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一回 画虎不成险遭毒手 他乡遇故绝处逢生

三侠剑

作者:张杰鑫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3

  六人夜探马公城,结果贾明这一掉下去惹了大祸,黄三太等人隐藏不住,这才拉家伙跳到天井当中,玉王张其善大吃了一惊,赶紧转身躯站起来,率领文武群臣把天井院就包围了,张其善手按宝刀,断喝一声:
  “尔等是哪来的?胆大包天,自己来送死,还不报通名姓。”

  黄三太一笑:“要问我,祖居浙江绍兴府,黄家岗,在下姓黄,叫黄三太,我老师就是南七、北六、十三省总镖头胜英胜子川。这几位是我的师弟:赛时迁的杨香武;小方朔欧阳德;红旗李昱;张七张茂荣。张王爷,我们这次前来跟你没有仇恨。我们主要是捉拿三鼠,只因正月十五,三鼠进皇宫大内,盗走索娘娘的三宝:九凤金钗,珍珠汗衫,翡翠鸳鸯镯。临走之时,在墙上留下四句诗,还把我老师的名字写上了,这纯属栽赃陷害,为此事,南京按察衙门把我老师叫上公堂,幸亏王熙王大人,两袖清风,开脱了我师傅的死罪,命他捉拿贼寇,追回三宝。为此,我们走遍了各地,寻找三鼠的踪迹。后来听说,他已到了澎湖的马公城,因此我等跟踪而至,这才来到王府。王爷,你跟大清朝什么关系,我们管不着,只是要求你一件事,把三鼠交出来,三宝归还,我们马上就离开,你看如何。”

  张其善哈哈大笑:“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得多轻巧,你都忘了,这澎湖、台湾乃是独立王国,与大清毫无牵连,它的王法,根本管不到我这。再者一说,秦尤他们在大清朝犯了法,到我这是贵客,我愿意留就留,愿意抓就抓,你们还管得着吗?尔等这么大胆,竟敢跑到这来捕人,真是自投罗网,本王岂能饶你。来!来!把他们五人给我拿下。”

  张其善这话刚说完,就听身旁“哇哇”暴叫,有人喊了一声:

  “王爷,您放心,他们一个也跑不了哇呀……”说话之间,跳过一人,再看此人,身材高大,膀大腰圆,面如三秋古月花白胡须,周身上下有甲胄,腰里刹着兽面豚头丝圆板带,往前一走,甲叶子“哗啷啷”乱响。张其善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手下得力的大将,人送绰号,叫长板气粗救幼主,勇若子龙的赵刊赵子一,就形容他的猛劲,像长板坡的赵子龙。再看赵刊赵子一,迈大步、挺长枪,直奔黄三太。事到现在,无话可说,三太手提单刀,往上一举,和赵刊就战在一处。这一打呀黄三太吃了一惊,没想到,澎湖的人能耐是高,就看对面这人的这条大枪,上下翻飞,光华缭饶,“啪、啪,啪、……”舞得是风雨不透,三太一个没注意,这把刀正碰枪头上,“噹啷啷啷!”“嗖”,刀掉地上了,三太一看不好、掉头要走,就看赵刊搬枪头,献枪攥,“啪”奔三太就抽来了,黄三太躲闪不及,正抽在腿肚子上,“咕通”一声,摔倒在地,被人家军兵往上一围,把三太活拿。红旗李昱一看不好,提单刀往上一举。“呔!休伤我师兄,李昱在此!”跟赵刊战在一块。黄三太都不行,何况是他呀。十几个照面,刀又碰到枪上了,“噹啷啷,嗖”飞了,李昱转身要走,被人用枪打在胯骨上,李玉横着摔倒在地,又被人拿下。

