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九回 起死回生伯芳学艺 难中得救盟嫂戏叔

三侠剑

作者:张杰鑫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3

  胜英大战林士佩,打到一百个回合没分出上下。毕竟是年轻人气血方刚,林士佩逐渐地占了上风,胜英年近六十,气血衰败,在力量方面抵不住人家,只累得浑身是汗,眼看不及呀!正在这危险关头,天罗网上出现一人,这人抖丹田喊了一声:
  “唗!肖金台的贼寇,休要猖狂,莫要撒野,某家到了。”

  这一嗓子就好像金钟一样震惊全场,林士佩虚晃一招跳出圈外,胜三爷压宝刀仰面观瞧:

  “什么人?”

  全场的人都把头仰起来往上看,就见一人从天网破的那地方飞身形跳进天井当院,一看这个小伙子太英俊了,平顶身高七尺左右,细腰梁,宽宽的膀扇,面似银盆,五官清秀,两道黑铮铮利剑眉飞通入鬓,好像明漆一般,一对大豹子眼皂白分明,白眼珠是真白,黑眼仁是真黑,瞳孔放光,鼻似玉柱,方海阔口,通红的嘴唇,元宝耳朵,在脑门正中长了一个红色的竖纹,更给这人增添了英俊,头戴八棱月白缎壮中,上安二十四朵黄绒球,吐吐乱颤,鬓插八卦太极图的英雄胆。上身穿月白色缎的短靠,寸排骨头纽,纳领,纳袖,纳边,纳扣,排扣到底,金线盘花上绣万字不到头,勒着黄色的英雄丝绦,在胸前打着英雄结,灯笼穗飘摆于背后,腰中系一巴掌宽丝銮壮带,在前边挽了个猫耳朵,长短穗子在前头一当郎,下身穿月白缎十三飞的蹲裆滚裤,蹬一双莺哥绿抓地虎双皮脸的快靴,英雄大氅早已甩掉,打了个麻花扣斜背于身后,斜挎百宝囊,在手中擎着一条亮银盘龙棍,再看此人手中擎棍往院中一站,真好比鸡群中的凤凰,乱草之中的灵芝,身前背后百步的威风,盛气凌人,压倒一切!所有的人无不挑大拇指称赞,这小伙子长得可太威风了,这是谁呢?大伙都不认识他,唯独老剑客夏侯商元对他很熟。老剑客手捻须髯哈哈大笑:

  “五弟,你这厢来。”

  那位说来的这个人是谁呀?他就是三侠剑这套书主要的书胆,飞天玉虎蒋伯芳蒋五爷,这是最厉害的一个了。前文书咱们说过,老剑客艾莲池收了六名弟子,掌门的大徒弟就是震三山挟五岳赶浪无丝鬼见愁大头剑客夏侯商元,二徒弟就是铁牌道人诸葛山真,三徒弟是胜英、四徒弟是红莲罗汉弼昆,五徒弟就是蒋伯芳,老六就是斩怪蟒的叶成龙,咱单说今天来的这个蒋伯芳蒋五爷。

  他是云南人氏,父亲是云南省的总兵叫蒋天章,母亲是万氏夫人。要说起蒋伯芳年岁不大,但是走过的路是十分坎坷。

  为了叙述蒋五爷的身世,不得不多费点笔墨。

  蒋伯芳的父亲蒋天章,扶保明朝最末一个皇帝崇祯。受崇祯的皇封镇守昆明府当了总兵大人,手下有三千军队。蒋天章乃是一忠臣,自从到任之后两袖清风,明镜高悬,治军甚严,他到了云南老百姓无不欢迎,真是有口皆碑,因此蒋天章虽然当了那么大的官,手中并不富裕。那时蒋伯芳刚刚七岁,社会就发生了变化,李自成兵进北京,崇祯皇帝吊死煤山,义军就掌握了政权。但是由于吴三桂出卖山海关投靠了清兵,清兵这才开进山海关,李自成大败一片石,没有办法放弃北京败走长安。后来由于内部不团结,矛盾重重,这次起义宣告失败,李自成兵退九宫山,生死不明,从那以后清军就占领了全国,当时吴三桂封为镇南王领着前头部队攻占各省,最后打到云南,又当了云南王。这个吴三桂人不怎么样,臭名昭著,老百姓对他十分反感,他到了云南以后为了收买人心,不惜重金拉拢蒋天章,仍然让他当昆明府的总兵,被蒋天章拒绝了,假说有病,挂印封金,率领一家人离开昆明府,老头就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以度晚年,谁也不保了。两口子一商量,干脆回到浙江万氏夫人的家里去,买几间房子置点地,春种秋收就当个农夫算了,二人商议已定,择日启程,雇了几只船顺流而下赶奔浙江金华府。但是刚走到长江三峡就发生了不幸的事情,忽听得两岸锣声响亮,水面上出现了一支水寇,这些水寇全用黑灰抹脸,分乘二十几只小船,把三只官船给拦住了。船家吓得抖衣而颤,赶快禀报了蒋天章。

