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四十四回 小弟兄大闹茂州庙 昆仑侠艺服秦天龙

三侠剑

作者:张杰鑫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3

  神镖将胜英回到古城村胜家寨一晃就是三年多。过得是轻闲自在,偏赶上三月十八茂州的庙会,胜英奉母命带着儿子胜奎、胜福还有四名家人,赶着一挂大车赶奔茂州庙。十八里地一晃就到。等来到庙会上一看,哎哟!真是人海人山拥挤不堪啊!现在康熙皇上在位,四海安宁,五谷丰登,工业,商业是空前的发达,家家户户都有富余钱了,都想花俩钱改善改善生活,这庙会正好是消耗的地方。当然,到庙会不一定光烧香,也可以赶集。在这庙上做买的做卖的五行八业、三教九流,一样都不缺。买卖人早把摊都占好了。摆着摊的,推着车的,挑着挑的,支着棚的,打着伞的,买吃喝的;炸大果子,馅饼,饺子,面条;买布匹的,买日杂用品的,货物堆积如山啊!
  胜英这挂车从人群中缓缓通过,直奔茂州庙,庙前边有个大空场,把车子赶进去就停这了,车老板卸了牲口,在这给喂料。胜英告诉大伙,随便溜达,可谁也别惹祸。每个人给了二两银子,大伙都欢天喜地溜达去了。

  胜英领着两个儿子带着礼品先到了庙里,烧香的人排着大队,茂州庙香火很盛。里边供的是谁,正是《封神演义》上的黄飞虎。都说黄飞虎啊是五财神,人们都想着发财,才到这来烧香。胜英排到前面,点了香,摆上供果,恭恭敬敬磕了四个头,他站起来之后,胜奎和胜福也都给神像磕了头。这算了老夫人的心愿,可出来之后没什么可干的,胜奎和胜福就跟爹商量。

  “爹,我们溜达溜达你看怎样啊?”

  胜英知道两个孩子跟自己受拘束,乐意自己去玩,所以就叮咛两个人:“孩子,庙会上什么人都有,你们切记决不许给我惹事招灾。”

  “爹爹放心,儿决不惹祸。”

  “好吧。”胜英一看旁边不远有个茶棚,茶棚里头放着长条凳,还有藤椅子,又凉爽又清静,胜英有个爱喝水的习惯,就告诉两个儿子。“我在这等你们,玩完了就到这来找我。”

  胜三爷又给他两个儿子每人三两银子,小哥俩欢天喜地地走了。

  胜英迈步进了茶棚,掌柜、伙计们还都认识胜英:“这不是胜爷吗?您快往里请。”就搬来了一把藤椅,沏了一壶好龙井茶。胜英一边在这休息一边喝水,他这心里头正思念镖局老少英雄。

  胜奎和胜福小哥两个离开胜英就好像小鸟出笼啊!又像两条大鱼在水里头游来游去,东看看西瞅瞅,一会儿买点糖块,一会儿买点烧饼,渴了喝碗茶汤,这高兴劲就甭提了。

  年轻人手脚利索,时间不大两人就把庙前头都逛完了。觉得没什么意思,小哥俩就往茂州庙的后边转,这后边可比前边强。打靶子、卖艺、说书、唱戏、耍狗熊、卖膏药的都在庙后,招得这儿成千上万的人。哥俩一看来了精神了,在这瞅瞅,在那瞧瞧,转来转去,发现在东北角上围的人最多,干什么的不清楚,小哥俩赶紧挤进去。