  张茂荣抽刀往上一闯,跟赵刊走了五六个回合,“啪”被人一枪抽在后背上,摔倒在地,生擒活拿。欧阳德一看:“呔!小方朔在此。”抡着铜杆大烟袋就上,他还真厉害,跟赵刊打了三十多个照面,没分输赢。但是,架不住人家人多,旁边闪过十几个军兵,手里头拿着钩杆子,又有套,又有钩子,对准小方朔欧阳德一阵乱钩,欧阳德是顾前顾不了后,没小心,脖子被套住了,人家往后一拽,欧阳德是仰面朝天,大烟袋也掉了,也被人家抓住。现在就剩赛时迁杨香武了,杨香武掂量掂量小片刀,嘴这个骂呀,骂谁?骂贾明,心说:就你捅的娄子,你要不惹这祸,我们哥几个能有现在吗?这小子缺德透了,一晃小片刀跟赵刊战在一处,三个回合,小刀飞了,也被人家抓住。

  赵刊把大枪交给军兵,扭回头,向张其善交令。

  “哈哈,赵将军果然出手不俗,给我立下大功一件,赏马蹄金五十两!”

  “谢王爷!”赵刊高高兴兴把五十两金子往兜一揣,退在旁边。

  再说,玉王张其善,怒冲冲回到龙座。吩咐一声,把五人押到殿上,张其善把桌子一拍:

  “黄三太,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你师傅胜英现在何处?还不从实的讲来。”

  “哈哈,姓张的,你枉费唇舌,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

  “喝!看看我的刀硬,还是你的嘴硬。来人,把他们乱刃分尸。”

  当兵的拥上前把哥五个拽到外面按倒院里,举刀就想砍!就在这时候就听房上“哟”的一声,扔下两块砖来,“啪、啪”正砸在当兵的脑袋上,给砸躺下两个,其他的军兵抱头鼠窜,哭爹叫妈,紧接着砖头像下雨一般“噼啪、噼啪”,院里又是一阵大乱张其善往墙上一看,“喝”在墙上来了个麻子脸,挺着挺大的草包肚子,罗圈腿,他不认识是谁。正是金头虎贾明,这贾明从房上掉下去,捅了娄子,黄三太众人藏不住,各拿兵刃,跳到院里动手,趁着混乱的机会,他从狗洞跑了。跑出二里多地,贾明站住一回头,看几位师兄弟都没来。贾明一想,坏了,准是打起来了。我自己能跑吗?贾明又翻回头来,找他们哥几个,一往一返这个机会,黄三太哥几个被人家捉住了。贾明费了半天劲,爬上墙头一看“哎哟”要杀黄三太,贾明可着了急了,他在墙头揭下一溜砖来,甩手往下就扔,打算解救黄三太,砸倒了几个军兵,就被人家发现了。

  张其善火往上冲:“这个丑鬼是谁?”

  “我,你都不认识,瞎了眼了,我乃是恨天无把、恨地无环的铁霸王金头虎贾明,你贾爷爷来了!”

  再说三鼠,飞天鼠秦尤,过街鼠柳玉春,盗粮鼠崔通,这三小子在这坐着,可没动地方,刚才打得那么激烈,他们没伸手。什么原因,他们心里有底,知道黄三太这些人来了等于白来,不用我们哥仨伸手有张王爷就对付得了。所以呢,他们坐在旁边看热闹。直至贾明这一露面,飞天鼠秦尤就有点不踏实了。赶紧站起身来,抱拳拱手:

  “王爷,您没听他报名吗?这小子叫贾明,别瞅他长得难看,一肚子坏水,他是属丧门星的,他到哪,哪倒霉。这小子要不铲除,咱这澎湖、台湾安全不了,请求王驾千岁,快派重兵把他抓获。”

  “哈哈,秦尤哇!你到了我这,你就把心放下吧。慢说是个丑鬼,就是老匹夫胜英来了,他也逃不了,你在此稍等片刻,看我的。”张其善说到这,抽刀准备亲自抓贾明。但是他伸手一摸刀,傻眼了,怎么的,宝刀不见了,“啊”他一看光剩刀鞘了,这刀什么时候丢的?不知道。张其善心里纳闷:我能挎个空刀鞘吗?刚才我还看见了,这刀掉哪了,再说掉到地上也应有声音,这怎么回事?他觉得这事太奇怪。张其善没工夫想这个,飞身形,跳到墙头抓贾明。贾明扭头就跑,张其善扑空了、不甘心,在后面追赶。