  蒋天章是武将出身,在军队呆了多少年,而且蒋大爷善使一条亮银盘龙棍,那也是勇冠三军哪。蒋天章一伸手从门后把大棍抄起来,让夫人看着儿子蒋伯芳。他拎棍赶奔船头。蒋天章来到船头之上大喝一声:

  “呔!杀不尽的毛贼草寇,尔还不把道路闪开,蒋大章在此!”

  他认为这些贼都是攒鸡毛凑掸子,乌合之众,我这一喊他们不就跑了吗?结果他可想错了,这帮贼都是江洋大盗,杀人不眨眼那!为首的船上站个小子,这小子挺大个儿,有点罗锅腰,脸上有一道横疤,面如黑紫色,在左腮之下长着一撮红毛,他就是长江一带最著名的水寇叫穆世宏,这帮贼都归他指挥。穆世宏专门在这截杀过往的行人旅客。他一看蒋天章口出狂言,不由得哈哈大笑:

  “姓蒋的,你甭耍威风,你现在不是总兵了,你是解任的官员,跟普通的百姓没什么区别,大爷我为了做这份买卖,早就派弟兄探听清楚,知道你今天路过此地。姓蒋的,你要明白事赶紧把东西给我留下,还能保住你一家人的性命,如若不然,我是刀刀斩尽,刃刃诛绝,一个不给你留!”

  蒋天章听罢火往上撞,抡棍就砸。穆世宏突然发现这条大棍不错,他心里就是一动,我若能把姓蒋的整死,得了这条兵刃可真不错,所以他心生了一计,喝令手下的弟兄群殴,一霎之时群贼全上来了,十八般兵刃样样皆有,把蒋天章困在当中。弄得蒋天章手忙脚乱。虽然他挺勇,但他是马上的将官,必须顶盔挂甲骑马,可是今天全然不同了,身着便装,战马也没有,怎么能抵住这些凶恶的敌寇呢、一开始左肋受伤,后来腿受重伤,紧接着头上挨了一鞭,蒋天章惨叫一声摔倒在船头,结果落了个乱刃分尸呀!这时候穆世宏把棍拣起来了,看了一看,真是爱不释手,然后吩咐一声:“给我上!”一阵抢夺。三船东西都被抢劫一空,人都被惨遭杀害。万氏夫人一看不好哇,抱着七岁的儿子蒋伯芳娘俩投江自尽。

  贼寇们走了咱不说。单说这娘俩,跳到长江水中,叫浪头这一打,娘俩就分开了,万氏死在水中,就剩下这蒋伯芳,顺水漂流,一泻千里,后来把他冲到浅滩之上,蒋伯芳还真没死,在浅滩上缓醒了多半天,后来明白过来了,睁眼一看,爹没了,娘没了,亲人们都不见了,蒋伯芳放声痛哭。试想,一个七岁的孩子,从没离开过爹娘,现在落得光身一个人怎么办呢?一开始他就是哭,把嗓子都哭哑了,哭乏了就睡,醒了接着儿哭,一直哭到天黑。这七岁的小孩儿,脑子里头也能分析点事,他一想,我亲人没了,我也不能这么饿死呀?听母亲说过,实在不行还可以讨饭,干脆我要饭吧!从此以后蒋伯芳就沿街乞讨,一边无目的地往前走着,一边要饭为生,饥一顿,饱一顿,所受的痛苦是一言难尽呐!