  “借光,借光,我们看看。”有的人好说话,往两旁一躲,小哥俩挤进去了。到里面一看哪。

  嘿!闹了半天是练武术的。他们哥俩都有点能耐,见到这个就迈不动腿了。两人往前边一蹲,在这看热闹。闹了半天,里头有五个年轻的和一个老头。这个老头长得是面如晚霞,花白的眉毛,三绺花白胡须在胸前飘摆,光脑袋没戴帽子,梳着条大辫子在肩头上一盘,身上穿着米色的长衫,腰里系着根金丝的凉带,斜挎双镖囊,镖囊里头露着红绿绸子条,这老者的左助下,佩着一口大宝剑,丁字步在人群里站着。这五个年轻的长得不怎么的,一个个阔口咧腮神头鬼脸,头一个是紫脸,第二个是黑脸,第三个是个花脸,第四个是阴阳脸,第五个是蛤蟆脸,这几个人年纪都不大,一个个腆着胸膛,撇着嘴,大辫子全在脖子上盘着,每人手里都拎着一根哨子棒。这哨子棒,你要进深山走黑道带这玩意最好,一可以防身,二这种棒子一头有哨。比如狼把你围上了或者让歹人把你围上了怎么办呢?一吹这哨:“吱——”能响出多远去,可以报警,所以这五个人每人手中一条哨子棒。

  胜奎和胜福来这阵还没正式练呢,他们在里头叽叽喳喳闲谈,其中老者一看,人围了这么多,差不离了,把这五个年轻人叫了过来:

  “徒儿,来了这么多人,咱们开始吧?”

  “遵命!”头一个紫脸的下了场了。把哨子棒放在一旁,冲着周围一抱拳:“各位,辛苦辛苦辛苦啦,我们爷六个是外地人。听说今天茂州庙庙会,故此我们也来凑个热闹。一者给庙会助兴,二者我们也求求帮助,把武艺撂在地下换俩零钱花,难得各位这么捧场。还没等我们练呢,就围了好几何位,众位,咱们说练就练,没钱没关系,您站脚助威给捧个人缘,如果身上带着零钱赏给一文、两文决不嫌少啊,闲言少说,说练就练,我先练套拳。”这个人说完了把腰带往下紧了紧,往下一哈腰,“啪,啪啪啪啪啪啪”,打了一套五花拳,四外是热烈鼓掌,喝彩:

  “好,练得好呵!”

  胜奎和胜福小哥俩在这谈着,他们那也是行家,一看这位练的也就一般。老百姓不懂,所以才叫好。这哥俩撇嘴一乐。这位练完五花拳,一伸手把哨子棒操起来了:“各位,我再练套棒,你看练得好不好。”说着抡开哨子棒练了一套行者棒。练完了周围又热烈鼓掌。这个人挺满意:“各位我献丑了啊,请众位帮帮场子吧!我求大伙破费了。”真有不少给钱的。“呛喨喨,呛喨喨”一眨眼的工夫就扔了好几百枚铜钱。那几个人过来就捡这铜钱,一边捡一边说:“谢谢您哪。谢谢您赏了。谢谢,谢谢。”一边把这钱用麻绳串着,一串一串的。

  这紫脸的往下一退,第二个黑脸的进来了。

  “各位,刚才我师兄练了一套拳又练了一遍棒,承蒙各位捧场,我们收了不少钱,我跟各位说清楚,这个钱,我们不占用,打算把这钱凑在一块,上杂货铺买烧纸。”

  那位说:“你买纸给谁烧?”

  “就给胜家寨的老匹夫胜英烧。为什么要给他烧纸?祝贺这两天他脑袋要搬家。”就这么两句话引起骚动,“哗——”可想想这离胜家寨十八里地,光胜家寨来赶会的人就不下几干,有几个不认识胜英的?就是没见过面有几个不知道的?一听这小伙子口出狂言,这比骂老胜家祖宗都厉害,这哪是来打把子买艺的,这不是找岔吗?这要叫老胜家的人知道了还得了吗?大伙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的人吓得把舌头伸多长,嘴张多大,让这黑脸的年轻人发现了:“我说年轻人,你怕什么,替我们操心哪!我看大可不必。胜英也是人,他不是神,等一等我们找胜家寨扒他们家的房子,杀他们家的人,扒他们家的祖坟。这可不是说横话,这是说得到办得到的事。我们也知道,这茂州庙离胜家寨不远,有很多是胜英的朋友,也有他的乡亲和邻居,如果你腿快嘴快就给老匹夫胜英捎个信,就说我们爷六个在这等着他呢!他要来,他算英雄好汉,他要是不来,他就是匹夫,明天我们爷六个登门拜访找他家去!”这小子越说越狂妄,越说越不说人话,这就激怒了胜氏弟兄。