  贾明跳到墙外头,就跟他转大树,他像球似的乱滚,张其善累得满头大汗,也抓不住他。

  张其善就喊:“来人哪,抓这小子!”赵刊赵子一,马童马振邦,孔四、朴正、万军、蒯梁大家全杀出来了,这些都是张其善手下著名的大将,连三鼠也跟出来了,大家同心协力,围捕贾明。

  贾明一看不好,扭头就跑,后边是紧追不舍。贾明是顺着山道就跑下来了,他没到过澎湖,根本不了解这儿的地理,他也不知道东西南北,只是乱跑,后来他钻进大山,躲到树林里不敢动了。把贾明累得心里“噔噔……”直跳,唉呀,追兵虽然没了,贾明心想:我哥哥黄三太可怎么办呢?欧阳德怎么办呢?李昱、张七怎么办呢?小瘦干杨香武可怎么办呢?都得叫人家宰了呀,来了哥六个就剩下我自己了,三鼠没抓着,宝贝没见着影,还把我五位弟兄扔到这了,哎哟,这可要了命了。

  他在这呆着,不敢动。一直等到天眼看亮了,他站起来,透过树丛向外一看,没人。贾明一琢磨。我还得走哇,怎么也得找个平安之处,想办法打听我弟兄的消息。贾明想到这,仗着胆子,走出树林。他一看,真没有追兵了,他的心才放下,就往前摸,摸来摸去,正好路过一座山庄,这风景真好,周围是山,当中是平地,这村庄就建在这平地之上,可这庄子叫什么名,他不清楚。一进村口,抬头一看,路南有座漂亮的庄宅,黑油膝的大门,上头有锃亮的铜环,高大的围墙,门前带影壁,门两旁有拴马桩和石头狮子,就知道这家不是当官的,也是大财主。贾明往怀里一摸呀,一两银子都没有,这阵肚里头这个饿就甭提了,贾明心想:我找地方要点吃的,最好到这家,手举起来,就落下了,看看天太早,人家没起来怎么办呢?我这一砸门,还引得人家不高兴,那么再等一会吧。贾明就蹲在人家门口了,蹲了一会儿的工夫,不好,他觉得这肚子特别的难受。这些日子没吃好,没睡好,水土不服闹肚子,这肚子“咕噜咕噜”,贾明一看要拉屎,刚来到这地方,也不知道茅房在哪,他想找个茅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贾明一站起来,这屎就要出来,万般无奈,他解开裤腰带褪下裤子,就拉到人家门口了,这贾明能吃还能拉,就这一摊呐,能把人熏死。“哎哟,我的肚子!”他这屎也拉完了,刚把裤子系上,人家大门开了,有一个人出来办事,下台阶,这一脚正踩屎上了,觉得脚下不对劲,“唉呀,怎么这么臭哇!”这一看一皱眉,再看旁边有个麻子脸正在系裤子呢,这位可急了:

  “喂,这屎是你拉的不?这是大便的地方吗?你这人怎么这么缺德,堵人家大门拉屎。”

  贾明不认帐,把草包肚子一挺:“喂,说话干净点,谁拉屎了,你看见了吗?你满口胡说八道,这屎根本不是我拉的。”

  “你正系裤子,不是你拉的,你看这还冒热气呢,这没人,你说是谁?”

  “我知道是谁呀?”贾明说完,转身要走,叫这人揪住了。

  “别走,今天你要不认帐,你把这屎吃了。”

  “嗯”,吃屎,贾明头一回用手一拉他,这两人就打到一块了。

  这时,天已经亮了,贾明一边打,一边偷眼观瞧,跟自己交手的是个漂亮小伙。看样子,也就有十五六岁,“唉呀”长得这个好看呐,粉嘟嘟的肉皮象个大姑娘似的,这么说,比大姑娘还漂亮。弯弯两道眉,水灵灵大眼睛,鼻似悬胆,口似桃花,脸蛋两边,还有酒窝,头梳日月双抓髻,末根系着五彩的头绳,前发齐眉,散发披肩,穿着一身蓝绸子衣裳,腰里勒着带子。看前影,看后影,那都是第一的美男子。贾明心里话,这澎湖还有这么漂亮的人,这是谁呢?他光惦记小伙子长得好看了,没注意,人家这小伙子上去一棍,使了个阴阳童子腿,“啪!”正踢在贾明的草包肚子上,贾明一屁股坐地下了,要坐别的地方还好,正好坐屎上了。