  咱们单说这一天,蒋伯芳就来到四川和贵州的交界,眼前出现一个大村镇。小伯芳觉着腹中饥饿,准备进镇子讨口饭吃,等进了镇子一看这还挺繁华。由于这里的交通闭塞,大型的战争打不到这,所以比较而言,这块儿也比较太平,因此镇子上挺热闹。蒋伯芳伸着小手管别人求钱讨饭,可是,这儿的人都挺狠,打过来,骂过去,没有一个人给饭的。小伯芳从早晨起来要到天黑,一口饭也没讨着,实在饿得没办法,只好把裤腰带紧了一紧,东张西望,眼瞅着集市上的人没了,他一想找个避风的地方睡一宿吧,遛达来,遛达去,发现靠路南有座广亮的大门,蒋伯芳一看这家可够气派的,上马石、下马石、两溜桩橛,上边有门灯,下边摆着凳,大门对面是八字照壁,门前白沙石铺的路。心说我就住到这吧,靠着门墩把衣服一掩,就睡了。他睡到定更天左右,门前来辆车。这辆车是红油漆的车床,上头盖着五彩的车棚,车老板精明强干,拿着大鞭子,牲口都挂着威武铃,一直来到这家门前。“吁——”车站往了,车老板下来,把鞭子插好,准备个板凳,然后把车帘撩开,接主人下车。

  借灯光一瞅这主人长得挺气派,白脸,三绺胡,五十多岁,后边的小伙子还给拿着药箱子,这主人稳稳当当从车上下来。有人叩打门环。

  “老爷回来了,快开门。”

  “嗳,来啦!”

  大门开放。本宅主人迈步往里一走,发现门旁坐着个小孩儿,低着脑袋,正打瞌睡。主人就问:

  “这是怎么回事?”

  仆人一看:“呀,小要饭的,跑到这避风来了。”

  过来给小伯芳一巴掌:

  “起来,哪来个小要饭花子,滚!你跟谁打招呼跑这睡觉来了!”

  小伯芳一抬头,正好跟这主人打对眼光。这主人这么一看,这小孩儿长得不错呀。平头正脸,五官清秀,特别是他这对眼睛非常讨人喜欢,因此就动了怜悯之心。主人冲家人一摆手:

  “别吓唬他。”

  迈步过来摸摸蒋伯芳的头顶。

  “孩子,你是哪的人哪?你爹娘哪去了?”

  这一问,蒋伯芳鼻子一酸,眼泪掉下来了。

  “我爹娘都叫水寇给杀死了,我是从云南逃难逃到这来的。”

  “哎呀,你几岁了?”

  “我七岁。”

  这个人心里头如同刀绞一般哪,为什么?他今年五十二了,没孩子。虽然家值万贯,膝下无有子女,他觉着前途无望,因此尽做好事,冬舍棉,夏舍单,二八月开粥场,有时到庙里去布施,希望能积个儿女。出于这种心情,他对小孩儿就格外的喜欢,听蒋伯芳这一说,他好悬没哭了。

  “孩子,你在本地有什么亲戚?”

  “没有,我是要饭要到这来的。”

  “唉!真够可怜的,跟我到家里吧。伙计,好好伺候着,先给他换套衣服,弄点吃的,洗个澡,然后带到我的房中。”

  “嗳,是!”

  主人发话谁敢不听,两个仆人把蒋伯芳领到里边,先用木盆打了热水,取来牛油肥皂,一边给小伯芳洗着澡,一边说:

  “小孩呀,该着你时来运转,你怎么就遇着我们好心的主人了?今后你甭发愁了,吃饭不成问题。只要我们主人一高兴,你要什么有什么。”

  小伯芳就问:

  “你家主人贵姓?”

  “我家主人姓艾,名字叫艾连堂,是本地有名的善人哪,凡是求着他的,就没有拒绝过。”

  蒋伯芳心里这才明白,洗完了澡,换了套衣服,蒋伯芳又吃点东西,精神头也来了。管事的领着他,来到后院的书房去见主人艾连堂。人佩衣服,马佩鞍哪,蒋伯芳经过沐浴更衣,领进来再一看,简直跟仙童一样,又好像个银娃娃,艾连堂一见,喜欢得不得了哇!把蒋伯芳抱在怀里细问经过。蒋伯芳就把以往的事情讲了一遍。

  艾连堂这才知道,他父亲就是云南总兵蒋天章,那是个清官哪,这是名门之后。

  艾连堂一想,他在我这呆着吃几顿饭,不成问题,怕的是把这孩子就耽误了。他告诉蒋伯芳:

  “孩子,你先住到我这,过两天我领你出趟门,给你找个老师,让他教你能耐,你看如何呀?”

  “哎呀,我谢谢恩人!”