  一开始这哥俩生气是生气,一想,爹说了,千万别惹祸,庙会上什么人都有。哥俩一想:算了,你说两句当没听见。后来一看这小子越说越不像话,小哥俩实在是控制不住了。头一个就是胜奎一下就站起来了。右手点指高声断喝:

  “狂徒!你是哪个山上赶下来的?竟敢在这口出狂言不说人话啊,你可知道小爷的厉害。”这个人闻听往后退了两步,上下打量着胜奎,一瞅这小伙子十八九岁,中等个,面如冠玉,宽脑门,方下巴,浓浓的眉毛,大大的眼睛,身穿米色裤,腰裹扎着带子,小伙长得干净利索,显得那么精神。

  这黑脸小子把嘴一咧:“怎么的,哪冒出你这么个小兔崽子来?叫什么名?骂老胜家你怎不愿意听?你跟他们家有什么关系?”

  “你且听着:胜英那乃是我的父亲,我是他儿子,你家少爷胜奎师爷。”

  “哎哟,真是放屁吹灭灯寸劲啊!说曹操曹操就来了,在这骂胜英骂出来了,小兔崽子我们就骂胜英了,你还敢如何吗?”

  “我再叫你骂,”胜奎往上一纵,左手一晃,朝这小子的面门正手一拳,就使了个通天炮:“吱”,奔这小子的鼻子就打来了,这小子也不示弱,一闪身,胜奎的拳头走空。再看他,一伸手一抓胜奎的腕子,胜奎急忙把腕子向下一撤,蹦来就是一腿,直踢这人的小肚子。这位使了个千斤锤,屁股往后一甩,胜奎这一脚踢空了。但是小胜奎往前使了个鸡踢步,“嘡嘡嘡嘡,”几步就到这小子跟前了,使了个双风贯耳,发他的耳门。黑脸这小子使了个缩颈藏头往下一哈腰,胜奎双掌走空,但是两掌并在一起往下一按,“嘣”就下来了,这小子光顾往下哈腰了没想到胜奎的掌跟着下来了,往旁边一歪脸,没砸脑袋上,正砸在肩膀子上,这小子一下子就坐在地上了,用手一摸肩膀坏了,把骨头给打折了。

  胜奎那是受胜英的传授,正在练铁沙掌,天天在家里头砸砖,四块青砖撂在一块,一巴掌下去打个粉碎,十二块大瓦撂在一块,一按一较力“咔叭,”十二块瓦全碎。那手上就有这么大的力量,要砸到他肩膀上骨头能不受伤吗?

  这下激怒了一边的五个。那个阴阳脸往上一纵:“好小子,竟敢伤我二师兄,你看掌。”奔胜奎脑后就是一掌,胜奎飞身往前一纵此掌打空。这小子跳起来使了个阴阳童子腿踢胜奎的后腰,胜奎滴溜一转身,他一腿踢空,胜奎用手兜他的脚后跟,正好给抓住了。这位一条腿站不住“咯嘚嘚”,扑通摔了个仰面朝天。

  “哎哟,小子你敢摔我。”一伸手把哨子棒招呼起来了,双手抡棒朝头就砸,还没等砸下来呢,就觉得这后脑勺“嗡”,就来了一拳头。这拳头是谁打的?正是二少爷胜福。别看他是胜英的义子,能耐比胜奎还高出一截呢。胜奎先伸手了,他在旁边助阵,一看哥哥取胜了,他没过来,这会儿他怕哥哥出事,故此才飞身跳过来,抬起一拳砸这阴阳脸的后脑勺。这小子滴溜一转身拳走空了,他刚一转过来,胜福把巴掌抬起来了。这招叫凤凰单展翅,一托他下巴颏!“啪”,把这位打得离地二尺多高,一个跟头摔地下了。“呱呱呱呱呱”把下巴给打掉了。