  “好小子,他妈的,我和你拼了!”站起来,抻着屎裤裆就跟人家打起来,这小伙刚要踢他,又把脚撤回来了怕沾上屎,这倒霉劲呀。

  正在这时候,大门一开,出来一伙家人,中间跟着一位老者。看这老者长的威风,宽脑门,尖下颏儿,黄白脸庞,花白的胡须,四棱逍遥巾,对花圆外氅,厚底鞋。看这意思,也是个练武的,两眼发亮。老头倒背手,来到台阶上,往门外一看,“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臭呢?”这才看明白,他冲那个漂亮小伙一瞪眼:“儿呀,你在跟谁打仗啊?”

  “爹爹,这小子可真不是东西,堵着咱们家大门拉屎,让我给碰上了,他还不认帐,还动手伤人,一定是个土匪。”

  “哎,说话客气点,无凭无据,怎么能说人家是贼呢?罢了,弄点沙土,收拾就得了。来人,收拾、收拾。”

  家人没办法,拿扫帚、铁锹出来,把这儿收拾了。然后,拎出一个桶来,拿水冲了冲,要不,这味太大了。等人家收拾完了,这老头指了指贾明:

  “年轻人,往后办事情,要诚实,人吃五谷杂粮,可能有闹肚子的时候,找不着茅厕这也是经常的。就是你便在我的门外,也是没关系,你承认个错,说两句客气话,不也就完了吗?你还瞪眼不认帐,难怪我儿子打你吧。嗯,往后可不允许这样。”说着老头就打算回去,你贾明认个错不就完了吗,贾明是天生的嘴硬,把腰一插还在这犟。

  “我说老头,你说话嘴里有牙没,谁拉的,你看准没?”

  老头说:“你这个人怎这么犟啊,你敢起誓不?这屎谁拉的?”

  “敢呐!”

  “谁拉的,把他的肛门烂掉!”

  你看这一说呀,贾明急了:“好哇,你敢骂我。”还是他拉的,老者是啼笑皆非:

  “算了,算了,一摊屎值不得着引这么大风波,你说说吧,你叫什么名字,到这有什么事吧。”

  “我,我说老头哇,要冲你这么一说,这事就算过去了。我是外地来的人,头次到贵宝地,投亲不遇,访友不着。到现在我还没吃饭,又渴、又饿,我打算找点饭吃。哪知呀,看你们家门关着,我没敢砸门。我想,等天亮你们家出来人再说。正在这时候,我肚子痛得要命,所以我憋不住了,才拉了屎,这就是实情。我说老人家,看你这个人不错,怪善良的,能不能给我赏碗饭吃呢?将来我再路过贵宝地,我一定加倍地给钱。”

  “哈哈,年轻人,这就对了,有什么说什么,人就应该诚实,既然如此,往里请吧。”

  “多谢了!”

  贾明往里一走,家人把鼻子全堵上了,老头这才发现:“唉呀,你怎么弄得满身都是?先去洗洗澡,换换衣服吧!我这闲衣服还有几套。”这老头多好,家人把贾明领到后院,弄了一个大木桶,整了一桶水。贾明冲洗完了,人家给拿套衣服,贾明换上了。“唉,还弄套衣服。”

  二次来到前厅,谢过这位老人,老人说:“饿了吧,来人,给他准备饭。”时间不大给端上来了。贾明一看是炸酱面,这香劲就甭提了。旁边,还有一大碗牛肉炖大萝卜,几个花卷,几张饼,还有一大截香肠,现在金头虎都饿坏了,见到这些香东西,口水都流出来了。不顾一切,闷着头就吃,一会的工夫,把这一盘子全吃了,把贾明撑得打饱嗝儿,仆人把东西撤下,老者这才说话:

  “吃饱了吗?不够,咱们把火捅开现做。”

  “哈哈,饱了,多谢这老爷子,您是大慈大悲呀!”

  “吃饱了就行呀,现在该说说正事了!”