  书说简短,蒋伯芳在艾家住了十天,体力也恢复了,艾连堂命人套辆车,让伯芳上车,他也跟上去,让车老板儿把车一直赶到对青山松竹观。松竹观是什么地方?就是胜英学艺的地方,来见老剑客艾莲池。原来这艾莲堂跟艾莲池还是本家。松竹观所有的花销,全由艾连堂提供,两个人处得不分彼此,艾连堂把蒋伯芳领到庙了,见着老剑客艾莲池,把伯芳叫过来,把他的身世做了介绍,最后说:

  “道兄,您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干脆您再多收个徒弟吧。”

  艾莲池一咧嘴:“贤弟呀,不是我不收,这孩子太小了。像我门户之中有的徒弟八九十岁,我的徒孙都六七十岁,你说我收这么个小孩,将来叫我徒弟们质问我,我有何话说呀!”

  艾莲堂说:“那怎么办呢?情况特殊您就大开山门吧,无论如何把他收下看在我的分上。”

  艾莲池情面难却:“这么办吧兄弟,你先把这孩子给我留下,我看看他有没有天分,要行呢,我教他武术,要不行呢,对不起,我还得把他给你送回去。”

  “行行行。”两人一言为定,艾连堂给留下五十两银子,让蒋伯芳好好在这学能耐,他告辞回家。此后蒋伯芳住到庙上了。

  艾莲池有时候高兴,把蒋伯芳叫过来,让他弯腰、折腿,蹲小架。可蒋伯芳天资聪明,一教就会,教他一趟拳,没几天练出来了,怎么教怎么会,艾莲池这心就动了。一瞅这孩子可真聪明啊,我再教他点繁琐的。最后教给他一趟大洪拳三十六路,没用一个月,会了。练的还挺出众,从这之后,艾莲池才下定决心,收这徒弟。这样的人不收我收准呢?蒋伯芳才正式拜艾莲池为师,排列老五,要不怎么叫蒋五爷呢?

  在十八般兵刃当中,蒋伯芳不爱别的,就爱练棍,因为他爹就是使棍的,他从小就看。艾莲池投其所好,在棍上就给他下了功夫了。教给他行者棒,又教给他天宫棒,地宫棒,翻天三百六十路九宫八卦连环棍。蒋伯芳是样样都学到身上了,而且高来高去,陆地飞腾,样样本领精通。艾莲池一看,我这么多徒弟,将来就数伯芳露脸哪!连胜英也不行。人老了也喜欢孩子,老剑客哪也不去,爷两个就摽在一处了,蒋伯芳到了十八岁,上山这十年把功夫都学成了。小伙儿个头也长起来了,五官相貌也长开了,简直是英俊无比。

  艾莲池更高兴了,有一次艾老剑客出门办事,把庙上的事就托付给蒋伯芳,告诉他好好看家,另外练习功夫,别耽误,为师回来要检查你的功课,蒋伯芳点头。

  艾连池走后,伯芳照样练功,正赶上数九寒冬,伯芳这天早上练武,就发现鹅毛大雪铺天盖地呀。伯芳练完了之后用扫帚清扫门前的雪,突然在雪地里发现一个人。这个人已经冻得半死了,蒋伯芳一看这人岁数也不大,穿的衣裳也比较好,这是怎么回事呢?蒋伯芳马上把这人背到庙里,找来两个小老道,三个人忙活着进行抢救,到掌灯时候把这人救活了。被救的这人明白过来朝眼前看看,站着个小道士,还有个漂亮小伙,再看看屋里的环境,闭上眼睛一琢磨。明白了,一定是我在雪地之中昏厥过去,是人家把我给救了。这个人急忙下地施礼:

  “恩公在上,我给恩公磕头了。”

  “别别别。”

  蒋五爷把他拦住,让小道士给他做碗面汤,热乎乎地吃下去,这个人才彻底复原。蒋伯芳一看这人顶多二十五六岁,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赶紧抱拳就问他:

  “贵姓啊,朋友。”

  “免贵我姓董,双名士兴。”

  “嚄。请问董老兄您这是从哪来?因何昏迷在雪地之中?”

  董士兴口打唉声:

  “唉,一言难尽哪!”

  闹了半天这个姓董的是从杭州来。杭州有十八家大买卖,他是个总领班,家产人丁,是杭州的首户。这次出门办事没想到在前边不远也遇上强盗了,把他的随从两个家人杀了,东西被抢劫一空,董士兴为了逃避杀路,这才跑进深山,冻饿、惊吓,再赶上大雪,故此才昏迷。

  董士兴把经过说完了,蒋五爷心中很不是滋味,因为两个人命运相同。蒋伯芳把自己的身世跟这董士兴说了一遍,董士兴也哭了。

  “恩公啊,看来咱俩的命运差不多少哇,您把我救了,我无以为报,我打算提个要求,与恩公八拜结交,冲北磕头,不知恩公肯赏脸否?”