  那三位年轻人一看不好:“唰”,三个人全过来了,三个人战两位少爷,五个人跟走马灯一样,打了个难分难解。

  正在这时候,有那好心肠的人跟胜英处的不错。一看俩少爷叫人给围住了,赶紧给胜英送信,知道胜英在哪喝水。

  这位好心人挤出人群,撒脚如飞,就跑到茂州庙的前面到茶棚里一看:三爷正在那喝水呢。

  “哎哟老明公,您快去看看吧,二位少爷让人家包围了,眼看就要出危险。”

  胜三爷一听是五雷轰顶啊,手一哆嗦茶杯落地摔个粉碎。

  “唉,这两个小鬼怎么这么不听话呀。”胜英付了茶钱跟着那人起身赶奔茂州庙的后边。一溜小跑来到出事的地点,前面引路的还喊:“各位闪闪,各位闪闪,老侠客来了,胜老侠客来了。”

  “哗——”老百姓往左右一分,胜三爷纵身就跳进里头了,到里头一看:俩儿子没事。不过一个个红头胀脸,满头是汗。在头前站着仨小子,每人手中一条哨子棒,也累得呼呼直喘,胜英用手一指:

  “呔,两个畜生净给我惹祸,还不给我滚了回去。”老头这么做就对了,先责备自己的人。胜奎和胜福“扑通”跪下了:“爹,不怨咱们哥俩,他们不说人话,是这么这么说……”如此这般,学舌一番。胜三爷点点头:“他就再说什么,能伤咱老胜家什么?你们就应当报与为父知晓,因何背着我私打斗殴?还不给我滚在一旁。”哥俩觉得挺委屈,把嘴噘挺高往旁边一站。

  胜英问:“三位你们哪来的,胜某哪点对你们不义,因何出口伤人?”正这时候,那个老头,把年轻人叫到了旁边。

  “三爷还认识我吗?”哎哟,闹了半天这老头就是在对松山和自己玩命的秦天龙,绰号叫:神镖将。胜英在对松山把他赢了,他曾经说大话,勤学苦练,以后找胜英报仇。没想今天找到茂州庙来了,都是老熟人啊。

  胜三爷心里一翻个儿,心说:事又来了。本来我离开镖局子回到家乡了,抱胳臂一隐,与世无争,但是,这事情找你呀!这叫:树欲静而风不止。胜三爷想到这,脸上还一团和气,冲着秦天龙一抱拳:“闹了半天,还是贤弟。既然到了愚兄的一亩三分地,何不到家中一叙呀?”

  “胜奎、胜福这是你秦师叔,还不见过?”俩人一听还是我的师叔,我才没工夫理他呢!小哥俩晃着脑袋没过来。

  秦天龙冷笑一声:“三哥,你甭客气了,我万水千山领着几个徒弟特为找您来的。我以为要找到你们家门口去是不礼貌,我准知道你得到茂州庙烧香,也可能到这逛庙会。故此摆这场子在这等你,果然你们爷仨都来了。三哥,还记得三年前的事吗?我败在你手下,十二只亮银镖全打空了。就为了你我二次学艺,在这镖上下了三年的苦功啊,这回我找你还要对镖,你要把我给赢了,咱们一笔勾销,谁也不提了,如果赢不了,三哥究竟得什么结果,你心里头清楚。”

  胜奎,胜福一听这是找岔来的,真为爹捏着一把汗。胜三爷根本就不在乎,一笑:“好兄弟,我赞成你这种人说话算数。既然特为找我来的,我双手欢迎,我也想领教领教兄弟你的手法。”

  秦天龙哈哈大笑:“好了,三哥说比就比,我相信您决不能让我空来白回。”

  胜英说:“咱们找个僻静的地方你看如何呀?”

