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六回 金华调春药彩战 潘韩被采碎花心

春灯迷史

作者:青阳野人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3

话说三人盟了誓愿,在明月下嘻笑多会,娇娘道:“咱们既成了夫妇,今夜一定尽个夫妇之欢,方见得爱恩的实落处.”俊娥此时在月色下见金华眉目清秀,无限风流,早已引得心迷无主,又见娇娘说了尽夫妇之欢的话儿,遂用声答道:“这便使得.”金华道:“此处终非快乐之地,何不到楼上去玩耍哩。”丫环旁边道:“那到妙极。”大家悄悄的上了楼来,娇娘和丫环道:“你且细细听听,看前楼有甚动静无有。”丫环真个在窗下听了一听,对娇娘道:“一毫的动静也没有。”大家方才安心,楼窗仍是开着,被月光照得雪亮。娇娘叫丫环抬过一张圆月桌儿,被月光一照,似血点一般的明亮,自已到碧沙厨下把了一壶状元红的酒儿,取了三个羊脂玉的酒杯,又拿了三双象牙筷儿放在桌上,又把自已收拾的上样果品摆了十二群盏,丫环又端过三把葡萄椅子,丫环升了一个火炉,将酒爆热,娇娘满斟一杯,送至金华面前,金华心中欢喜,把一杯酒儿一气饮在腹内。俊娥见金华饮干,也把起壶来,斟了一杯,双手送与金华,金华用两手接过了,也一气饮干。金华道:“小生既然饮干娘子的酒,小生愿每位也奉敬一杯,但不知娘子肯赐小生留一薄面否?”二人一齐答道:“郎君说话何太谦之甚也,就夫妇之理而论,夫尊也,妇卑也,妇敬夫,礼之当也,今郎君到回敬妾等,妾不敢不领郎君之厚意,何郎君反曰留一薄面乎,是罪妾之甚也。”金华听罢喜不自胜,遂把了壶各斟一杯,俊娥与娇娘酒量原浅,这一杯酒刚饮下肚中,二人早已粉面微红,桃腮添朱矣。金华知他二人不会吃酒,往下也就不让他了。金华就月色把俊娥一看,只见美貌幽妍,比先更觉标致,再把娇娘一看,只觉比昨夜更美百倍,引的个金华荡荡悠悠,心里不知着落在何处,把酒也忘了吃了,将眼儿瞅著俊娥,只不转睛,俊娥也将眼瞅著金华,并不惜眼。娇娘戏笑道:“你二人到也有些情趣,眉眼吊的却也热闹。”俊娥道:“你这小蹄子管的到也严紧,你怎么这么严紧的时候,却连自已的小[毛比][毛秋]管不住哩。”娇娘亦戏笑道:“姐姐要笑话你妹妹,叫妹妹看将起来,姐姐那个小[毛必][毛秋]也没甚么大藏掖头了。”金华笑道:“你姐妹二人不必彼此较长论短,咱三人耍尽鱼水之欢,这是大事。”俊娥道:“妾菲陋无貌,郎君何怜妾之甚!”金郎道:“若以二子这般美貌,以菲陋自称,则天地间真正菲陋者当无尺寸之地矣。”