  蒋伯芳正是十七八岁,爱交朋友的时候,一看这人挺实在,点头答应了。就在松竹院设摆香案,两个人冲北磕头。董士兴做了盟兄,蒋伯芳当了盟弟,磕头之后哥俩亲热得不得了,这个董士兴在松竹观住了十天,想要回杭州了,都是蒋伯芳给他准备的衣服,拿的路费,董士兴这才告辞,临走之时拉住蒋伯芳的手:

  “贤弟呀,哥哥我回杭州了,你记住将来有一天要到杭州,你千万找我去。你到了杭州只要一提姓董的,董百万,没有不知道的,一定有人把你领到我家。”

  蒋伯芳牢牢记住,哥俩洒泪分别。单表蒋五爷继续在这练功,到了月底老师回来了。蒋伯芳也没隐瞒,把这件事情跟老师讲了一遍。艾莲池挺高兴:

  “孩子,这就对了,我们练武之人就是扶困济危,看来为师没白教你呀!”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到了蒋伯芳二十岁这一年,艾莲池把他叫到身边:

  “伯芳,你上山多少年啦?”

  “师父,十三年了。”

  “啊,功夫也学得差不多了,为师想叫你下山闯荡江湖,不知你可愿意否?”

  蒋伯芳马上跪下了:

  “师父,怎么您撵我走,是不是弟子有不孝顺的地方,惹着您老人家生气了?”

  “哈哈哈,孩子,非也。在我这几个徒弟当中我最喜欢的就是你呀!不过你也不算小了,不能总守在我的身边哪!你应当闯荡江湖,做一番事业,将来你发达了、有出息了,为师的脸上也好看哪!”

  “师父,我什么时候走?”

  “最近几天你就可以下山。”

  “师父,那我去投奔谁呢?”

  “听为师道来。你有几位师兄都在江湖上,你大师兄夏侯商元,你还记得吗?”

  “师父,我记得,就是挺大脑袋那个。”

  “对。听说他现在在台湾和澎湖,此人性情古怪,行踪飘渺,究竟在哪,为师也摸不清。你二师兄、三师兄、四师兄,他们都在南京水西门外十三省总镖局,为师打发你下山就投奔你三师兄胜英啊!将来在镖局子谋一份差事,你要跟胜英在一起,前途不可限量。孩子你记住,你三师兄就是咱们上三门的掌门人,就代替为师,我不在眼前他就好像你师父一样,你对他也要尊敬,要听他的话,记住了吗?”

  “师父,弟子记住了。”

  “伯芳,还有一事为师要嘱咐你。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恐怕你要惹祸,古往今来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相貌太出众就会引来麻烦。我可警告你,咱们上三门谨记一个淫字,倘若你走了邪道,做出这种坏事,为师是绝不容饶!”

  蒋伯芳脸一红:

  “师父,弟子牢记不忘。”

  长话短说,三天以后蒋伯芳下山,艾道爷送给他一套衣服,另外赠送他一把单刀,给了路费十两。蒋五爷肩头扛着哨棒,腰里挎着刀,怀里揣着十两路费洒泪下山,到十三省总镖局去找胜英。因为他对中原一带地理不熟,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花钱又不会算计,结果走的日子不多,把这十两银子花光了。蒋五爷一看这怎么办哪,一文钱憋倒英雄汉哪!跟人们一打听,离着南京还很远哪,这怎么办?老师说的清楚,我们上三门门规甚严,一不准把武术放到地上换钱花,二不准偷盗摸取,又没有朋友,岂不把我难死!

  后来他省吃俭用把外边衣服卖了,这才勉强维持到了杭州。到了杭州一进城门他看旁边有个当铺,上边是金字牌匾。蒋伯芳一想没有什么可当的了,我把这口刀当了吧,哪怕当个一吊半吊的,我吃饱了肚子再说。他把刀解下来,进了当铺,往柜台上一放:

  “掌柜的,当。”

  这个掌柜的是位山西人,有点酒糟鼻子,把这口刀拿过来,拽出来看了看,晃晃头,又给退回来了。

  “不要。”

  “怎么,这刀成色不好?”