  “何必哪,就在这挺好,就让这些乡亲们做个见证也好。”

  胜英一瞅,秦天龙面带猖狂,就知道这三年啊,这小子是下了功夫了。“

  神镖将秦天龙这一次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真叫胜英猜着了,这三年他下了苦功了。自从在对松山被胜英打跑了,回到家乡。到家乡秦家庄他把家里的财产全变卖了,一点不剩。把卖的这钱全带上了,专门做学艺之用,这三年他换了三个地方,头一站,他赶奔河南嵩山少林总院,专门学习达摩剑,在剑上下了十二个月的苦功。少林有一位剑术大师,名叫智能和尚,发现秦天龙心挺诚,专门陪他练剑。他学了三十六路达摩剑,比当初大有长进。第二站,它到了四川峨嵋山八宝凌霄观,找一个老道,老道名字叫左弦僧左道爷,人送外号:活神仙。他跟左道爷学得一套掌法,学会了一套“九宫八卦连环掌”,整练了十二个月,练成了,他离开了四川峨嵋山。第三站又到了黄山,一步登天,找到天外天的一个怪人,叫李云飞,人送外号叫八臂哪吒,这个李云飞专门打暗器,秦天龙就拜人家为过门师,勤学苦练跟李老剑客学会双手打镖的奥妙,这三年把钱花得也差不离了。回到家乡带了五个徒弟,就这五个年轻的,一个好东西都没有。那个紫脸的姓年,年鱼头;那个黑脸的姓李,叫李鱼尾;那个阴阳脸的叫鲫鱼刺;那位叫甲鱼腿;还有一位叫驴头太子。这哪有好东西。

  他领着五个徒弟来到古城村,专门找胜英会战。他觉得:我把这一顷地都陪上了,二五更的工夫从来都没间断过,我就不相信赢不了你胜英。从年纪来说今年我才五十三岁,你胜英已年近六十了,我比你小七八岁,论精神头我也压你一头。因此他认为有十成的把握,能够取胜。才说出那番得意的话来。

  胜三爷明知他长了能耐了,又不能不比,也看得清楚,今天他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不比,他也不能答应。胜英点头说好。既然兄弟乐意在这儿,老兄我奉陪,这几年来我养闲在家,把武功都荒废了,恐怕赶不上兄弟,还望贤弟手下留情。

  “哈,哈,哈,甭客气了三哥,咱们就比比看看吧。”俩人说完了各把外衣撤掉,围这场子转了两圈,活动活动筋骨。胜奎和胜福以及一部分乡亲在旁边给胜英助威。那面五个徒弟给老师傅秦天龙助威。

  这俩老头转来转去,秦天龙一看差不多了,飞身往上一纵,左手一晃胜英的面门,喊了一声:“着!”“吱”单掌开碑,打胜英的脑门。这一掌真挂着风啊,胜英一看暗挑大指,罢了,就冲这一招,秦天龙比当初长能耐了,掌上有风了。三爷往下一哈腰掌从头顶越过,胜英把两臂交叉,使了个金龙双脚剑,一抓他的胳臂腕子,真要抓上秦天龙的胳臂就折了。再看秦天龙的左手就到了,直奔胜三爷的心门,胜英急忙抽出双掌,往旁一转身一掌走空,秦天龙脚下使了个阴阳垛子腿,“啪”这一脚,蹬胜英的迎面骨,胜三爷使了个张飞骗裆,一个跟头着到外面。秦天龙三招走空了,心中暗想,这胜英功夫没扔下,还是那么干净利落,别看六十了,那身段,腰腿跟以前一样灵活呀,我还得多加注意。“啪啪啪啪”,他施展“九宫八卦连环掌,”跟三爷战在一处。这一伸手打了个旗鼓相当,针锋相对,四十回合,没分输赢。

  胜三爷真得鼓足十成劲在这应战,不然的话就得栽跟头。秦天龙也不例外,他一看胜英真难对付,看来我这三年功夫学的太必要了。不然我便不是他的对手,可又打了五六个回合,秦天龙鼻子冒汗了。胜英一看,你体力不支,正是我取胜的机会到了。再看胜三爷双掌一晃他的面门,“哎呀”看着像要奔他的五官。秦天龙双掌往外一撩上了当了。胜英使了一个大错身,双掌奔他两腿来了,右手从裆中钻过去,一抱他左腿,左手一推他左腿的脚面,这招可厉害呀!把他一条腿抱起来,胜三爷往后一扔,过去吧!秦天龙这乐子大了,大头朝下,“哧——扑通,”摔倒尘埃,仗着秦天龙会挨摔,用两手把脸抱上了,要不把脸都抢坏了。咕噜噜一溜滚,滚出圈外。胜三爷往后一侧身双手一抱拳:“贤弟,老哥哥失手了,摔坏了没有?”