  金华说罢,便用手捧过俊娥的脸来,亲了一个嘴儿,俊娥也搬过金华的脸儿亲了一个嘴,俊娥把舌头儿往金华的玉泉著实吸了一会,金华把自已的舌儿压住俊娥的舌儿用力呜咂,咂得个俊娥身上出了许多麻麻的香汗,一对舌头就口中打,打了半晌架,彼此方才抽出来。俊娥坐在床上把眼一瞟,只见金华裤裆似一根棒撑在里边的一样,又连连得物暴跳不止。那娇娘旁边把眼瞅著只笑,俊娥也是看著只笑,金华道:“你二人笑的甚么?”俊娥道:“你猜俺笑甚么?”金华猛往腿夹中一看,只见真挺挺的把裤裆顶得大高,又见他两个的眼儿正正的瞅著,遂用声说道:“你二人原为如此而笑。”俊娥与娇娘一齐暗暗的连应了几声。金华道:“你两个笑他,心中自然是想见他,待我把他拿出来,与你二人看上个真的,岂不是好。”二人连声应道:“使得,使得。”金华把自已裤带儿解开,将裤子脱去,把阳物突然露出来,似铁硬一般,立正正的对著,俊娥与娇娘此时淫水直流,把裤子湿了半边。俊娥拿手将金华的阳物一攒,只觉似火热一般,金华把俊娥一搂,用手去解俊娥的裤带儿。谁料这带儿结得十分结实,一时不能解开,俊娥著急道:“这是怎说?”娇娘看时,把一个绿绸带儿结成一个死扣儿,娇娘替他解了半晌,方才解开。金华见带儿开了,用手把裤子顿下来,露出白光的一个腚来,比就一片绵花瓜子一样。金华用手又将俊娥的腚儿拍了一拍,只见裤颤颤软浓浓比就凉粉块儿一样。金华看了,心里跳作一团,阳物只硬的爆跳不止。俊娥将两条雪白的腿儿架在金华肩上,金华把俊娥的阴户一摸,到也十分滑溜,又用两手往阴户往两边一分,分作一个空儿,把阳物拿在阴户门口,才得要往里入,只见娇娘用手指从自已口中取了一些津液,往金华阳物茎上抹个满满的,娇娘又对金华道:“这岂不容易入些么。”金华又与娇娘说道:“我的娇娇,你却十分在行哩。”俊娥心急道:“郎君如何不幸妾哩?我是心急了。”金华又与俊娥亲嘴道:“我的乖乖,你比我还心急么?”口里正说著话,下边把阳物往里一入,见已进入三寸来的。俊娥猛然觉疼,把身子往後一退,金华随著他的身子往前又一入,又进了寸余。俊娥又叫了一声疼,往後又一退,金华挺著身子往前著实一入,俊娥便把眼一闭,把牙一咬,疼了一身香汗,把一个恁般大的家伙全全的入在俊娥小小的阴户里头,娇娘戏说道:“姐姐的口却不大,这块肉吃的不少。”俊娥疼著笑道:“都是吃了你这小蹄子的亏了。”金华道:“你二人都不吃亏哩,还是我自已吃亏了。”俊娥笑道:“你个浪汉子,吃甚亏哩?”金华笑道:“我好好的一孤囵子肉,从你们吐在肚里著实大口小口的吃,这还罢了,吃完了肉还不饶我哩。”俊娥与娇娘一齐说道:“你把那不饶你处再说说。”金华笑道:“你们吃完了肉时,还要挤我的骨髓油哩。”金华说罢,三人雅雅得笑了一会。俊娥这阴户原小,被金华这五寸多长的东西一撑,只觉周围撑得紧邦邦的,疼殷殷的,大有不甚痛快的意思。

  金华此时欲火烧身,那里顾这俊娥的疼痒,便把俊娥 的身子往外抱了一抱,抱到床沿上,又把他两条小腿儿从肩膀上拿在手中,两支小脚儿仰在半悬空里。金华把他脸上模样一看,比一朵才 出水的芙蓉更觉娇嫩。金华淫心顿发,色胆狂荡,与俊娥亲了两个嘴 儿,下边的阳物胀发无比,便缓出缓入了一会。俊娥才有些快活的光 景,遂与金华道:“郎君何出入太迟也?”金华道:“我的乖乖疼痛 ,故此迟些出入。”俊娥道:“其先觉著有些疼痛些,及至你刚才入 了这一会,便不觉疼了,只是微微的觉著肉里有些痒快的意思。”金 华听说这话,喜得心中迷迷,重整旗枪,把阳物从新抽至龟头抽出大 入,入了有三五百入,入得俊娥燕语稠密,莺声缭绕。金华歇了一歇 ,一连又入了五七百入,入得个俊娥阴精连泄两次,四肢无力,金华 入够多时,方才顶住花心,大泄在洞主以上。俊娥一个处女,从未经 这样雨露,被金华这精一泄,只烫得魂消魄散,骨缝痒愉,闭目不开 ,金华知是昏去,便一口气接住,半晌方才醒来,对金华道:“我的 亲亲郎君,妾如今才晓得男女之乐矣,恨一时不能急嫁郎君,咱们朝 朝快乐,夜夜风流,这便怎处?”金华安慰道:“娘子何须这样多虑 ,咱三人年方尚幼,待上一年半载,鸾婚配偶,那时咱三人时时快乐 ,刻刻合欢,方不晚也。”说罢将阳物往外一抽,夹得微微紧些,呲 的一声响,把一个五寸来长的,将阴户拔将出来,阳物刚然抽出,只 见阴户中无数腥红和阳精交加流出。娇娘忙用白绫与他擦了,又把金 华的阳物也与他擦了。俊娥起来,把裤儿提上,用带儿拴了腰,又对 娇娘说道:“我的妹妹,我方信你说得那些快活,一点也不假了。”

  娇娘戏笑道:“我的姐姐,你摸著这个甜头,只怕你一时也离不了汉子了。”金华见他二人说此淫话,便与俊娥亲了一个嘴,又把娇娘的 脸儿两手捧过,捧到自已的嘴上连连的亲了有数十个嘴儿,唧唧呲呲 连声响亮。娇娘此时淫兴陡起,用手把金华的阳物实实的摆弄,又把 自己的裤子用手顿下,一顿直到脚根,拿著阳物往自已的阴户里乱塞 乱填,恨不能一时把这五寸长的东西吞在阴户里边,才是他的意思哩 。金华知道他是又浪起来了,心中又想道:“这样好吃醋的小班头, 若不给他个利利爽爽,叫他痛快痛快,他哪里还想我的本事。”遂悄 悄从瓶口里取了二个药丸儿来,拿在手中,把娇娘抱到床沿上。要知 金华这番彩战,二女被揉碎花心的景致,且听下回分解。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