  “不是,我说小伙子,这刀是武器,又叫凶器。谁知它杀过人没杀过人哪,方才我一看这刀都开过刃了,这种东西我们当铺不收。”

  “掌柜的,您高高手吧,我是从外地来的,连店饭钱都没了。您看我身上实在没有可当的了,先把这刀押到这,说实在的,我有钱还得来赎来,因为这是我老师赠送的纪念,你花多少钱我也不卖,就因为实在困难,迫不得已才来当刀,您高高手就收下吧。”

  “不行,不行,说什么我也不能收。”

  蒋伯芳一看他不收,把自己气得够戗。正在这时,当铺里头往外送客人,一大帮好像众星捧月一般,围着一个人往外走。蒋伯芳抬头一看,哟!这人这么眼熟啊,后来才看出来,正是雪地之中救的那个盟兄董士兴。伯芳就叫了一声:

  “盟兄!”

  董士兴一看:

  “哎哟,兄弟,你这是从哪里来?”

  不顾一切过来就把伯芳手给抓住了。

  “贤弟,难道这是在梦中相遇?”

  蒋伯芳苦笑一下:

  “盟兄,大晴天的哪里是梦中。”

  “哎呀,兄弟你怎不到家呀?临别之时我怎样说的,到了杭州你来找我呀,这这,哎,你怎么到当铺来了?”

  伯芳脸一红:

  “盟兄因为我没钱花了,打算把刀当了。”

  “哎呀,你这人真不听话。众位,这是我的恩公,又是我磕头的兄弟,大伙都见一见,认识认识。他姓蒋。”

  当铺这掌柜的觉着挺不好意思,从栏柜里出来,一个劲儿赔礼:

  “我说这位蒋爷实在对不起,方才我不知道,多有得罪,”

  蒋五爷一笑:

  “不知者不怪,这不算什么。”

  董士兴点手唤车,把蒋五爷接到家里。蒋伯芳到他家一看真了不起,太阔气了,光他家这院套方圆也有一里地,里边的房子都有上百间,前出一廊,后出一厦,后院带花园,两边带抱角楼,四个墙角有高大的更夫楼,简直跟一座大寨子相似呀。董士兴一直把他让到里边,问寒问暖。

  “贤弟,你这是从哪来?”

  “从松竹观。”

  “嚄,满徒了?”

  “嗯,奉师之命闯荡江湖。”

  “太好了,兄弟你等着,我把你嫂子请出来给你介绍介绍。去去去,请夫人。”

  在那个社会,一般的朋友,不给介绍夫人,救过命的朋友,才把夫人请出来相见,可见董士兴拿蒋伯芳不当外人了。然后命令,全家人都祝贺,祝贺我兄弟来了,杀牛宰羊,准备酒席。

  全家人都忙开了。蒋伯芳正在这跟盟兄谈话,就听外边娇滴滴女子的声音,丫环、婆子一大帮,正中央闪出一位夫人。蒋五爷赶紧站起来了,一看这夫人长得是如花似玉,比董士兴小得多呀,衣着打扮,光彩照人。董士兴赶紧给介绍:

  “夫人哪,这就是我经常跟你叨念的我的救命恩公,最好的朋友蒋伯芳。贤弟这是你嫂子。”

  蒋伯芳赶紧一躬到地:

  “小弟参见嫂夫人。”

  这位夫人抿嘴一笑:

  “哟,不敢当,兄弟请起。”

  董士兴大喜:

  “今天咱们一家人好好喝两盅。夫人那你也别见外,好好陪着兄弟。”

  时间不大,酒菜成席,在屋里头摆开桌椅。蒋伯芳坐在客人的位置上,董士兴在下垂首相陪,旁边就是他夫人,丫环婆子在两旁恃奉。从谈话当中蒋伯芳才知道,这位嫂夫人姓高,高氏,比盟兄小八岁,今年正好二十,与自己同岁。这位高氏夫人一点也不腼腆,一边给蒋伯芳敬酒一边说:

  “兄弟,我听你哥哥跟我说了,他被土匪抢了,好悬没丢了命,几乎冻死在雪地之中,要不是兄弟把他救了,哪有他的命在呀,是兄弟救他的性命,赠他的路费,才得以回家团聚,我们把你就当做神人啦!兄弟你别走了,就留到我们家好好住些日子,将来跟着你哥哥一同执掌买卖,也不是嫂嫂自己夸口,咱们在杭州什么样的买卖都有。听你哥哥说,刚才你到当铺去当刀,那当铺也是咱家开的,西门里还有绸缎庄,西门外还有烧锅,永关里还有当铺,你就放心吧,咱们是吃喝不愁。”