  秦天龙这脸当时就红了。“哎呀,姓胜的真有两下子,看来拳脚上我不如你,秦爷认栽了。来!来!来!再会会我的兵刃。”说着,在腰里一伸手,“呛啷”把大宝剑拽出来了,被日光一照打了一道电闪,双手挥大宝剑。“啊……”一见面就是盖顶八剑,啪,啪啪啪啪,这剑法可真厉害呀!这是在少林寺学的三十六路达摩剑,好像狂风暴雨一般。胜三爷往后一侧身。胜英身上没带兵器。今天上庙会替母亲来烧香来了,能带凶器吗?赤手空拳,这就更增加了难度了。胜英不住地倒退,可秦天龙是节节紧逼呀,这一把大宝剑摆开乌龙摆尾怪蟒翻身,白蛇吐信,这一招一招快似一招,恨不得一宝剑把胜英劈倒。

  胜奎胜福一看可害了怕了,小哥俩汗珠子滴滴达达往下直淌,有时不敢看了,哥俩一手掩面,不断惊呼。心说:爹呀,您太忠厚了,不知道手里没有家伙吗?要知道这要差多少,这要叫人一宝剑砍上,这命交待了,这,这,这。他们小哥俩正在着急呢!就在人群外头有人喊:

  “呀,呔,好小子,你竟敢欺侮我三大爷,金头虎在此。”贾明一蹦跳进人群,不但是贾明,往他身后一看,锦衣韦驮黄三太,赛时迁杨香武,凤凰张七,红旗李昱,小英雄于兰,鱼眼高恒,塞北观音萧银龙,傻小子孟金龙,还有欧阳天佐。老头小伙一大帮二三十号,这回可热闹了,“呼啦”,大家进来把胜英包围住了:“三哥呀!”“三伯父!”“三叔!”“你挺好啊?”

  “啊——”,胜英一看喜出望外,眼泪掉下来了:“哎哟,请起请起,你们这是从哪来?”

  贾明把草包肚子一腆:“我说,三伯父没有您这么干事的,说回家看看几天就回去,这可好,一眨么眼这都三年多了,你也不露面,您是成心不回去了。大伙都想坏了,一商量干脆找您来得了,就这么我们来的。到家一打听说您逛庙来了,我们大伙马不停蹄这才来到庙会。庙前没有往庙后钻,好嘛,这才看见您跟这秦天龙伸手,我三伯父,您往旁边闪闪把他交给我,要打不出他的粪来算他拉得干净。”一句话把大伙都逗乐了。

  贾明说得都是实情,胜英三年多没回去,可把大伙想坏了。蒋伯芳蒋五爷一瞅,三哥是不回来了,我在这呆着有什么意思?干脆回松竹观吧。他跟海底捞月叶成龙师兄弟一商议,离开十三省总镖局,人家哥俩走了,去找老师艾莲池去了。老剑客夏侯商元因有事早就走了。诸葛山真和弼昆长老一商量;咱俩是出家人,也去办点事,他们俩也走了。

  今天走仨,明天走五个,越走人越少,到后来镖局子也要没了。好在神刀将李刚李四爷没走,在这主持镖局的事情。但是十三省是个大买卖,哪一天的买卖都是应接不暇,但是人手不够,胜英不在倒了半边天,李刚也不敢接,小买卖还干不来,只好全部谢绝。如今镖局子好几百人,坐吃山空,把李刚愁得是唉声叹气。年轻的小弟兄非要找胜英不可,李刚说:你们找也白找,我三哥是不想回来了。不然他不能走这么长时间。最后贾明急了:“我四伯父放心,无论如何,到家我也得把我三伯父请出来,他不出来,我拽胡子也得把他拽出来,哭也得把他哭出来,镖局子咱们还得干啊!没有我三伯父是不行啊!我说,有没有乐意跟我去的?”他这一带头,大家都同意:“我也跟着。”“我也跟着。”这才凑了这么多人。