  贾明一听正事,我跟你说什么正事呀:“老爷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嘿,我告诉你说,你知道我这是什么地方吗?我是玉王张其善手下的人,玉王吩咐了,到处抓你。没想到,你自投罗网,跑到我们家里来了。我给你吃顿饭,这叫倒头饭,也就是你人生最后一顿饭。现在吃完了,该谈正事了吧。我要把你捆上,送交玉王”。

  “哎哟!”贾明一听大吃一惊,我上了当了,他一伸手把八仙桌子推翻了,就要拼命,突然听见院中有人高声喊喝:

  “兄弟,不得无礼,我等在此!”贾明往院里一看,“哎哟!”黄三太、杨香武、欧阳德、张七、李昱都来了。他弄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心说,这几位被张其善抓住,怎么又跑到这来了呢?

  这时黄三太等人一齐和贾明相见,黄三太说:“兄弟,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还不过去见过三叔父。”

  贾明一听怎么这么多三叔,问:“大哥,他是谁呀?”

  “哎呀,这就是咱师傅的好朋友,震三山萧杰,萧老侠客。”

  “唉呀,”贾明早就听说过萧杰的大名,但是没见过,没想到在这见到震三山萧杰。书中代言:这套书哇,叫三侠剑,就是三个剑客、三个侠客,三个剑客是谁呢?头一位就是老剑客:艾莲池。第二个是:红衣女剑客。第三个就是赶浪无丝、鬼见愁、大头剑客夏侯商元。这叫三剑。三侠是谁?头一个就是昆仑侠胜英,第二位是九头狮子孟凯,第三位就是这位老者,震三山萧杰。

  在明朝末年,胜英占据逢虎山,号称明清八义。后来,八义散山,胜英开始保镖。在保镖的时候,他认识了震三山萧杰和九头狮子孟凯。由胜英任总镖师,由他们二位出任副总镖师,三侠冲北磕头,结成了生死的把兄弟。在当时呀,镖行很赚钱,可是后来,清军入关,加上李自成、张献忠各处的义军,中原处于混战的局面。买卖家也倒闭了,当官的也跑了,谁还要找保镖呢?所以,镖行也就倒闭了。胜英这个人,挥金似土,仗义疏财,别看镖局那么赚钱,他没攒下什么。可是,人家九头狮子孟凯,震三山萧杰,可发了财了。人家老哥俩个,一看镖局子黄了,在中原呆着不太平,老打仗,闹兵祸。二老一商议,咱们找个平安的地方吧,这才携家带眷,坐着船,跑到澎湖马公城。因为这个地方远离大陆,四面环海,没什么战事。就这样,萧三爷就在这定居下来了。离着马公城三十里,修了个庄子叫萧家镇,他是萧家镇的镇主。离他这三十里就是孟家寨,那是九头狮子孟凯的家。

  自从萧三爷在这定居之后,消息传出去了,就惊动了玉王张其善。张其善久慕萧杰的大名,曾经过庄相见,要求萧三爷做官,跟他同殿称臣,共保郑王。但是,都被萧三爷拒绝了。

  张其善一看,这老头不愿当官,这头一招失败了。怎么办呢?他又不愿得罪萧三爷,就跟他结成好朋友,王府里有什么事,就下请帖请三爷去。萧杰呢,为了在这度一个太平的晚年,也不愿得罪张其善。因此,跟他假亲假厚。每到年节,也带着重礼,进宫去看他。从表面上说,他们俩人是过命的交情,其实是同床异梦。就拿昨天晚上这事说吧,太仓三鼠,远离大陆,投奔张其善。张其善接待了之后,看见莲花湖小帅朝秀的信,知道这三鼠是了不起的英雄,这才在马公城,设宴款待。把震三山萧杰也给请去了,萧杰带着儿子萧银龙。他儿子就是方才说的那个漂亮小伙,人送绰号叫塞北观音。能耐大,长的还漂亮。等三爷接到张其善的请帖,爷两个前去赴宴,昨晚上发生的事,他们爷两个都在场,震三山萧三爷,看了看秦尤这三鼠,心里头一翻,心说:看见没,我胜三哥倒霉就倒在他们仨身上了。他们给我胜三哥栽赃陷害,想要借刀杀人。我要不知道便罢,我赶上了,能不管吗。可怎么捉三鼠?怎么把三宝弄到手?一时拿不定主意。他注意听张其善跟三鼠的谈话,后来就看着飞天鼠秦尤,从腰里取下一个包来,从里面拿出光华闪闪的三件宝物,其中有翡翠鸳鸯镯、九凤金钗,还有一件珍珠汗衣。