  “多谢嫂夫人。”

  相比之下这个高氏挺能说,三个人当中就听她白话了。蒋五爷心中不太痛快,认为在这个场合应该让董士兴多说话,一个女人家,何必多嘴多舌?但又一想,嫂嫂可能是个热心肠,人家就是这种门风,我是个客人,有什么挑剔的呢?所以这顿饭吃得格外香甜,吃罢以后,残席撤下,高氏告辞回去休息。董士兴让人给他告假。

  “这些日子哪我也不去,我陪我兄弟玩玩。”

  一句话简短,董士兴陪着蒋伯芳游览了杭州各处的名胜,游览了市容,晚上又陪着他听戏,没事看十样杂耍,回来就成席。这还不说董士兴把杭州出名的人物全请到家里与蒋伯芳相见,让大家多多关照,这种热诚劲,那是比不了的。本来蒋五爷想即奔十三省总镖局,但是被董士兴活活地给留住了,怎么的也不能够脱身。一日两,两日三,蒋伯芳在他们家已住了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之中都处熟了。这一天董士兴有事,非得他出门不可,他告诉蒋伯芳:

  “兄弟,哥哥失陪了,今天十八家领班有个紧急会我得参加,恐怕这会得开个三天五日的,我要不回来你不用着急,用什么,缺什么,你都跟管事的说。”

  “哥哥请便。”

  董士兴说完上车走了,就剩下蒋五爷。蒋伯芳觉着挺烦闷,来到庭院之中忽然想起来了,我自从离开松竹观,没练武术了,这功夫岂不荒废了吗?难得有这么个清闲的时候,我得好好复习复习功课。想到这,五爷把外衣闪掉,把单刀拿过来,摁绷簧拽出来,刀鞘放到长椅上,走形门,迈过步,练了一趟六合刀,把刀练完了,觉着身上挺松快,又把哨棒拿过来,练了一趟哨子棒。练完之后鼻子尖见汗了,五爷一想我得洗个澡,让仆人拿过来大木盆打满水,把仆人打发走了,自己在屋里沐浴。正这时有人砸他的门:“啪啪啪”,五爷这就擦身穿衣服:

  “谁呀?”

  “哟,兄弟是我,你嫂嫂来了。”

  “哎哟,嫂子,等等,等一会儿。”

  蒋伯芳心说多倒霉呀,洗澡的工夫她来了,赶紧把衣服穿好了,满头大汗把房门开开,就见高氏,满面笑容,也没等蒋伯芳让,她就进了屋了,丫环婆子一个都没带,坐到屋中之后,蒋伯芳赶紧把水倒了。问道:

  “嫂子,您今天怎么得闲到前屋来了?”

  “嗯,兄弟我听丫环跟我说了,你哥哥今天出门开会去了,这个会挺紧急,非得他参加不可,大概你也知道他是杭州十八家的总领班,有些买卖上的事情,都得他决定。”

  “嫂子,我知道。”

  “你哥哥一走,撇下你一个人孤单单、冷清清,嫂嫂我觉着怪不忍的,因此抽时间到前屋来陪伴于你。”

  “嫂子,不必,我一个人挺好,刚才我练练功夫,我打算趁我哥哥不在家这几天,好好把功夫复习复习。”

  “看你说的,你把功夫学到身上还能忘得了吗?老练那玩意有什么意思。兄弟咱可一言为定,今天我在后花园设摆一桌便宴请你吃饭。”

  “嫂子,不必,我酒足饭饱什么也吃不下去。”

  “哟,是这阵儿,晚上你能不饿吗?到时我叫李妈来接你。”

  这位嫂夫人问短问长,坐了一会儿,然后才起身告辞,弄得蒋伯芳好不自在。心想我想恢复恢复功课,她还请吃饭。有心不去怕驳嫂子的面子;有心去男女授受不亲,大哥又不在家里,哎呀,蒋五爷左右为难呐!

