扎起身时,他再度扑过来,牛仔裤的拉链已经拉下。
“有本事就来啊!”他双手捧住奈美江的脸,“你以为我撑不了多久?你试试!”
奈美江双手推着他的大腿,同时头使劲后仰。
“怎么?被小孩吓倒了?”
奈美江闭上眼睛,呻吟般地说:“别这样……对不起。”
几秒后,她的身体被推开。抬头一看,他正拉起拉链走向餐桌。他坐下来,继续吃饭。从筷子的动作看得出他的烦躁。
奈美江调整呼吸,把凌乱的头发往后拢,心跳依然极为剧烈。
相邻房间的电视屏幕映入眼帘,画面上仍呈现“GAME0VER”的字样。
“为什么……”她开口问道,“你应该还有很多别的工作可以做啊。”
“我只是卖我能卖的东西。”
“能卖的东西……唉!”奈美江站起来,边走边摇头,“我不懂,我果然已经是欧巴桑了。”
正当她经过餐桌、往玄关走的时候——“大姐。”他叫住她。
奈美江正准备穿鞋的脚悬在半空,她维持这个姿势直接回头。
“有件好玩的事,要不要加入?”
“好玩的事?”
“对,”他点头,“卖能卖的东西。”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