  秦尤打算拿这作进见礼,要求张其善把他们留下。张其善这个人最贪,见到这三件宝物简直都乐坏了。因此,满口应承,收下三宝,款待三鼠。

  那么萧杰爷俩,还没打定主意,怎么样抓三鼠,偏赶上黄三太等六人闹府,让人给抓住五个。后来,贾明一折腾,张其善他们追出去了。王宫里正好没人,萧杰一看,正好是机不可失呀,跟儿子萧银龙马上蹿过来,把黄三太五个人给救了,偷偷地带回了萧家镇。要不,黄三太他们怎么在这儿。等张其善没追上贾明,领兵回来再找这五人时,没了。张其善是火撞顶梁,心说:这事多怪。第一,我刀没有了,挎着挎着跑哪去了?这是个怪事。第二,在我的王府里出现了奸细了,明明抓住五个人,顷刻之间,五个人不翼而飞。这是谁干的?他就产生了怀疑了,对手下这些人,他挨个过了过筛,觉得都不是。要不是我王宫里的人,肯定是外来人,外来人是谁呢?他挨个想,把萧三爷也打入其中。

  按下张其善不说,单表萧家父子。把黄三太他们救到庄子里头,黄三太就着急。还有我兄弟贾明呢,现在贾明生死不知。萧三爷说:“这么办,你们先住在我这里,我派人四外寻找金头虎。”

  这就是头天晚上的事,黄三太他们住在厢房。

  早晨起来,萧银龙就睡不着了,跟他爹说:“我先出去,找一找贾明,要出了事不好办,你看把他们五个人急得这个样。”萧银龙开门出来,正好赶上贾明在这拉屎,这才打起来。萧三爷知道贾明坏,听黄三太说他模样了,一看就知道是他。经过考验,一看这小子果然真坏,萧三爷有个毛病,爱逗小孩。故此,拿贾明取笑,这都是过去的事,咱不必细说。

  单说,现在哥六个团聚,萧三爷挺高兴说:“你们哥六个都凑齐了,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离开澎湖,这地方太危险了。张其善能完吗?丢了宝刀,丢了六个人,他一道令下,全岛封锁,挨家搜查,你们就是插上双翅也飞不出去呀!”那五个人没什么说的,唯有贾明不同意,他把眼珠子一瞪:

  “我说,三叔,何苦我们漂洋过海,算白来一趟,这回去怎么交待。您老人家得帮帮忙,把三个耗子抓住,三宝得弄回来。不然的话,我三伯父的官司什么时候完呢。”

  “哎,贾明啊!我比你们还着急。这件事不好办哪,你们先回去听信,我慢慢地想办法。”

  “那哪行啊,慢慢的。黄瓜菜都凉了,你现在就得想办法,不然的话,我是不走了。”贾明在这耍开死狗了,把萧三爷急得干抖搂手,没办法。

  “好吧,要这么说,你们六个人就先住我这,别出门啊,听我的信,要捅出娄子来可不好办!”说完,就把他们藏到配房里。这六个人真听话,两天没出门,虽说不出门。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原来萧三爷手下有一个长工,由于他调戏妇女,被萧三爷吊到马棚里揍了一顿鞭子。这小子怀恨在心,现在你别看他在萧家镇呆着,他是吃里扒外。贾明他们几个在府里一晃荡,被他发现了。虽然他不知道具体的内情,他知道来了六个生人。到镇子外头一打听,镇子外头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正在大搜查。他一打听:“你们抓谁呀!”“抓几个从大陆上来的。”这小子一想,大概就是这几位。我得去报告去,立上一功,不但得赏,我还出出气。他跑到张其善那报告了,张其善不信,就问他:

  “这几个人啥模样?”他挨个说了脸谱。张其善说:“对,就是这六个人。”不由得火往上撞。心说:姓萧的,你可不够意思,我张其善对你不薄哇。自从你来到澎湖定居,是我让你盖的房子,是我让你建的萧家镇,我再三请你当官,都被你谢绝了。赶到今天,你吃里扒外,胳膊肘往外拐,调炮往里揍,掩护我的仇人,这还了得。真要让我抓到真凭实据,我今天就血洗萧家镇。他吩咐一声。

  “来呀,点队。”点兵三千。他怒气冲冲带着两名大将,八名旗牌官。全身披挂,进兵萧家镇。等离镇子不远了,张其善传令:“给我围了!”“哗”把所有的路口全都封锁了。张其善带着人,一催马到了萧三爷门前:“吁、吁,过去砸门。”当兵的上了台阶,“哐、哐……开门、开门喽。”

  萧三爷正在厅上陪几个小弟兄说话,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大乱。他到院背着手一听,人喧马叫,他就预感到事情不妙,急忙转回来,跟三太他们说:

  “坏了,张其善领兵来了,你们赶紧躲一躲!”他就把哥六个领到后边去了。藏到一个僻静之处,告诉他们千万别动。那位说了,什么僻静之处。原来萧三爷爱养花,在后面有个大花窖。那里面左一盆,右一盆,能有几百盆花。打开这花窖的门,把他们藏到这里头了,然后把门关上,钥匙揣兜了。这时,前面砸开门了,萧三爷一边往外走,一边吩咐手下的人,嘴角严密,千万别走漏消息。他儿子,塞北观音萧银龙,慌慌张张进来:

  “爹爹,看这形势有点不妙哇,外面全是军队了!”

  “稳住,不要怕,不到一定的时候,不能动手!”

  “儿遵命!”

  “来呀,开门。”家人才把大门开开,假装不知道怎么回事,还问哪:“找谁呀?”张其善瞅瞅,问:“三爷在家吗?”

  “正在厅房吃茶。”

  “你告诉三爷一声,就说本王要见他。”

  “哎,请稍候!”说话之间,萧三爷带着萧银龙出来了,一看张其善在马上坐着,全身披挂,盔明甲亮,门口全是他们的人。萧三爷也暗吃了一惊,但是由于他经验丰富,不露声色,下了台阶,一抱拳:

  “王驾千岁,哪阵香风把您给吹来了,赶紧里边请!”

  “老侠客,本王正要讨教!”

  “里边请,请!”张其善离鞍下马,把马鞭交给马童,手握宝剑往里就走。在他身后,跟着两名大将,八名旗牌,四十名军官。来到里面,萧杰把他们请进大厅。宾主落座,萧三爷命仆人倒茶,茶罢搁盏,萧三爷才问:

  “王爷,你日理万机,工作繁忙,今天怎么有暇到萧家镇来?带着这么多的人,难道要行游打猎不成?”

  “哈哈,老侠客真能开玩笑,本王怎有那份闲心哪。今天我来到宝宅,为了点特殊的事情!”

  “什么事呀,请讲当面!”

  “老侠客,咱们是水贼过河,甭使狗刨,我张某也不是白给的,打开天窗说亮话,黄三太六个人在你家没有?我希望你把这六个人献出来,咱们还是好朋友。我这个人交了不弃,弃了不交,老侠客能不能赏脸哪!”

  震三山萧杰暗吃一惊,心说这是怎回事呀,谁嘴角不严,吐漏出去的消息?他怎么知道得这么快,说话说得这么肯定,老侠客打定主意,也是微微一笑:

  “王爷,您真会开玩笑,我跟黄三太他们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我能收留他们吗?你这听谁说的。”

  张其善说:“真没有这回事吗?”