  到了掌灯之后,刘妈、李妈来接他来了。

  “五爷,我们夫人在后花园等着哪,请您吃便饭。”

  “好好好,我这就去。”

  蒋伯芳换套衣服,两个老妈提灯引道,这才赶奔后花园。其实伯芳打住到这之后,后花园他就来过一次,因为嫂子在后边住,多有不便。那时是大哥陪着来的,从那以后一直没来过,今天是第二次。等进了后花园,转过假山石,到了牡丹亭,再看此处灯光明亮。在牡丹亭前头放一张桌案,桌上摞列杯盘,有各种水果,各种点心,还做了几样菜,摆着几瓶好酒。

  就见这高氏夫人,浓粉艳装,满面含笑在这等着。蒋五爷来到面前,深深一躬:

  “参见嫂夫人。”

  “兄弟,都是自家人,你怎么这么多礼呢?赶紧请坐吧!”

  “多谢嫂嫂。”

  蒋五爷在旁边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口,目不斜视。高氏一笑,让刘妈给满上杯酒,递给蒋五爷。她手里拿着团扇,一边扇着一边说:

  “兄弟,你看我们家怎样?”

  “嫂嫂,天上人间,真是人间的天堂!”

  “哟,瞧你说的,是呀,家里边吃喝不愁,倒也自在。可是人没有十全的。嫂嫂我也有不满意的地方啊,你猜猜是什么事?”

  “小弟不知。”

  “兄弟,今天把你请来,一方面是吃酒,一方面是向你诉说我这一肚子的委屈。”

  说着话她看了丫环、老妈一眼,她们都明白,再看丫环、婆子全都退出后花园,这么大的后花园就剩下蒋五爷和高氏两个人。高氏把自己的椅子往伯芳跟前靠了靠这才坐下,蒋伯芳提鼻子一闻,一股浓烈的胭粉味直刺鼻孔,五爷一皱眉,把自己的椅子又往旁边拽拽。高氏笑呵呵把杯酒递给蒋伯芳:

  “兄弟,你猜猜嫂嫂我为什么要诉苦?”

  “小弟不明。”

  “唉!要按理说呢,我跟你哥也算年貌相当,他家有钱,我家也有钱,称得起门当户对,可就有一样,我们俩性格合不来呀。嫂嫂我是个爱说爱笑的人,你哥哥忙于事务整天不在家,这是你来了,你要不来呀,你哥哥很少在家过夜,就撇下嫂嫂我一个人,孤单单,冷清清好不凄凉,虽然吃的好、穿的好,那有什么用呢?人都是有感情的,希望有一知音,你说对吗?”

  蒋五爷没言语。高氏接着往下说:

  “兄弟自从你来了之后,嫂嫂我觉着格外地高兴,我觉得有了依靠了,我见过兄弟一次面,兴奋得几夜都睡不着,我希望兄弟你不要走,就住到我们家,你我经常见面,就是你对嫂嫂我的最大安慰!”

  蒋伯芳没念过多少书,听不透这话都是什么含义,但凭经验讲,好像不是正经话。蒋五爷急忙站起来:

  “嫂子天气不早了,我还有点事,向嫂嫂告辞,多谢你今天的招待。”

  蒋伯芳站起来就走,出乎意料的是,这高氏往前一扑把蒋伯芳给抱住了,脑袋扎在蒋五爷的怀里:

  “兄弟你长得这么好,这么聪明,难道说嫂嫂的苦衷你全不理解吗?趁着你哥哥不在家,你我二人欢聚在一起该有多好。”

  “哎哟!”把蒋五爷气得三刹神暴跳,往外一推,把高氏推了个跟斗,“咕呼”就摔了。蒋伯芳正色道:

  “嫂嫂我希望你自尊自贵,别忘了我是你盟弟,你是我嫂子,我跟我哥哥是过命的朋友,你做出此事,说出此话真是恬不知耻!”

  一甩袖子蒋伯芳走了,就听到身后边传来娇滴滴女子的哭声。

  蒋五爷回到屋里越想越有气,真是如坐针毡,蒋伯芳一想真是倒了霉了,我见她面那天就看她不是块好饼,可惜我哥哥人那么好,怎么娶了这么个媳妇呢,不行,不能呆了,马上就走。蒋五爷收拾东西这就要走,但收拾收拾他这火就压下了,一想我哥哥对我不错呀,如果他回来发现我不在,他心中是什么滋味,我再不乐意呆也得等我哥哥回来的呀!哪怕回来我找个理由光明正大地走,也不能不辞而别呀!哎呀,我哥哥得好几天才能回来,我这几天怎么个熬法呀?

  蒋伯芳思前想后不住地叹气。书说简短,三天过去了,董士兴还没回来,蒋伯芳一想,我走就得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