  这天到了胜家寨,一打听胜英逛庙去了,他们转回身就奔庙会,结果遇上了。因为有秦天龙这个差,金头虎贾明瞅了瞅:“我说伯父,您往旁边闪闪,把他交给我。”

  这欧阳天佐要上去,黄三太也要上去,胜英一摆手:

  “别,别别。你们要呆不住,庙前有茶棚你们去喝点水,饿了前面有饭馆。关于我跟我秦大兄弟的事,不希望你们任何人插手,这就是我们老哥俩的事。”秦天龙一挑大拇指,话说的不错,够意思,不然的话嘴一歪歪这帮人都上来了,就得把我锤死。啊,胜英还是跟我单打独斗,行。秦天龙正在这想着。单说黄三太来到老师近前:“师父你有中连兵刃都没有,那哪行啊?您啊,不嫌弃的话就先使我这把刀。”

  三爷点头说:“好吧!”黄三太把自己那把“金背刀”就递予老师。胜英使这刀觉得轻了一点,但总比徒手强,三爷“唰唰唰”把刀练了两遍,吩咐一声:“尔等暂退。”

  “哗,”大伙往后一退又把场子打开了,胜英点手唤秦天龙:“来来来,咱哥俩接着比。”秦天龙到了现在骑虎难下,双手挥大宝剑,“啊”,又冲上来了,胜英站在一处,这回胜英有了刀了,一伸手就使出“八卦万胜金刀”的刀法,八八六十四路,这刀法乃是艾莲池老剑客亲手钻研的,招数奥妙,神鬼莫测。胜英学这刀法都学到家了。如今有刀在手真是如虎添翼,把刀舞得“呼呼”生风,俩人打到五十余回合,胜英拉刀便走,秦天龙不舍,在后头就追,三步两步追到胜英的身后,双手捧剑对准胜英的腰就是一剑。胜三爷动也没动,躲也没躲,秦天龙一看,啊,胜英这可该死呀,难道你没有听到金风,哎哟,可该着我报仇了!唉,这一剑扎下来了。其实他猜错了,胜英早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躲?胜英明白了,这时我一躲他招数就变了,我不能让你变招,给你个便宜,我须稳操胜券,打你个冷不防。果然那宝剑的尖都碰到胜英的衣服上了。胜三爷冷不丁地往旁边一迈步,“嘀溜”,这宝剑贴着前心“嗖”就过去了,秦天龙由于用力过猛,收不住招了,身子往前戗,他就知道上当了。胜英在他的左侧,三爷把掌中的这把刀就举起来了,对准秦天龙的脖子“唰”就是一下。秦天龙收不回招,再想变招来不及了。这小子把眼睛一闭,牙关一咬,脖子一缩“噫,”在这等着挨刀,胜英这刀眼看到他的脖子一转个,用刀背推了他一下,把秦天龙推得噔噔噔噔,往前抢了几步,颜色更变,用手一摸脖子:嘿,没出血,只给抢掉一层皮。只觉得热乎乎的,命算保住了。他这才明白,胜英刀下留人了,三爷把刀交给黄三太,一抱拳:“贤弟呀!老兄失手你要多加担待。”

  “胜英啊,兵刃我算输了,我这一年的功夫白下了,我还要跟你比一比镖法。”

  胜英一听,心中大大地不快,心中暗想:这是什么人啊,得寸进尺,登鼻子上脸。有道是让一让二没有让三让四的,我已让你两次了,你还要跟我没完没结的。三爷有心不答应,但又想,干脆我就答应,我瞅瞅他这神镖将到底有什么能耐,我要把他制服了,今后不为仇这才叫上策吗。胜三爷强压怒火点了点头:“我且问你这暗器如何比法?”

  “胜英你要躲过我这十二只亮银镖,从今以后我不跟你为仇作对,那全算我错了,你看怎么样?”