  “没有。昨天晚上我去赴宴,我看见你不是把他们抓住了吗?他怎能跑到我家来,这不是笑话。”

  “不错,抓是抓住了,后来又被人救走了。老侠客,您就说个痛快话,这人你是给不给。”震三山萧杰一拍桌子站起来。

  “王爷,你这叫欺侮人哪,我这没有,你叫我拿什么给,你这是听谁说的,他这叫血口喷人,栽赃陷害,我跟他决完不了。”

  “好,既然老侠客你说到这,我叫上一个人来,你看看。把告密人带上来。”时间不大,把告密者带进屋。震三山萧杰一看,“啊,是他告的密。”这小子姓刘,叫刘三,想当初调戏妇女叫我给揍了,这小子怀恨在心呐。

  张其善把他叫到眼前:“你说,究竟那哥六个在没在这,别怕,有本王给你做主,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但是不许你说瞎话。”

  “回王爷,是在这。”

  “萧老侠客,听见没。他是你府里人吧,他吃你、喝你,还能诬陷你吗?这话怎么解释。”萧老侠客仰面大笑:

  “王爷,我当怎么回事呢,原来刘三给我告了,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三年前他因为调戏我府中的丫鬟,我把他捆到马棚揍了一顿。他是怀恨在心,成心想报复,故此栽赃。您要不信,您脱开他的衣服,验伤,是不是我打过他。可这个奴才,以奴欺主,血口喷人,我岂能与他善罢甘休。”萧老侠客站起来,就打算揪这刘三,把刘三吓得“妈呀”一声,躲到张其善后头了。张其善把宝剑一横:

  “老侠客且慢,在事情没弄清楚以前,这么着有点不合适吧!”

  “王爷,据你这么说,你是相信刘三的话,我肯定藏了黄三太他们了?”

  “现在还不能这么讲,我让你献出来,你要不献。对不起,我要搜查了。”

  “好了,王爷你随便搜,彻底搜,搜不出来,咱们再算帐。请!”

  萧三爷把袖子一甩,气呼呼一扭脸,把张其善也弄糊涂了。他一看萧三侠理直气壮,不象做了亏心事的样子,他又瞧瞧刘三,一个劲打哆嗦。因此,他就画了问号了,把刘三带到院里头,又问了一遍:

  “你说实话,你说的事是真的吗?”

  “唉呀,王驾千岁,一点都没有错的。我看得准准的,他们就住在后院厢房,上厕所、洗脸、吃饭,我全看到了。只是我当奴才的不敢靠近,但是这事是千真万确。”

  “好吧,真搜出来你有功,搜不出来,他妈的,我拿你顶帐!”

  “唉,我的妈呀。”这刘三退到一旁,张其善让军兵看着他,吩咐一声:

  “给我搜!”

  这回萧三爷家可乱了。前门、过道、厢房、正房、配房、跨院、仓房、大厅、二厅、花厅、内宅搜了个通。象梳头发一样,梳了一遍又一遍,一直到了正当午时了,也没搜出来。

  “回王爷,没有。”

  “回王爷,没有。”这事真怪,难道说,黄三太他们跑了,我晚来了一步。不能,我四外都派了重兵,沿路严格检查,飞也飞不出去呀。

  “都搜到了吗?”

  “都搜到了。”待本王亲自观看。张其善不放心,亲自领人搜,搜来搜去,搜到最后院。花窖,其实这花窖没漏下,也搜了三四遍了,没有哇。张其善就问:“这搜了么。”

  “回王爷,搜了好几回了,没有。”

  “这里是什么?”

  “都是花!把花窖门打开。”有人把花窖门打开,张其善就进去了,震三山萧杰,塞北观音萧银龙,汗就冒下来了。因为六个人就在里面,没搜出来的原因呢。花太多,枝叶繁茂,一盆挨着一盆,这六个人挤到缝隙里头了,也看不见。除非把花盆全搬出去,才能露出来。这张其善查得仔细,备不住就发现,爷俩真着了急了。

  单说张其善,手提宝剑进了花窖,二目仇光四射,从外往里排着搜:“把花盆全给我挪了。”哥六人全在最里边,黄三太透过枝叶缝隙一看,花窖叫人家围得水泄不通。三太心想:坏了,今天这事情非暴露不可了。把我们哥几个真搜出来,那也没办法,我们也不怕死,但是非得连累萧三叔不可。人家惹谁了,一片好心,惹来杀身横祸,这对不起朋友哇,黄三太这汗也冒出来,贾明就在他身后直往前拱,黄三太压低声说:

  “贾明,可不能惹事,不到一定的时候可不能动。”金头虎点点头,其实贾明心说,这滋味更难受,还不如痛痛快快大喊一嗓子,蹦出去。可就在这个时候,搜到他们眼前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