  三爷点头:“好吧,贤弟请。”

  “你站好了。”

  没有这么打的,胜英就在前面站,等着挨镖。再看胜三爷丁字步站好,乐呵呵两眼盯着他,气血往下一平,摆出无所谓的架式,但是全神贯注,肌肉松弛并不紧张。这是动手以前的诀窍,要不肌肉绷紧神经这一紧张,忙中容易出错。

  再说秦天龙把掌中的大宝剑摘下来交给了徒弟,把双镖囊拉过来,检查检查十二只亮银镖,把盖全打开,这十二只镖“噌噌噌”全拽出来往手里头一掐,胜英一看他这镖和当初不一样了,当初就是个镖,后边有个环子,环子上拴着红绿绸子条。现在变了,镖的尺寸长了,在尖的后头还有一段把,把后头是环子,环子后头加着红绿绸子条,有这么个把,能增强杀伤力。再看秦天龙把十二只亮银镖在手中一夹:

  “三哥,这十二只可全是给您准备的,我也效仿您老人家每一只是一斤的分量。哈哈您可站好了,我要发镖了。”

  三爷点点头:“贤弟请。”

  “哎呀!”把胜奎和胜福气得连跺脚带晃脑袋,都把脸背过去了。心说话:世界上再实的人没有像您这样实的,您说说您让他两阵,他还不依不饶的,他拿镖要打您,您就瞪眼在那等着挨打,这,这这叫什么事?他们俩着急呀!小侠萧银龙剑眉倒竖,虎目圆睁,咬碎银牙,一捅旁边的贾明:“大哥……”

  “哦,大哥什么呀?”

  “秦天龙这小子可杀不可留!”“哦,一点也不假,扒了他的皮我都不解恨!”

  “您看着没,我师傅他一会还不把他放了,如果放他走了,这叫放虎归山还要伤人。我打算和贾大哥商量商量:埋伏起来,绝不能让他平平安安地走了,把他废了得了。”

  “哎哟,我说兄弟,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抓他个兔崽子就包在我身上了。”

  萧银龙就问:“那你有什么招?这小子能耐可大。”

  “哦,没说的,你哥哥就是有能耐。”贾明一分众人:“借光,借光。”借光他出去了。出去很大一个工夫他又回来了:“借光,借光,借光。”

  萧银龙不明白,就问他:“大哥你干什么去了?”

  “哦,我取法宝去了。”

  “在哪呢?”

  “你甭问了。”

  “法宝全拿来了,等一会就收拾这个老王八蛋。”

  杨香武在旁边一听,探着脖子就问:“明啊,你们俩说什么呢?”

  “哦,我们俩说呀,饿了想吃干巴鸡。”

  杨香武一听:“放屁!告诉你呀,有好事可别忘了我,我也算一份。”

  您说有这三人秦天龙还好得了吗?

  单说神镖将秦天龙,在里边转了好几圈也没发镖。为什么?当心怕打不上。心说:我这十二只镖真格就打不上胜英啊!哎哟,苍天可睁眼啊!神佛可保佑啊!黄飞虎老神仙你也得帮帮我的忙呀!我可不是为了我自己,我是为了我哥哥秦天豹啊!大哥你在天之灵看着,我可给你报仇了。当年胜英怎么打你,你怎么死的,如今我也要打他。这叫以牙还牙。他转来转去,离胜英也就十步左右,冷不丁把左手一抬,这下可厉害,六支镖一块出来了,这镖有个名叫:天女散花,啪啪啪啪,梅花形的奔胜英就来了,上边两支打两眼,中间一支打咽喉,下边这三支打心口,挂两肩。一道闪电就过来了,胜英赶紧往地下一趴,这六支镖走空。把老百姓吓的“呱”往两旁一散,六支镖打到场子外去了。胜英双手点地叠身站起,刚一站起,这一抖手六只镖又出来了。头两支打胜英的两助,中间一支打心口,下边一支打小肚子,底下那两支打双腿。秦天龙可下了毒手了,这六支镖比刚才的大了一倍。耳轮中就听:“啪”!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